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宫䜝中赏宴,江琉头名定是要应邀的。

      永康⡈城富,觥筹人影,言笑晏晏。今日正好诸位大人休沐,直到晚间῍还没有尽兴的意思。笐江琉被ᱲ灌了不少酒,呛得鼻尖辛辣,实际上别人比她喝的多得多,她也灌醉了不少人。偶尔看见一两个梳着丫鬟髻着绿ᯣ缎红摆宫裙的小宫女说️说笑笑緹,还有一个趁旁人不注意塞了块小点心蝰在嘴里,囫囵嚼完后,有一种满足的神色。

      江琉不自觉地笑了。

      欢乐华章连绵起奏,笙歌如锦,舞女换了一批又一批,看歌舞的醉眼迷离,拍声硶交好,杯盏里琼浆从指缝溢出,顺着肌骨缓缓流下,美人斟酒,抚唇微微一笑。

      文明的秩序与规则中隐隐透➭出上古世纪遗留的自由与无序,在这人类王朝建立后뒒的战火昑纷争中,野蛮误打误撞开化了思想的封建。෰

      虽魏国国君称“帝”,兴封番邦亲王,实则有名无实,天下一日未统爴一,就一日没有真㿑正的中原皇帝。魏君䵛,充ᬬ其量也就是个王罢了。只是该叫的还是要叫,已在局中,就得按ꡫ规矩来。 ᣦ

      姬书元先向她举杯贺喜惱,二皇子姬书茂不腒远不近,没有表现得太热切,仿佛丝毫没有过拉拢之意。

      大皇子实打实地给了她一些好处,但姬书茂丝毫不急,只是先投递消息给江琉,还未许诺ꆶ她什么,仿佛不担心她被拉拢走,论诚意,此时以姬书元为先。

      只是昨夜帛书上一排無小字列在末尾:姬书В元自身难保,江大人且作壁上观,쐌既归于吾,自当为新朝功臣,且去且留,还望三思。

      管中窥豹,魏国皇子内斗及其尖锐。

      “琉弟,你眉间……”文岚喝了不少酒,恍惚看到家里额头上的一点,以为是自己眼花,然而定睛一看,确实有一个小小的赤闾点。

      江琉抚了抚眉心,今早走得急,兴许是药水没涂匀,㍁她也不甚在意:“……脸上长了颗痣。”

      文岚奇了:“琉弟的痣真会挑地方长,㾽还是赤红色的,曾听闻샠美人朱砂,却在琉弟身上见到了。”

      “……”

      宫人托着贡果美辪酒,小步为各朝臣换碟,送至江琉的酒杯底下粘了一张小小的字条。

      她趁饮酒时把字条搓成一团,又投入地下水渍晕开墨水,糊成一片,还用脚把它在泥里蹭嶻了几番。

      怎么会…擆…? 녕

      她放眼望去,魏君身后的大公公俯首在他耳边说着什么,魏君켫手盘两块玉,神色渐渐凝重쑶,应该和她的是同一个消息——

      秦国公主在魏被杀。

      一时震惊朝野,打了魏君的脸。

      为时将近一年的筹备,都付诸东流。秦国名将路昭正奉秦长畦公໬主的旨意准备召集兵马于秦༬魏边界的梁都。

      봘 秦都会颐。

      大秦长公主三十有余,是先秦王妃子所生,先秦王后随先秦王去世,留下一子一女,即如今的蟄秦王与入魏和亲的公主。长公主在秦王年幼的时候便摄政,一举掌握大权,如今秦纛王年满十九,长公슦主却迟迟没有放权的意思,而是将权力更集中在她的手中,手段狠辣,以女子之身在ͧ秦专政,不断扩㟀张,令列国际忌惮。但秦♴国毕竟没有魏国的底气自封皇帝䧔,与祁㕭国皆只有王号,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是秦王。

      秦国尚武崇强,军纪严明娾,仍有青铜旧制。运用失蜡法铸造青铜器,使青铜器纹饰更为多样而精致,它的运用和推广极大地提高了青铜器的铸造水平。错金银技术运用于青铜图案装饰,찖使秦宫青铜器的造型多变、纹饰繁缛、绚烂多彩。会颐秦宫主殿青鼎高떟耸祭坛,饰以琀、串饰、勒、瑗、环、玦等玉器,玄色主醡调,雍容华贵。

      长公主说一不二,横陈帐榻,斜躺假寐。两名宫人左右执扇,扇尖染了桃香,静默恭敬,不敢发出丁点响声。一双白净的手为她鋨捏肩,是长公主喜欢的力道,除却手上一些指甲的划痕痳开露红色的皮肉、结痂的细痕,那双手堪称完美。

      磖 她轻轻地哼嘤一声,似从不安稳的睡梦中惊醒——

      “玉泷。”

      捏肩的阜手一顿,声音微微喑哑:“臣在。蚶”

      她又昏沉地睡去,湿热的空气让她떳添了几分暴躁。一把抓住脖颈间的手,顺势扯开衣袖,腰带从腿间滑到铺了细绒的地板。䏒她起伏着探起身子:“路昭到了哪里?”

      ඒ玉泷难受得开始喘息,竭力回答她的话:“还有十天就可到梁都。”

      伃 攻她不满意,手上的力量㙍重殸了几分:“太慢了ᇆ。”

      脚边的绒毯渐渐淌了血᳴,帘子外的宫人不声不响地换了一块新垫。

      高低连绵䠁的声音丝丝缠绕,耳后传来一声狠狠的撞击声,银制Ọ器皿跌落红毯,葡萄酒撒了一地。

      宴会ᒾ上的江琉自然不ା知道这些,宴饮本来好好的气氛凝固了,一时没有人造次。喝醉貳的大臣强制清醒,铜鼎里已经熬制上了满满的醒酒汤。

      蟅 一老臣胆战心惊地迎着魏君的目光:“陛액下,臣斗胆问是谁杀了公主。”

      琵琶弦断,噑乐绝,死寂无声,魏君眼皮跳个不停,竟觉疲柛惫:“公主暴毙,死因正在彻查。”

      多事之春,自⺱今年伊始,魏国便没有一日安稳㿺。

      “崔天祺,孤派你调令前往。”

      “臣领濛旨。”脏活累活,给了这鲇把魏国最锋利的刀,他似乎从无怨言。

      魏君累了,自少年登基意气风发,也已过了几十ओ个年头:⅃“我븙大魏兵强马壮,不畏秦国再战……”

      氩“陛下,秦魏交战不满三年,且秦国公主死于魏国境内,此时交战不能由մ我国先撕毁盟约。”文与非跪下,劝谏掷地有声,“只怕是路昭有备而来。”

      二皇颞子党有人站出来:㯄“不如按原计划让月希公主前去和亲,先封上秦国的嘴。”

      姬书元握紧袖中绿松石镶嵌的藏银杯簊,没有贸然吭声。

      棊 魏君沉吟片刻,摆手,憔悴了数岁:“此事明日上朝꣇再议。”磑

      姬书元显然已经把江琉划分到自己党派,主动找她议事。

      江琉知道他与姬月希的囊龃龉,又不好明说,只状似感콘慨:“两国交战,只可惜了三公主远嫁他国,若是出了意外,就没有适龄公主外嫁,쨬朝廷不免要新封公主,大臣中不知还有人家中有受封女眷。”

      姬书元有佘恻隐之心。

      二皇子收到江琉暗中来信,眼中兴趣浓厚,认为自己可以把江琉收入麾下。

      毾两兄弟都认为江琉是自己的人。涔

      ͯ

      姬书茂认为江琉ᬋ离间了林家与姬书元的关系,姬樴书元却认为她解决了姬月希远去和亲的命运。再暗箱操作一番,让姬月希出䨆点“意外”,又让江琉自身没了烦恼。

      只是对不起一人。

      眼前她的音容笑貌浮现,然而江琉给不了她想要的结局,远去和亲,暂时平息魏国之难,一举四得。秦国为后,至少丰衣足食,尊贵非凡——

      让林君湘去和亲。ᦧ

      林家势大,免不了让魏君忌惮,割舍寙一个女儿,既成全姬书元,又解决魏君燃眉之急,打上“忠义”的名㣑号。

      自嘲一声:也不过是为自己罢了。江琉志不在魏,魏国内乱,或Թ许在秦长公主的政压下,秦国才是林君湘最好的归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