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

      “僧人一直恪守本分,护住灵台清明,但他越是这样,那些求而不得的女香客便越是纠缠不休。

      直到짩有一天,一位公主来寺庙上香,遇见了他。”ꔘ

      和尚说道这里时,眼神变得有些迷茫,㇛像是在回忆什┍么。

      但王乐已经不想听下去,㤀直接道:“出手吧!”

      “什么?”

      思绪被打断的老和尚不悦皱眉,没有听清刚才的话。

      “┨我说,你出手吧,与其寻求一个安慰,倒不如直接面对生死,这样更加爽快些不是吗?”

      王乐平静道:“所谓的被困,遗憾,迷惘,都只是你的懦弱蝲而已。”

      这番话很客气。

      他不是不知道,只要配合对方,说不定根本不用动手,直接就能上楼。

      䕇 但这样没意思,也不是王乐的ꈳ性格。

      騩 “你觉得我懦弱?”

      چ

      곫老和尚看似在问,其实是喃喃自语,神情逐渐变得有些菽疯狂。

      “是啊,都是我太懦弱了,如果当时和你一起去面对,恐怕事情就不会这样了吧?”

      他的声音正在覉变大,人也兴奋起来。

      王乐见状继续道:“所以来吧,让我送你下去。”

      “送?不,我自己走!湺”

      老和湯尚大笑着说完Ϡ,一掌拍在自馚己头顶,浑厚叩的掌力瞬间断绝了他的生机。

      如此果断的自杀,倒让王乐愣了片刻폈,最后无奈摇头,沿着楼梯上了三层。

      这里布置跟二层差不多,只不过,并没有人守在这里。跑

      王乐脚步不停,继续向上,一直到了十七层时,还缪是没有看到人。

      䒱 这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不解,难道那个所谓的舍利폹,根本就不重要?

      带着疑惑,王乐上了第十八㶂层,也就是楼顶。

      才刚一进来,他就察樷觉到不同,这里的空气好像比别的地方要凝固许多,一举一动都要花更大的力气。

      环视一圈,王乐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见一颗椭圆形的珠子,正悬浮在正中央,下碶面还有一圈灰尘,但别的地方却没有,看➄起来十分诡异。

      즃“发现时空之力,请保持接触最少十分钟。”

      㨯 青ਬ铜令牌传来提示,王乐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机,从舍利上传来。

      思索片刻,他走鰔上前将手按了过去。뼣

      随着不断接近,阻力变得越来越强,以至于王乐要不断用力聨,到了最后,拼尽全力才总算摸到了舍利表面。

      但下一刻,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手忽然开始衰老,皮肤变得干瘪无比,就像桔子皮一样。

      如果换做他人,此⊽时肯定会拼命挣扎,想要将手抽回来,但越是如撢此,反而会越陷낺越深。

      簬 톚地面一圈灰尘,其实是人死后化成的骨粉。

      王乐面对这种变故,先是微微一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面无表情的将手按在上面。

      随着时间推移,他手上的衰老开始蔓纋延,肩膀,胸膛,腿部,最后整个人都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

      王乐能感觉뱫到,自己的力量正在缓缓流失,原本活泼的真气,此刻已经只剩下颗种子,还在丹田中微䩘微跳动。

       ᪷ 就像即将熄灭的蜡烛般摇摇欲坠。

      可哪怕是这样,王乐依旧平静ʝ。

      他的底气,根本不是来自湒外界,也不是强大的实力。

      而是在心理与生理经历过巨大的折磨后,所产生的蹁坚定意志。

      生暱又如何?死又如何?

       堪不破这些,又怎能挥出斩断墡一切的刀?

      只有将自己所有退路完全摈弃,然后赌上一切,才对得起武蟍道二字。ﳻ

      所ᨑ以他此时从容镇定,如果这个舍利真的如此诡异,那么他就会用尽最后䓟的力量,将斩冥砍过去。

      但此刻还不行,因为距离任务完成还有三分钟,而王乐也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九分钟,丹田里的真炁消失,经脉퍙开始枯ὡ萎。

      九分三十秒,双臂化作灰尘洒落在地。

      郝 王乐召唤出斩冥,只不过这一次,是用嘴巴咬住。

      プ 他会在最后一刻,咬住刀柄砍出这一刀,至于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既然选择了,就要承担后果,抱怨㇥那是小ച孩子才做的事情。 ꒩

      不过듖好在老天爷并没有让他就这么死去,十分钟一过,笼罩在整个房间的无形㈓之力开始消失,一切都变得轻松起鼂来。

      只不过王乐已臜经没有站立的力量,直接摔倒在地,掀起了阵阵烟尘。

      往㑓昔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他忽然发现㤧自己已䌬经忘记了曾经家人的容貌,那个说要走完一生的女孩,脸庞已经模糊不清。

      甚至就连最疼爱的女儿,也只剩下了一些笑声。

      此刻唯一清晰的,居然是斩冥。

      䂈颲王乐能清楚的回想起,䰦刀身上任何细节,重量,长度,弧度,握在手里的感觉。ᮞ

      他好像已헏经变成了刀。

      我,要死了吗♯?

      嘓 就在王乐心头默念时,脑海中青铜令牌ၲ出现了新的信息。

      “以舌收集时空之力88蛊司,反哺开始麼!”

      随之而来的清凉气息,从头顶扩散至全身各处。

      王乐的身体开始恢复,头发又白变黑,脸上皱纹以肉眼可见礮的速度消失,两条消手臂也生㍝长了出来。

      等到完全恢复,他感受到了比先前更加强大的力量。淚

      猛地一握拳,居然响起了音爆。

      可惜此刻没有镜子,不然王乐就会发现,自己原本只能算清秀的容貌,居然变得十分俊朗。

      五官线条感更加柔和,加上原本就清澈无比的眼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从故事里走出的少年。

      用一캣句更加时髦的话来说,就是他变得越发嫩套了,就♟像小奶狗。

      먹 无比的可爱。

      如果被月娘看到쮆,估计又嚡得怀疑人生了,一个如此凶残的家伙,居然越长越可爱,简瀹直是没天理。

      重新感受了一番身体上的变化,王乐捡起地上的斩冥,闭上眼仔细感受起来。

      䗋他发㥼现,之前回忆起来的一切都是真的,这把刀不知不觉间,已经刻入了灵魂。

      “这样也꫷好…”

      王乐嘴角上扬,笑容纯瀰粹无比。

      他已经没有了杀气,取而代之的,是如漿赤子般的心性。

      想做就做,䈵想灸说就说,㯛不为外物所动,率真无比。 ꐀ

      但与之相对的,发心时쁛就种下的执念,变得更加根深蒂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