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浅出是什么意思

      几经波折,凤石宝二人到了濠州城外。

      “凤公子,请ᑼ下车,濠州城内,人不能乘驾马车入内,我们要步行至一曲酒庄。”张ᕹ金拉开,车帘,发现凤䘷石宝已经睡得不醒人事,看来这几日的事情〹累坏了他。他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拉鼹起车帘,坐在马车上等嚦着凤石宝苏醒。

      没错,正是马车,其实凤石宝的马车并没有坏,在亂张金的调整下,便可以正常行驶。

      谁料,凤石宝一睡,ḕ便是一个下푲午,已是日斜西山,凤石宝才是醒来祳。

      他半睡半醒的拉开车帘,问道:“张大哥,我们到홾了吗?” ⬛

      잕张金一下午居然没有半点犯困쎮的意思,兢兢业业的守了凤곎石宝一下午。 ᜢ

      葍“早到了,看你在睡뻻觉,뇪就没有叫醒你。”

      “啊!那多不好意思,我们怎么不进城啊?”凤石宝望着᤽城门敞开,偶尔有着一些行人出入,뎯而自己乘坐的马车却在城门憰前停留。

      “兄弟有所不知,濠州城内人不能乘驾马车入内,马车会由专人迁됩入城内,然后送到府上或者相应客栈里。”

      “那我们就下来行走吧。”凤石宝也是理解,有些地方的规矩确挣实很多。

      两人下车后,便有一苠个戴着小二帽的男子走了过来,在张金亮了朱家的令牌쿄后,那人连忙点头,说是马上送到府上。 崲

      “凤公子,请!”张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ﲂ “不敢!张大哥还是你走前面줠吧,无初来乍到,不认路的。”凤栗石宝笑笑。

      “也好럏!”

      两人一进城,便是看到了一家又一家客栈的招牌,没⫙想到这靠近城门口的地方全是客旦栈。

      走在有片片石块铺设的路겫上,望着一个又一个的纫行人踏入客栈,凤石宝不由一笑:“他乡尽异客,唯我知行人。”

      “风公子想家了?”张金问道。

      “算是吧媧,我们什么时候能到켚?”

      “大约两刻钟吧,我们濠州城可不小。”

      嵢 大约走了一里路,一家气嶞势较为恢宏的酒楼出现在在分叉路口中央,上面刻着万祥酒楼四字。

      忽然,酒楼中走出了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健壮的护卫。

      “嗯?张金?你回飭来了?”白衣男子眉目一眯,便엖是看到了凤蜊石宝与张金。

      “拜见大少윒爷!”馁张金见到白衣男子后,神色微变,行了鞠躬礼。

      酪 襁 “有了!这位想必就是二弟说的焞品酒师吧?看模样还真是跟传言中一样,还算是孩童。”白衣男子瞥了一眼凤石宝,眼神中翛居然闪现了一丝不屑。

      “正是!大少爷要是没有事的吩咐的话,我们二人就先走了,二少爷还等着我二人呢。”张金像是不想搭理白衣男璂子,想快点开溜。

      ٷ“着急什么呢,你是叫凤石宝吧?”白衣男子问道。

      蛖 风石宝笑了笑:“不知朱公子有何指教?”

      架 忽然,白衣男子身后的一牢个护И卫怒喝了:“住口!朱公子是你能叫的?要叫大少͘爷!”

      白衣男子听闻,也没有制止,而是似笑헓非笑的看着凤石宝。

      찶 ⺬张金刚想帮凤石宝辩说,凤石宝却先开口了:“犸你又是什么东西?我是朱文允请来的客人䔧,那便是朱家的客人,䈺难道这就是你们朱家的待客之道?”

      白衣男子面色微喜:“还귕请凤大师见谅,我的手下不会说话,要是吓到了恁⹨,还请多多担待。”

      훧“哦?多多担待?就凭μ这几个人能吓㚚到我?你当我是三岁豪小孩啊?”凤石宝语气藬丝毫不示弱,又是道:“听他们叫你大ꕐ少爷,你就是朱文允的大哥?看样子身子不行啊,脸色苍白,想是肾虚吧。”

      “住口!大少얪爷岂是你能诋毁的?”一个护卫怒喝一声,旋即便对凤石宝出手了。

      这个护卫元宝以为凤石宝十个任人拿捏的ﴈ软柿子,没想到居然是个硬茬,自己的拳头居然被凤石宝涌手掌轻易道接住了。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朱大公子?”凤石宝轻蔑的一ᒀ笑。

      䂔“住嘴!”被风石宝抓住拳头的护卫脸色闷红,发现凤䤧石宝手像是黏住了自己的手一样,无论自己怎么用力,就是扯不下来。

      凤石宝脸腰色毫无变化,笑道:“朱大公子,你的护卫也跟你一样不行啊!我看还是换掉吧‴。”说罢,便是一推,将那护卫推到在地。

      “你!”摔倒在地的护卫恶狠狠的看着凤石宝,可是就是不敢动手,因࿵为他뛘已经知道自己打不过凤石宝。

      其他护卫见到这一幕不由一惊,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小人,居然有着那么大的力气。自己閡的同伴被人羞辱,也是让他们有些怒火。可是,就在他们要一起出手时,却被白衣男子制止了。

      他怒喝道:“▞你们做什么!不知道凤大师是我二弟请来的客人吗?要是传出去,让我朱家何以立足!让我该如何跟我二弟交代?你!以后不是我的护卫了!”训斥了护卫一遍艂,又是笑着对凤石宝道:“凤大师多多包涵,我的这些护
卫不长脑子,还请凤大师不要记在屇心上。我看天色已晚,大师想䦵必没有用膳,不如进我的酒楼吃上一席,饭菜随意点,不收㭬任何银钱。”

      凤뻏石宝꼒见到白衣男子的反应,还真是跟张金瞒讲的一䕥样,这簨人两面三刀,一看就没有什么好心懲。

      “多谢朱大公子好意,你的盛情ᙵ我埝心领了,不过我像是气饱了似的,已经吃不下东西了。” 杈

      “凤大师怎么能这样说呢?刚刚只不过是只不长脑子的狗咬了你一口而已。”

      两人像是打起了游击,你一言䰂我一语,一亴直站在酒楼门口,把一些客人都看懵了。

      忽然,又是从一方走来了一群人,领头的男子身着黑衣。

      “大哥不窫能这样啊,风公子既然不想进去,⚉就不要硬拉着他了,这该不ᙔ会是酒楼接待客人的方式吧?”

      一句话传来,诸人旋即转头查看。

      “公子!”张金连忙行礼,原来是朱文允来了,看来他这个大哥是没有机会请凤石宝吃饭了。

      “凤公子,几年ⱙ不见,甚是想念。”朱文允再众人的目光下,对着凤石宝行了一礼。

      “二弟蝣,你怎么来了?”白衣男子见朱文允的到仴来,眉头不由一皱銀,什么时候来不好,偏要这个时候来。

      “大뗀哥此话怎讲,我见客人久葍久未到,出来迎接不可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