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的古代生活

      三日后,

      陆炳作为陆氏的使者,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银杉岛。

      独留了木原一人,站在风中惆怅。

      七木诸岛这半大点地方的破事还没解决,

      木原又平白无故多出了几桩麻烦事。

      发愁,

      发愁啊!

      木原愁得头发都白了。

      他没了心思,易容之术没了真气供养,也就导致了木原恢复成了前身原本的一头白发模样。

      现在,

      这些都属于细枝末节,

      不打紧的小事。

      木原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关于“慕容兄弟”的事情。

      没想到前身记忆里头傻乎乎的一对金丹兄弟,冷不丁居然还能抽出一个大招来。

      木原着实没有想到,前身要是还活着估计也想不到!

      按理说,长生观的那位元婴真人足迹遍布南部海域甚至整个群星海,慕容兄弟于他而言不过闲时落下的一子罢了……

      但正如木原方才与陆炳所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就怕长生真人哪一天想到了慕容兄弟二人,结果发现这两二愣子居然被木原给灰灰掉了。

      到时候他若来寻木原麻烦,那可就不妙了。

      所以原本木原打算恢复实力后“偷袭”慕容兄弟的计划夭折了,他决定和慕容兄弟一起自然死亡。

      长生真人之名,前身耳闻多时。

      传闻中,长生真人看中的修士大多活不长。

      总会自然死亡的!

      掐指一算,离着前身昔日重伤慕容兄弟的时间已有百年之多。

      日子熬一熬也要不了多久。

      一番自我疏导后,木原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

      一头白发重又焕发了生机,变得乌黑油量起来。

      修真界就是这么神奇,木原只要心情好,永远都能十八岁。

      木原的这般想法,

      若是慕容兄弟在场,定然拍手叫好,直呼内行!

      英雄所见略同,看谁先熬死谁!

      又过了三日,

      木原修整了三日功夫,飞了一趟虹叶岛。

      三日复三日,

      一个月时间过去。

      七木诸岛上传出了木李两家和好的小道消息。

      更有谣言称木氏老祖亲自赶往虹叶岛立下了木李二家的盟约。

      又一月,

      谣言被证实。

      七木诸岛修真界开始重新迎来和平。

      又又一月,

      银杉木氏与虹叶李氏划岛而治,

      整个七木诸岛彻底恢复平静。

      木氏族内虽有异声,但都被木原压了下来。

      拢共三个月后。

      此时,

      木原却是出现在了七木诸岛南端的一处荒岛上头。

      荒岛离着铜龟岛不算太远,

      若是放在木原剿灭柳氏之前,此间荒岛还算是交战之地。

      常有修士在此斗法。

      荒岛平平无奇,

      但在木原前身的记忆里头却有着大秘密。

      俗话说:“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

      木原前身金丹初成之时,曾经游历过群星海。

      期间他得到过一位元婴修士注意,获得了一枚白玉令。

      银杉岛上的那座白玉楼便是靠着木原前身的瓜葛,方才能够顺利建在银杉岛上。

      玉楼宗就算放眼整个群星海修真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名门大宗。

      据说玉楼宗有白、青、玄、紫四色玉楼。

      其中,

      紫玉楼是心,有且唯有一座。

      玄玉楼是干,群星海五方海域各树一座。

      青玉楼是枝,五方玄玉楼外再立十座,拢共五十之数。

      而白玉楼则是叶,青玉楼外再开十座,总计五百之量。

      乍一看五百座白玉楼也算不少,但前提是分布在偌大的群星海修真界。

      平均下来,几十个七木诸岛的地方才有一处会设立一座白玉楼。

      勿论白、青、玄、紫何色玉楼,负责维持玉楼运转的唤作“令”,真正主管玉楼的则唤作“使”。

      前者由玉楼宗修士指派,不拘修为、品性等等,只是个掌柜。

      后者则需要通过玉楼的考验,实力天赋排在第一位。

      玉楼宗只有全盛之时,才能保持每一座玉楼都有“玉楼使”存在。

      很多时候,要求最低的“白玉使”数量都不过半。

      木原就属于一位待定的“白玉使”人选。

      银杉岛上那座白玉楼就是一座“有令无使”的空楼。

      一炷香后,

      木原重新回到荒岛上空。

      他的手中比起先前,多了一枚白玉令符。

      令符就是“白玉令”的由来。

      木原手中攥着的这枚属于“母令”,而银杉岛上那位“白玉令”手中拿着的令符则是“子令”。

      昔日打造四色玉楼的那位玉楼宗老祖,炼制的所有令符皆分子母。

      想来也是想象到了后世可能遇到的情况罢!

      手中有令,心中不慌。

      木原再次起行之时,双目间多了坚毅之色。

      一路向南是整个七木诸岛的最南端。

      那里藏着七木诸岛另外一座像样的坊市,七木坊市。

      木原此行的另一个目的地便在七木坊市。

      提起七木坊市便不得不再看看整个南部海域的分布。

      依照南落七家的划分,七木诸岛便出在“南海剑派”与“狩妖门”的交界。

      南海剑派迟暮已久,包括七木诸岛在内,其治下多是少有动荡的稳定岛区。

      而狩妖门则恰恰相反。

      狩妖门位于南部海域的最南端,再往南就与万妖海接壤。

      万妖海,妖兽之海!

      与之接壤的狩妖门辖区内自然以动荡岛区居多,时有海妖兽潮发生。

      七木坊市名为七木诸岛的坊市,其实内里消费的修士却以过往的狩妖门辖区散修居多。

      作为一个谨慎的穿越者,

      木原手里攥着的“白玉令”尽管也给了他足够的自信。

      但是一条船总归可能摇摇晃晃,铁索连舟方能如履平地!

      作为励志成为修真界海王的木原,自然不会只坐一条船。

      银杉岛位居“南海剑派”治下,再加上岛上的“南海阁”,木氏在过去几百年间没少给“南海剑派”上供,此谓“一号船”。

      此前木氏也仅靠着“一号船”的支持,方才立足于七木诸岛三百余年。

      但是陆炳带来了陆氏家族的“好意”。

      情况就不对劲了。

      众所周知,脚踏两条船的下场一定不会好!

      陆氏家族便是木氏的“二号船”。

      迫不得已,木原拿起了前身留下的“玉楼宗”人情,也就是他手中的“白玉令”,于是有了“三号船”。

      奇数不详,好事成双!

      木原此番南下七木坊市,就是要寻找他的“四号船”——狩妖门!

      路途不远,木原遁速却是还行。

      没过半日功夫,

      七木坊市便是到了!

      ……

      ……

      昨天少的一更,有空再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