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中国在线观看免费

      腊月的天亮得特别晚!

      谢春一边跺着脚,一边哈着气,尽量驱䘽散身上的寒意。

      屌 㩭 现场除了谢春外,还有十几个精力充沛的小伙。他们在李二狗家旁边的一栋房子背风的墙边,烧了一个小篝火。不知是谁,还从家里掏了一些番詙薯出来,在火堆里烧,吃的热火朝天箫。末了还找来两幅破扑克,围坐成两圈,将就着火光,玩㺙了半晚上。父辈叫回家也不答应,口멲称协助谢春守卫现场。

      李二狗的屋子在桥镇的最南端,坐北朝南,离街道还有个百十米,中间隔了一个旧房子,就是他们烧篝火的房子,部分墙已经倒塌,屋顶也没了好些,早就没有人住了。当然,要是李二輮狗房子在街道上,可能早就被李二狗卖了。离街道远,房子又老,不值钱,没有人要。

      “谢哥,县里捕快老爷什么时候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捧着一个黑乎乎的热番薯递给谢春。

      “你是叫李响?”得到肯定后,谢春才接着说,“要是谢头接到信息后࠹立马赶来筀,虽然晚上天黑不好赶路,差鯀不多也应该要到了。”쩶

      峂 “切,捕快老爷怎么可能深更半夜赶路来!怎么也得天亮后再出发吧!”李响不屑地说。那些老爷虽然没有见过,但想想也知道,谁愿意在这样的寒冬腊月深夜赶路呢?又不是赶集롙,早点晚点没有䫶什么区别。

      “你䜻说什么呢!”谢春脸一黑,⡡把番薯都直接甩还给李响,瞪着他,“别的捕头可能会等天亮再走,可谢头是一位非常敬业的捕头,一定是뷃得到信息后,安排完就立即赶是来!他是我的崇拜偶像,不可黑他!”

      “哦,崇拜偶像啊,你还真了解谢头。”一个陌生的声音㪻从街道传过来。

      现在还不到六点半,天还微黑,从李二狗屋前看远处的街道,谢春的视力还真不行,看不清来人。不过,肯定是县里来人!谢春赶紧小跑迎上去。

      “你是谢春吧,一共⛌死了꽙几个人?”黑影走近,顿了卓顿,看着小跑的谢春张口就问。

      “尹哥,是你呀。”谢春眼睛一亮,“从门和窗户看,一共死了六个人。”谢春上报的时候只听李二狗说杀人了,连头颅都宰掉了,知道是特大案件,立即上报,但不知道具体死亡人数,所以上报时没说死。

      尹哥全砵名是尹春来,挺普通的一个名字,但在县捕快맞中却是一把好手,是谢竣的左右手之一,在县府中也算一号人物。 랪 晢

      “这番薯挺香的。”尹春来一晃来到篝火旁,就地坐下。

      “你……你吃!”李᳎响已经回到篝火旁,正惴惴地看着远处的尹春来,没想到尹春来一晃就过来了!太快了!

      尹春来没有接,而是直接从火堆里翻出一个,掰开就咬了一口。

      畇 “啊——!烫啊!”一阵杀猪似的声音响彻天际。

      谢春刚过来,与周围的小伙一起目瞪口呆地看着尹春来。尹春来一边大口张着直往外呼气吸气,一边把手中番薯抛来抛去。两只手各有半截番薯,想换手都没办法⺙。

      良久,尹春来心满意足地长喘一口气。

      “真怀念啊!”连吃了两个番薯,尹春来这才心满意足地停下。

      “李响是吧며?敢污蔑谢头,胆子不小啊!不想活了?”尹春来突然脸一黑。

      “啊!”李响咯噔一槼下,“这……,我……”。

      “尹哥,李响他就是随口一说,你看……”

      “哼,随口一说。捕头老爷也是你们可以随便污蔑的?嗯?”

      “对不起,Ꮏ对不起!”李响低头,탣连连道歉。

      “算了,大颎人不计小人过,看你真诚道歉,又吃了你们的番薯,这次凣就算了吧。瓝不过——”尹春来拉长声뒗音,“如果再有第二次,你们就等着到县衙吃免费饭吧!”

      “是是,我们再也不敢了。”

      盻“怎么,又吓唬小孩了?”一个略带威严的声音同时响起。

      “哪有,头,我跟他们讨个番괊薯解解馋。”尹春来站得笔直,又讨好地笑着说,“头,要不你也来一口?真有璉些小时候偷的地瓜的味道!”

      “还胡闹。赶紧干活。小尹,你跟着梁老做好记录和证据收集。小春,你继续在外面᥶看着,不]要遄让无关人员闯进来。”

      “又是我记录!怎么就不能他们俩。”尹春来抱怨着说。

      “是,谢头!”谢春却非常激动地响应。

      “﬽怎么,不愿陪我老头子啊觖!”梁老慢悠悠地出现。

      “哪能啊,梁老,我还希望从你这里学两手呢!”尹春来闪到梁老身边,作势要扶梁老。

      “去,去,兔崽子,我有那么老吗?还需要你扶!”梁老佝偻着身子,满脸皱纹,一双浑浊⏃的眼睛,在晨光中看不出丝毫锋芒。

      天已经大亮了。惦记着血案的吃瓜群众,都早早起来,銡也不着急办年货了,不约而同地聚集过来。

      “你能从尸体上看出什么?”梁老站在门前,细细地擦看屋内的状态。 뼄

      “杀人的是一个高手!用刀的高手!”尹春ꪫ来收起嬉皮笑脸,知道梁老要指导自己,立即神色䆦严肃地分析,“脖子连骨头都一次性砍断,力量非常大,且有一把好刀!身㼗手也非常快,砍完后,就把脑袋抓走了,因为完全没有脑袋落地的痕迹。从尸体的右手压在身下猜测,黑衣人应该发觉ไ有敌人袭击洷,想抽剑防护,从这一点推测,两个人之间的修为应该差不多。左手在外侧揳,估计是抓着包裹之类的东西,现在手中却뒱没有任何东西,估计是被抢走了。”

      “䲩有进步!”梁老赞许地鼓뒞励尹春来。

      “只是,杀人者为什么要带走头颅呢?难道是杀人者不想螩被杀的人被别人认出?”

      “应该就是为了避免讳被人认出来。还可能是这里的人!”尹春来沉思着说。

      “还有呢?”

      “这,杀人者应该뎲站在黑衣人羌的后面下ꪙ的手!”

      鈐 “不错,真有进步。不过,还需要学习,再细致一点!”梁老点头,黄黑色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笑容。对他们来说,看死人是家常便饭푳,想让他们一直严肃低沉,棹那实在为难他们。

      “你再看看,尸体右腿明显比左腿靠前,但尸体倒下时却是左边先㮽着地,你看尸体紧身衣上的灰尘。”

      㟆“哦,是不是黑衣人发现有人袭击,迅速跨出一步,同时抽武器准备反击,只是还是没有别人快?”

      䋦“不是!쫙”谢竣接口,“看尸体后背紧身衣明显往上邹了,估计是凶手使劲推了黑衣人一把,黑衣人悚然,依势倒下,抽剑反击。只是凶手比他强太多,右手刚搭上剑柄,脑袋已经分家,在落地前,左手的包裹也被抢夺。”

      즅 “这么厉害?在一瞬间要强力推人,切断颈脖子,抓取脑袋,还要抢下包裹!”

      “抢包裹前还顺带敲碎了黑衣人的左手指关节!”谢竣指着黑衣人的左手。黑衣人三个手指都斜歪着,明显指关节已经碎了,但没有出血。

      “滴血不沾身!”梁老点头,与谢竣对视一下,“这个凶手可能有洁癖!”

      “啊,有洁癖的超级高手?”尹春来把梁老和谢头的蠝分析都一一记录下来,把现场状态也逐一记录。

      梁老带头跨进屋内,又仔细地察看地上的尸体。眉头微皱。

      “黑똏衣人还带了钱袋吗?钱袋也被抢走了?”谢竣也看着黑衣人腰部的黑衣,奇怪콈地问?

      “估计是抢的欧氏夫妇的钱包吧!但看样子不太像凶手从黑衣人这里抢走的!” 狯

      “对了,我就说怎么会有两根燃烧过的火柴。春来,你记详细咯。”

      “好的。”

      等尹春来再次记录完毕后,三人往左边楼梯间䨛走去。

      㔟楼梯间两个门互相错位,前面的房间门靠边,后面的房间门꒥靠大厅。两个房间的门全都大开着,所以三人一进楼梯间,就看到了两个小孩的惨状。

      “真是畜生!”尹春来铁青着脸,双眼冒火!

      梁老拍拍尹春来肩膀,没有走进北屋,而是走向前面的房间。

      尹春来愤懑地转⡽过头。

      “这是木栓门!”尹春来扒拉了两下门栓,“应该是用工具拨开门栓进的屋。즭”

      “欧氏夫妇倒杻是警惕!”门后有碎瓦砾,还有三个扎紧的小木棒。“欧氏夫妇应该是把尿壶放在三根稍稍叉开的木棒顶端,门稍一碰,尿壶就落地碎了。还挺有想法的!” 虸

      “但还是死了!”尹春来叹息。有人惦记着你,再警醒也没用。

      뷝 屋内,门前不到两步位置,躺着一床厚棉被肨。在棉被的前端,床的正面,一具**的ᚥ男尸俯卧在地上。

      一具同样**的女尸,则斜挂在床头,右边脸贴在地上,双脚耷拉在床上。

      男尸身上创口众多,血呼啦呼啦流了一地。而女尸致命伤是颈脖子上的一道剑创,划开了喉咙和动脉血管,一击毙命!

      “欧氏夫妇倒是把他们女儿害了!”梁老痛惜地摇摇头擽。

      㙗“欧氏夫妇害了他们女儿?梁老ᵉ,你是说凶手看到欧氏夫妇的样子,临时激起邪念,才把他们女儿……?”尹春来猜测着问。

      “梁老,小尹,不能那样说!欧氏夫妇没有任何错,可恶的是凶手!”谢竣立即纠正。

      “哎,人老了,是非观念就不那么明确了。只是可怜那两个小家伙,风华正茂的小孩啊!”

      记录完毕后,再去北屋。尹春来р强忍着悲愤,详细地记录下所有细节,这才随着两个前辈走向最后一个凶杀现场。

      走进东边楼梯间,发现北屋的门是紧掩着,没有开,但也明显没有上锁。南屋的门则是半掩着⤶的,需要侧着身才能进去。

      谢竣直接推开房门。

      屋内奢两张ᯪ床。 

      靠门的床上酱有一床薄被子,粗粗地折叠了几下,扔在床角落里。

       里面床上,一个男孩躺在床上,盖着与门口床上相似的薄被子。只是,在被子上,明晃晃地插着三把剑!全部插在男孩的身上!鲜红的鲜血把被子和床都染红了!不,血已经ﴕ凝固,被子都咟是暗红色的了!

      “不对!”谢竣和梁老都快速来到床前。

      “这不是他们杀的!”梁老肯定。

      “梁老,谢头,这个男孩好像还没有死透?还有极微弱的脉搏!”

      “还真是!”梁老诔收回手指。ਹ

      殡“还有救吗?”

      “把我的行李取来,再把他们俩也叫来。你们来做我助手!”梁老肯定地说,“要快!尽管血已经凝固不再流,但他缺섷血过多,时间过长,担心会因缺血而死亡。”

      “就是还可能救活呗!太好了!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