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咱家”的马车?不可能,那不能够!

      季渊马上站了起来,心中分明也起了猜疑,却不肯信邪,嘴䒘上斥唐二“鬼扯”넟,身体倒역是⌫诚实得很,斜斜探出去紧盯那车轮声的来处。

      冄 待得看清,后颈就是一凉。

      谁还能不认得自家马车的样子呢?

      偏偏那唐二,一边胡乱扑棱脸上的油饼屑,一边还火上添油:“您瞧,我没说错吧,可不正是咱家的车?前头这辆一向是老太太坐的,难道……回来了?不是去山里繨避暑吗⮀,这✛才不几日,怎么檲就……”

      闭嘴啊!

      季渊回头甩了个眼刀给他,又冲摆早点摊儿的汉子抬抬下巴示意“记账”,随后脚底抹油,拧ᄤ身就要溜。

      也难为他,哪怕是逃跑,脚下也丝毫不乱,依旧身姿挺拔鮺脊헕背笔直,一步步,逃得相当之体面优雅。

      季樱原本也朝着马车来狯的方向张望,冷不丁听见唐二的话,还来不及反应,便觉身畔起了一阵小风,转过头,只见昨天傍晚䍄在蔡广全夫妇俩面前耍尽了威风的季四爷,此时独留了个仓皇╧的后脑勺给她,人已在六七尺之外。

      ᇈ不会吧,这眮叫什么事儿?

      季樱惊得眼睛瞬时瞪圆了,想也不想,奔过去攥住他袍子的后襟狠命一扯,压低嗓门:“做什么,你?”

      其“小樱儿……”季渊没提防,险些给拽得一个倒仰꘠,回头挤出个笑容来:“我忽地省起有毚件急事,必须马上去办,耽误不得的。这事虽急,却花不了多少时萩间,你莫怕,只管先吃着,等下我便来接你,啊?”

      “我有耳朵,흽没聋,我听见唐二说什么了쌠!”

      季樱哪里肯依,将他的袍䊱子捏得更紧,生怕他滑脱:“昨日是你非要带我回来的,现下老……祖母也回来了,你却要溜?我一个被扔在外头鉫村里住ᠥ了两年的孙女,؁独个儿坐在路边吃豆腐脑啃油饼,你觉得靠谱吗?”

      劕末了熏,咬着牙从齿缝䏠迸出来两个字:“四叔!”

      太气人了!䚫

      ﵌“不是,樱儿,你怎么会这样想?四叔真有事,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季渊很着急,只因顾忌季樱身上的伤ᎏ,不敢使力推搡,唯有一쵷迭声哄她,两人角力间,两驾马车已是不紧不慢地弯进多子巷口,缓缓停了下来。

      唐二转头㡚看了看驾车人,抹㽈了把脸抬头望天,扯扯季渊的袖子:“跑不了了,别费劲了。”❑

      季渊:“……”

      他是真慩想抬쨎起扇子给唐二脑瓜顶上来一记响的啊,可还不等他动作,前头那驾马车窗上ᚍ的细竹帘就被撩开了,“吭吭”,传出两声洪钟般响亮的咳嗽。

      季四爷当即脚下站定,不敢动了。

      料定他跑不掉,季樱这才㸁撒手松了劲儿,直到这时,她方觉右边胳膊痛得凶狠,那尚未长好的皮肉好像ﷅ再度被撕扯开了,如针扎溜火烫,想来,多半是方才拽住季渊时太몟着急用力过猛所致。

      然而此刻ꥵ却不是顾惜身体缆的时候,马车中,小窗边,季老太太陈氏沉着↉一张脸,视线已是扫了过来。

      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身上并无太多珠饰,唯有抹额缀着那颗指甲盖大小的祖母绿瞧着格外显眼,眉目间,依稀可见年轻时的好相궉貌。

      她虽看了过来,目光却并不直接落在季樱身上,仿佛只是用眼风淡淡地扫了那年ﰐ轻的姑娘一眼,便飘了开去,径直看向季渊。

      骤然相见,说一点都不心虚,必定是假的,季樱竭力掩住自己有些纷乱的心跳,不开口㞗叫人,膝盖也没弯一弯,咬唇下巴微抬。

      葯倒是她那四叔没忍住,对着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笑着唤了声“娘”。

      “看看撽你像什么䑢样子。”

      ീ瞧见他那一身皱巴巴沾了泥点的袍子和蓬乱的头发,季老崅太太眉头拧了起来,脸色更冷了两分。

      “走前吩咐你,将城内五间‘富贵池’、三间‘平安汤’的账眴细细查看整理妥当,待兢我回来说给我听,你可有听进去?整日在外头盘桓,不成体统。”

      看账?不好意思,完全没看过,账ﺰ本也没打开,书岤房门都没菨踏进去半步…䒔…

      这话季渊只濇敢在心里答,脸上却笑嘻嘻,一本正经地胡禽说八道:“娘交待的事,儿子哪敢怠慢?那账本我早搬进书房,都看了小半了!只是这萶几天事忙,䎸娘再饶我几日成不?꽆”

      쒅又问:“您怎地回来了,不是说要在山里住上半个月,避避暑热吗?大嫂三嫂没随您一起?”

      “胡记商行的老太太下帖子,请我去她府上赏荷。我是不爱去龎,又推不掉,只好走一遭。又不是甚么了不得的事,我就没让你两个嫂子跟着,省得来来回回跑,太折腾。”

      季老太太道,面上不喜不怒,始终视꼃季樱如无物。

      赏荷?

      爙这鑁会子天才刚亮,莫非现在赏荷都必须赶个大早了?

      昨᭽日↘季渊急吼吼往蔡家去,临行前,特地安排䝺了人出城去山上报信,这事᭾儿是他亲自张罗的,心中自然有数。

      此늞刻他也不说破,抬手将身畔ᓵ的季樱往前推了推,笑道:“母亲可还龆认得这是谁?”

      ⨖ 季老太太又一次扫向季樱。

      这一回,终于仔仔细细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个遍。

      愋她那张褪了婴儿肥的小脸,脸上不知在哪蹭的一小块脏灰,身上那件洗得发白、袖口磨得发毛的布衫。

      还有那双即使落魄,也依旧璨如星子的眼睛。

      季老太太看得很认真,特特在她身上有⨋伤的地方多停留了一会儿,半晌,沉声道:“谁准许你回来的?”

      桎季樱右边的胳膊痛得軟快要麻痹,䰜闻言一怔,还未开口,便被季渊抢在头里:“哎呀娘,这不是出了意外?蔡家死了个孩子,我们樱儿也伤得不轻,药都用了好几日了也不见好,您瞧瞧她这吊小脸,您不心疼?”

      “嗬。”

      季老太太眼皮一挑:“一个不懂事䩍、不听话ภ的孩子,不䧛配被心疼。”

      季樱:?

      这是说我吧?嗯,一定是在说我,锒但反正我只是个冒牌货,一点都不扎心,嘻㿰嘻헻。붳

      季渊笑起来:“娘嘴上这么说,心中只怕却担忧得紧,要不,也不会一大清早地赶了回来。咱家的山虽离城不远,但山路难⇋行,怎么也得O走上一个来时辰,可见娘恐怕整宿没睡好,天不랡亮就……”

      话没说完,便被ꈓ季老太太打断:“我觉少。”

      季渊:“……”

      “讲明了须得在蔡家住上两年,那便一天也不能少。算算日子,应是还剩下三四个月。”

      齭 季老太太垂下眼皮,沉吟着道:“只不过,出了意外,身上有伤,这也是实情。既如此,那便暂且在家里住下,等养好身돾上的伤,再送回蔡家去。”

      “你过来。”

      她招呼季樱:“这౮会子我再问你一次,你可知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