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日本无码AV在线播放!

      顺利地穿过博望县境之后,通往宛城的路途上便再无险跣阻了,但李汗青并未率部直奔宛城而去,而是带着三霐千步骑继续沿着白水西岸继续南下。

      黎둼明时分,前队斥候匆匆来报,“大뮘帅,我军已经绕到宛城南郊,前方便是卧龙岗了!”

      “好!”

      李汗青精۸神一振,“传令各部:进入卧龙岗休整,注意隐藏……”

      卧龙岗发端于嵩山之南,冈峦起伏绵延数百里,曲折回旋势如卧龙,连接宛城西北的紫山继续南下,直至白水河畔,至此岗峦地势隆起,截然而住,回旋如巢,正是李汗青此行的目的地!

      帅令既下,各部迅速隐入冈툨峦之中,自有岗哨堵住了各条上下山的道路曮,防止山中百姓췁给汉军传递消息,其余将士则扎下营寨,匆匆地啃了饼、喝了水,开큵始补觉。

      不多时,卧⑅龙岗上鼲便响鼾声四起了。

      一路急赶已经一天一꫿夜未曾合眼,李汗青ᨄ也很困,裹了张军毯便窝在一棵大树籙根下准备睡了。

      一旁的钟繇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犹豫良久终于忍不住轻轻地开了口,“汗青,接下来怎么办?”

      他心中웱已经有了些猜测,但此战凶险万分,不问个清楚终归还是睡不着啊!

       伔“唔……”

      李汗青翻了个身,睡眼朦胧地望向了他,“先好好休整,然后去啃硬骨头,若能一举啃碎它,此战便已有ﺀ了六成胜算,否则,我军便会陷入危局了!”

      钟繇不禁苦笑,“果然还是个兵行险着啊!”

      蟯 他早已有了猜测,听李汗青这么一说,哪还不明白李汗青的打算? 뀦

      宛城之外虽然聚集了两万多汉军,但在李汗㱅青眼里,靅硬骨头只有一块——첕那素未蒙面的八千凉州兵Ꙗ!

      至于朱儁、曹操所部的兵马,以他李ˮ汗青苦心孤诣树立起来的赫赫威名,不䍨说让他们望风而逃,但让他们心生忌惮、束手束脚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所以,在李汗青看来,只要能一举击溃那八千凉州兵,此战便能有六成胜算匒了!

      钟繇虽然觉得李汗青妴这是在兵行险着,却也明白:这险着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否则,以三千对两万,慢慢耗下去将毫无胜算!

      ᥁ 钟繇一声暗叹,再未开핕口,李汗青又闭上了朦胧的睡眼,䍕不多时便响起了鼾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풶朝阳初升,振聋发鈲聩的战鼓声突然响起,响彻了宛城,慷慨而激昂!

      쓱 “杀啊……杀啊……”

      一队队汉军将士顶着盾牌、推着云梯冲向了内城城墙,呐喊声震天。

      䙜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与此同时,后面的弓箭手万箭齐发,箭矢如飞蝗般扑向了城头的守军。

      ﲾ一场血战푱就此拉开序幕。

      皇甫嵩逋既然拒绝了韩忠的乞降,也就只剩下强攻一途了。

      当然,皇甫嵩要赶尽杀绝,韩忠和坚守内ᒾ城的数万黄巾军以及随军眷属也不可能束手待毙。

      更何况,夏行还带回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ꓞ息烮——援军已经在路上了!

      只要能坚守到援军赶沟至,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

      汉军士气高昂,欲破内城而后快;黄巾军看到了绝地求生的希望,士气大뱵振……两军将士拼死相搏,直杀得天Ů昏地暗、难分难解!

      汉军数次强攻,一直激战到黄昏时分,依旧没能攻破摇摇欲坠的内テ城。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皇甫嵩、朱儁和董卓又惊又怒,联袂登上了在外城西北角垒起頲的高뀊台,俯瞰内城虚实。 黲

      皇甫嵩神色凝重,朱儁愁眉不展,而董卓的眼角却隐约有些许幸灾乐祸的意味。

      €

      接到天子的旨意后怮,他便带着麾下八千步骑自凉州一路急赶而来,进入南阳之后又是连番激战,虽然屡破黄巾,却ऱ也疲惫不堪,在朱儁率部抵达宛城之后便奉命撤出战场开始了休整,本想着休整完毕再建新功,不成想,不过短短两日朱儁便率部攻破了外城籂!

      一见这形势,他哪里还坐得住?

      可是,朱儁晻所部新胜,士气高昂,又马不熺停蹄地开始攻打起了内城,而皇甫嵩好似也觉得朱儁所部比凉州兵更适合攻찇城,便把他和他的凉州兵晾在了一边,这让他对朱儁暗ܩ暗生出了些怨气。

      如今好了,朱儁久攻不下已成疲惫之师,他董卓的机賓会又来了!

      见一旁的皇甫嵩和朱儁곌紧紧地盯着内城愁眉不展,董卓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朱大人,贵部连日苦战,将士疲惫,不如先休整一番……”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朱儁突然一拍大腿,满脸欣喜,“吾知之矣!我军围困周固,韩忠乞降被拒,欲弃城而出又不得⊺其法,故而死战!”

      说着,他一望皇甫嵩,“大人,我军不如撤其三面之围,只聚兵猛攻一面,韩賙忠见ꓧ状势必突围而出,如此一来,其死战之心必散,破之易也!” 南

      皇甫嵩双眸一宗亮,“好!公伟䇀此计甚妙啊!韩忠一旦率部突围,必定会⽹向北逃窜……”

      说着,皇甫嵩当即立断,“明日,䲭撤东岣、南二门之围,公伟猛攻西、北二门,仲颖率部伏于东门之外……”

      朩 与此同时,内城黄巾军帅府大殿里依旧燃起了盏盏灯烛。

      춣 䱧 众将汇报完伤亡情况之后,帅案后的韩忠一声轻叹,无奈地望向了夏行,“夏行,援军怎地迟迟未到?该不会是途中出了什么变麕故吧?”

      夏行连忙抱拳一礼,神色肃然,“大帅勿忧,李帅既然如此谋划,就绝不会临阵退缩,我等只需依计而行便可!” ګ

      韩忠一咬꧎牙,“那便依计而行吧!”

      夏行精神圦一振,连忙允诺,“是!末将这就去安排!”

      说⁅罢,夏行匆匆而去,韩忠却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此计好似儿戏一般,真能奏效?”

      暮色渐沉,汉军各ꘕ自归营开始埋锅造饭了,宛城内外又恢复了安宁祥和的氛围。

      外城西北角,朱儁的㼴中军大帐里,朱儁听켳取完各部的伤亡汇报之后,稍一沉吟便开始布置起了明日的作战任务,“孟德所部自东门撤围,与廉炳所部共击北门,郭耀所部自南门撤围,与文台所部攻击西门……”

      “咚咚咚咚……㧝咚咚咚咚……”

      可是,他话未说完便听得帐外飘来了激昂的战⛎鼓,®不禁就是脸色一变,“来……”

      咞“大膬人!”

      첆 一衠旁的曹操也是脸色一变,连忙提醒了一句,“鼓声好似自内城传来……会否如当ⶢ夜雉县城外那般?”

      那一夜,雉县城头的战鼓⥶声可是让他曹操记忆犹新啊!

      当然,孙坚和其他将领同样记忆深刻,闻言,纷纷怒从心底起,“又是战鼓声!黄巾贼果然都是一样的德性,只是……他韩忠怕是打错了主意!”

      那一夜,雉县城头的战鼓声确实让他们担惊受怕彻夜难眠,可是,让他们担惊受怕彻夜难眠的可不只是那战鼓声琺,最主㴙要的是雉县城中还有个又横又愣又不要命还猛得无人能挡ݘ的李汗青!

      ꠾如今,韩忠故技重施,可惜他麾下却没有如李汗青那般的猛人!

       朱儁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静崙静地听着那喧嚣的战鼓,慢慢地露出了笑容,“那敲鼓的人倒是很卖力啊!”

      很显然,他也觉得韩忠这一招颇有东施效颦之嫌了! 譭

      但皇甫嵩和董卓所部将士却没有这般淡定了,听得战鼓声㠿突俊然响起ꁗ,便纷纷绷紧了神经,备战的备战,刺探消息的刺探消息……

      可是,等他们一通忙碌,那激昂的战鼓焺声却噶然而止了。

      原来是虚张声势啊!

      ᯝ也是,被绿困在内城的黄巾贼已是秋后的蚂蚱,还能蹦跶多久?

      他韩忠要真有胆子出城袭营,明天的太阳就得打西边出来!

      先前还如临大敌的将士们戏谑地嘲笑一番,便又散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䙈可是,刚过了个把时辰,那激昂的鼓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