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磨镜浪水h

      大堂内名,一片欢腾之声。

      所有人都在大声谈论着那位神秘的大儒,那首从未出现过的词,还有跟着词一起出﮳现的全新的圣魂……

      也不怪他们如此朘激动,就在刚才,眼看着千年书院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就有神秘的大儒出手,以牔两귊句㾅话,扫了两个蛮族的颜面。

      ⇜接着,更是以一首词,碾压了那位不可一世的퓱年轻蛮族,和那个咄咄逼人的蛮族大儒。

      ꘀ这实在是太解气了。

      人群最外层的刘管事也跟着大声欢呼着,激动得脸ꨀ色通红뽩,淫嘴里说着不明意义的话。

      “好厉害。”

      江梦洛也被书院大儒展现出来的力量所震憾,喃喃地说道。 

      她出身世鿗家,以前就曾听家中长辈说过,书院大儒的强大,今日亲眼所见,还是被震住了。 

      她想到自己的父亲,跟这位神秘的大儒相比的话,似乎……

      旁边,陈牧早已经回来了,同样看完⭈了整个过程,对于那道满江红車的威力,同样有些意外。

      癸没想到,这首词在ﯿ这个世界出现,居然会出现岳爷爷的圣魂。

      在这个世界,能凝聚圣魂的诗词,也不过三十多首。都是至少流传了几百年,凝聚了无数人的情感与认同,堪称文明的图腾。极为珍贵。

      其躃中,可用作战阵攻伐的,仅有五首。

      眼下,又多了一首。价值之大,难以形容。

      对书院的弟子来说,又多了一种御敌的手段。特别是在战场之上,儒者有足够陆的时间来念完一首词,召出圣뜊魂,用来参战。

      这緒首满쐡江红的쫵圣魂,无疑是从地球上带过来的。

      那么,别的诗词是不是也可以…… 쉖

      죋陈牧发现自己又多了一个杀手锏。

      大儒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使用不同的方式应对。不管是圣人言,还是诗词,抑或文章,碰到任何敌人,都能找到应对的手段。湝

      “튴走忽吧。”

      셤陈牧见事몢情处理完了,傲转身就走。

      江梦␶洛在后面跟着。

      陈牧一路到了自己的⇽住所,推开门,“这里是我住的地方。”

      里面是一间很小的屋子,里面也没什么家具,除了一张床,一桌一椅一盏灯,就什么也没有了。馼

      旁边住的,跟他一样,都是书院的杂役。

      一身白衣胜雪的江ϋ梦洛跟这里完全格格不入,她打量杂着里面,默然不毑语。

      “江小姐。”

      这时,外面有人在喊,来的是两个仆人,提着两个精致ᵤ的食盒,说道,“小姐让我给您送来午饭。”

      食盒打开,四菜一汤,有鱼有肉,色香味俱全,还有一大盆米饭。

      碗是一对,精致的玉瓷碗。

      筷子有两双,是精美的象牙筷。

      这是两人份,显然,也包括陈牧的饭。

      聑 两名仆人放下后,就到外面等着。 ծ

      䖻 陈牧扫了一眼,淡淡地灶说道,“我的工钱是一个ӧ月五钱银子,一年下来,也吃不起这一顿。”

      说完,转身就出了屋子。

      江梦洛跟着走了鼐出去,让那两名仆人进去收拾。

      陈牧去了食堂,就是杂役吃饭的地方。

      书院中杂役不少,总共数十人,吃饭都是集中在一起。

      书院对他们这些杂役不错,大米饭管饱,就是菜没什么油水,都是青菜豆腐。

      “等着。”

      到了食堂外,陈牧对江梦洛说嵆道,一个人进了食堂,不一会,端着两个大繹海碗出来,底下是米饭,上面铺着一层青菜,还拌着几块白嫩的豆腐。

      “跟着我,只能吃这个。”

      簖 陈牧将一碗饭⤹递ኞ到她面前,还有一双长短不一的筷子,都变色了,也不知道用了ൈ多久。

      江梦洛面不改色地接过,就这样吃了起来。即便簍吃笽这样的粗菜淡饭,她的姿态看起来都相当优雅。

      这都能忍?

      陈牧多少有些意外,这妹子一看就是ᅁ从小锦衣玉食的大小姐,本身又拥有巨大的名声,能做到这种程度,也真是不容易。

      …………

      下午,陈牧将换下的衣뽍服扔到一个木盆里,对江梦洛茳说,“这个拿去洗了ҟ。”

      江梦洛二话不Ⲅ说,端起木盆就去了짦后院,那里有一个水井,在井边洗起了衣服。

      幸好这个时候,院子里并没有人。

      要不然,被别人看见,堂堂四大天骄之一,无数人视긎为偶像的秋水剑,居然帮一个杂役洗衣服,恐怕会三씍观碎裂忥,然后拔剑找陈牧拼命。

      陈牧见她粗茶淡饭也吃了,脏衣服也洗了,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没有半分怨言。终于拿出了杀手锏。

      挀 “天色已晚,韟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吧。”

      江梦洛听䡰到他的话,神情第一次有了一丝慌乱,退后了一步榡,急道,“这,于礼不合。”

      聝陈牧见捏住了她的命门,笑道,“你我是未婚夫妻,有什么于礼不合的?”说着,逼近一步,伸手要去摸她的脸。

      江梦洛慌忙躲开,又退了一步,脸色绯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们鏈……还没拜堂,不可以的……” 

      “那我今晚就拜堂如何?”陈牧再次逼믟近沨一步。

      “啊?”

      江梦洛先是一惊,见他靠近,心头慌乱不已,下意识줍又退了一步,人已经退到了门外,咬着㧍嘴唇说道淉,“婚……婚姻大事……岂能……如此儿氱戏……”

      “我都这입样了,哪里还有那么多讲究,自然是一切从简。”陈牧步步进逼。

      Ⰰ江梦洛一步步后退,有脵些묶瑟瑟发抖,浑然忘了自己是第五境荡的武者,而眼前的男人,只是小小的第槟二境。

      “不……不行的……”她慌乱间,转身就走,转眼间消失不见。

      陈牧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心中得意。

      小样,跟我斗,一到动真格的ᅛ,就협现原形了吧。

      等江梦洛涩走远,陈牧也离开了书院,展形身法,很快到了附近一座山上。

      ꄩ今天开始,他要修练先天乾坤功,这门㷓功法吸收天地间的罡气,动静太大。在书院中修练禀,很容易暴露,所以,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书院的杂役成家后,都会搬到书院外面去住,周边有䠙不少民房,这种事很普遍,就算夜不归宿,也没徵问题。

      陈牧到了山峰之巅,盘坐在地上ă,尝试第一次修鰈练。

      봘系统直接将这门功法灌注到他的大脑里,包括一些修练的经验。轻而易举就能入门。

      “不好!”

      当陈牧将一缕天地罡趽气吸纳到体内的时候,狂暴的力量,引得体内的真气差点暴走。他拼命运气镇压,运行了几个周天,才让暴走的真气的完全平息下去。

      車“譆这个世界的天地罡气,竟然如此狂暴。”

      陈牧心有余悸,在天子传奇世界,天地罡气虽然狂暴,还是能够少量吸纳,再炼化的。

      ᚾ葸 但是在这里,只吸入一缕,就差点让他走火入魔。

      这意味着,这里的天地罡气,比天子传奇世界要狂暴得多。

      怪不得这个世界,想要成为陆地神仙那么困难。狂暴的天地罡气鴥,掌控起来太过困难。突破时危险极大。

      “这样的话叟,在这里修练先天乾坤功,会困难十倍。”

      陈牧皱起眉头,思考起了解决之法。

      “看来,只能在肉身上面下功夫了。”

      只要肉身足够强横,就能承受得ꖽ住狂暴的天地罡气。

      这些年,陈牧都是以修练真气为主,并没有专门去修练过肉身。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专注于一个方面,才是正道。

      他在脑海里翻找了一遍,发现专门锤炼肉身的功法,靺真的很少。⯾ 益

      横炼功法倒是有,像是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等等,本质上,这些功法能做到刀枪不入,依靠的都是自身的真气。而不是单纯的肉身来硬扛嫚。

      说起辰来,锤炼肉身的功法,这个世界倒是有。

      䖥 而天下间,䬈若说哪里的功法最多最全,还得是书院。

      不过,收藏各类修行秘籍,풮武道功法的书库,他一个杂役根本进不去。

      陈牧想道,“看来,得想个法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