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片 旅馆没有电梯,墨砚未曾看夫妻俩一眼,径直从掾楼梯上了三楼,一步一步,朝走廊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那间房门口站了两个高大挺拔的保镖。

      皮鞋蹬地,一声一声,像是踩在容瓷的心上。

      容瓷大脑蓦地放空,一时竟不知道见到了容珏该说什么。

      小珏肯定以为她已经死了吧?毕竟那具尸体真的是她,这￶回真的做不了假了。

      他ボ会不会很久没有吃一顿好饭,饿瘦了?

      小珏如果知Ῑ道她没死,而是变成了一条小ㅎ狗,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他会相信她吗?

      保镖见到来人不禁弯腰低头,就在墨砚쩊要转身踏进房间门的那一刻쁵,寂䍓静的空间蓦地响起了突兀的狗叫声。

      䧙 “汪汪!”

      等等!

      她还没准备好!

      꼮 ㆒쪀狗叫声里藏着颤抖。

      墨砚㍖脚步一顿,턽低头宠笑,柔柔摸着狗狗雪白的小脑袋,嗓音低哑如浸了最深沉的夜色。

      “别紧张?嗯?”낆 澹

      这语气,就像是知道了她是人不是狗一样。容瓷心中不禁疑惑。应该不会吧,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不可쑪能不可能不可能。容瓷心里三否。

      男人在狗子愣神的瞬间抬腿,大步迈进了房间。

      沸宾馆房间简陋,一张雪白干净的床,一张小小的置物圆桌,一个灰色柔쑚软小沙发,一间窄小卫生葼间,别无其他。

      黑色短袖的男孩,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坐在小沙发上,背后枕着电脑包,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盒子模样的东西不肯撒手,就像一撒手他就会死掉一样。

      原本清澈纯粹,黑白分明的的眼眸里,此刻布满了邢骇人的红血丝,蛛网一样。

      “墨爷뭘。”

      魄 身前西装革履的薄彬一声呼唤,容珏终于动了动,缓缓抬起凝视骨灰盒的脑袋,将㟡视线落在那个男人身上。

      薄彬转身离开,▙守在门口,给里面的人留下谈话的空间。

      唉,三ﮖ年不见容珏小弟,薄彬实在是没想到曾经意气风发的天才㳷电竞少年,会变成那副颓废无力模样。

      他在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

      真希望他能振作起来䛪。

      破旧的小空间里,男人站在那里,长身玉立,一身妥帖利索的手工定制黑西装,怀里抱着突兀的穿着小裙子的白狗,清俊雅肆,昏黄灯光㷸下,完美脸庞的表情也如此完美。

      完美到看不出丝毫悲伤。

      这就是他姐姐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颱 可是知道她的死讯却毫不难过的男人。

      三年前如此,三年后的今天依旧如此。

      凉薄,淡漠,千里寒冰一样。

      是他的本性。

      륂 毕竟从南域商家出来的种,能有什么好货。都是玩弄人心玩弄感情的湆渣。

      少年森冷的目光落在雪白的奶狗身上,嘴角咧开讥诮嘲讽的弧。

      他姐姐假死了三ჴ年,他♷还有心情养狗?估计用不了多久,这只狗也肯定会惨遭뢱抛弃。

      桇“……”少年不ꚍ知道,他讽刺的视恮线刺痛了他最爱的姐姐的心。 椰

      ‧ Ᾱ他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是在嫌她没有骨气,被抛弃了还继续呆在那个男人帄身边吗?

      阍可是如果她完成不了任务,容珏就再也没有见到活着的姐㧍姐的机会了。

      而现在抱着她的这个男人,也会死。

      容瓷忽然不敢动了。㧠

      她不敢靠近少年,那个依旧抱着骨灰盒的少年,像是要把骨灰盒揉进身体里一样。

      他怀里騎的栛那些灰,才是他所坚信的姐럎姐䏺。

      “你븿知道我曾经问过姐姐一个问题吗?”

      少年开口,声音沙哑像是许久未喝过水,如同久旱的大地。

      听得让狗心揪疼。

      ̠“如果我和你同时掉进水里,她会先救谁。”

      少年干哑的声音,让男人抚摸小狗脑袋的手顿住了。

      他低头看着少年。

      一身雪白的衬衫不知多久没有换过,四处都是灰渍。他长大봕了,连续几天的奔波,胡渣肆意生长,颓然而绝望。

      㼞 黑发油油的,模样狼狈极了。

      谁能想到这是三年前那个未满十八岁的天才电汪竞少年卻?

      骄傲而自恃,看所有人的眼光都带着不屑一顾,像高不可攀的凌霄。

      墨砚还记得第一次见他。

      少年白衬衫干净整洁,黑色休闲裤,短发利落,意气风发。

      盛夏骄ੌ阳似火,灼烤大铮地。金辉压上梧桐叶,垦在凹儺凸不平的红地砖上落下斑驳光影。

      蓝色豪车停在山月中学大门前的树下,白衬衫的少年站在校门口翘首以盼。

      眼里星星点点满是期待之光㺌,漫天萤火一样,迷人又乖巧。

      彼时㨾他和朋友开着刚刷银눏漆不久的新超跑。刚一回学校,就看见女孩从校门里大步流星走了出来。

      널 奇怪的装扮想要不引人注目都难。

      从高一进校时,女孩就引起了关注。

      因为她的装扮。

      灰白䷊相间的校服一롿尘不染,少女长发自然卷,散落肩头,随着夏季干燥的微风在空中划下清纯的弧度,露出优美干净的脖子,白玉一样。

      美玉之下,宽大的校服包裹女孩细瘦的身躯。她的身材絟和཮校园里大多数的女孩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烈日炎炎下,少女戴了一顶雪白的渔夫帽和同色的口罩。帽檐遮住眼眸,口罩遮垶挡粉唇。

      如此盛夏天气,长袖长裤,帽子口罩,少女也是㞲不怕热,成为那个县城中学最特别的存在。

      听说她初中也是这样的装扮。

      每天如此。ᵘ

      ꕀ 听说她是因为丑才把自己挡个完全。

      ⷊ “如花”那种丑。

      渽 丑到家的丑。

      整容也整不回来的极致的丑緆。

      菱圆下巴、龅牙、香肠嘴、塌鼻梁、斗鸡ʬ眼……各种对她长相的猜测在ே不大的高中里쎑肆푙意传播蔓延,病毒蠠一样。

      但是银色超跑驾驶座勨上那个少峀年见过她的㚈真容。

      那是一种含苞欲放的,震撼人心的美。眼角眉梢,都透着骨子里的媚,妖冶又不流形于艳俗。

      在那个红霞燃透半边天的傍晚,学校几乎无人踏足的小树林,他在抽烟。一ﶞ转身,就看봚到了一群女生。

      以蚲及那个被团团围住葹的女孩。

      拳打脚踢极尽欺㎇侮ꅱ之后。

      鲜红血迹顺着发际流下,她漠然而斉轻蔑,红艳的唇角渗出冰冷的讥笑。

      女孩逆着斜阳,长휳发散乱,衣冠不整,露出柔美如天鹅的脖颈,锁骨发青,一片ʜ伤痕累累。

      푫血红色的泪痣让她看起来精致又脆弱鳨。

      他见餿到她的瞬间就怔住了。

      容瓷鴤……是她吗?

      那时他刚回学校,还不知道高一有一个奇奇怪怪的天才少女,叫容瓷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