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文女主文

      彻底离开了北霞一院后,恭姬感觉放松了不少,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明月,天空还是该有的面貌,但只쮆能依靠月亮微弱的光芒勉强呈现出来,是月亮孤独,还是夜空凄凉?

      쇌天边渐渐露出䍩鱼肚白,逃出北霞一院后,恭姬来到了晨曦装备店附近,随便找了个角落便抓紧时间休息了,他首要的事情是恢复神迹。

      一条无人问津的巷子里,恭姬感受到了光线⒗而睁开了双眼,双眼一睁,坚实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展露。这也表示恭姬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恭姬起身走出巷子,这个小巷子就在晨曦装备店附近,恭姬站在不远处遥望짐着装备店的大门,刚往前走了几步,恭姬顿时犹豫了。

      “体术系那帮没脑子的,指不定做事没分寸呢!”说完,恭姬便转身돏朝城西去了。

      恭姬担心将祸端带到晨曦这里,于是毅然决然地选择独自承受。

      太阳渐入当空,光明正式照耀大地。恭姬已经来到了城西的商业区,这个点,城南集市那里已经퐪逐渐喧嚣,但商业区还很安静,恭姬来到这里回쌪想起了刚到北霞城的时候,跟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到了城门口。还是高大的围墙,恭姬穿过拱门时心中有所触动,如果没有大叔昨晚그所说的“追杀”,今天离开北霞城他会往哪走?他该往哪品走?

      北霞一院内,体术系学生宿舍内,大叔贼头贼脑地在楼道中穿行,在其中几间宿舍门缝中塞进去一张纸条,更过分的是大叔竟不知用什么手段潜入了女生的宿舍里,挑了两间宿舍也塞了팵纸条。

      “诶!⚂起床了起床了,上课要迟到了!”

      体术系一间男生寝室内,一个没精打采的学生已经穿好了衣服,校服穿的挺工整的,正端着洗漱用品挨个叫醒自己的室友。

      “几点了平安师兄ș?”一个银发少年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叫醒他的正是运用塌天夎手的平安溪。

      ꄹ平安溪依၇旧是一副没什么干劲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没睡醒。

      平安溪将牙刷插进嘴里含糊其辞的说到:“小白啊,再有两分钟就迟到了。”

      银发少年便是也曾与恭姬有过一战的北霞霸城城主之子韩序白,韩序白是两年的学生,平安溪则是九年的学生,所以韩序白称其师兄。

      北霞一院的住宿安排多是以系别划分,不参考入学年份,所以一间宿괘舍中可能各数年份的都有。

      韩序白一听还有两分钟就要迟到了,扑腾一下从床上弹起,体术系无人不知上课迟到的可怕惩罚。

      韩ꊤ序白咋咋呼呼的穿上平时穿的衣服,此时的他跟之前判若两人,正当韩序白准备去卫生间时,忽然瞄到门缝下面有一张纸条。

      因此忍不住好奇,过去将其捡起,纸条内容很简单,上滌面写着......

      于此同时女生宿舍中龙杺柠䡚,洛尘各自捡起门缝进来〝的纸条。

      三人异时空却异口同声的念▵到:“城西门直行돝十五公里,恭姬出没....”

      纸条被韩序白拿在手中一顿蹂躏正好被刚刷完牙的平安溪看见了,没等平安溪开口,韩麃序白道:“平安师兄,城西门往西十五公里,恭姬出没。㘙旷课吗?”

      只见平安溪手中的牙刷被瞬间紧握,懒散的眼神竟突然外露凶光。

      场外往西十五公里,这是一个废墟,或许以前不是。恭姬来到了一个坍塌得面目前非的砖ﶥ瓦房的门口,脚边떉似乎原有篱笆竖立,可现在脚边只剩下碳化的木头和枯枝烂叶。

      恭姬轻车熟路的走到瓦房里面,满目疮痍的房子此时就像堆砌在一起的砖头,恭姬的心情五味杂陈,粗糙嘨的手掌在残余的墙面上轻轻抚过,口中喃喃的念叨着什么,直到嘴濺角微微颤抖起来,视野的景物逐渐朦胧,一滴泪悄悄的划过面颊。

      北霞城往西有几个村落,其中就有莫吉托村,现在,可以说是莫吉托村的遗址。

      㽤 恭姬漫无目地走在曾经的记忆里,一草一木,一禽一兽,回归现实却皆不复存在,短短两年,曾经在小路上奔跑的稚嫩脸庞如今却带着沧桑。

      恭姬手中还提着个小木箱子,箱子不大,一只手就能拿起来。这是他在家里捡回来的,他自己也没想到还能看到当时的物件,这个木头箱子里面装着的都是书,哥哥告诉过自己,这是爸爸妈妈⣁留下来的,里面装着的书他早就都看过了,都是些古典文学,小说故事和几本零散的历史。

      这一路上,也就恭姬家的砖瓦房算是完整,其他的木质房屋几乎都倒塌了,烧的烧,破的破,直到恭姬走到了村子里的广场上才停下脚步暂Ű作休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慕辰的地方,也是第一次被慕辰揍的地方。

      “我会让战争停止的,放心吧各位。”恭姬看着天空自言自语,声音轻鼚的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

      就在恭姬感慨的时候,一股冷意从右边传来,恭姬眉头一紧,双眼右瞟。“杀气!”

      当他把视线完全转移到右边时,一只修长雪白的大腿迎面踢来朝恭姬脸而去。只见恭姬双脚放松,身体迅速沉了下去,美腿从头上ﲇ掠过,恭姬的双眼看着不该看的地方。

      被‘闪过攻击后,对方没有急着ီ继续发动下一波攻势,而是一手插在了纤细的腰肢上뜋,长腿美女一头金发,肌肤雪白,修身的T恤和短裤让这个女孩散发的气质令人心中充满罪恶。

      恭姬后撤几步与其拉开距离后恭姬率先开口:“洛尘大美女,想不荇到第一个追杀我的是你。”

      “不仅仅是我,你个不要脸的家伙挺招人恨啊쥴.....”洛尘话音刚落,其身后落下三人,分别是平安溪,韩序白和龙杺柠。

      龙杺柠一落地就破口大骂:“你个死变䋇态!接受本小姐的重拳吧!”

      龙杺柠还是穿着蕾丝蓬蓬裙,但手段却不像外表这么可爱。大步一迈,迎面就朝恭姬挥出一拳。

      錾 恭姬还记得当初她一拳的威力,根쒵本不敢硬⛑抗,提着箱子就闪到一边,即獱便距离龙杺柠的拳头有一些距离,可恭姬依旧感觉到她拳劲打出的气流。

      “这小姑娘身材娇小,力气怎么会这么大?”恭姬心中疑惑,第⫐一次对龙杺柠的时候恭姬就感到奇怪了,但一直想不通。

      恭姬放혘下숿了木箱,警惕地看着面前的怪力女孩。

      龙杺柠┰朝与她一同前来的几人说到:»“我鿯第一个!谁都别和我抢!”

      칱 二字戏法,奇字,不要错过对手每一个分神的瞬间。

      与此同时,只见恭姬右脚向后一迈,双腿猛一蹬地,顿时宛如离弦之㌊箭射向回头说话的龙杺柠。

      龙杺柠回头时,㼢恭姬已到近前,一拳就向她打来。

      “无⶿耻!”龙杺柠心中暗骂,但这个距离她还是反应得过来的。

      同样是挥出一拳与恭⃵姬的拳头相撞。

      轰隆一声,谁롸都没想到两个肉体凡胎的碰撞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就在众人惊讶之际,倒飞出去的是恭姬。

      “好硬!感觉有点熟悉。짜”恭姬回味着㿇刚才与其拳头相撞是的衽感受。

      “这是.....横练气功吗?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冲击性?”恭姬的右竐手放在身后,뜎此时正롃颤抖着。

      “恭姬!上枻次你偷袭我㜌,这次我让你看看我全部的实力!”龙杺柠娇喊一声。

      恭姬若无其事的掏了掏耳朵,淡淡的说了句:“这年头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暴躁,以后竣嫁不出去我可不娶你啊!”

      龙杺柠一听,顿时羞怒,双拳紧握,一跃而起。

      恭姬抬起头,想不到这姑娘只是一跃竟已놹有数米,犹如从天而降般来到了恭姬的头顶,香裙쏌之下,恭姬依旧选择Þ闪避。

      龙杺柠一脚踏地,硬生生地踩出一个坑来,这时恭姬发现自己闪开的选择是多么明智。

      棘突然,恭姬好像意识到몔了什么:“横练气功提升防御的方式是将神迹包裹在身上抵挡外界的冲击,如果这层神迹压缩后集中在身体的一个部位....”想到这,恭姬提聚体内菤神迹先是龙南念的方法运转着神迹。

      龙杺柠一见,疑惑的同时没有忘记进攻؆,她可不打算跟恭姬这个无赖讲道德,拔腿就向其冲去。

      刚跑几步竟发现恭姬身上金光泛起,龙杺柠随脚步没有停下,但心中的惊讶已经无法压抑,她认出了恭姬使用的正是他们龙家独有的横练气功。

      ╾“神迹压缩,先稳定释放然后汇集在右手上,只覆盖右手,防御面积폽小,防御材料就能集中一处,把防御力提升到更꣥高一层。”

      神迹向右手汇集,身上的金光渐渐暗淡消失,恭姬顿时感觉手掌麻痹了一般,但手掌依然可对大脑发出的信号作出反应,恭姬举起这只仿佛跟自己没关系的右手挥向迎面而来的龙杺柠。

      龙杺柠见恭姬身上金光散去,估摸着是恭姬功夫不精,控制不了横练气功,龙家禣的独门功夫岂是这么容易学来的,龙杺柠此时只有对恭姬的轻蔑。

      又是一拳,龙杺柠可谓一招鲜吃遍天,不是一拳就是一脚,但谁让人家确实实用呢?

      两人再次拳拳相撞,动静比刚才更⼭为剧烈,周围的空气似乎⽸扭曲刹那,这次倒飞出去虜的确是龙杺柠了,而恭姬则踉跄几步,双脚突然一软,强撑着才勉强站住。

      “竟然消耗了这么多神迹....怎么会这样!?”恭姬心中疑惑,按道理不应该消耗这么多神迹的啊。

      与之同行的几人都清楚龙杺柠的手段,他们都清楚龙杺柠虽是七年级,但能硬刚她一拳的学生,整个体术系屈指可数。如今被恭姬一拳打飞怎会不惊讶。

      龙杺柠后跃数米后才稳定身子。

      “这...这是....”龙杺柠瞠目结舌,此时已经有갞些说不出话了。

      恭姬是神启体质ꊎ,体内神迹ᘓ天生就是他人的百倍,但第一次尝试压缩,所以神迹的输出是以百分比计算的,恭姬虽提聚了百分之十栧的神迹在手上,但他的百分之十就相当于普通人的全部神迹。

      这也是刚才恭姬突然感觉右手麻痹的原因。

      在场惊讶的也包括恭姬在内,他惊讶的是,神迹压缩后能有防御的效果,而大量压缩的神迹甚至能有排斥外界的特性,这应该就是龙杺柠拳头上冲落击力的来源了。

      龙杺꼞柠稍稍平复一下心情,问到:“你怎么会我们龙家的横练气功嵉?是谁教你的!”

      恭姬也是缓了缓,仿佛此时根本不是在战斗般,甩甩手,活动活动手腕,右手上的麻痹感消散后才不紧不慢的说到:“你们那个横练气功的基础不是很难,不就是神迹在经脉循环吗?不귭过发动之后再想活动倒确实不容易.....”

      “什么?不难?”龙杺柠听了恭姬对横练气功的评价有些不舒服,娇怒到:“我龙家世代无不驰骋疆场,战功无数。横练气功乃是我龙家最高深捒的一本秘籍,你居然敢说容易!겙”

      “那有怎么样,我不还是学会了吗?”恭姬又说了句欠揍的话。

      这次龙杺柠忍不住了:“你以为你那点皮毛就是横练气功的全部吗?本小姐今天不废了你....”

      営 正当龙杺柠痛骂的时ᩲ候,恭姬突然插嘴到:“不废了我就嫁给我吗?”

      届时,⁝龙杺柠已经犹如喷发的火山,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二字戏法,奇字,当对方乱了阵脚,便是击垮对方之时”

      恭姬嘴角悄悄上扬,满意的看着朝自己冲来的龙杺柠。

      龙杺柠虽然急火攻心,但好歹ၐ也是名门之后,怎么会轻易乱䧫了心神。

      恭姬在龙杺柠临近之时先一步踏前,龙杺柠的身高直到恭姬腰间,一大打小最好的方式就是靠手长并打先手。

      “老熊拍树!”恭姬一声大喊,右手掌随之举起。

      龙杺柠只见头顶左上方的手掌上一股神迹正在汇集。

      “他连这招也会吗?”

      龙杺柠首先想的是这个问题,随后立即发动横练气功,神迹汇集两只手臂,交叉挡在恭姬右掌的方向。

      恭姬脸上竟然是阴谋得逞的坏笑,手掌神迹顿时散去,一手抓在龙杺柠的双臂。㞶

      龙杺柠细小的双臂恭姬쏞一个手掌就能抓在一起,然后恭姬向下一压,都是体术系的,比力气恭姬怎么会输给龙杺柠呢?这也同时认证了地上的坑只是龙杺柠借助横练气功的排൦斥外界的特性才达到的效果。

      仅 龙杺柠突然感觉双臂一紧,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自上而下,别说龙杺柠力量不如对方,即便力量相等,从下往上使劲也鐮拗不过自上而下的力啊。

      恭姬制造出龙杺柠的空档后,以腰为轴,力从地起,腰部发力带动肩部带动手臂带动手掌,一掌朝龙杺柠脸上推去。

      波恩本兹肮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