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重庆谍战

      ꐴ天色渐亮,一夜未睡的秦寒青非但没有丝毫困意,反倒是一脸兴奋뻖,眼中更是精芒闪现。

      因为就在刚굶才他像往常一样娜正和衣在床榻上打坐,却是忽然间感觉到丹田气海中隐隐出现了一丝波动。

      自从当年天机阁降下神罚之后,丹田气海已如死水一般,一百多年间从未有过动摇,却是没想到今日竟ⳉ然出现了波动……

      大喜之下,秦寒青重新凝神静涘气去搜寻这丝波动,但在一个时辰之后却又失望的睁开了眼睛。

      “一定是我出现了幻觉,我一个身负千罪之人,怎能冲破天机阁降下的神罚……”

      秦寒青苦笑摇头,屋外传来陆岐黄的声音,“寒青啊,起床后先去开门,今天有个朋友要来,我出去置办点东西。”

      秦寒青随口应了一声,不再纠结前事,随即穿衣下床,开门侣去院中洗漱。

      只是他刚一打开房门顿时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萧杀之意,昨日还是生机盎然的树叶一夜之间纷纷枯落,天空中阴云密布。

      躲在云层之后的太阳此时犹如一个晦暗的银盆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쬏 “看来阵法已经开启,那何诗琪作为阵引怕是过不了几日便会身亡,真是可惜了……”秦寒青叹了口气迈步径自走了开去。

      片刻后,秦寒青来到前堂刚刚开了店门,身后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请问陆掌柜可在?”

      “有事出去了,”秦寒青头也没回的向柜台潛走去,“把你药方拿来。”

      “我并不是来买药的,我来找陆掌柜。”

      蛜 秦寒青回头看到一个道士打扮的老者正在打量着四下环境。

      此人身材干瘦,满脸皱纹,穿着一件和陆岐黄一样的黄色道僉袍貛,腰间悬着一只乾坤袋。

      “你就是老陆所说的那位客人䬟?”秦寒青皱了皱眉,隐隐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贫道……”来人正准备回答,当他看諬到秦寒青的脸后神色却是突然怔住,“敢问小哥贵姓?”

      恰在此时,陆岐黄从后堂走了出来,“媿还以为中午你才能到,快坐快坐,一路辛苦啊。”

      来人笑了笑,“你我二人快有三年没见了吧。”

      “差不多,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陆岐黄说着话来到秦寒青二人之间,“他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那位徒弟,秦寒青。”

      来人点了点头,还没等他开口,陆岐黄又向秦寒青介绍起了对方,“寒青啊,这位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吕紫川吕师兄,按辈贱分你应该称呼췰师伯。”

      秦寒青皱邋了皱眉,他从来没听㉛陆岐黄提过这么一弡个人篬,但当下也只能配合他,正要开口喊师伯却被吕紫川㲀连鐃忙开口拦住,

      “我们之间不必在Ⴙ乎这些虚称,这位小哥很像我多年前的一个朋友,辋你可像他一样直呼我道号便可。”

      劀 㱈陆岐黄来回看了看,“我看这样,以后寒青就称呼你吕道长吧。”

      秦寒青抱拳躬身道:“吕道长。”

      吕紫川连忙抱拳回礼,“小哥不必客气。”

      䱻陆岐኉黄这时一拍额头道:“哎呀,我差点把正事儿给忘了,”

      렦说着壷看向秦寒青,“寒青啊,吕师兄可是我连夜派人从白云观请来的帮手,当年在凛天荡山吕师兄曾经一人收服过六只狐妖,有他在抓一只尚未凝形的妖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说㎷着面露笑೏容的看向吕紫川,“你说对吧吕师兄。”

      吕紫川却是眉头紧皱,“陆师弟切不可大意,依我看此事绝非我们看到的那般简单,方才马车经过天水桥时我曾展开神识搜寻对方的藏身处却是被强行逼了回来,若不峩是我有真气护体怕是ퟨ当场就会被那十方夺魂阵吸尽元神……”

      令 陆岐黄面露惊色,“这么厉害?”㒨

      ḻ 吕紫川凝重䖼的点了点头,“大阵未成之前或许还有破解之法,一旦阵成,以你我师兄弟的道行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说着将目光看向了秦寒青,“除非当年那位故友,以他修为弹指可破…း…不知小哥可有破解之法?”

      陆岐黄立即插道:“他要是有破阵的办法我就不麻烦师兄你了。”

      吕紫川将信뛊将疑的点了点头,“这十方夺魂阵并不可怕,稍懂奇门遁甲者便可布阵,我担心的是꓆操控者,方才尚未交手我便已败阵,倘若本人亲临怕是……”

      秦寒青道:“道长多虑了,十方夺魂阵固然阴毒,但其并不具备足够杀伤力,它只是一个借阵夺魂的阵法,依我看,布쓔阵磜者本身修为平平,他或许另有目的。”

      迉 吕紫ꔞ川闻言吃惊的看着秦寒青,“小哥这语气像极了我当年那位故友……”

      陆岐黄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打岔道:“我说师兄,先不提你那位故友了行不行,咱们现在身ꜝ陷大ᯖ阵,应该赶紧想办法应对才是。” ꎕ

      秦蕍寒青道:“何员外昨日之言让我觉莥得此事十有瓠八九与那大悲寺有关。”

      陆岐黄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倒是在大悲寺认识一个挂单和尚,就是不知道走了没。”

      銥秦寒青道:“我们正好可以借会友的机会探探这个大悲寺。”

      吕紫川点头附和,“贫道愿一同前往。”

      大悲寺位于抩天沐山腹地,崇山峻岭之间。

      纱山中林木茂盛,枝叶遮天。

      此刻,陡峭的山道上落满了枯ፃ叶,四下一片凋零。

      띭 秦寒青三人走在山道上却是不见一个往来的香客,林木之间弥漫着一股很强的萧杀之意。

      ꆜ 当秦寒青三人来到大悲寺门外的时候天色已近中午,一名小和尚正在清扫着庙门前的落叶。

      看到秦㢙寒青三人直接登阶而上小和尚连忙扔下扫帚跑了过来,“哎,你们找谁?”

      䇭陆岐黄行了个抱拳礼道:“小师傅,我们找前几天来挂单的至善和尚。”

      小和尚警惕的打量着三人,“你们是什么人?ꧼ找他做什么?”

      陆岐黄笑了笑道:“我们都是至善和尚的朋友,几天前曾约好今日进山拜会㵥。”

      小和尚道:“他昨日已经走了,你们回吧。”

      烀吕紫川咅这时上前施礼道:“贫道几年前曾与你们方丈惠能禅师有过数面之交,今日进山一来是会会故友,二来是商议来年的僧道大会,恕还请小师傅行个方便。”

      小和尚闻言皱了皱眉,“你们等着,我进去通报。”

      吕紫川抱了抱拳道:“那就劳뜯烦小师傅了。”

      小和尚看了三人一眼,转身跑上了台阶。

      陆岐黄看向吕紫川道:“师兄,你真认识那个什么惠能方丈?”

      吕紫川摇了摇头,“不认识,只是听人说过他的法号。”

      陆岐黄急道:“好师兄哩,你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吕紫川笑了笑道:“放心,惠能肯定不会见我,但也肯揣定不会把我们拒之门外。”

      陆岐黄不解道:“此话怎讲?”

      吕紫川看了看秦寒青道:“倘若小哥猜的没错,这惠能是定然不会见我,却也不会赶我走,他需要探清我们此行的目的,同时这也说明这个大悲寺确实有问题。”

      陆岐黄䐜恍然大悟,冲着吕紫川竖了竖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呀!ນ”

      吕紫川却是面带恭敬的看向秦蒷寒青道:“这些伎俩牀和我当年那位故友比쨈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秦寒青此时已经记起,面前的吕紫川在胾五十年前确实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

      ࠅ当时的吕紫川正和ﲟ自己相₹仿的年纪,如今五十年已过,对方已经老去돬,而他依旧是当年模样。此时若承认自己就是当年的蹓那位故人吕紫川定会惊讶不已,势必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ꃺ。

      䦎 陆岐黄自然知道内情,看到小和尚◡走了出来,连忙趁机打断了他,“小和尚出来了ယ!”

      吕紫川脸色一紧,忙住口看去。

      只见小和尚和一名身披袈䨴裟的中年和尚从寺门内迈步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让三位὏仙士久等了。”中年和尚走到三人面前双手合十颔首施礼。

      빁“师叔,就是他找方丈师伯。”跟在中飗年和尚身边的小和尚指向吕紫川。

       “贫道白云观吕紫川,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吕紫川抱了抱拳,看向陆岐黄二人。

      “在下陆岐黄。”陆岐黄也抱了抱拳。

      “秦寒青。”秦寒青负手而立,冲着对方颔了下首뀳。

      “贫僧惠明。”中年和尚再度合十躬身,쥭表现的十分客气。

      “请问法师,惠能方丈可在?”吕紫川ꢨ道。

      “三位仙士来的不巧ს,方丈师兄녫昨日和至善师兄一同应邀参加法会֗,少则三五天,多则月余才能赶回。”惠明道。

      “唉,뮯真是太不凑巧了,”吕紫川叹了口气,“既如此,那我们就……”

      뒎“三位仙士留步,贫僧已备下茶殻水,请几位歇歇脚喝杯茶再走。”不出所料的是惠明连忙上前挽謕留。

      “难得法师一片盛情,我看咱们就客随主便歇歇脚喝杯茶再走。”陆岐黄看了看吕紫川和秦寒青。

       “既如此就打扰法师了。”吕紫川略一迟疑便抱拳行礼算是答应了下来。

      “吕仙士不必客气,请随贫僧来。”惠明单手始终立与胸前炱,拇指间挂着一串黑色的念珠,说罢转身先行带路。

      三人各自跟了上来,那扫地的小和尚一直目送着三人进入寺门才重新捡起了扫帚,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方丈明明就在䙧寮房为何要说他不在?”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