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破解版下载无限次数

      实话实话,第五麟光遇到的难题,对于王启来说ᦓ简直可笑。

      不要忘了,王启所在的王家,其底蕴有多么恐怖。

      哼哼——

      看门的狗都飞升了!

      所谓瓶颈,在王启身上就没有出现过!

      介于王启的见识,为第五麟光想的办法看起来自然会有些苛刻。

      在王启看来,正阳派蹳是一个不错的大宗门,䌌门派总有些敌对势力才对。

      那么,第五麟光便可퍅以找上门进行生死大战,说不准就能找到突破契机呢?

      为了突破,大战胜负有那么重要吗?

      ——大不了一死。

      这不行,那不行,只有自己亲自出手咯。

      程达视亲身体验过王启的强大,听闻王启要亲自帮助第五麟光,他实在是憋不住了。

      榼 ഹ 【幸灾乐祸到极致是憋不住的】

      第五麟光还以为쇙这个修为不错的晚辈有什么隐疾发作了昢呢……

      壅 调整了一下状态,程达视大胖脸红彤彤,嘴角不住的抽搐,努力将保持的极为不妥的面色正了又正。

      但效果不佳꒝……

      这还是王启不断传递“疗伤”眼色的结果。

      “来吧,让我亲自帮帮㚏你。”王启有些期待的道。

      “前辈要怎么帮我?”第五麟光也很期待……

      大修者传法,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说不定今日就能找到突破契机成功突破。

      不能突破,找到契机也可以接受。

      实在不行,能让自己的修行感悟加深一点,也好为日后突破打下基础。

      总而言之,第五麟光十分重视这次机遇。

      是以,他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神情肃穆且无比的期待。

      此时此刻,程达视似乎已经看到了第五麟蚽光痛不欲生却又欲仙欲死的悲惨表情了……

      看了看地板上的水果点心,又看了看被自己浑圆的身躯顶翻的木桌,程达视觉得此刻自己还是清洁一下卫生比较安全。

      做足准备왅的第五麟光严阵以待,按照王启的指示盘膝入定,静待王启出手。

      收拾好桌椅的程达视悄然退了出去,临走前的面色依然保持的不算好。

      噗—— 徒

      觏王启传递过一个“滚”的眼色,而后颇为随意的伸䪴出了右手,贴在了第五麟光的后背之上。

      神识与元气ӡ同时进入了第五麟光的法体,顿时间白光大作,让比较放松的第五麟光无比紧张了起来。

      ‘Ꭿ如此强大的神识与元气,难道前辈这是要帮我强行冲关?’第五麟光可谓又惊又喜。

      ꚧ 惊叹于王启的强大,欢喜与自己的机遇。

      他已经暗自૞下定决心,如果王启需要帮忙,哪怕自己无法代表整个正阳派,也一定要倾尽自身全力去报答王启。

      白光耀眼,声势太过浩大,王启担心客房的禁制不入流,另一只手寻出法不现扔了出去。 鬃

      这次没扯大……

      聚仙阁被完全笼罩起来,身在聚仙阁内的修者却毫不自知。

      当元气与神识进入第五麟光的法体后,王启十分难得的轻皱眉头。

      在第五麟光的气海外围,类似于天地牢笼般的巨大境界壁垒环绕围堵,气海平静到令人窒息。

      ᪏识海处更是让王启大感意外。

      有死气如雨云般在聚集,强烈的压迫感同样让人喘不过气。

      神识就如同暴雨前᥶,大街上急于找地方避雨的行人,慌乱、匆忙、紧张,狼狈不堪。

      种种迹诏象皆说明,第五麟光的瓶颈,是寿龄达到极限所引起的合乎天道的自然反应。 Ꮳ

      쭌 靠外力强行冲关的话,一个不慎,第五麟光很可能当场暴毙。

      是以,王启不得不收回了元气与神识。

      第五麟光睁开眼,更加紧张的转头注视王启。

      他很清楚自身的情况,但是却非常害怕王启如他所想那般讲出来。

      䡔 如果这般大能都没有办法ө帮自己冲关,这大华仙朝还有谁能帮的了自己?

      “你的境界壁垒与识海里的死气已经根深蒂固,想要强行拔除的话,我怕你遭不住。”王启如实说到。

      “唉……”第괠五麟光已经没心情说些客套话了……

      看着一身暮气的第五麟光,王启的心情都变得不툅美丽了。

      【坏心情会传染】چ

      天道难ྡ违,第颻五麟光这种情况就好似凡人的生老病死一样,看起来不可逆。

      不过,王启修行的感悟告诉自己:“只要是问题,就有解决的办法!”

      凡人生老病死不可逆,但是凡人可踏上修行路,强行逆天而行,最终更是可以成就超凡生灵,挣脱这方天地的束缚。

      哪怕没有足够的机缘,无法进入仙途,死后还有机会化为鬼修。

      赵妃与颜罗,皆是强大的鬼修。

      虽然一个被自己镇杀Ⴥ,一个被自己镇杀另一个时误扎了一剑……

      想要帮助第五麟光破关,王启还有两种办法可行。

      重要的是,成功率在九成之上!

      “不要灰心,办法不是没墴有。

      其一我已经说过,就是要你在生死危机中激发潜能,ꎟ寻找突破契机,这对谁来说都有一定的危险性。”

      言罢,王启在心里加了一句:“对于王家修者来说,没有什么㰾战斗能够称得上是生死ქ之战。”

      第五麟光的神情依然落寞,道心彻底失去了活力,满身的轍暮气,看上去莫名老了许多。

      他还是想听听王启的第二种办法,虽然看起来依然很不靠됁谱。

      꿜 “其二便是丹药了,像你这种情况,一枚小成道丹完全能解你的燃眉之急。”这句话像是一只大手似得,一苞下子抓走了第五麟光身上的暮葀气,那淃双本已经⯸有些干涩的双眼爆发出慑人的精光。

      那是渴望到极致的目光。

      “퀎前辈,筶您身上可有这丹药?⧴”小成道丹,第五麟光是听说过没见过,倾尽整个槒宗门之力都不见得能寻到一׬颗。

      㐬 无他,此种丹药的原材极为罕见,而且成丹的几率低的可怕。

      再加上没有出神入化的炼丹之术,是根本不敢炼制小成道丹的。

      最尴尬的是,珫小成道丹需要的原材对于大修者裿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且可以炼制更加强大的丹药。

      小成道丹却只对神道境修者起作用,相比之下,自然就没有精通丹道的大修者愿意炼制小成道丹了。

      ᐔ王启身上有五十多个极品空间口袋,每一个都装着足以让大华仙朝重新洗牌的强大宝物φ,小成道丹这种不算太厉害的丹药自然也有亿些。

      只是,若是简简单单的送出去,这第五麟光还不赖上自己?

      ‘已经糊里糊涂的成了劫天教教主,送了丹还不得兼个䏡正阳派荣誉长老啊?’

      ‘不行不行,太烦了,不能送。’

      有了决断之后,王启正色道:“丹药固然是一条捷径,但是쵑难免会让你的道途变得极为狭窄,再遇瓶颈难道还蠛是去寻找可遇不봱可求的丹药吗?”

      简而易之:路走窄了。

      第五麟光听王启如此说,唉声學叹气,表情沮丧到了家。 ﷊

      ‘没有就说没有,装的这么关心我有用啊?’他在心里腹诽到。

      “如果你不打算放弃,就必须要去战斗!”王启突然提高了嗓门,希望能够让第五麟光振作起来。

      凟“不瞒前辈,我正阳派也算是名门正派,良쳯性竞争对手固然有,但是可诀生死的敌人却是没有。”第五麟光解释到。 斄

      “至于斩妖除魔,如今大华仙朝气运昌盛,那被前辈镇杀的鬼皇颜罗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接着解释。

      “如果要大修ᚉ者与我切磋,断不能让我激发自身潜力,我斗胆问前辈一句,我该与谁进行生死之战?”说到最后,活了六百多岁的第五麟光几乎要哭了……

      王ꦻ启就一直点头,表示썓很同情……

      听完一阵诉苦,王启笑呵呵的来了一句:“敌人我已经为你找ޝ好了皶。”

      “谁啊——”此刻的第五麟光几乎如同行尸走肉,说话腔调极指为萎靡不振。

      “在仙朝东北两万里之地,有一处北冰道场,道场内有一妖名为单复忡,此妖在北冰道场大肆杀戮。

      本有大修者替天行道要镇杀此妖,但却发现单复忡日夜守ꊘ护着一片仙草。

      没了他的细心照料,那效用惊人的仙草彭就会灭绝。

      Ķ是以镇压了他的修为,罚他继续看护仙草。”

      王褹启心说:“这个对手多难得。”

      只是,第五麟光的目光却更加呆滞了……

      北冰道场、仙朝东北方向两万里、极寒之地、人烟罕见、去找大妖ꬎ、那意思觮顺便抢些仙草最好!!

      ⒳ ‘这是一个小伙子似的前辈,给一个活了六百多岁即将如土的老头子想的办法?緷’

      真敢说啊……

      第五麟光心里不满,但是心里还是足够感谢王启的。

      不管这些方法看起来多么难,人前辈不也不厌其烦的在为我想了吗?

      【知足常乐】

      “可是前辈,哪怕我有破釜沉舟的气势要去那北冰道场,去寻那……什么名字来着?”

      扎 “单复忡。”

      រ “哦,去找那被镇压了修为的单复忡,可是我以什么名义跟人家进行生死ၸ大战啊?”第五臟麟光的意思很明显。

      饐 ——上来就杀人盔家太不合理了。

      倶 王启的理解是……你这蚕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家伙是真滴怂!

      “那被镇压的单复忡一生杀戮成性,若不是有大能镇压,早就从北冰道场出来祸乱一方了,此时他的境界刚好被镇压在神妖境,与你相差无异,你不杀他还能杀谁?”

      ‘我王家亭镇压过的强大修者有的是,这个是最弱的了,再不敢去我可不管了。’王启也算是尽心尽力,终于有些失去耐心了。

      好在第五麟光一咬牙一跺脚,下了决心。

      “好,就听前辈的,晚辈回宗门准备准备,择日便去쀒斩杀此妖祭剑!”

      ‘切——’

      ‘我以为现在就要出发呢。’

      心里瞧不起,嘴上笑嘻嘻:“如此最好不过。”

      想到第五麟光也算可怜,王启打算送他点什么,也好增加他此行的成活率뒋……

      他在五十多个宝贝口袋里找啊找,可是口袋太多,宝物唤出的准确性太差。

      一会儿拿出法不댤现,一会儿又掏出【黄书】,一会儿拿出乌篷船,一会儿又拿出小成道丹,看的第五麟光整张脸抽抽成了一团。

      也多亏这位正阳派的大长老头发长见识短,完全不认识小成道丹,只是在感叹眼前这位前辈忱的强大依仗。

      “此乃元气大增ﭦ符,能短暂的助你提升修为,拿檱着吧。”æ王启在【黄书】上撕下一页符箓,第五麟光的视线却被锁死在了整部【黄书】之䳐上。

      他完全能感受到这部【黄书】的各类气息波动,多到如满天繁星,杂到如宗门后厨里用来盛放垃圾的泔水桶……

      只是,元气大增符太过平凡,他正阳派也不缺这种级别的符箓。

      王启给的又不能不要,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不要疑虑,此符远在你的想象之上。”话音落下时,第五麟光已经伸手接过了符箓。

      入手,强大的元气波动似乎要挣脱符箓冲开束缚,黄色的符箓上勾画着令第五麟光眉头紧皱的纹路。

      他隐隐猜测,若是催动此符,自己很═可能ﲬ在短暂琯的时间内提升矙至神道巅峰之境。

      郑重的收起符箓,第五麟光再再次朝着王启拜了拜,信心﷊大增。

      ་与此同时,他甚至想到,如果将此符成符的玄奥搞清楚,正阳派在仙朝的地位绝对能提升一个档位!

      “퍒回吧。”王启实在是没有了耐心,也害怕这老家伙没完ꖩ没了,到时候自己控制不住,很可能要为他疗伤。

      元气难得稳定,麻烦事都走远一点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