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2电影

      “圣痕之皮”公会的后⿤院,有一个不小的演练场,这里安置着假人、箭靶,还挖开了一条条壕沟。

      为了与狡猾的吸血鬼战斗,猎人们要熟悉剑术、弓术、魔法。所以平日这里都有不少猎人。

      不过这几天演练场比较冷清,因为大家都被派出去战斗了。

      Ж 前几天攻破了吸血鬼的集会所,只是一场大战的序幕,在那个集会所附近,又出现了大量低阶吸血鬼。

      所以猎人们来不及休整,就再次前竉去剿灭。

      䀇伊芙丽一开始还秉着轻伤不下火线的想法,也一同出战,但是当天就又受伤被抬了回来。这次是大腿上中了一剑,要是伤口再往下一点,伤到膝盖这条腿就废掉了,她也要跟自己的猎人生涯告别了。

      现在她腿上绑着绷带,坐在演练场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囻江笑谈在那里练习魔法。

      这几天,留守的猎人都在传说,这位寄住在公会里的贵客是来自西大陆픣的高阶法师。这位“高阶法师”留宿第二天就施放了一次超级华丽的魔法,让整个公会都为之震动。

      那天,江笑谈一整夜都在尝试施放驱邪术,却一次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他只好暂时放弃努力,然后看向牁了另一本书。

      《初级元素魔法导论》

      之所以没一开始就尝试这本书,是因为在吸血鬼猎人的体澔系中,元素魔法用处不大,藏书库只有这一本初级书,而且只是导论。

      但是圣魔法的书籍则很全,初级中级高级躦都有。而且按照书里的说明,獽圣魔法是最适合人类学习的魔法。

      在圣魔法走不通的情况下,江笑谈只能寄希望于这本书。

      얗 然而翻开扉页,前面的一大段说明又让他近乎绝望。

      书上说,元素魔法卌对学习鏵者的体质有很高的要求,这个世界的人类对元素的亲和不高,除非像西大陆的魔法学院那样,从小让学徒接触特殊的炸魔导器改善体质,才能成功引导元素魔法。

      就算某个人天赋异禀,天生具有亲和㘼某种元素的体质,瀞不靠魔导器改㖝善,也达不到很高的程度。

      而且这本《初级元素魔法导论》,记载的都是一些理论性质的东西,只是作为范例,记述了【初级火球术】的咒文和引导方法。仔细됰看完了之后,江笑谈几乎䁔已妧经对自己不抱任何期待了。

      除了咒在文不쎸同,引导方法几乎是与他试验了一晚都没成功的【初级徂驱邪术】一样,只不댲过因为火焰会灼伤施法者本身,【初级火球术】中〺加上了先把魔力引导出体外,再转变为火元素的步骤。

      珚 但是终归是折腾了一晚上,江笑谈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他把由手向前平伸,手掌张开,念动咒文:“永燃无垢的圣炎,听从吾之祈唤聚于吾之身前…..”

      咒文还未念完,江笑谈就惊讶地发现手掌鸫前出现了一⭖团炽热的火焰,而且越聚越大。

      这一瞬间让他感动得要肗哭了,成功凝聚了火焰,说明自己彻夜的努力没有白费。以至于핲他激动地忘掉了后半段的咒文。

      好在书就在一边,他低头看向书,仔细鏺将咒文的后半段暗记于心。

      这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塜因为低头看了这一眼书,凝聚在掌前的小火团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巨大火球,还点燃了床上的鹿皮,以及几本散放的书籍。 홡

      我了个小番茄!这什么㒰情况!

      江笑谈立刻把手伸向窗外,然后飞速念出剩쐓下的咒文:“.…按吾之号令化为破敌的箭矢,射出吧!”

      巨大的火球“噌”地飞出,把铁窗格栅烧出一个大洞,然后如同绚丽的焰火,在半空中炸裂。

      江笑谈也顾不上欣赏这壮丽的景观㸠,他立刻拿起燃烧了一半的鹿皮,向着地上扑打,扑灭了上面的火焰。

      然后把残破的鹿皮ꇴ覆在烧着的几本书上,盖灭了书籍上的火。㪆

      这几本书多数只是烧焦了扉页,比较惨的就是放在上面的那本《吸血鬼的起源》,前面好几页都被烧毁了。

      这时候外面已经骚动起来,清晨已经带着薄雾到来,吸血鬼猎人们列队完毕,准备再次出发攻击。

      他们都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火球,认为遭到了敌袭,纷纷拔出银剑,严O阵以待。

      直到江笑谈抱着烧焦的书去找海特总管道歉,猎人诐们才搞清楚这次“敌袭”只是一场乌龙。

      东大陆因为没有良乱好的学院体系,元素法师十分罕见,所以人们普遍对这类人才十分尊敬,在知道那个巨大的火球是江笑谈所放之后,总管并么有表现出不满的态度,反而立刻派侍从前去换掉了江笑谈屋里被烧毁的物件。

      至于那本烧毁了一部分的《吸血鬼的起源》,因为是常见书籍,海特总管并没有要求㔵江笑谈赔偿,最后在江笑谈的坚持之下,才答应从存款的利息中扣除一部分,作为赔偿。

      不过海特总管也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他以后再要练习魔法的话,就去颲后院的演练场,不要在屋里练习了。

      所以自那次事故后,江笑谈一有时间就会钻进演练场,练习【火球术】。 臌

      而伊芙丽再次受伤回来之后,就成了他梢的观众。

      到今天,已经距离那次事故过去了近十天,仺江笑谈已经把【火球术】练习得࿊炉火纯青。

      但因为那本《初级元素魔法导论》里,只记载了ತ这一项魔法。所以他只能孜孜不倦地反复练习。

      不过,《初级元素魔法导论》以【火球术】为范本,详细地解释了这个世界的元素魔法原理,关于黴咒文和手势的含义,也有详细的释义。

      ⤘在全咏唱放出一个火球,准确地命中演练场的一个箭靶后,江笑谈看了一ؤ眼书,自言自语道:“所以说,冗长的咒文只是为了让施法者集中精神,而要构୮建这个法术,其实只要在脑海中构建出几个关键的‘符文’就行了吗?”

      【火球术】的咒文中,具有魔力的符文是【炎】【聚】【箭】【射】,这四个符文分别决定了这项魔法的元素ⷯ属性、魔力量、聚集形态和犫发射方式。

      江笑谈再떨次举起手,心中默念“炎聚箭射”,一枚火球立刻从手中射出。

      在一旁看着的伊芙丽却惊得几乎要跳起来,强行起身的后果是扯动了自己腿上的伤口,弄得她龇牙咧嘴。

      “哎哟,嘶…这是…无吟唱施法?뎑!”

      作为洮吸血鬼쪷猎人,伊芙丽也会一些圣属性魔法,这些魔法比元素魔法鑼要简单,一般只要一两个符文。

      但則即便如此,伊芙丽掌握无吟唱施法,也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就这样已经算是天资聪颖了。

      像江笑谈这样,不到十天就掌握了无吟唱施法,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她要是知道江笑谈这十天一直在琢磨提升火球赓术威力,今天只是第一次尝试无吟唱施法,恐怕要吓傻了。

      “无吟唱施法Й很难吗?”

      “不是难不难的问题,正常人要经过无数次吟唱施法,才能在意识中刻印下符文的形象,不然无法令符文在施法靕时随时具现。”

      “我知道,但是这很难吗?”

      伊芙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江笑谈。

      她不知道这位来自蓝星的穿越者自带一种能力。

      汉字。

      在这个世界,除了一些远古生物,多数种族都使用一种名为通用语的拼音文字。

      拼音文字的缺点就是,单个字母的信息量非常少,需要多个웤字母拼成一个单词,才能表达出意义。

      但江笑䨻谈在蓝星的母语汉字,则是一种表意文字。

      表意文字比起拼音文字,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但是优势非常明显:单字的信息量要高出好几个数量级,而是表意十分准富确。

      这一点,非常契合这个世界中㮱“符文”的概念。

      江笑谈有二十多年的汉语思维习惯,使得他非常容易理解“符文”,并且能更简单地记住“符文”。

      同样一个炎之符文,本世界的土著需要先将这个符文转换为代表“炎”这个含义的单词,再根据单词在脑中刻印符文。

      牎 但对江笑谈来说,脑海中“炎”这个汉字本身就是一种类似于“符文”的表意文字,而穿越的福利⻰可以让他直接把脑中的炎转写为符文。

      这背后的原因,伊芙丽当然不可能知道。

      在思考许久后,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可能你失忆前就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师,这些符文⸎都已经在你意识里刻印好了。”

      “嗯,有可能。”

      江笑谈因为没研究过不同种类文字之间的区别,所以不知道自己的母语也成了穿越的福利之一,更不会相信他自己其实是一个天生的符文大സ师。

      只能认为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个高ლ超的法师。

      再次发射了几发无ₐ吟唱的【火球术】之后,江笑谈换了个手势,开始吟唱起那个自己一直未成功的法术。

      “赞颂诸神之名,以光驱逐柱邪秽!”

      除了指尖传来一阵灼痛之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舍弃吟唱咒文,直接ꦤ在脑海中构建【神】、【光】两个符文,依然是同样的反应。

      “奇怪了,为什顔么总是使不出来?”

      伊芙丽看着喃喃自语的江笑谈,问道:“你用不出来‘驱邪术’?”

      “﴿是啊。”

      女猎人诧异地歪着头,看江笑谈再一次吟唱咒文。

      咒文完全正确,劵手势也标准得不能再标准。

      然而本应出现的光球却出不来。

      “这个法术很简单啊。”

      희 軒伊芙丽对着远处的箭靶伸出右手,在脑中还原已经刻氧印了无数遍的【神】、【光】两个符文,接着她的指尖就飞出了一个小小的光球。

      那个光球缓慢地朝着箭靶飞去,却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形,飞向了江笑谈。

      “啊?”

      光球没入江笑谈的额头,引发了一阵轻微的灼怲痛。

      “哈?怎么打到你身上了。”伊芙丽哑然失笑。

      未指定目标ᑷ的【驱邪术】光球,会直直地飞向前方,或自动寻找邪秽之物。

      虽然女猎人一瞬间想到了这第二种可能,但看江笑懭谈的反应,刚刚那个驱邪术显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跟人鸳类被【驱邪术】打到的反应一样,不是邪秽之物被打中的反应。

      所以,她怀疑自己太过关注江笑谈,以至于下意识地把光球的目标设置到了这个长相帅气的贵公子身上。

      “你肯定是故意࣡的。”江笑谈也没生气,但是额头的轻微灼痛突然让他产生了联想。

      “我才没有朝你打呢,肯ᬙ定是因为你是吸血鬼!”伊芙丽笑着说道,她的脸颊出现了一点绯红。

      江笑谈笑了笑:“怎么可能。”

      뛗 他并没有注意到那抹绯红,因为关注点放在了“灼痛”上。

      难道说,自己每次失败产生的灼痛感,其实是【驱邪术】的效果?

      原本对人体无害的圣光球,没能成功飞出自己的体内,而是直接对指尖造成了灼痛?

      那有没有办法,让魔力先离ⲡ开身体,再转化成圣光球?

      江笑谈略一沉吟。

      当然有!

      【火球术】的第二个符文【聚】,就是为了把魔力先聚集在蛇体外,在形成火焰,避免火焰㳟直接灼伤施法者自身。

      如果给【驱邪术】加上앧一个【聚】符文,是不是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江笑谈伸出手指,脑中想象着【神】【聚】【光】三个符文。

      果然䐖一团小小的圣光球从指间汶飞出,缓缓地飞向远处的箭靶。

      “成….成功了!”江笑谈几乎不敢澫相信。

      这几天来,他在练习【火球术】的同时,仍然坚持不懈地试着施放【驱邪术】,这次是第一次成功。

      “这不是做得很漂亮嘛,还是无吟唱施放的。”伊芙丽看着飞走的那团㞐无垢的白光,赞叹道。

      “哈哈,多亏了你朝我打的那一下,可能是因此开窍了。”江笑谈难掩脸上的兴奋,对窿伊芙丽说道。

      “哦?那我多打你几下,说不定你就恢复记忆了。”女猎人笑着蹆,对着江笑谈伸出手指,然后又发出了【驱邪术】。

      光球打得江ῠ笑谈微微有点痛,但他脸上挂着笑:“好啊,你果然是故意的。”

      他也指向伊芙丽,心中默念【神】【聚】【光】,一个小光球向着女猎人飞出。

      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二人都始料未及。

      笑吟吟地承受了小光球一击的伊芙丽,突然毫无征兆地昏厥过去。

      ² 伴随着突然响起的凄厉惨叫声,一团黑影从她身上浮现,然后极快地飞出了院墙。

      这变故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江笑谈呆了一秒,才反竺应过来,去查看昏厥的伊芙丽的状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