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晨韩国

      劳模常对武文杰说:“我吹个大牛吧,咱们䛏工厂能加工出来的最顶级的零件,都在我这里。我要干不뗯出来,咱厂剜谁也干不出来。咱们车间的这些设备䤁,我都玩得精熟。哪饯一台先设备,或者几台设备组合起来的䈭加工精度极限,我都门耤清。你的那个设计确实不错,理论水平挺高,说明你在学校学得好。但设计出来的东西能不能造出来,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工人的技术水平,当然也离不了设备的加工能力。简单说来,你图纸里有至少两个部分,咱们这里无论如何干不出来。”

      武文杰听了这才明白,劳模常并没有否定自己的设计,而是车间加工不出来,超出了工厂的能力限度。

      罜 “你回去再改改吧,改好了咱騚们再碰。”劳模常说完,转身又去忙他的了。뷱 

      武文伙的饭票终于断档了。

      没吃晚饭,他쨴饿着肚子去技术室画图䷆。

      不知是不是因为肚子里没食,他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

      쪛 ႘无奈之下,他拿着原来的㟰那张图纸去机加工一车间。

      绯 机加工一车间的夜班,没有白班那么多컈人,大约只有不到一半的床子开着。 ᭼

      武文杰大老远就看到劳模常带着几个人在厂房的角落里忙活。

      见他正忙,武文杰不便打扰,便拿着图纸,远远地站着看。

      他打算等劳模常闲下来了再去找他。

      忽听后面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क़“这不那谁吗?又来我们车间了?是找常师傅的吧?”

      武窣文杰ﴯ回头一看㶹,却是车车,依然穿着她那身整洁的工作服。 楮

      武文杰冲车车点点头,扬了一下手里的图纸,说:“我有点问题,来向常师傅讨教。”

      “没见他正忙呢。”车车说。“在这傻戳着干嘛?要不要到我们班那边坐会?”

      뽕 武文杰摇头说不了。

      见武文杰没有过去的웆意思,车车轤把手里的㦆提袋挥了鲅一下,道:“你看我哥这人,下班没按点回家,我以为他又加班了㖳呢,给他送饭来了,谁知他跟人喝酒去了,害得我白跑一趟。”

      车车话音未落,武文ᐠ杰便立刻觉得舌下生津,几乎要顺着嘴角往外淌。

      膨 他赶紧抿了一下嘴唇,又往下咽了一口口水。

      붭车车也不知是注意到了武文杰这个小小的动作,还是要跟他客气一下,直接问道:“哎,你吃没吃晚饭ࠝ?你要没吃,把我哥的饭吃了吧,省得我再往家拿了,怪沉的。”

      武文杰刚想开口说婉拒的话,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地餬响了一声。

      这A个声音暴露了一切,车车哈哈地笑了:“看来你还真没吃。算你有福气,㑝就帮我把这饭菜䠘给打ຳ扫了吧,正经是我的手艺。我说,你可别跟劳模常似的,吃饭不看点,会把胃弄坏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显得不퐓知好歹了。

      武쩤文杰乖乖地跟在车车身后,去找地吃饭。

      打开饭盒,热腾腾的饭菜气息直扑武文杰的脸,那一瞬间,他觉得真有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햟

      祅他怕车车发现,赶紧伸手,先用手心抹了一把额头,然后顺势用手背胡撸了一下嘴角。

      把手收回来的时候,他感觉手背有点湿。

      饭菜的量不쪍小。也是,车辆那么大的块头,饭量自然㐧小不了。

      饭盒里除∦了压謬得很瓷实的米饭以外,三个菜格里分别盛着三样菜:西红柿炒鸡蛋,豆角炒鈒肉,还有四块排骨。 眽

      在武文杰的记忆里,他챛似乎从来⁖没有一顿吃过这么多的菜呢㹖。

      当他接过车车递给他的筷子,扑向乖面柮前的饭菜时,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车车也逗,就在一旁这疟么看着武文杰吃饭。

      如果身边没有人,武文杰面对着这样一顿丰盛的饭菜,会风卷残云,一扫而光。

      但漂亮的车车笑盈盈地坐在他对面,他只得不停地提醒自己:放慢点吃,放慢点吃。

      这顿饭实在是吃Ẽ得太美了。

      米饭一粒没剩。

      最后剩的那点菜汁䛶,武文杰想去找点开水沏成汤喝。

      车车却以ู为他要去洗饭盒,便一把抢过来:“吃饱了吧?吃饱了就去忙你的,不用你洗。”

      说完,收拾起饭盒,扭扭哒哒地走远了。厁 袛 ᥊

      没喝着ᣁ美味的莞餐后汤,武文杰还是有些懊恼。但转念一想,白吃了一顿有生以来最丰盛的美味大餐,自己怎么还能再抱怨呢?

      再向劳模常那边望去,他已不像刚ࣜ才那么忙了,武文귮杰便拔脚往过走。

      忽然,他感到有点不对劲——手里似乎少了什么东西。

      对,是툕自己画的那张图纸,吃饭之前一直拿在手上,现在却不见了。

      討武文杰回想自己㢵,当时见到饭以后,就完全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把所有的一切都置之身外了。

      他本想回身去找,却见劳模常在远处向他招焩手。

      他隢只得向劳模常那边走去。

      “吃饭了吧?小伙子。”劳模常问。⁓

       没等武文杰回桉答,他又급说道:“哈哈,晚饭吃的还不错,看⠷你满嘴油光的。”

      可不是嘛,吃完饭武文杰还没顾上抹嘴呢。

      他不好意思地用袖子抹了抹嘴,谁知这个举动,惹得劳模常哈哈大笑起来。

      武文杰低头一看,自己的工作服袖子满是油污,想必自己这一抹,嘴边全得花了。

      騊“嫁给你,拿这个擦擦。”劳模常拿出一条无毛毛巾递给武文杰。

      等武文杰켶收拾完自己,劳模常才接着问他:“你的图弄得怎么样了?”

      ⯞臘武文杰一脸窘相:“我过来本来是想向你请教的,刚才看你正忙,就没过来。就在等你的那会工夫,不知怎么搞的,把图纸弄没了。我现在过去找找。”

      劳模常听∂了,扑哧笑出了ꁲ声:“你也真可以,要打仗了,枪找不着了。刚才跟谁在一起呢?图纸拿在手里,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

      武文杰不好意思多说,低着头没吭声봉。

      劳模常说:“刚才跟谁在一起,就找谁去问问吧。这图纸要是丢⦢了,你还得再画,那麻烦可就大了。”

      武䡷文杰随口应了一声,便转身向刚才吃饭的那个地方跑去。

      车车早没了踪影。四周也没有人。 ꛕ

      武文杰围着自己刚才吃饭的那张桌子转了好几圈,却连图纸的촫一根毛也没看到。

      他在心里暗骂自己:“你这个吃货,就知道吃,一见到吃的,就不要命了,连正事都给耽误了。”

      见武文杰垂头丧气回来的样子,劳模常知道他没找到图纸。

      劳模常问:“今晚上喝酒了吗?”

      武文杰摇摇豨头。

      “那你回⃨想一下,刚才你拿图纸进车间的时候,是呆在什么地方?”

      武文杰指了指厂房中央。

      “之后你又去了哪?”劳模常继续问。

       武文杰指向厂房尽头的一个角落。

      흗“在那干嘛?”

      “吃饭。”

      瀸 “跟谁吃饭?”

      “我自己吃饭。”

      蟝 “你自己吃饭違,为什么要去那里?” 똶

      听了这话,武文杰的脸有点红,说话也开始磕巴起来:“……是车车的饭,嗯䢑,是带给他哥的,……他哥没吃段,我吃了,我自己一个人吃的誥。”

      “嘿,那你不早说。刚才你是跟车车在一起,对不对?”

      武文杰点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