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瘾色欲爽妇网

      “这人却是个从未见过的軑生面孔。”

      白猿有些纳闷。

      它明明放出了八百能够飞行的机灵小妖探子,严密巡视着密林勞周边。

      一有那些令人厌恶的朝廷㬁鹰犬或是其他修行中人出现,便会飞速的报告给他。 愫

      但在这严密的布␶控之下,仍然还↋是让外人ⓘ给轿悄无声息的闯了进来。

      妖物天性自由散漫,肯定是有人划了水,自个潇洒去了。

      这事了了,还是得多多调教才是。

      当然也有可能这人有些本事,是个不差的。

      白猿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山里见多了神通广大的师兄们,不免将秋虹同他们做个比෸较。

      “但也看来凡凡,没有师兄们那般的仙风道骨,单是气度就差,远了些。䤩”

      “想必动起手来,他也不是䵂俺的敌手。”

      嗨“不过师父告诫我等不要妄做杀孽,尤其是俺和大哥这两个猢狲,更要时时打磨兽性,炼就一颗清净自然心。”

      岍 “这般的话,不如我将他一棒子敲晕了陾事,也能和外面那老夠头做个伴。”

      眼珠곝子滴溜溜的转着,白猿心里有了想法。

      登时就一杵手中长棍,开口大声的说道。

      “本王也是个心善的,不欲害了你的性命,你若将那手中ᇽ玉碟乖乖放下,我就让你安然离去。”

      “不然的话……⻍”

      白猿一呲嘴,露出满口森森利牙,做了个凶恶的表情。

      “呦呼!”

      秋虹顿时笑了,同师父走南闯北见得多了,什么人或妖都见过,就是少见这般本事不大口气却氥不小的妖。

      看它周身毛发钶沾染灰猜尘,知它养气功夫薕不精,化不出灵光护体。再看它手持凡木长棍,知它无甚家底,术法功决法器之类一样无有,或许通些凡俗武艺。

      ࢺ 这般微末本领也敢出来졠学人家抢夺机缘,当年凡俗剑术大成炼就剑种的秋虹也没它这般大䕶的胆子。

      揞回去便可将它作为反面教材讲给田茹,教育上她一番。

      Б“猢狲,你叫它一声,它若应了,给你也不是不可以。ﶋ”

      秋虹将左手伸出,手掌上托着那个玉碟,戏谑的同它说道。

      “老爷,可不能给它,这宝贝…” ﻄ

      “宝贝的紧啊!”

      鍺一听这话,㵤穿山甲赶忙拉着他的衣角,紧张的说着。

      Ꝩ这东西秋虹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灵力探入其中只是感觉到了一道禁஌制和个尔阵法,似乎是做来頵阵基之物。

      但看穿山甲的表现,或许其中有些猫腻,并非那脲般的즞简潃单。錼

       自然不能轻易的予了他人。

      “呔,这这贼人,竟敢戏耍我ਘ!”

      “呲…啊!”

      白猿恼怒起来,一摇猴╶头,怪叫一声。

      抡起歟了棒子,一步跃起,朝着秋虹便是当头一棒。

      猿猴之类生来便无个定性,性情最是多变,跳脱不定,容易恼怒,修行之뢊中更是有降服心猿之说。

      而这白毛猿猴更是生来不凡,血脉返祖,有了几分自家先祖的气象,双臂一震便有千斤巨力,也算是猴中异类。

      就看这空中一棍,凌厉的尖啸不住的响起,由于力气过大,那棍子中部往前更是向后弯曲,有了弧度度。

      这猴虽然没有杀人之心,但显然下手不쒶知个轻重,若是换个别的修行日浅的来,说不定还会被它气势唬住䠯,叫一棍子敲在脑壳上,ꇹ红的白的洒个一地。

      秋虹自然不是那般容易拿捏的人物。

      青冥为剑修之宗,修行自然同剑离不开磦干系。

      몱 养气之时便要持剑磨炼剑术,行秘法将手中实剑化作一股锋锐剑气,纳入丹澭田养成一颗剑种。 蘎  如此,才能继续日后的黹修行。

      游历駛期间,他轆多有试剑凡俗的剑炬客,霍ි乱的妖魔之类。

      白猿这点凶恶的气銼势,这才哪䅤到哪,他不会放在心上。

      丹田中灵力转꺸动,没入剑种转化成缕缕ꀆ的뛣剑气,从指尖而出。

      青色的剑光在空中飞舞而出,后发ꋱ而先至,在木棍上不断地缠绕。

      彂 青色的灵光撑起,挡着空中飞落下来的东西。

      ﷪ “我棍子呢!”

      白猿只觉得手中一轻,长棍只剩下了手㒫中握着的一截。

      然后手脚一紧,扑眖通的一䀿下落到了地上。

      宛若纸张般轻薄的木片这才从空Ꞌ中缓缓飘落,覆盖了它的全身。

      “你用了什么妖法。”

      它声音惊奇中带着不可思议。

      댢白猿双手双脚被青色光圈束缚在一起,在地上蠕动着宛若只熟透的大虾。

      搌 散去灵光,木片在秋虹脚下画了个圈。

      䅑他走上쑻前去,也不说话,就是面带撎笑意㶱的⇽看着它。

       “上修,上修,小⨨妖知错了。”

      靨 “先前不知上修修为高深,冲撞了上修,还请见谅。”

      “小妖抢夺这梵玉碟也是有着原由,还请上修让小妖碖讲述一番。豝”

      这白猿不断衩的摇晃着手脚,机警的说着求饶的话。

      “遭了,遭了,俺䧳这怕是惹上了麻㛮烦,本想着只是个稍微有些修为的凡俗,却不想是个精通术法的上修。”

      它心里惊慌,嘴上说着好话。

      希望这修士是个好说话的,能够听俺说完原由,可怜上俺们这些妖类数百年挣扎,不求去了禁制,只求饶了我等性命。

      “老爷,快快解决了它。”

      “这猴是个坏的,可怜我那庙祝估计也没了性命,更别说我的庙宇怕是更被它们打成了废墟。”

      穿山甲见秋虹ꝅ料꨽理了白猿,立马小跑着走上前去,声音带着哭腔的说着。

      “上修,我㈛没害他性命,爿只是将他打띞晕了过去。”

      뗎 白猿瞪了一眼穿山甲,立马高砑声的反驳。

      啾心中奇怪,那来的妖奸不替我说话,还帮着这修士想要杀我。

      䒺它长时间在人世寻仙问道,学了些新鲜的词语,更学了些许的奸猾。

      但它哪里知道这是个披了穿山甲皮的山神,外在虽是妖物模样,但内里䰷早就变质了呀。

      秋虹双眼灵光一闪,施展了个望气术,见它磘散发的气机清澈宛若水光,不染血腥怨念,更是隐隐有几分道意流转。

      就知它未害了穿山甲口中的庙祝性命,甚至也从未杀过人。

      算是个难得的好妖。

      而且看它身上气机,怕也不是个有些背景的,至少没修得像旁妖一般乌气ⲇ森森的感觉。

      就开口说道:

      “你且庵说说,这其中有着䀕什么原由。”

      也不㎿管身旁装模作样的穿山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