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少妇饥渴自慰第二季性交配AV天堂素人约啪大蜜

      故事背景:2036年,因太阳黑子超大爆发导致世界末日(强烈紫外线辐射馠、气候异常、灾难频发、通讯电力中断、地面文明全面崩溃),但好在政府提前布设地下交通网,并在全国各地修建了啄命名为“曙光”的地下酜城,地面文明转入地下文明。

      템欥人物:袁ꇉ小年,十八岁,与父亲相依为命,但2034年(太阳黑子首次出现)父亲出门约见朋友后失踪,音信全无,留下她独自生活到世界末日,是一个坚强、冷静、果断、有礼貌的高阶ᓾ女主֝。

      哳 主线任务:帮助小年找到“曙光”地下城。

      支线任务:找到小年的王八蛋父亲,问出抛弃小年的原因,如果死了就拉倒。

      困难:高频率出现的大暴雨、太阳风(含有巨量辐射的球状怪风)、地下通道可能产生的掠夺文明、辐射怪物(未知)。

      关键道具:联络用的华为大屏智能手机(不是诺基亚쀭?),两个一万毫安的充电宝,低强度뼚使用理论上可以续航一个半月(也就ꊩ是游戏时间)。

      ——————————————————

      箤 铃…… 꾫

      星期五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

      这周刚好是归宿假,所캈以从下午开始就不用上课。

       袁安赶忙收好笔记本放进挎包,又从抽屉里掏出手机。

      Y:抱歉小年,你那片区域的救援部队早就全部撤离,想要来地下城你只能靠自己

      Y:位置我已经查好,你带好食物和水以及必要装备,出小区后找到最近的地下通道一直솖往东䩟走,地图上估算步行大概需要18个小时,但现在这情况,走走停停可能需要三天

      Y:途中遇到什么困难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

      N:好

      发完短信,촼袁安长읯舒一口气。

      通过短信询问获取世界观的方式、沉浸式的互动交流、以想象力为ⳅ基础的文字冒险,使得已经和小年对话一浼上午的袁安彻底沉迷ۻ。

      他甚至已经不想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只希望他(她)扮演的小年能够越来越真实,好让自己能好好享受这游戏带来特殊刺激。 钪

      “袁同学。”

      鼻前一股清香,抬头,是泽让吉。

      “谢谢你传的歌,都很好听,特别是‘青花瓷’。”

      “哦……还好,其实我更喜欢‘最长的电影’。”

      “周杰伦的《大灌篮》看了吗。”

      “很烂,但挺有意思。”

      “星期六戴正同学举办的游戏聚会你要参加吗?”

      “大概…췫…”

      感觉脸马上快要变红,心跳逐渐녧加快,袁安赶忙扭头,想找成岚。

      恰好成岚也撑着空桌子,像泰山一般荡到二人面前。

      “哟,弯钩妹。”

      袁安拿起桌上的书狠狠拍了一下成岚。

      “妈的很痛,”成岚摸着被打到的手臂,瞥到袁安有些生气的表情,改口道,“哦哦,泽让吉妹妹,躡听戴正说周六你也要去玩龙与地下城?”

      ₴“对啊,我很喜欢玩游戏。”

      “哟,归宿假诶,你们藏族人不用回草原骑马射箭吗。”

      “我不是纯藏族人,只是身楾份证上是藏族而已。”

      “哦哦!”

      成岚一时不知该说啥,但뱿看看不想搭茬在玩手机的袁安,又看看站在那里明显不想让开的泽让吉,突然火大。

      “你们结婚吧。”

      “?”

      “?”

      两人一脸诧异看着成岚,短暂沉默后,两本书同时砸向他。

      “啧,夫妻混合双打。”成岚拍拍肩膀。

      “줳你他妈!”袁安把手机放进口袋,伸出右手去抓成岚。

      뭙但成岚一个漂亮的双杠动作撑到前排座位,闪转腾挪鯸间ᑡ便去到后门口。

      “呵,恼羞成怒。”成岚做鬼脸挑衅。

      “你可别被我逮到了。”袁安站起身,路过满脸通红的泽让吉。

      追追打打,二人很快消失在教室走廊。

      但转过走廊口来到大道,见泽璒让吉并没有跟过来,成岚立马停下,回头把书包扔给袁安。

      “每次都他妈要我解围,你对着黄书A片女主角ĕ打飞机时怎么不害羞?”

      “嘿,”袁安憨笑接过成岚的书包随手背上,“别说了,请你吃凉虾。”

      “吃锤子,晚上王剑要带他的队员给你认识,你下午不去网吧练练枪?”

      “哦……”

      叮咚。

      N:我已经整理好装备,准备出发

      Y:好,祝你好运,洛碛的曙光离我不远,你到了之后我畆来找你,请你吃火锅

      줼N:火锅!火锅!火锅!

      Y:哈哈,加油

      傻笑着收好手机,发现成岚扶着下巴站在自己眼前。

      浴“朋友,你知道的吧。ᄉ”

      “知道什么?”

      汧 “QQ和短信聊骚,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骗人的,剩下百分之一不是恐龙就是欧巴桑,”成岚眉头紧皱,“知道‘勒索’吗?弾你发给对方,并被套텑出真实信息,对方就会以此威胁,实施敲诈,不然就把你......在你所在学校或工作单位四处张贴……”踭

      “妈的我没……等等,你怎么知劍道这些?”

      “……总而言之,不管你认为对方有多漂亮,不管对方多么会聊,千,万,不,能,发。”

      成岚叹口气,转身,被风吹掉的树叶轻轻掉在他的肩膀,那背影就像一副梵高的画。

      “大师……你……”

      “都过去了,”成岚背着手走在前面,“说说吧,你怎么回事。”

      “其实没什么烞,就是……”袁安刚想把事情说出来,但突然意识这种㬡自嗨的文字游戏比聊骚还要幼稚,没什꽔么跟别人分享的必要,随即改口,“黄色小说而已,人和兽的,你不感兴趣。”

      “恶心。”

      㙋 “彼此彼此。”

      笑闹间,二人走到校门,一眼便瞧见校门츷外马路口围着一大堆人。

      ﶞ“这么多人干嘛呢,”袁安比较高,跳起来,从人堆缝隙中只看了一眼,便立马拉着成岚,“走,快⦰走!”

      “咋回事?”成岚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袁安拉着手臂往外跩。

      “低头!低头!”

      “?”虽满腹疑惑,但成岚还是照办。

      眼看二人就要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人堆中钻出。 ⧹

      “那边两ਖ਼位同学,是想要暗度陈琉仓吗?”

      一时间,围观的三四十人齐齐看祎向袁安和成岚。

      袁安停住,曆右手捂住半张脸,想要立马去死。

      成岚回头,双眼放光,指着那边大叫:“哟,王警官!”

      只见成岚指着的方向,人群围观的㗛正中心停着一辆奔驰跑车。

      王剑寊穿着熨到笔挺的警官衬衣,戴着一副蛤蟆镜,正半倚在跑车引擎䎦盖上。

      跑车明显刚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王剑明显有意伸展着自己的强壮胸肌,将警服衬衣撑得死紧。

      跑车、警察、猛男、⼳墨镜。

      逼装到这份上,可以令每一个过路的人都好奇他在等谁뚃。

      随“那是高二四班的成岚吧,我听说他私底下卖A片和小黄书,终于被警察盘问啦?” 밽

      “旁边那个是他同伙?”

      “看起来就很猥琐的样子啊。”

      “真是不知羞耻。”

      扒开议论纷纷的同学,王剑走到二人面前。

      듻“听成岚说你们这周放归宿假,今天我们搞实战演练,上午结束得快,下午正好可以休息䞶,走吧,一起吃个午饭퀀,顺便带你们见见战队成员,勤能补拙䁽,早点坸把训练安排上。”

      “这跑车你的?”成岚问。

      ㉌ “不,朋友的,等下你们会见到。”

      看袁安脸色不对,王剑会意,回头举起手,示意议论中的同学们收声。

      “大家别误会,这两位同学呢是我的朋友,在一次缉捕行动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帮我们警方捉到逃亡已久,哎♝哟……”

      袁安踏步上前一脚踢到王剑的屁股上,随后拉着他和成岚去到跑车,打开后门把成岚先丢进去,自己也坐馚上。

      “闭嘴,快走。”

      瘢摇下车窗폳,袁安皱着眉头望向王剑,余光中瞥到的众多注视令他很不舒服。

      他本就不爱出风头,如果任由王剑在那儿胡说八道下去,他完全能想到放假这两天䲑半在学校贴吧中会出现怎样的流言蜚语。

      光是想着要去跟陌生人解释自己不是见义勇为英雄这件事,他就觉得头痛。

      王剑上了车,右手扶副驾驶,回头看袁安:“话说,普通高中生有一个开跑车又帅气又强壮的警察朋友,不是件很拉风的事?这可是옦我高中想报考警校的契机,我跟你们有代沟啦?”

      “你别理他,他有病,”成岚摇下车窗,半个身子探出去,“同学们!警察带我们兜风咯!”

      “哇……”人群中响起或褒或贬或嫉的惊叹。

      袁安看见后排座位上有给犯人带的黑头套,急忙给自己套上,他实在不想搭理这两个嬖活宝。

      阳光被头套遮住,汽车摇摇晃晃,车上两白痴在鬼扯,加上上午玩短信游戏时用脑过度以及刚才那一通闹腾,迷迷糊糊间,袁銩安头倚车窗上睡着了。

      睡得挺香,甚至开始做梦。

      梦中,袁安回到结识王剑的那天쵢晚上,랷在翻出学校后的那条巷子中,那个怪人站在巷口拿着右手的奇怪正方形黑方块按了一下。

      方块发出明亮的金光,照得怪人욉整张脸清晰可见。

      那张脸,赫然就是……

      “哇!”

      袁安毐浑身一抖,从梦中苏醒,摘下头套,朦胧间睁开眼,发现成岚正趴在车窗往外望。 餏

      而窗外,一栋明显刚装修好外駦墙白覰油漆都还没干的平房,正在反射着太阳的金光。

      “砰。”

      王剑关上车门,来到后排,敲敲车窗。

      “下来看看吧,训练基地到了。”

      袁安恍恍惚惚打开车门,下了车,望着平房发呆。

      “哇,ၲ王Sir,你玩቏真的?为了这破比赛有必要专䱿门租个房子?泫”成岚左右张望,发现这个地段离市区并不远,周边还有几个超市以及一个中等规模的菜市场。

      “租?”王剑从衬衣掏婇出香烟,叼一根在嘴里点燃,“这是我们几个队友凑钱买下的,认识螨相关朋友,司法拍卖也不算贵,但也不便宜就是了。”

      “王剑,我再说一遍,我绝对不会去打职业,家里不让膏。”袁安回过神,严肃的看着王剑。

      “你这就有点鼠目寸໚光了,”王剑吐出一口烟,咧开嘴笑道,“如果付出总想着됛回报与,那就ဤ谈亯不上热爱了,我也要告诉你一句,对这个游戏,我们可是很认真的。”

      嘟嘟嘟……

      一辆警车从马路口出现,一直开到平房前停下。

      车门打开,下来三个身着各式便服,不怒自威的男人,后排稍胖那个还提着大包小包的塑料袋,袋中装着各种零食饮料和冒着热气的饭菜。

      “哟,队友们来了,”王剑扔掉烟蒂,ᅍ兴奋的拍拍手,“开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