花传媒v

      “爪牙?”聂尘问了一句,仿鉫佛自言自㐠语。

      洪旭笃定的道:“就是爪牙,我们大明人在倭国经年积累,在平户人数近万,倭人担心我们反客为主,故意将一些犯事的浪人放逐而来,定居常住。浪人都是游手好闲之徒,平户的大明人被他们欺负得很惨。”

      聂尘看灖他说得龇牙咧嘴,崩裂开的伤口还在啵啵啵的流血,于是示意郑芝豹拿出药瓶给他们上药,又端来水给他们喝,五人感激涕零,牛饮Ꞃ牡丹。

      等洪旭喝饱了,聂尘又问:“若是浪人犯事被勘定所放走,他们会去멎哪里?”

      洪旭쏶眼神一眨,立刻道:“可是又有明人被浪人害了?”

      他䍣见聂尘不语,接着愤然说道:“这些浪人着实可恶,不但强买强卖,还经常祸害商铺,平户的明人店铺每月都要给一些地头蛇般的浪人交钱交粮,不然躱就要上门打砸,如果有꿎店主不肯就范,打人砸店都是常事,甚至人命官司也有发生。”

      郑芝龙插了一句:“今天白日,正是出了一起人命官司,一家卖酒的ꚟ店主被一个浪人杀了。”

      “卖酒的店主?”洪旭惊道:㈑“可是西街的黄쓾老汉?他死了?”

      껋 聂尘点点头:“我不知姓名,只知愪他家里ꟈ还有妻子。”

      “平户卖酒的明人只有他一个,若是如此,一定是他!”洪ᑷ旭红圈都红了:“黄老汉为人平和善良,时常赊酒给我们,从不得罪他人,遇事忍气吞声,这样的人……竟然也会被杀。”

      另뱿外锡四人⧫也纷纷垂泪,叫做陈衷纪的梗着脖子道:“黄老汉是倾家荡产过海而来,做点小本生意,他一死,家里就剩个女流,一个儿子尚在黄齿,今后如何过活?只怕都活不长了。”

      郑芝龙看不得男人流眼抹泪,厉声喝道:“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有仇必报,像个娘们一样嘤嘤嘤有个球用?!”

      뵬洪쌂旭闻声抬头,哽咽着道:“我们大明过来的人每年无端死去霜的不下十人,杀人者不是被勘定所私放,就是罚点钱蹲两天完事,何来公道可言?”

      聂尘拍拍手上的药粉,起身坐Ⱞ在门槛上:“说得壏不错,杀害黄老汉的浪人,今晚就跑了,连一个时誔辰都没有在牢▞里呆满,李旦要勘定所追捕,似乎也是说猠说而已。”

      “追什么他追ꃋ,他们就躲在歌舞伎町,根本就没跑。”뙨洪旭冷笑蒂一声。

      鰤聂尘眼奰睛呓一眯:“躲在哪里?”

      “歌舞伎町。”洪旭提高了声调:“恩人大櫺概是ᢢ初来平户吧?平户分三处,一为明城,也就是现在这间仓库所在的位置,我们明人都聚居这边;一为城下町,是松쭏浦藩倭人居住的地方。还有一处,就是歌舞伎町,那地方不大,全是酒肆妓馆,向来是倭人消遣的所在。”

      “歌舞伎町消费昂贵,龙蛇混杂,九流横行,一般我们大明过来的普通人囊中羞涩,又担心招惹是非,不会过去,只有倭人喜欢逗留,犯了事的浪人也藏在里面,等ᵚ风头一过,再䘮出来招摇过市。”

      “哦。”聂尘和郑芝龙对视一眼,脱口而ṹ出:“那不就是个藏污纳秽的地方?”

      “差幋不多吧。”洪旭道:“我们在替倭人做事时,曾多次跟着倭人商贾进去过,所见所闻,毫无礼义廉耻和法度规鯟制可言。”

      听洪旭这么一Ꮽ说,܀聂尘的脑子里莫名的冒出大上海三个字来,黑道控制的老上海地下世緗界,⠒不也是这个样子䃟吗?

      他的脑ᙧ子里冒出一个火花,瞬间点亮,于是想了想,他问洪旭:“你们在平户混了一年多,听起㎳来对这里很熟悉啊,具体是帮倭人做什么的?”

      原以为这个问题很容易扶作答,没想到洪旭反而扭捏起来,吞吞吐吐的半天不吭声,另外四人也垂头低脑,不敢抬头看聂尘。

      郑芝龙心知有鬼,把刀子又拿出来恐吓‴:“说!莫非你们帮倭人为非库作ê歹的家伙?我一ꑗ刀剁了你的狗头ꩊ!”

      “不不不!我们没有!”洪旭涨红了脸,急切的否认:“我们虽然给倭人放高利贷的商贾做护卫,但绝没有助纣为恶,正因为看不惯他们逼娥得我们明ⅸ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才冒险偷借据出来烧掉,不然怎么会被关在黑牢里等死!”

      쳬“是啊,长衫家꽤的账本都被我们一把火烧了,十来家明人的铺子才得以保住家业,我们怎会帮옪倭人害自己人?”

      “以前我们不知道냉倭人濾高利贷那么可恶,为了求一口饭吃才去当保镖,等看到东市陈老板一家被拉去当家奴,我们就立时决定不再帮他们了。”

      陈衷纪等另外四人也纷纷捶胸顿足⥆,惭愧不已的低着脑袋不敢抬头炘,深知自己帮倭人放贷骗ᔒ钱、残害同胞是一辈子的污点。

      샱 䍦 听着五个人忏悔ꪔ一样的话语,聂尘对ᚾ郑芝龙摆摆头,示意他收起长刀。

      纫郑芝龙还刀入鞘,喝ꒅ道:“既然你们知道错了,可愿意帮我们替黄老汉报仇?”

      洪旭猛抬头,捣蒜䅯一样的点头:“愿意、愿意,黄老汉对我们极好,如果煏能为他做点事,绝不推辞!”

      “男子贵在有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们有这份心,非常不错。”聂尘拔高自己的段位,居高临下的道:“杀害ᰗ黄老汉的浪人我们不知姓名,也不明形状长相,你们有没有办法打听出来?”

      洪旭不ᓟ假思索的回檕答:“这个容易,可以去勘定所偷看卷宗,倭人虽然放人跑了,但一定会有记录。再者当街杀人,有无数人目击,秕里面一定也有认识浪人⨐的,一问便知楩。”

      聂尘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朝郑芝龙丢了个眼色,起身道:“等会会给你们送点吃的来,你们在这里休息调养䌜,今晚好好休息,等两天能自如走动时,就出去帮我们打휌听消息,如果能得到确凿的信息,我不但会考虑毁掉你们的卖身契,还喆可以赏你们钱财金银。”

      从勘定所씍买回洪旭五人凬时,牙行隷的൰人写了一张卖身契,将五个人的姓名形状都记录在案,盖印画押,从此除非五人死了,否则在平灐户岛上洪旭等人就是聂尘家奴웉,打生打死聂尘一句话就说了算。

      ࢰ 对这一点洪旭五ቢ人心知肚明,倭人对Ç平户管控严格,每个明人都在上岸时有详细登记,离开平户不论是出海还 是进入日本内陆,都必须与上岸记录进行对比,否봩则不但要不能离去,鰋还要被当做海盗处理。

      这样一来,除了依附聂尘之外,洪旭等人唯有当流浪的盗匪一姤个选择,在幕府时代的日本当盗匪,下场很凄凉的,洪旭不是傻子,不会这么干。

      礧  “听凭恩人吩咐㬉。”想通了这一点,洪旭等人恭敬的挺直身子,端端正正的跪在地上,朝他叩了一个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