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8影视手?版

      贾夫੟人手边ꪔ还领着一个鮥十余岁的少年。

      언 这么久以来,这是第一〛次扠贾ޣ三带着夫人一同登门。

      屋内很暖,硕大的铜炉连着烟⎰囱通向屋外。

      华文不忍的看向那少年ꯒ,摇头叹息。

      Ꞻ ‘噗通’,贾夫人跪下了,流着泪声音凄惨:“求道长救亜我一家性命,若不行,只求틬道长能救下我儿,他今年才十二岁…”

      ꕅ “哎,夫人不必如此。”华文心中确实有些不忍,即使这贾三有罪쵵,又与妻儿何干…

      “跪下,给道长磕头。”贾￳夫人拉了一緊把身旁少年。

      “夫人请起,此事未到山穷水尽…”

      ጌ 一番客套,贾夫人终于起身,擦了一把眼泪。

      众人坐定,华文看向贾三:“贾施主,可哈有话于我?”

      “三条腿数日前²离府,说是去调查那日之人为何会寻到此处,뚣但临走前却命我加快进度,想来是⁝怕再节外生枝,ᩍ那事,已到了最后时刻。

      事已至此,想来那三条腿不会放过我,道长若愿助我摆脱那三条腿,事成鱿后,我愿拿假山下的宝物与道长做个交易。”

      戏都唱到这个程度了,这贾三居然还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

      是时候再烧䈋一把火了。 绨

      “贾施主,贫道虽道行不高,也并未䍔习得任何战斗法门,但ʟ若想取你那宝物,早已取了。”

      “ᕈ道长何意?”

      “你以为你那宝物三条腿不知吗?”华文语气鄙夷,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贾三。

      贾三脸色瞬❚间煞白,片刻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喃喃自语:“何以至此…何以珪至此…”

      心理防线彻底击破!到火候了! 嵷 쒬

      “贾三!你助纣为虐,此时还要ꏇ执迷不悟吗?等那三条腿回来,你一家再难走脱一人!”

      一声怒喝,将뾩贾三叫醒,但他眼中的茫辛然却并未消散。턝

      “夫君,㳨你求求道长,此时回头或许还来得及…”贾夫人一声哀駜嚎,抱住了贾閞三。

      “对,셛或许还来得及…道长퓆,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贾三襾推开贾錌夫人,上前双手拉住了华文。

      䈭 华文厌恶的看着贾三。

      真是无可救药,死不足惜。

      但这贾三惜命,此时却不好说他必死。

      “我需了解所有因果,问什么你便答什么…”

      贾三,芝阳城传奇人物。

      初时,不过一农家子弟,能有今天,全凭了其发小的帮助。

      其发小自小勤读诗书,二十岁那年高中进士,借着这层关系和发小的资助,贾三在芝阳城里渐渐开始做起了生意。

      最早其实他⚩生意做的并不大,直到十年前,他那发小被升为兵部员外郎,事情开始变得不一样。

      金国人找到了他ᛡ,在大把金银的笼络下,贾三꫰屈服了,䲺明面上的生意越做越大,暗地里ၦ却开始帮췾金人干起了盐铁走私的买頾卖。

      炋最终䊶,他那发小訣,也⠩被他拉下了水。

      其实,金人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那发小。

      莸若仅是如此,或许也无妨,但人心就是这样,钱多了想法就变了。

      五年前,他通过金人结识了三条腿,三条腿答应他,若是軽配合,可帮他延寿五十年,至少让他活到一百岁。

      至此,沉沦开始了。

      三条腿修的磯是邪道功法,需要大量人血,但这朗朗乾坤,枉造杀孽只能是死路一条。

      为了安全起见,贾三直接在自家府内选了一片改场地,帮助收集人血。

      而二人选择的办法,是畜养血奴๣。

      人,像牲畜浌一样,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每隔几日便放血一次,直到精᪕元耗肃尽。

      收集到的鲜血,大部分被三条腿炼化。

      但作为万物灵长,人类血液胯中含有一丝本命精忔华,那些精华全部被单独收集。

      血奴,长的可活一年⡺,短的,不到半年。

      这五年,他们已经残害了近᫹千人。

      ퟍ 西南角那处地下,此时还关着二百余人。

      丞血奴们死后,尸体会通过地道送往东北角,再被夺魄练魂。 謖

      樣 而东北角,三条腿仅说是其一位长辈,贾三也不曾见过。

      只是告知贾三,当魂魄与本命精华收集够之后,两者结合可˞炼制出一炉‘凝魄丹’,到时会分他一颗,帮他延寿。

      不但如此,自五年前两人合作后,金人对贾三的扶持力度更是加大许多,一些竞争对手也会莫名消失。

      显然,金人是乐见这一切的,毕竟血奴都是秦人,䍁而贾三参与了这一切,已经是没有了回头路。

      쾹至于是否还有其它,三条腿不说,贾三也不知晓更多。

      这些信息于∊华文而言,已经够ྰ了,再多的,监天司会处理鉨。

      贾三那发小,三⭞年前已经荣升兵部侍郎,正三品的京官,想来也是拉了一批官员下水。

      但都有哪些人,∕显然不是贾三这个棋子能知道的。

      ᡌ 这故事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富家翁惜命想延寿,配合邪魔修士以活人炼丹的俗套剧情。

      茶馆里的说书人整天讲墇的都是这些,俗得很。

      就好像邪魔修士不草菅人命都算不上正经邪魔。

      情报已经齐全,任务也终于完成,接下来只᧶需要让黄哥把情报送出去。 媶

      但看着贾夫人和身边的少年,华蘤文犹豫了蠐。

      按大秦律法,仅是里通外国这罪,便当诛三族,首恶凌迟。

      贾三死ꔯ不足篡惜,但株连这种刑罚,在华文眼里,太重了。

      “앴先ศ将妻儿送走吧,藏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我会安排人接他们走。”略微思索,华文淡淡说道。

      自己毕竟也只是一个初入监天司的暗杠罢了。

      这母子俩最终是否能活,还是得看监天司的意思,但如果能救,华文不介意⃟尝试一下。

      心里一声叹息,华文继续说道:“至于你,等三条腿回来,磏还要再与瓖他虚与委蛇一段时间,不要让他察觉出什么訫,我会想办法找人击杀他,待他死后再想法化解你身上因果。”

      听到这些,贾三心中一慌:헍“我単全砕家一起逃不行吗?”

      “可以,若你认为自己能逃过三条腿的追杀。另外,贫道多劝你绂一句,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你若是三条腿,会不防备那宝物吗?”

      “这…哎…”贾三搓着手,不安的来回踱步。

      嚫华文并未催促,贾三此时已经没有选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