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え著

      兽武学院的学生们整齐的站在广场之上。兽武学院的院长在台上做着颰最后的致辞。

      䴑对于研武区的学生们来说今天既땠是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뻻。

      堀参加完兽武学院举行ڮ的毕业典礼。

      小蛮带着白颖在街上闲逛,二人商量着带些什么礼物回去。

      小蛮准备畮带着白颖剦去挑选几쵁件新衣。

      쑉来到兽衣局,看긳着眼前刚换上豹纹短衫小皮⫥裙的白颖。小蛮咽着口水使劲儿摇了摇头。

      直到一身雪白狐裘,粉衫白裙的白颖出现在小蛮眼前时,小蛮满眼星星的点了点头。

      蟭 刚刚过膝的白色裙摆下,露出脾的半截小腿笔直而雪白,ࢪ上身的长袖粉衫依然难掩其绝佳的뜋身材。雪白的狐裘更加突显其端庄高雅的气质孱。

      小蛮痴痴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眼睛里露出了无尽的温柔。

      白颖看着小蛮呆呆的样子,脸上浮起一抹羞涩的红润。

      此时的白颖刚满翷十九岁,修閡长的身形,已达到了两米二的高度。

      这于许多成年的女性兽人相比也相差不大。

      离开兽衣局,白颖与小蛮并肩走在찖街上。

      看着身旁的白﷗颖,小蛮暗自庆幸自己这一年来,身高终于到达了两米四煇的及格线。

      小蛮햇看到前面迎面跑来四道身影。赶忙将身旁的白护颖护到一旁。

      只见前贗面一人拼命狂㮥奔,一쵂路上不断将路ꦼ边的摊贩推倒,阻拦着后面三人的追击䚵。

      由于,其左臂一直保持着Ѳ下垂的状㧘态,单靠右手的挥舞,略显不足。

      终于后面的三人将其围쮾住。小蛮根据穿着认ḑ出,岲围住逃跑者的三人是城主府的府兵。

      从昨天开⧍始,这些府兵就在不断箲巡逻。想必眼前的人,就是府兵们在寻找的强盗。

      四周的商贩们ὧ看到激斗㓼的四⼗人,纷纷收拾东西逃离ẵ此地。

      ° 诺大的街区很快只剩下一地的凌乱。

      被围㔷的男子虽然只用了一只右手,但是显然眼前的三名府兵并不是其对手。

      껁只见男子将左侧的府兵踢飞,同时借力向右冲起,将自己手中的匕首插入右侧府兵的脖颈。

      同时拔๱出匕首转身逃跑,就在身后的府兵突然加快身形追赶时。

      男子一먜个翻身倒地将手中的匕首瞬间抛出。

      엒追击的府兵突然感到脖子一凉,眼前一黑掛,倒地而亡。

      翻身而起的男子走到被自❑己踢晕的府兵身前,拔出其佩刀一刀将其头颅斩下,转身向着小蛮二人走来。

      此刻的街上只剩下男子和无处躲藏的小蛮二人。

      ᏷看着周边门户紧闭的Ꝺ店꿜铺,小蛮知道男子,绝不会给自己二人泄露其行踪的机会。

      小蛮一把拔出身后的长刀。

      白颖还是第一次见到碎星,之前一直见到小蛮背着这根奇怪的烧火棍。

      还以为他有着身为厨师会随处烧火做饭之类的特殊癖好。

      眼前的长刀在阳光下寒光四射,ꦉ其上的星珠更是光华璀璨。

      男子显然不愿浪费时间,迅速向小蛮冲来,只见小蛮将长刀向前홟劈出,趁着男子抬刀格挡的瞬间,左掌突然击出。

      쭽此刻的小蛮虽然没有结印,但是随着其十二喰脉门的全꽈部开启。

      再加上不断的熟悉锻炼,不动掌,已经被其运用到完봄全不眊需结印的地步。

      男子看到小蛮击出的左掌,来不及躲闪,忙踢出左脚迎击。

      虽然小蛮所用不动掌的威力比其结印后的效果略有不足。但是相对뽱于男子仓促踢出的左脚,却极为危险。

      ▒ 男子Ⅼ的左脚与小蛮的左掌相撞,只见小蛮ꐀ飘然后岫退。

      男子正欲欺身向前,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䚨,手中长刀扔在一边,ꫠ趴蟉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鋶在其以左羱脚点地前冲时,突然发现强健的룞左脚,竟然在与地面接触的刹那瞬间侎粉碎。

      此刻的男子趴在地上,左脚处鲜血不断流出,左臂由于旧伤太重,身体由于剧烈的疼痛不断的抽动。

      昪 小蛮上前뿒一刀将其结果。然后迅速的跑到一旁,狂吐不止。

      这是小蛮第一次杀人,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见到对方凄惨的模样,还是无法控制。儏

      白颖看着眼前的景象,脸色苍白,强忍着懟不适的感觉,来到小蛮身后将其紧紧抱住。

      小⼛蛮觉察到身后的温暖,将手中长刀归鞘。

      拍了拍白颖纤细白嫩的玉惂指,示意其不用担心。

      随后牵着白颖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过了半晌,巡逻的府兵来到此地,看着四具尸体。验尸官来到近前不硯断잍记录。

      城主哈士德听到哈尾耳已经伏诛的消暄息,松了口气。

      侱但是对于验尸官老疙瘩回报的消息,感到疑惑。

      根据老疙瘩的查验,死者哈尾耳的死亡时间,略晚于其余三名死者。

      显然凶手不是三名府兵,哈尾耳的左脚,左手읩全废,刀离其半掌距离,更不늉可能是因为疼痛而挥刀웳自杀。

      那么,真相只有一ὓ个뫋,됌就是另有高手参与其中,将其斩杀。

      但是,根据现场ᩘ发现的疑似呕吐物的东西推断。对手应该是第一次杀人,不过这❃与哈尾耳凄惨的模样实在不太相符。

      哈士德心中泛起疑惑,亲自来到现场勘查,仔细的嗅了嗅周围的气味,只觉血腥扑鼻,홏自己的宝贵鼻子无法忍受。

      拿出雪白的手帕遮住口鼻,此时的哈士德,根据붍现场散发出的⃎淡淡的女人的香气,做下了明智的判断。

      定是有某位心狠手辣的黑心高手,看到身边씸的美丽的女ڍ子受到惊吓,将哈尾耳残忍杀死,然后带着呕吐后䱲的女子潇洒离开。

      哈士德设身处地的想了几遍,越来匋越觉的一定是如此。

      假如自己身边有着美丽温柔的女子同行,胆敢有人如؍此冒犯,一定会将其剥皮拆骨,熬꼑成肉粥分给众人食用。

      回到城主府后,哈士德派人张贴出告示,悬赏知情墨人汇报当时的战斗情况。

      另外悬赏寻找带着女孩儿的可疑老人,或者凶悍的中年壮汉。

      根据情报哈尾耳是暗影刺客团的地字号杀手,即便废了一只手也绝对不容찧小觑。

      能퐏够不留痕迹杀死他的人,定是一流好手,再看其残忍手法。肯定是经常作案的凶人。

      俧虽然杀死哈尾耳此事不必过分蚃追究춘。但是哈士德ٕ还是想要找到这位高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顺带컩着发布了条悬赏。也许duang的一下,会有意想不衺到的收获呢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