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叫男生自己

      白无常白了眼暮语,翻身进房间,她抬眼看了看暮语这小的不能再小房间,嫌弃的直“啧啧”。

      “唉你说,同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区别这么大啊?”

      “想知道啊?”暮语笑眯眯的看着白无常那红眼道:“自己去问啊!”

      言闭,暮语立马收起脸上的笑容,冷冷的将视线收回,阴冷道:“如果我知道,我还需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话是这么说,”白无常白了一眼暮语,痞里痞气把屁股搁在暮语的书桌边上,“如果我当面去问,不是把你那个娘给吓死了吗?”

      “吓死更好!”暮语冷冷的接了话,语气满是不屑,“变成鬼,更好审问!”

      “哇哦~我家小暮语好没良心啊!”白无常一脸崇拜,如果能够忽略她眼里的戏谑的话,“比你那个妈还没良心!”

      “滚!”暮语白了她一眼,懒得和她再贫,将视线转移到桌子上的通缉书上。

      “听说,你和君少吵架了?”白无常看暮语没有想继续和她贫的样子,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桌子上的通缉书上,“而且还是因为叶雅娜那丫头?”

      “吵架?”暮语嗤笑,“算不上,况且,我敢和阴司府的君少吵架?”

      “你有什么不敢的?”白无常白了一眼暮语,冷冷的打击道:“就你在鬼界的时候,怼了多少次君少?而且还是不给面子的那种!”

      白无常想起暮语在鬼界的时候,那副能怼天怼地的气魄,汗颜的抹了把额头。

      “也亏得君少没计较,”白无常转身躺在暮语的小床上感叹道:“不然,就你这鬼王的修为,早就不知道被君少拍死多少次了!”

      “呵呵,”暮语干笑两声,眼睛盯着天花板不屑的道:“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得感谢他的不杀之恩啊!”

      “那大可不必!”白无常很是大度的摆了摆手,一脸高傲的道:“君少为人大度,你的感谢不一定能入他的眼!”

      暮语冷哼一声,白了一眼白无常,站起身来一脚毫不留情的踹上白无常的屁股。

      “滚下来,我没你们家君少那么大度!把我床弄脏了我还得自己洗呢!”

      “我靠!舒暮语!我们好歹的闺蜜级别的,你就这么无情的对我?你良心不痛吗你!”白无常一脸哀怨的盯着暮语,委屈的垮着脸。

      “本鬼王是出来名的小气鬼!你既然身为我的闺蜜,居然还不知道我?”暮语一脸坏笑的搓着手,活脱脱的一副恶霸的模样。

      “得了!就你这术法不行,武力来补的鬼王,我还是第一个见!”

      白无常白了一眼暮语,揉着有些踹痛的屁股坐起在床沿边上,继续挖苦道:“说句实在的,打从我进入鬼界以来,你是唯一一个只有一千年就修炼成鬼王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术法造诣上最没天赋的人!”

      “白鹭钰!你能不能别每次来找我,就三句不离的挖苦我好吗?”暮语寒着脸,阴狠狠的瞪了白无常一眼,“我术法上造诣上没天赋,我能怎么办啊?难道要我去和那没给我天赋的女娲大大打一架吗?”

      “你有没有天赋和女娲大人有什么关系啊?”白鹭钰挠了挠头疑惑的问道。

      “怎么没关系啊!”暮语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怼道:“她可是造人的人啊!”

      “你这是歪理吧你!”白鹭钰白了一眼暮语,无语道:“人家只给你一具承载灵魂的躯体,而且天赋这东西是你自己的事,怎么能怪别人没给你啊!”

      “我就怪,怎么着!”暮语一副无耻的之徒的样子,微微扬起下巴得意的道。

      “你……”白鹭钰一哽,竟然找不到词来怼暮语,她无奈的一拍额头,打算将这个问题略过!

      不略过能怎么办?白鹭钰看着暮语那一脸痞子样,内心不停的吐槽。谁知道这个无赖语到时候又赖哪个大神背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