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用户体验

      “况且杜小姐离家出走既没有去扬州回老家,也没有来林州这里,你们说会不会去了军营,小喜你们有没有去军营找过?”薛宇道。

      小喜一愣,快速的说道:“没……没有,可小姐为何去军营?”

      “当然是去找袁大将军了,杜小姐是个聪明人,从她进入金州开始应该就从媒人的口݇中얈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想要将此事解决唯有找到袁大将军才行,你说是不是?”

      小喜兴奋道:“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小姐这么聪明自然不会孤身一人乱跑,而且也没有去扬州也没有来林州,那么一龢定是去了军营,我怎么这么笨,猞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玉湖也是一脸的开心,这是她们最希望接受的想法。

      “既然如此就更不用担心了,军营是袁大将军的地盘儿,杜小姐再怎么螣说目前也算是袁大将军的妻子,不会出问䕝题的,我会让金州的主管密切注몹意军营,有任何消息会及时来汇报。”

      “飋多谢少爷。”

      将几个人安慰好薛宇也起身回到书房,距离院试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幸亏考试就是在林州城中举行,不然这个时间都技已经快要开始出发了。

      穼 时间有限倫,薛宇虽然不可能去管这些已经知晓的事情,自己来说考试才是大事。

      罫系统。

      宿主:薛宇(齐天磊)

      天赋:过目不忘(三分钟)

      所在世界:上错花轿嫁对郎

      世界加载度:82.8%

      剧情点當:4(82)

      技能:十二段锦(高级)、七星剑法(高级)、点穴功(高级)炵、中医药(高级)、书法(高级)、绘画(高级)、藏龙式(高级)、分筋错骨手(高级)、蝴蝶步(高级)

      系统中世界加载度פֿ变成了82.8%,整个쑵世界已经走了大半,就距离最后一哆嗦。

      技能库中新增加了藏龙式、分筋错骨手和蝴蝶步三뚗个技能。

      整个系统最让薛宇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就是剧情点,轻轻一点便可一步登天,这也是薛宇能够从世界中带出来的唯一东西,毕竟艺多不压身嘛!

      三个技能都퀺是跟随李玉湖所学,是杨威武馆压底箱的功夫,每一门功夫都需要数ࡆ十年的苦修,但到ሚ了薛宇手上却不过是轻轻一点罢了。

      薛宇现在每日要做的事就是读书习字练习八股文章,闲暇时间则是给李玉湖讲故事,《西游记》已经被讲完,还有既能难倒薛宇。

      起点故跱事千千万,就是一天讲一本也足以讲到老,还不包括퐏那媠些扑街的。

      一篇《诛仙》拿出来欣赏一下,惹得李玉湖哭的稀里哗啦,更是让薛宇在其中占足了便宜。

      相比于传统故事中的法宝神仙,薛宇所讲的凡人修仙的故事更是能够让人代入其中。

      炼丹、炼器、炼武、打怪、升级……

      各种玄奇的퉬法术、诡异的居神通、奇幻的法宝差点让李玉湖陷入魔怔袔之中,现在更是每天缠Ꙁ着薛宇请问什么是先天?什么是后天? 褳

      为什么自己左脚踩右脚飞不上天?

      怎样才能够打破虚空?

      我自己练武这么多年还没有练出真气?

      我特么怎么知道?

      最后薛宇只能祭出一个大杀器,将三千大世界、无数恒沙小世界、世界位格、灵气浓度、末法世界给拿出来。

      如此才堪堪解决这些问题,但如此也让李ꂙ玉湖今天抱怨为何自己不是生在灵气浓郁的大世界。

      薛宇:((≡???≡??))

      时间缓缓流逝,一个月的时间戛然而过,整个林州城再次殚变得热闹殘起来,大量的书生朝着林州汇聚。

      院试开始。

      相对于童子试来说院试的规模较小,但同时也更加的浩大,更加的重视。

      毕竟只要考过了院试那就是拥有秀才的功名,是受朝廷承认的读书人,拥有特䯇权的阶级。

      这几日的时间齐府更是风声鹤唳,尤其是薛宇居住的房间以及书房,除了特定的几个丫鬟服侍之᤿外,其他所有人軯全部远离,老太君更是专门找人把守,绝臷不允许有任何人接近,生怕影响到薛宇的学习。

      但此时书Ѯ房中所发生的一幕幕确实让人血脉喷张。

      李玉湖俺娇羞的坐在薛宇的大腿上,双目紧闭,脸色羞红,如果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嘴唇有些略肿,身上的衣衫尤其是胸部更是凌乱땷。

      “你……你就会欺负我。”李玉湖声音微弱似蚊。

      薛宇似笑非笑道:“哦!我怎么欺负你了?”

      릨 “你……哼,要是老太君知道你如此有辱斯文……”

      “哈哈,因为我本就是夫妻뷟,天经地义谁能说什么,来,再让我亲一下。”

      퀀 “不要,明天就要院试了,你还是好好温书吧!等过了院试,我……谁让你……”

      “让我干什么?”

      “哼~”

      “哈哈。”

      薛宇将李玉湖涌入怀中,柔声说道:“薛主管昨日已经来信,뽎而且还带来了杜小姐ἃ的信函,杜小姐找到了。”

      李玉湖猛地站起身,一脸惊喜道:“真的㥔?她在什么地方?”

      “的确如同我所料红,杜小姐去了军营,在军营칹女扮男装ퟹ做了一名军医,机缘巧合之下更是救了袁将军,现在他二人正椙式结为夫妻,打算过些͢时日一起返回扬州,正式做一个了结。”﹯薛宇道。

      说完又扭头看了一眼李玉湖柔声说道:“我已经与他㇞们商议好,到时候我们一起返回扬州,各自去拜见踬岳父大人,将此事说清楚。”

      ヤ “真的?”李玉湖浑身有些颤抖,满냶是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等院试结束会将此事告知老太君。” 凔

      “那老太君会同意吗?老太ꠌ君满意的是知书达理的杜小姐,可ۻ我只是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只会舞刀弄剑武夫的女儿。”李玉湖低落道。

      “哈哈,放心,有我碡呢,没事的,到那时你就是我齐天짺磊正式的妻子,不再是假的。”

      “嗯。”

      两人再次依偎在一起,沉寂在这美好之中。

      …ဎ…

      ⳩ 黎明ꄧ的前一刻,天色还有些昏暗,但整个林州的客栈早已灯火通明。

      薛宇也在一家人的拥簇下踏出家门,这次不同于以往,双手空空没有带任何的东西,在前往考试的路上更是遇到了一些熟悉的朋友,众人相互打招呼便各自坐在马车中不再说话。

      院试还是比较紧张的,这个时候还是平复一下心情为好。

      院试和府试类似,考试所用之物,一应由考场提供,严肃考纪,以防作弊。

      馕路上不时遇到同行前往贡院应试的学子书生,三三两两感觉都满严肃的,少有轻松欢快的。

      带来到贡院门口时天也微微放光,在朝阳下有些泛红的云彩更是预示着这场鬹战役的血腥充,相对于高考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表情严肃的数百衙役站立在两旁,考生们也⫬很自觉的分裂成两队慢慢走入考场,相对于童子试来说院试的检查更加严格。

      先是点名簿,点名簿中每人名下详注籍贯、年岁、面貌、三代履历,都是提前经过认保廪生保戳,或须亲笔签押的,一旦发ʙ现有人替᳄考,那就不仅仅只是一个人的问题了,后果极为严重。

      “林州齐天磊,由廪生刘能作保。”

      一ꇳ番详细的检查之后薛宇才被允许进入考场,对着不远处的g刘思点了点头,薛宇便迈步走了进去。

      前方有站位的小吏在指引,如果走得缓慢也会催促。

      “别看痯了,快随我进入号舍,后面还有人排队呢!”小吏催促道。

      薛宇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停留迈步朝着前面走슷去。

      所谓的号舍也就是学生考试的场地,面积可谓是极为狭小,号舍高大约一米八,深有㎛一米二,宽约一米,外墙两米多,ལ没有门。一个字号有近百间号舍,都是面朝南,两个号舍之间用砖墙隔着。每号巷门楣墙头上大书“字”号,排号以“千字文”文序来定。

      齐天磊个子并不高,但也伸手即可触摸到顶部,两侧狭窄给人一种极为憋闷的感觉,相对于之前的童子试来说更是让人感觉到重视。

      ϩ经历过两墮次高考的薛宇已经感觉到高考ჾ够严格的了,但相对于这个来说还是有些不如,不过想想也正常,高考考过了也就是考上一个大学,跟以后的未来前程虽然挂沟但也需要在大学中努力,但院试只要考过了就立即变成特权阶级,两者之间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蠵 至于号舍内部更是简陋,一个小板凳,再加上一块木板,木板就相셠当于书桌了,一目了然,想作弊都难。

      坐在其中薛宇就只有一个軉感觉。

      憋屈、烦闷。

      如果有密室恐⋙惧症的人在此估计也都呆不住,不过这也更好的体现了公平二字,也幸Ლ亏院试的考试只有一天,加上后面的复试两天时间,从早考到晚,晚上就可以回去休息,如果要是像童子试那般在其中过夜的话,돥啧啧,那滋味儿真是令人酸爽。

      薛宇刚刚坐下,不多时便有人送来考试所需的物品賘。

      这也是体现公平的一种,不允许自己带东䟒西,쿅所有的一切都是考场内分发,也是为了防止作弊。

      “入场完毕,闭门锁钥,全뀓场肃静!”

      随着一声令下,ܑ整个考场再没有其他声音,故意发出特樫殊的声音,或者是一些无关的小动作都被誉为作弊来处理,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搞事情。

      考试的内容也随着一张试卷发了下죫来,没有再像之前那般举牌。

      ຑ 考试的内容与童子试差不多,是更加的高深罢了。

      题目中共有四书题目两道,五经题目一道,总共旡三道题。

      ⸸五经题目没什么,这≞道五经题是帖经,跟我们以前上学填空题差不多,所谓帖经者,以所习经,掩其两端。

      第一ꪔ道题:彼茁者葭,壹发五豝,于嗟乎驺浬虞!

      出自《诗经》国风·召南中的驺虞。

      这句话用现代意思解释就是从繁茂的芦苇丛,赶出一群母野猪。哎呀真是天子的好兽官!

      薛宇:(ノ?`?′?)ノ︵?

      tmd这是什么鬼?

      薛宇实在是没想到会出这道题。

      当时自己在练习八股之文时,随意翻緩书来作为题目进行破题,还真翻到了这一页衋,本想直接放弃再次翻页,后来想想也就算了。

      一次放弃,两次还会放弃,最后会放弃很多,所以强制性让自己写了一篇,甚至激发出自己的强迫症,大肆的翻书和向刘秀才请教,最后也是勉强的写훙出了ጇ一篇,文章虽不甚很完美,但也算是工整,勉强算是合格,却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考场上遇到。

      抬头看了一眼抓耳挠腮的其他考生,薛宇嘴櫞角轻轻一笑,拿出一张稿纸开始书写。

      洋洋洒洒的小楷八股文不多时便出现在稿纸之上,拥有高级书法能力的薛宇对于楷书的ﵒ书写也是极为漂亮。

      考试之前就已经打听过这次的主考官性格严肃、古板,不慎喜欢那些喜欢耍小聪明的人,瘦金体严格来说是一种富贵字体,没事儿还是不要找刺激。

      ᑕ小心翼翼地誊抄上去,唯恐担心有墨水滴落影响卷容,要知道这种也是作弊的一种,被发现了直接取消考试资格。

      第一道题做完,薛宇开始第二道八股文。

      第二道题目:父母唯其疾之忧。

      这句话出自于《论语·为政篇》。

      全文: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翻译过来就是,孟武伯问什么是孝道,孔子说:“父母只为孩子的疾病担忧(而不担忧别的)”

      这篇倒是中规中矩,讲述的是孝道。

      不过很明显也不可能仅仅只是考孝道,大梁以孝治国,唯有将这篇文章的主题上升到治国才算是切合主题。

      薛宇轻轻一笑,这道题也不难。

      从文字的本意来看就是要珍重自身,珍重自身就是孝,如此才能不让父母担忧。

      上升到国家理论自然也是珍重⬏自己,但要不局限于身体健康,还包括学识、道德、行为等等。

      这个题目薛宇没有写过八股文,但既然已经破题自然也没有太大的难度,脑海中轻轻一转,现㮼在稿纸上慢慢开始书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