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明星

      形势所ꥳ逼,萧远决定走一步险棋,以扭转战局。 姱

      当天深夜,他亲自挑选出了三千将士,偷偷出⼃城。

      为了鎨行动方便,这三千人并没有配备长戟,而是身穿盔甲,腰挂战刀,并有一ራ部分人配有弓弩,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人的腰间,都绑猃有一坛火油。

      쫅 这些火油,也是最后的储备了,采取火攻,焚毁粮草,没有它可不行。

      薹而留给彭双的五千将士,没有了火油的辅助,䢟明日守城,他的压力无疑是非常大的。 ﻾

      出城之后,在叶诚的带引下,萧远一众也寻到了一处煏密林,开始隐藏了淡起来。

      貉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鬼ん军再次倾巢而出,对柳城采取了强攻。

      萧远这边,将士们经过一夜休整,并吃过了随᠓身携带的干粮,早已整装待发。

      秪“报~~~~”这时候,一名探子也快步罴跑了过来,接着单膝跪地Ӝ,朝着萧远插手施礼道:“禀将军,鬼军㏟主力已开始攻城。”

      ﲼ “好!❮”萧远二话没说,直接起身挥手道:“出发!”

      三千人马,开始向鬼军大营急行。

      而此时此刻,就像萧远所预料的那样ᕓ,鬼军几乎全部出动,他们的大营,其实防御是非常松懈的,也根本不可能想到,中原士兵,守城都快守不住了,竟敢主筟动出击。

      正所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鶝战场上,战机更是稍纵即逝。

      离鬼军大营越来越近的时候,萧远的内心也不免有쫶些微微紧张起来。

      还好,因其松懈的原因,沿途并没有鬼军暗哨,三千将士,也很轻松的就逼膐近了大营。

      ⮞如此룅多的人马,这时候营跱寨内鬼军就算不想发现也不可៽能了,一郃名寨墙上的鬼军瞪大了眼睛,可没等他发出䕬大叫,雱一支利箭已划破长空,正中他的面门。

      紧接着,就是乱箭齐发,如同箭雨,席卷而ஐ来。

      扑扑扑扑!

      一根根的箭矢,钉在了营寨各处,射翻了寨门处的数名鬼军윔,接连响起的惨嚎声中,亦有鬼军开始疯狂大叫道:“敌袭!有敌袭——”

      “杀!”与此同时,萧远也一把抽出了腰间战剑,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冲啊——”正ﯚ所谓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主将勇猛,下面的将士们也纷纷发出一声怒吼,随其冲入了寨内。

      寨门附近的胴鬼军,并没有多少,仅仅数十人,萧远这边冲进来之后,也是立猓即手起刀落。

      ᩞ 庆 十来个人,怎么可能挡得住三千人,几乎瞬间就被人海淹没。

      这时候,寨内的鬼军瀕大多还是一副浑浑噩噩的状态,ᅶ许ਡ多人还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酒,等示警传来之后,他们拿起地上的兵器,再想阻挡,早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大营,一片大乱,到处都是喊杀之声,夹杂着鬼军的惊恐叫声芮,뽬也随处可见犯四散逃命⅊的鬼军。

      此次袭营,并不是为了杀敌而来,主要是为了焚毁对方粮草,竐因此,萧远是一路直朝目的쳴地而去,同时也高举战剑,大声喊道:

      ᩕ“不要管那些逃跑的人,随我杀向粮草大营!”

      在他的带领下,三千将士抱成一团,反观鬼军大营这边,不时有零散的鬼军从各个营帐内慌张的跑出来,如此混乱的情况,那些出来的散兵游勇,多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斩杀当场。

      根本没用多久,萧远就杀到了粮草大营的位置,他陆也立即开始下令道:“快!掷火油!ꬰ”

      随譢着他的命令,士兵们从腰间取下油坛,开始奋力抛了出去,一坛坛的火油砸在了营寨各处,有的击打在木桩上,有的笞击打在地上䉒,ሜ发出了此起彼伏的瓦罐碎裂之声。

      “点火——”

      ⻉早已准备好的歔火把被扔进了油渍中,火油沾火即着,只一瞬间,火蛇就顺着油渍疯狂蔓延,且营寨之内,多为木材和布๞料,亩如此火势之下,很快就被烧的噼啪作向。

      火借风势,ૡ越烧越大,覆盖范围,也越来越广。

      輆 看着⻅面桍前的熊熊大火,听着大䮽火内鬼军蜕凄厉的惨嚎,萧远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知道,此次奇袭,成功䒺了!

      这时候ᝀ,叶诚也浑身浴血的凑了过来,他的脸上,还有刚才战斗时留下的敌军血渍,映着火光,他满脸激动的说道:“将军!我们成功㪩了!”

      萧远回ཁ过神来,冷静下来之后,也立即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撤——”

      他是来的快,撤的更快,放火焚烧粮草之后,见火势已无法扑灭,三千将士连停留都没停留一下,直接۲退出了营寨。

      出㴤来之后,他也并没有立即回柳城,因为现在,鬼军主力正在猛攻城关。

      城关上,彭双正手持大刀,指挥作战㿡。

      “顶住!都给我顶住——”

       他身上的盔甲걷,早已沾满了敌军的鲜血,怒吼过后,一名鬼军也刚好顺着云梯,从㤟他这个地方冒出了脑袋。

      那鬼军露头之后,右手高举着弯刀,怪叫一声,刚准备跳ሐ上城关,结果彭双是㥏横扫一刀,瞬间而至,直接削掉了㶚他的脑袋。

      鲜血喷듆洒,断头的尸体从云梯掉落。

      这也仅仅只是一ꄭ角。

      若从高空往下看,整面城墙上,被架满了云梯,数不清的鬼졘军顺着云梯正在疯鰧狂上涌,下面人头攒动。

      更不时有长矛被人投掷上了城防,贯穿上面中原士兵䛑的身体。

      蒽乱箭如雨,巨大的石块接二连三的被抛了下去,砸倒一人,往往都会带翻一群。

      这场攻城战,是非常血腥的,将士们的热䱄血溅洒在了城䐭头,不时都有人惨嚎着掉䓼下城墙。

      云可即便如此,鬼军仍旧没能攻上城閺头一步,彭双左右奔走,死在他手上的敌人,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

      这时候,鬼军主帅位置,一名传令兵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龈接着颤声叫道:㑃“不好了!我军大营遭袭,粮草被毁——” 끵

      ᅸ “你说什么!?”鬼军主帅闻言,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他一把抓住了传令兵的脖领子,怒声吼道:

      㷋 “怎么可爾能!柳城守军,全部龟缩죪城㽦内,哪来的敌军!你䥷敢谎报军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