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加速版

      在那自称“袁紫衣”的姑娘以哷“韦陀门”刀、枪、䵰拳三绝轻松击败孙伏虎、尉迟连、杨宾三人뾐时,胡垆的目光却在四周观战的人群中不断搜索,很快便看到一个乍看土头土脑貌不惊人,细瞧却是双目内蕴神光、气度沉凝勇烈的青쓥年。

      那青年反应甚是敏锐,胡垆的吸目光刚刚落在他的身上,登时便生出感应回望过来。 ⊸

      胡垆毫不避讳地迎上那青年的目光,若有深意地向着他微微一笑,暗自感慨道:“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贫道㣴已先一步㧷除了凤天南,不想他们两人仍有缘相遇。”

      那青年被他笑得心里发毛,一时㸗间疑神疑鬼,不住回忆以前是否见过这白白胖胖的牛鼻子。

      此时场中胜负已经分明,坐中有一个名为何思豪的武官,却是奉了福康安之命,来下请帖邀请“韦陀门”掌门䅀入京参加“天下掌门人大会”。

      他在京城里虽只是个瑯不入流的小角色,却自认比这些江湖草莽高出一头,也完全没有将这一场掌门之争当一回事。看到袁紫衣武功既高,⃻人品又込生得俊俏,不由得动了点小心思,想着这般一位美貌佳낗人在大帅面前献艺,怎都要好过那三个糙汉子。说不定大帅看得赏心悦目,自己多少也能得捷些好簋处。

      打定䯬主意后,他便斟了一᝻杯酒送到袁紫衣面前,笑吟吟地道:“袁姑娘艺压当场,即令万老拳师复ꎮ生,也未霻必有此武功。姑娘今棰日出任掌门,韦陀门上下当是无人不服。在下这一杯水酒,一贺姑娘荣膺掌门之位,二祝姑娘在来日的‘天下掌门人大会’上大放异彩,一鸣惊人。”

      袁紫衣心中得意,笑靥如花伸手晐接秾杯。

      刘鹤真知道有这武官在덌旁帮腔,嬮那姑娘若当真喝下这杯酒,便要将一个“韦陀门”掌门之名坐实,心中不由大为焦急,当即喝一声“且住!”双手分开围观者越众而出。 ꦲ

      何思豪见这么一个满是酒气的干瘦老头儿打断自己和袁紫衣说话,当时将捍脸一沉道:“你是何人?我们在此商议确定‘韦陀门’掌门大事쭈,㧟哪有你这酒鬼说话的余地?”

      鵒ヵ 因为身后站着胡垆这位“天地会”少主,刘鹤真被他尊称一声“前辈”,不免要矜持一璐些,便没有如原著般插科打诨,只䌤仰天打个哈哈,冷笑道:“这却奇了。老夫刘鹤真,忝为万鹤声师兄,昔年与他并称‘韦陀双鹤’。如今既是商定‘韦陀门’下任掌门一事,难道竟没有说话的余地?”

      何思豪见他说得坦然自若,料想此言并无虚假,읺一时倒也想不出如何回应。

      一旁的袁紫衣ꝺ眼珠一转,䈏放下酒杯哂道:“什么双鹤双鸭,姑娘没听过!你横生枝节,无外乎要争夺掌门之位。䒡那就痛快划下道来,姑娘都接着便是!”

      刘鹤真摇头道:“我对掌ၲ门之位绝无觊觎之心,此刻站出来,只为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袁紫鋨衣撇嘴道:“说来听听,却要看你弄什么쮭鬼!”

      偛 刘鹤真正藨色道:“第一,韦陀门的掌门,该由本门真正的弟子来当,姑娘你这挂羊头卖狗肉的绝不算数。第二,不论谁当掌门兴,都该以身作则谨守䜀门规,不许趋炎附势,结交权贵。第三,以武功定掌门,这话真真地不通,不论学文学武,从来都是人品第一。嘿嘿,若是一ꭸ个卑鄙小人武功最强,咱们大쵔伙儿也推他做掌门么?”

      此言一出,人群中便有⍑许多人暗暗点头,更有两人不约而同地鼓掌喝了一声:“说得好!”其中一个便是胡垆,另一个却是他先前关注的青年。

      袁紫衣先狠狠瞪了那为刘༢鹤真帮腔而不顾自己面子的青年一眼,暗自发狠道稍后再和你这小贼算账,随即又看了胡垆一眼,俏脸上倏地闪过觘一抹异色。

      但她很快便恢复正常,转向刘鹤真冷笑道:“甚么一二三,姑娘若是一件也不依,你待怎样!”

      刘鹤真随手从桌上擔拿起一个酒碗,泼掉半碗残酒后,碗口즤向下重重一摔,暗䚃中却用个巧劲갟,使得酒碗落地时轻轻一響滑,平平稳稳扣在地面平铺的方砖之上:“若是뼂不∿依,老头子只好凭借‘韦陀门’绝技‘天罡労梅花醎桩’,向姑娘请教高明!”

      双手随抓随摔间,地上霎时已散布䝒了三十六只反扣的酒碗。

      因为先前已经和胡垆畅饮一回,刘鹤真此刻酒意已到十分,又深知袁紫衣是个劲敌,便也没有托大再多喝酒,而是将碗中酒都泼在地上。

      ᷣ 他身子一晃,轻飘飘纵出,右奋足虚提,左足踏在一只酒碗的碗底,双手一拱,向袁紫衣道:“领教。”

      ڝ袁紫衣虽然通晓“韦陀门”刀、枪甹、拳三般绝技,却是只知招式而싑不知心法,对于“天罡梅廆花桩”这宗在“韦❖陀门”中属于秘传一类的绝学则是一窍不通。但她自恃轻功卓뙚绝,料想随机应变璘也尽可应付得下,便也毫不迟疑地提气纵蝊身,如一只翩跹紫蝶轻飘ヷ飘地落在两个酒碗的碗底上,双手摆出“六合拳”中的起手式“铁扇封门”。

      刘鹤真见对方所用心法虽异,摆出的拳架却是纯正无比,心下ᥤ也暗自赞㺸了一声,寧当即也用出“六合拳”的招镅式抢步进击。

      双方身形起落盘旋,在三十六只酒碗的碗底上相互追逐纠缠,片刻间已交手五十余合。

      若公平交手,刘鹤真虽然﮹多练了几十年功夫,却终究不及集多家之长于一身的袁紫衣。

      춽但⳺原来他有数十年“䶙天罡梅花桩”的功꾦夫在身,雱先占了地利之便;而袁紫衣一则要隐藏出身来历,二则要令众묎人心服口服,故此只用“韦陀门”的武功招数对敌,如此便使得自身实力大打折扣。

      此消彼长之下,此刻的情形却是刘鹤真渐渐地占到上风,踧稳居中宫之位将袁紫衣迫得四方游走。

      要说袁紫衣也却是了得,不仅武功奇高,更兼宯心思灵动机敏多智,眼见得败쒽事昺将成喭,只稍一转念便有了主意,每移룴动一步,都在脚上暗施巧劲,将一个反扣的酒碗挑的翻了个身变成碗口朝上,自己则凭着一身出类拔萃的轻功,足尖轻点碗口边沿便可自如移动。

      㒙刘鹤真的轻功可远远做不到这般,㢸到最后只能踩着最后两个反扣的酒碗困守一隅。

      魆先前出声为刘鹤真喝彩的青年见他如此窘迫,随手从桌上抓起两个酒碗,打算学着刘鹤真的手法将它们掷入梅花阵中,为刘鹤真稍微拓展一点活动的空间。

      ⫄ 却不妨另一边的胡垆也有拔刀相助之意,遂将右足抬起后,在地面上轻轻一踏,将一股柔和暗劲从地下传送出去。除了袁紫㎶衣和刘鹤真各自踩着的两只酒碗,其余三十二只酒碗齐齐地ދ跳起来一个翻身,重新变成反扣的状篮态。

      当今之世,先天之路已绝,也再不见可以内气外放的高手存世,胡垆这一手“借物传功”“隔山打牛”的手段已算的是最䑼高深的内功运用之法。

      “牛鼻子敢坏我大事!”

      袁紫衣忽地发出一声娇喝,窈窕的身形从梅花阵上凌空飞起,扑向人群之中的胡垆。

      人在空中,右手在腰间一抹,登时的现出一道璀璨光华,却是一条以银丝缠ꝧ绞而成,前端缀着一枚小小金球的长鞭。 툲 䵉 ᣛ 툠 在手腕抖动之间,那长鞭如一条金首蝙银蛇般㎪破空而至苌,鞭梢金球携凌厉劲风뿒,精准无比地击打胡垆右边太阳穴,竟是用上了要人性命的狠辣杀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