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手?方法女生

      “嗯哼哼~哼哼哼嗯~——”

      一个暴雨的清晨。

      猫姑娘哼着歌,把衣柜里所有衣服拿出来抛到床上,操纵着它们一件件地漂浮着叠好,然后用热能祛除潮气和杀菌。

      阿尔伯特行走在家中的过道间,精神力触须细致地摸过每一寸墙壁和角落,清理灰尘,还有蜘蛛一类的小型生物。

      现在是六月末。

      刚刚迎来暑假。

      夏【乱纪】开始最后的疯狂,即将到来的,是个和春季一样气候较温和的时期。

      两人在家进行家中大扫除。

      等到大扫除完毕后,阿尔伯特会留在家休息,他暂时无甚要紧事做,公司和学校里都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抽出时间陪着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是很自然的,再者【雷明顿通用技术公司】已经日渐走上正轨,在这个第13行政区中的8个城市圈站稳脚跟,他所经营的领域又没有竞争者,各地政策也大开绿灯,相当欢迎。

      接下来,稳中求进才是第一要务。

      “阿尔~——”

      他听到了啪嗒啪嗒的跑动声。

      塞西莉娅的脚步声比起人类异常的轻,但他现在的感知能力还是可以很轻易的听到,阿尔伯特循声看去,看到她很开心的跑过来。

      “怎么了?”

      “你看这个!”

      她张开手掌,向他展示手中捧着的一堆小零碎:

      回形针,缝衣针线,一个巴掌大的小笔记本,两根没用完的笔,还有几枚硬币零钱,加起来按购买力折算等于10元钱。

      “从家里的边边角角找到好多小东西啊,都是以前以为没了的。”

      塞西莉娅在整理杂物中找到了些乐子,她现在的心态像是在玩寻宝游戏,她把零碎放到一边,又捧起一枚吊坠对他展示。

      “最关键的是这个!”

      她笑得更灿烂了些,看上去倒多了几分傻气:

      “你送给我的,后来找不到了还难过了好久,我都放弃找了,没想到它自己出来了。”

      .....我有送挂坠?

      哦,有的,他从记忆中翻出了某些画面,那是还在中级魔法学院时期的事情,她记住了他的生日,主动送礼,所以作为回礼,他又在对方生日时回赠饰品,因为对当时的自己有点小贵,还吃了一阵子土,统共两星期的泡菜拌饭,还有一星期泡菜都没得吃,自己做清水挂面,因为他把饭票卖给了其他学生,他没有动用存款——那时候让他进行计划外的花销跟要他命一样。

      这个极其讨厌欠人情的人精准的计算了维持自己生存的最低限度,然后算出可用额度,进而购买了与女孩的礼物近乎等值的饰品。

      一枚钻石挂坠。

      现代魔法工艺的残次品,对阿瓦兰迦人来说是烂大街的东西,她倒是如获至宝。

      “还有还有,来这边。”

      塞西莉娅笑容灿烂的推着他往一个房间走。

      “怎么了?”

      他感到有些好笑。

      “你看了就知道了。”

      她最终把男巫推进一个杂物间,反手关门,点亮天花板照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大堆已经整齐码好的旧书本、稿纸、资料、器物和.....一大叠照片。

      猫姑娘把照片拿起来,用精神力在他面前将成摞的照片展开成扇形,刚好遮住了下半张脸,但从他这里还是能看到她弯成月牙的眼睛:

      “这是我家里人。”

      他从中选出一张全家福,拿在手中,手指摩挲着质感有些粗糙的彩色照片。

      “你的父母.....现在也是我的,然后是奶奶,两个哥哥,大哥泰莱斯通我见过了,二哥跟岳父一起在外经商,还有两个姐姐。”

      “欸,你知道了?”

      “你介绍过。”他点头,“我记住了。”

      Aaaaaa~?

      脑海中某个莫名的联系对他手中的发出了询问。

      不,不是的。

      他回答道——前代和后代的联系不仅仅流传于血缘,精神的传递也是其中之一,两个原本无关的群体籍由传递者走到一起,相互联结,我们将其视为对后代联系的补全。

      “这个给我吧。”

      阿尔伯特挑选了一张照片放入自己的上衣内衬口袋:

      “还有哪里没收捡的?”

      “都弄好了。”

      “那就可以休息了。”

      话音刚落的刹那间,男巫感觉到眼前划过一道黑影,然后一股力量几乎推动他向后退了一步,脚下的地板在怪力的瞬时冲击中产生了皲裂的纹路,随后又被他的施法抚平,是塞西莉娅,她冲过来抱住他,笑容洋溢地对着他乱蹭——这是她的放松和恢复精力方式之一。

      “耶噫~!”

      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没有挣脱,用下巴压住她的头顶:

      “耶。”

      以吨记的基础力量。

      要不是他现在也一样,甚至超过她不少,他现在就是“阿尔伯特酱”了。

      ........

      “快一点,电影开始了。”

      猫娘啪嗒啪嗒地用蓬松的猫尾拍击沙发靠背,而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投影设备,正在播放一部动画电影,主角是个永远吃不到松果的冰河世纪犬齿松鼠。

      “等下马上过来。”

      阿尔伯特端详着手里的金属名片。

      黯淡的金属表面平滑而给人以“安静”和“极简”感,只在中央标注出其主人的名字,并在边沿蚀刻出一连串的符文序列,似乎是某种防伪标志和密码,他从中翻译出一本书名,然后又依照着破译出的数字找到了密码上标出的页码和段落,接着没有发现什么秘密,倒看到了一句不晓得多少年前的谚语,也可能是那时的笑话——如果你不能用头探测水源,也不喜欢吃沙子,那最好不要学鸵鸟。

      花费心思和时间破译出的只是这样的结果。

      似乎又是个玩笑。

      这是在不久前与那位名为【弥米亚忒】的符文逻辑学博士交谈后对方赠送的东西,说让他保存好,等到第四学年.....它就会有用。

      “主角出场了。”

      “来了。”

      阿尔伯特捧着零食在沙发边坐好,塞西莉娅靠过来压着他的肩膀,顺手抓一把零食塞进嘴里,鼓起腮,慢慢咀嚼,像个松鼠,接着把尾巴放倒他手中,男巫会意地抚摸精于护理的柔顺猫毛。

      今天这么放松的状态对他而言还是很少见的。

      他明天又会忙碌起来。

      ——所以要抓紧现在。

      猫娘的尾巴突然缠住他的胳膊,将他拖拽着向自己再靠近了一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