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王美莼

      秦放❥挑眉:“还要取名字池?取么名字好?”螲二蛋?驴蛋?铁蛋?秦放在老家的时候, 满村都ࡸ是这样的名字,所以杨海燕一问,他就下意识的想了。“还是你给它取吧。”他觉得自己取不好쁲名字, 就是两个弟弟的名字也是他想了很久才想好的。

      杨海燕想了想:“那叫乌꽐帅吧。”乌帅乌帅, 杨海燕越ﴎ想越觉得好听。

      莲嬷嬷好奇:“为什么叫乌帅?”

      杨海燕道:“乌乃黑的意思,它全身都是黑的, 所以取乌字,帅是元帅的意思,乌帅,就是马中的元帅。”一般来说,古时取名字都有出处,或者有其他的意境。就拿原主的名字来说,和她一起伺候杨小뷨姐的一共有四大丫鬟, 都出自一首舼诗里:䯝

      뺴细草愁烟,幽花怯『露』즎。凭阑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曾系得行人住。

      细草、幽花、海燕、垂柳。

      四个名字。

      那个时候原主只有五岁, 杨小姐也是差不多的年纪, 自然不知其中的诗意, 甚至很多字都不认识,还是夫人拿了一只本诗集,让杨小姐翻到其中一页,她一边念, 然后杨小姐用笔圈出四묿个人的名字。

      这便是名字的由来,说起来比她自己的名字有出处多了。她的名字是太婆娶的,可没繆有么出处和意境。

      想起来, 自从혨来了这里,她都没몗有想起过太婆。反倒是在现代家里的时候,她几乎天天都会想,想起来ߐ莫名的酸痛,又想哭。明明那个时候她也算事业有成了,太婆了死了十多年了。

      秦放回味了一下这意思:“乌帅,这名字取뻦得好,还是太太聪慧。”

      杨海燕回过神,调皮的朝着秦放俯身行礼ᖱ:“谢谢大人夸奖。”

      大家欣赏了一下乌帅的俊容,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杨海燕回到房里,把世夫人送的盒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她有些意外,是一套红宝石的头面,说是头面也不全,因为件数不齐。只一根红宝石的发簪、一对红宝石的耳坠。这里的红宝石,又叫红玉。红玉难寻,数量少,所週以做不来大件,只能做发簪和耳坠这种小件了,而且㠷非ﴒ常的精致。

      虽然这饰品不算贵,但是百两银子也要的,主要是买不到,所以很有意义。只是世夫人为什么将这个送给自己?

      这个问题,世夫人的ﳎ嬷嬷也不明白。

      “小姐,您为将这红玉饰品送给秦太太?”要知道一开始,小姐定的并不是这套饰品,而是后来让她去偷偷换了的。“这可是珍宝阁中刚到的嶭新货,您当时看到的时候还喜欢的不得了。”刚买来,原本打算过年的时候佩戴的,但因为小公子的事情,世夫人不想打扮的太明艳,所以就一直没带了。

      世夫人道:“我见秦孺人皮肤白皙,又是在鲜嫩的年纪,很是适合这种艳丽的颜『色』。”

      嬷嬷笑了笑:“您说的极是。” ౧

      世夫人:“『奶』娘,你看秦孺人和杨太太如酎?”

      嬷눘嬷坦言:“秦孺人聪⛌明些,杨太太务实些,但两人目光清明,都不似那种有坏쁘心思的人。”

      世夫人点点头:“我瞧着也是。”她送给杨大花的礼物也是不差的ɤ。

      而此时,杨大花也在看世夫人辑送的礼。

      和杨海燕的一样,也是一根发簪,一对耳坠,但杨大花的是珍珠㟆发髻,珍珠耳坠。对杨大花来说,简单的饰品反而畄适合她,젫太过复杂的是她撑不住的。

      所以世夫人选礼物,还是有些心思的。

      珍珠不算大,也不算小㏏,在一般五品以下的官家太太们中都撑得住场面。五品以上的官家,这就不起来了,但也不落得寒酸。

      世夫人定然送得起更大的珍珠,但再大的珍珠就不适合杨大花这个身份了。有时候,不适合自己的饰品反而压住自己。

      杨大花看向韩臻:“这是世夫人送我的礼ퟣ物,这…肄…这也太贵重了吧?”

      韩臻对女子的东西自然不太懂价格,他安抚杨大花:“我们救了小公子,这是世夫人的心意,你收着便是。果不收着,倒是显得他们还欠着我们的这份情。”

      杨大花一听,便没有顾忌的收下了。只是,她觉得这东西她没有机会带。“对了,之前跟海燕闲谈时,海燕提起,月份的时候,秦大人的军役期就满了䗬,他们打算回老家,你可是有此想法?”

      韩臻不曾跟杨大花说起过家里的情况,初时没说,是觉得没必要䢆,而今两人感情渐稳渐好,孩子都有了,他自然是要说的:“不回,搻就当我死在外面好了,我家和秦家不同…鮸…”

      杨葾大랆花听了,忍不住心疼他:“相뚹公,你还有我,我们的孩子,以ǐ后我们才是一家人。

      韩臻抱着她:“嗯。”他也是有家的人了,所以不在륗想那个不温暖的家了。

      ……

      晚饭后

      秦放书房里看书,杨海燕在书房里绣女红,也是今決天玩偶让她想到了一些,古代褖的刺绣便宜,但是放到平台上,价格则贵了很多很多,虽然ꜙ家里不愁钱,可谁也不嫌钱多,所以她打算在平台上卖냡刺绣。

      䀗秦放:“燕燕,我明儿要去军营了,接下来的几天都不回来。”他休沐了五天了,可算多了。

      杨海燕一愣:“又轮到晚上当乼值了?”时间长了,她都忘记她的当值时间了。

      뾾쵤秦放:“不是。是关于蛮子的事情,世准备攻打蛮子了。”他没有详细说明,毕竟是军事。

      䋱 杨海燕也没有剘多问,只是关心道:“那你要保护好自己啊,万事小心,别不要命的向前冲,你要记着我,记着你烤阿爹阿母㪿,记着我们还没有孩子。”

      ⥗䵧 秦放被她说的心头一动:“嗯,我们还要生쩚孩子呢。”

      ꃤ说起孩子䡴的问题,古代人重男轻女非常的严重,杨海燕决定套套他的话:“相公,你喜欢儿子还是闺女?”

      ⭯秦放想到了乡下的『妇』人喜欢儿子不喜欢闺女的事情,担心她害怕这个,马上道:“我喜欢闺女。”事实上,他是真的喜欢闺女筂。

      杨海燕知道秦放不说假话,倒是有些意外古代有男子喜欢女娃。

      秦放见她神情无恙,他才放心。“你⯽呢?喜欢儿子还是闺女?”

      杨海燕:“都喜欢。”只要是自己生的。不过,她没有古代几代人一起住在大宅的想法。果生了闺女没事,等闺女结婚了,他们自然濹不可能住在一起。果是儿子的话,在儿子成亲前就准备房子,成亲后Ꮥ就分开住。至于儿子的生活会此,成亲后让他自己承担。等将来她身体不行了,立个遗嘱,果孩子多的话,财产平分。

       不过她也只是暂时想想,谁知道以后会不改变❄想法。

      秐 훕 翌日

      秦放带着昆狮一大早吃了早饭就去了雏军营,路上和韩臻碰上,人一起了。不得不说,秦放쎷和韩臻的马是相当惹眼的。

       韩臻见到了秦放就道:“我终于有马了,以后可不用你们载我了。”

      说起来র,昆狮没쫣来之前,都是秦放载韩臻的,昆狮来了之后,鴰这个任务就交给昆狮了。

      秦放瞥了他一眼:“你的马有名字吗?”

      韩臻啊了声:“这还是取名ퟃ字?太讲究了吧?难道你取了名字?秦千夫长,这可不是你往日的作风啊。”蠵

      ঻ 秦放『摸』『ⵢ摸』乌帅:“家里的太太取的,叫乌帅。”

      乌帅听到秦放叫它,兴奋的回应了几声。

      秦放看了顿វ时睁大了眼睛:㉕“㤿它还知道这是在叫它?”⏪

      﫟 昆狮道:“大人用吃휺食吊᷉着䠄它,一边叫乌帅,训练了很久,才有的反应。”

      韩臻:“这也太精明了。”

      秦放:“你知道乌帅的意思吗?”

      韩臻:“就跟铁蛋驴蛋一样,还有意思?”韩臻比秦放更文盲。

      秦放的语气带上几分骄傲:“那当然,乌是黑的意思,帅是大元帅的意思,乌帅是马里的㠄大元帅。”

      韩臻一听:“我知道给我的马儿取什么名字了。”

      秦放不可置否:“铁蛋?”

      韩臻呸了声:“是乌将,这两匹马是一个品种的,我不跟你争元帅,我就d争个将军当当,乌将,怎么样౗?”

      秦放:“不怎么样。”这家伙太不要脸了,乌帅是他媳『妇』给马儿取的名字,韩臻怎么能套用呢?

      韩臻在不介意,他对乌将ᛯ道:“以后你就是乌将了,乌将,冲啊,驾……”

       “驾……”秦放也加快了速度。

      秦放一到军营,休息了一儿,熬将军就派人来叫他过去了。秦放到了世营맞帐,里面除了世和熬将옽军之外,还有熬将军下面的一名千夫长。又是过了一儿,煮又来了名千夫长,世才开口:“这次的叫你们来的目的,是为了之前胢的蛮子事件࿐。蛮子上次企图用下滥的段来威胁我们军营,想趁机霸占永州,这次我决定反击。我们永军军营一共五万人,由熬将军带着你们下面的五千人潜伏䎫去蛮子那边,剩下的四万五将士,从正面干正扰……”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