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2019最新

      第十二章真正的王者之道!

      云川在部落中超绝的社会地位就是这么得来的。

      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还利用现有的条件创造性的拿出来了腌笃牀鲜这道旷世名菜。

      部落里有最好的咸猪肉,有最新鲜的竹笋,有试过没有毒的木耳,还有漫山遍野的野韭菜,所以,也就具备了出现腌笃鲜这道名菜的现实条件。

      竹鼠肉是用陶锅炖煮的,腌笃鲜是用薄石板炒的。

      当云川一边炖肉,一边炒腌笃鲜这道菜的时候,귪就是他从母亲手里攫取权力的时候。

      毕竟,被食物控制了大脑之后,流口水最多的人就是母亲。

      云川成腘功的勾起了这个原始部里的人的原始欲望。

      从火烧地捡回来一头半死的野猪的人,吃到了竹鼠跟腌笃鲜这两道菜。

      从悬崖下的河边找到一뀚个自然鱼塘的人,吃到了竹鼠跟腌笃鲜。

      鮊为了保护云川,自己被竹叶青凵咬的哇哇大叫的族人,吃翂到了竹鼠跟腌笃鲜。

      当然,还有一个从火烧地边缘背回来一个半死人的族人,同样吃到了这两道菜。

      吃饭成了族人们最大的享受。 ꧑

      녈以前吃饭是为了治疗饥饿。

      现在盼着吃饭是膏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那个桁被族人背回来的半死的人,吃了䋮族里的粗茶淡饭之后活下来了。

      按照母亲的意思,就不该给这个人吃饭,而是应虭该把他的脑袋剁下来,放在锅里煮煮,去除皮肉之后制作成骷髅头好插在云川新制作的竹矛防御体系最前沿,好彰显部落的武力。

      云川觉得部落里的人太少了,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一个精巾壮的男人,更加不能随便浪费了。

      再加上,这个人的伤势不重,基本都是些皮外伤,脸上的那道伤口看起来似乎很大,其实就是鼻子被狼给舔掉了,等到伤口愈合了,并現不影响给部落干活。

      没了鼻子不要紧,四肢健全就好。

      这个人时代的人似乎很耐活,尤其是在吃饱了之后,好像再重的伤势都能愈合。

      当云川开始在他特制的圆盘上制作陶盆的时候,那个受伤的人已经可以在边上帮着运送泥巴ອ了。

      云川到底没有制作花里胡哨的人面鱼纹盆,主要是他不会。 仫

      圆盘转动登起Ԅ来之后圆心不稳,所以,制作出来的陶盆就没有那么圆,厚薄也不均匀。

      在这种情况下,云川果断舍弃了所有的精巧毀之处,把陶盆制作的又厚又笨。

      陶盆如此,陶锅也是一样,至于大缸一类的东西更是┠如此。

       这样醤的东西云川做了好多,反正没几样能成功,这一点他非常的肯定,只能寄ꉧ希望于概率学。

      今天,两个女人弄倈到了一些不错的草籽,云川仔细辨认之后,眼泪立刻就下来了。

      胩因为,这是谷子。

      ᘵ 有了㖂谷子镛能做什么呢?

      当然是熬一锅小米粥,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云川几乎要忘记主食是什么滋味。

      火苗舔舐着小陶罐的底部,这个小陶罐是他之前的试验品,陶罐里的小米粥咕嘟嘟的翻滚着,眼看着小小的,黄黄的小米,뿷在水中绽开一朵朵黄色的小花,云川抬头看着屋顶一昨言不发。

      母亲来看了三次,每⩝一次都很疑惑,她不喜欢喝草籽汤,她更喜欢吃肉。

      小米花很快就没了最初的形状碎裂开来,而清澈揗的水却变得粘稠起来,云川撤掉了一把火,让仅䐀存的一点碳火烤着。

      火小了,小米馚粥就不再翻滚,偶尔会冒气一两个气泡。

      云川用竹什勺不酡停地搅着这锅小米粥,一刻都不敢停,很久以前他就知道,想要一锅好粥,秘䜘诀只ͯ有一个,那就是搅。

      小米的外壁珮已经融化,变成了粥的一部分,它坚固的内核也变得柔软,在粘稠的粥的禁锢下,如同一颗颗小小的黄色星星镶嵌在淡白色的粥里,美不胜收。

      这时候云川把陶罐从火上挪开,准备晾一下,不久,一层珠光色的米油就覆盖了粥的表面。

       云川用竹勺刮了一勺米油放进了嘴里,灼热的米油灼烫着云川的口腔,此时,他只感受到了小米的蚉清香,对于并不强烈的疼痛毫不在意。

      眼泪滴进了小米粥中,倏然不见。

      吃了一锅小米粥的云川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㫰吃饱了,拍拍自己鼓鼓的肚子,叫来那两个采集到谷子的女人,温柔的对她们道:“我请你们吃竹鼠。”

      “竹鼠!”

      “竹鼠啊!”

      详 懐 两个被幸福砸昏脑袋的女人不断地重复着竹鼠两个字,现쨽在,她们已经知道云川口中的竹鼠,就是竹林里那种傻傻的,笨笨的肉疙瘩。

      她们不仅仅说出了竹鼠两个字,还生怕理解错了云川的话,不停地模仿着竹鼠傻头傻脑的样子。

      可能是刚刚喝了一罐子小米粥的缘故,云川的笑容很温暖,起身从竹架子上取过一个风干的竹鼠,准备用一下午的时间来犒劳她们。

      小米粥带给了云川很多东西,这东西在最大程度上温暖了他的心,所以,他眼中属于野人的一些东西消失了,ᥖ脸上没有了那股子凶厉模样,荠五官也变得更加的柔和。

      他的模样倒影在陶罐里,看起来很像是一个人。

      食物的香气很快麯就在竹楼中间萦绕,马上就引来了很多的食客。儛

      他们见火上只有一个小罐子,而那两个女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就迅速散去了,他们已经明白,小罐子里的东西是奖励,不是大家的常食。

      沎 鼻子被狼舔掉的那个人并没有被这股浓郁的香味吸引,相反,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云川身上。

      自鮩从被这个部落的野人背回来,他已经做好了被吃掉的准备。

      没想到这些野人没有吃他,还给他食物,这让他很不解。

      直到他看到这个少年和煦的笑容,才觉得酇自己曆好像不会被吃ᮈ,可以活下来了。

      给两个贪吃僔的女人分食物是一件很难的事情,뉢她们生怕对方分到的比自己分到的多。

      所以,她们的神经高度的紧张。

      她们简单的大脑似乎算不清楚到底쎮吃ퟭ哪一碗更合适,所以,她们就扭打起来了。

      胜利的那个女人欢喜的拿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大的竹碗,失败的女人一边抽泣,一边端走了小碗。

      其实,刚才她就能拿走个大碗,而拿小碗的那个估计也肛不会有苦太多的意瑿见。

      她们非要打一架再拿走,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 在云川看来,那个大碗看起来大,实垔际上浅,小碗看起来小,实际上ະ比较深。

      齖 给她们装东西的时候,云川用竹勺量过,小碗装的比大碗多造……

      云川回头看看那个靠在岩壁上看天的没鼻子男人,提起竹条就狠狠地抽了他一顿緓。

      这个男人也不反抗,就那么懒懒的靠在岩壁上任由他抽打덝。

      在云川抽打这个男人的时候,过来了很多帮他的族人,他们每一个人뇝都抽打了龩这个没鼻子男人。 襦  很好,现在族群里每一个人的地位都⛯比这个家伙高,不仅仅是每一个人揍过他,就连小野牛跟小狼也凑过来了,一个斱仗着强壮的身子把这个没鼻子쪿的人撞倒,一个撕咬着这个人的脚好一阵子才罢休。

      聪明人遇见聪明人的时候,大多是抱讧有敌意的,族群里人都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看这家鼎伙的眼睛贼光烁烁的,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忎 打过之后就好了。

      云川跟他说话的ᱴ时候,他表现得就很好了。

      从他的嘴里,云川终于听到了比较连贯的语言。

      没有错,这家伙说的是一种比较有系统的语言,听起来要比部族里面那些鸟叫强多了,除了听不懂霤之外,没有别的毛病。

      好在肢体语言是这个时代的流行语言,两人面对面手舞壥足蹈一番之后,云川大致明ꬨ白了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也直到此刻,云川才算是弄明白了自己的部族在这个时代有什么样的地位。

      这么说吧,在一个蔚蓝色的星球唼上有一个国家叫做中国,在中国最贫穷的省叫做甘肃省,在甘肃省有一个贫穷的城市叫白银市,在白银市有一个贫穷的县叫做景泰县,景泰县里וֹ有一个贫穷的村叫做狼跑水村……云川部落在这个时代的地位相当于狼跑水村外的荒原上,捡羊粪吃的——野狗!

      这个人之所以笃定的说云川他们就是一群野┤狗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是农耕部落,部落非常的大,足足有一百个云川部落这么大。

      他们种植谷子,豆子,高粱촳,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种植了麻!

      这一次,他之所以要钻进这片洪荒地的目的,就是为了采集谷子跟糜子的种子,也就是部落里人常说的草籽。

      既然会种地,那就一定是人才,所以,云川就让族人用坚韧的皮绳绑住这个家伙,免得他跑了。

      云川瞅れ瞅逐渐变黄的树叶,觉得现在不是一个好的种植作物的时间,就告诉母亲,部族应该收集更多的草帆籽才好。

      而他最近应该会非常的忙,秋天已经到来了,他必须要给这些竹楼⎦加上瓦片了。

      不仅仅是瓦片,他还需要给竹楼㻧加上土坯并且要抹上一层厚厚的红泥。

      于是,山洞前边的大㫌广场上整日里火光冲天,烟火不熄。

      早在建设竹楼的时候,云川就没有指望这ꞌ种房子过冬,这种房子不仅仅不能用来过冬,也不能拿来防御野兽。

      在他看来,防御野兽的性能要比取暖的优先等级更高。

      剑齿虎都出来了,云川不敢想在他看不见的区域里还会出现什么奇奇怪⟳怪的野兽。

      这时候,就算是出现一两头恐龙他都不感到奇怪,毕竟,在历史传说中,龙凤,麒麟一类的东西就是出自这个时代。

      天气晴朗的时候,母亲就会让族人把山洞里储藏的食物拿出来晾晒,并且会把山洞再狠狠的烧一遍。

      每烧一次山洞,山ͣ洞里的虫子就会减少很多,现在烧山洞最重要的目的是ᨓ除湿葳,去异味。

      族人们很勤快,非常的勤快,他们似乎不需要休蠪息,只要是母亲以及云川安顿下来的活计,他们都壵能认真的完成。

      当小河边不多的一些阔叶树开始落叶的时候,䝄云川已经穿上了皮衣。

      他的身体在长到比母亲高半头之截后就不再迅速长大了,对于这个结果,云川诀是接受的,哪怕身体不再长高他也可以接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