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

      尹剑春在医院里陪完႓了妻子,便动身去了他所效力的汉东旅行社。 ṟ

      当他走到了主管杨经理的뭘办公갪室门前,不由䪔显得很犹豫,经过一阵思想斗争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抬手敲门。

      笃笃笃!

      “请进!”

      欧 㵾 尹剑春一脸纠目结,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杨经理正坐在一张大办公桌后门的大转椅上,好奇地眼神打量着他。

      “杨经理,我想找您商量一点事···”

      “老尹来了?快请坐!”杨经理똃矜持一下,才把自己的屁股从转椅上抬起来,并露出热情的笑脸。뿮

      尹剑春迟疑一下,才慢慢地走到杨经理的办公桌前,并小읎心翼翼地坐下퐪去。

      杨经理对尹剑春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你的老婆情况还好吧?”

      熾尹剑春的眉宇间挤出几分愁云,“她的큋情况很不好,自从住院后,病情还在恶化中,假如再找不到合适的肾脏,恐怕挺不了一个月了。”

      杨经理的脸色微变,随即耸了耸肩膀,“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但愿她能好运。”

      尹剑春迟疑一次ࢦ,才试探地表示,“我想请几天假为她寻找合适的肾脏。”

      杨经理一闪而过的同情顿时转化为了诧异楻:“你去寻找ꋶ肾&源?怎么个找法?”

      “啊···我妻子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可惜已经没有联系了。我想出去寻找她,因䙷为她才是最适合我妻子的捐献者。”

      “哦,那你现在有她的线索吗?”

      “没有。” ܏

      “难ﮅ道你想大海捞针?”륔

      “这嫷···” 斩

      杨经理不得不提醒他,“骈你别忘记了自己䝄职业的特殊性,现在正是旅游的黄金季节,公司用人可是一个萝卜一个ঢ়坑,我们旅行公司不会因为你就暂停一次运营吧?”

      尹剑春心里一沉,不由颓丧地垂下了头。

      杨经理随即警告的口吻,“你如果执意要这样ꖤ做,莮那就等于䳺自动放弃这份工作。假如那样的话,你的ﻐ女人治疗就没有保障了,就算她遇到合适的肾脏,恐怕也换不起。”

       尹剑春凄凉地闭上了眼睛,苦苦地冥思。

      “老閜尹,你可要把利害关系想好了呦。”

      尹剑春睁开眼睛:“我可以请两天假吗?”

      “这倒是可以。我们公司也不能ꝉ把你的ଊ自由彻底束缚掉。不过,难道仅仅两天时间里你雁就能找퀗到那个女࿸孩吗?”

      “这···我不敢保证,但可以趁机休息一下。”

      杨经理诧异地盯着他:“哦,难道你很累吗?”

      尹剑春表情凝重地点点头:“是的,我很累,尤其是在精神上。我最近总是做同样┼的恶梦。”

      杨经理露出好奇的歛眼神:“什么样的恶梦?”

      “我···梦到我在执行任务时ᐙ,总是遭遇飞行事故。”

      杨经理惊愕地瞪大的眼睛,“飞行事故?”

      딄“嗯坪,我倩驾驶的大巴车就像被插上翅膀,但却飞不稳ꙥ,颠沛在无덜穷无尽的漩涡中。”

      杨经理思忖一下,“哦,那你休息两天就能让自己不做恶梦吗?”

      解“这···我也说不好。”

      杨经理沉寂一会,突然爆发一阵爽朗的大笑,“哈哈哈,难道你不晓得梦都是反的吗?你的情ힸ况不是精神上的负累,而是心理有问题了。”

      隷尹剑春的ⴝ脸色一真꣭青一阵红,폾“就算如此법,也该允许我休假呀。因为我的状态㏆可ஸ关系大巴上数十名游客的人身安全呀。”

      흂杨经理寻思一会,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在咱们黄冶市有一个很有名的心理医生。你可以抽空去他那里咨⧹询㢺一下。假如他说你需要休息,公司再考虑你的休假问题。”

      尹剑春眼前一亮,“我在哪能找到他?”

      杨经理䄤思忾索一下,便向他示意,“请等一下。”

      엎尹剑春稳坐‘钓鱼台’,眼看着他的上司从各个抽屉里搜索···

      再说阿芳觉得时间差딫不多了,便用自己的手机拨一个号,“喂,杨哥起来了吗?”

      手机里传出一个很粗鲁的声音,“你这么早打电话有事吗?”

      ␖ “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

      “我这里有一좔个客人,⎂需要您亲自护送他回家。”

      볯 “哦,男的?还是女的?”

      阿芳脸色绯红,发出嗔怪的语气,“废猊话!”

      身旁的王新等她打完电话,不禁心有余悸,“杨哥他···”

      “你放心,杨哥是我的保护人,会把你安全送回家。”

      臄 不到一刻钟,王新被一个彪悍Ӎ的男人送出了令他胆寒的胡同,前面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口。那个䔼男子伸手主动拦下一辆出租车。

      再说杨经理终于翻到了一张明信片,并递给了尹剑春,“㤓这上堘面有这位心理医生的地址和联系方式。ᓏ你还是过去找他做一下心理咨询吧。”

      尹剑春接过来一看,明信片最显要的位置上印有‘吕海峰’三个大字。上款是公司的名称,下款是公司地赴址,还有手机号码。쨯

      “谢谢了。这个地址好像距离公司不太远。我想现在就过去看一看。”

      婡杨经理含笑一摆手:“随你。”

      尹剑春离开了公司,并没有舍得打出租车,而是徒步急走了几펈百米,到达一个公交站牌后,才停下来喘息着等뿶待公᷿交车。

       当他看到开过来一辆1♓7路公交车时,便跟随鸦其他乘䌛客一起上了那辆车。

      ꔀ 17路公交车又쭟行驶了几站后,他便在接下ᣤ来的一个站点下ᇡ车了。 鲔

      这里是一个开放的社区,因为社区没有围墙和大门퐜,而且一ཀྵ楼都是营业的门店。日杂、五金,百货等应有尽有。

      当他又徒步走了二百多米后,终于在其中一个门店前停了下来。门店上面的兰底牌匾上赫然镶嵌着‘康达心理诊所’六个金灿灿的大字。

      슑他在这闦个时候突然有些胆怯了,迟迟不敢推门进去。因为他感觉自己是一个不光彩的患者,就像一⯼个精神病人面对精神病院一样。

      他惶惶不安地在门外踱步,时间长了,脸上也渗出一层虚汗。

      斊 再说王新指使出租车也停到了一个馑社区。这是一个封闭的小区,‘建群小区’的字样悬ꀺ挂在小区门框上。

      王新在小区门口下车后,便向杨哥一指:“髋我就住在这里。”

      杨哥嘙有些难以置信:“你真的住这里吗?”

      䁦 “我没有骗䕺您。您要是不信,可以ㄴ跟我去家里坐坐。”

      杨哥“哼”了一声,“我当然要进去认认门了。”

      Ӹ 王新于是领着他走进了4号楼2单元楼道里,并在5层楼的3号房门前停了下来,并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并先后打开了防盗门和房门。

      “杨哥请进吧。”王新一打开房门,便回身毕恭毕ꂺ敬请对方先进去。

      杨哥带着疑惑的眼神走了进去,当他环视一下外屋的客厅之后,突然对王新一沉脸:“这是你家吗?”

      “当然是ی我家了。”

      “哦,这是你租的房子吧?”

      王新连连摇头,“不是不是,这是我家的房子。”

      “哼,你既然能买得起这么好的房子,难道就没钱付赌债吗?”

      王新一副苦笑:“这里的房子都是天价,谁能买得起呢?这是拆迁后开发商赔偿我家的房子。”

      杨哥恍然大悟:“你是本地的拆迁户。”

      ꬫ“算是吧。”

      “哦,原来你⦊家是本地的暴发户,获得多少赔偿?”

      룃“我家获赔了四套楼房和五百万的赔偿金。”

      杨哥一听他轻描淡写地譂一说,眼睛顿时直了:“什么?你家这么有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