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奇幻玄幻>

      畧“ﲌ你竟然是异灵?㶃而且还是尸灵跪者?”

      看到夜初那双让人头皮发毛的紫眼,外加强横的肉身,再加上夜初一直强调自己就是秘境中的那位至尊,而且삭语Ծ气很笃定、不像是在说谎。

      这一刻,泰猛想通了。

      这家伙的确뺏是一位至尊,更쉬准确的来说,曾经是一位至龟尊。

      “难怪能在肉身上与我一较Ψ高下,气血也如同青年人一般有活力、没有太多的岁月气息,”

      泰猛瞳孔聚缩,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气,这货的来头太大了。

      【今古常识】上有记载,在这个世界,有一种生灵、极其变态,甚至比那些所谓的神体、圣体还要恐怖万分,战力‘绝对不能’用平常的水准来判断。

      而这类生灵,既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妖、也可以是魔,在他们的身上、一切皆有可能,越级杀敌,那只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由于他们是最变态、最不可理喻、最不讲道理、最能颠覆人们认知的存在,所以被称之为异类,也称之为异灵。

      当然,异灵的种类有很多,尸灵者只是其中之一。

      而所谓的尸灵者,与僵尸有些类似,但又有很大的区别,僵尸是生灵死后,因执念不灭、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的怪物,尸灵者簜也是因执念不灭、但却是在特殊的环境里面、集天地浊气而生的▫生灵。

      而且尸灵者的身体、并非是原来那具,而是由原来的那具身体、汇聚天地之力、从新孕育出来的,是一具全新的身体。

      获得新生以后,虽然记忆还在,但他们的身体与新生婴儿并没有太大的区别,ᓁ这也是泰猛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夜初便是秘境中那位至尊的原因。

      而且尸灵者的身体、要比僵尸变态许多,不但能磮不老、不死、不灭,他们从此以后、将不再受大道所困、不受轮྅回所约、不为天道所束。

      总而言之,就是非常变态的存在。

      当然、尸灵者也有等级之分,其相应的等级,又以他们施展能力时,眼睛变化的颜色来区分的,从高到底、眼睛变化的颜色分别是;

      金、紫、红,绿,黄,灰,白,黑。

      ࠞ其等级由高到低、又可称之为;无上、逆天、神话、传奇、绝世、超级、非凡、普通。

      也就是说,眼前这货,乃是一尊逆天级的尸灵者。

      此刻,泰猛释然了,自己的神魔体不过才进化到上古神魔体而已,而对方却是逆天级的尸灵者,就是三千神体中,能排进ퟕ三十名、号称防御之最的金刚不坏神体,也难以与之抗衡。

      但泰猛相信,若是他的肉身进化成仙古神魔体,就是当下的修为境界,巒他也能稳稳的压制对方,将其打爆。

      看到泰猛的反应,夜初的脸色发黑。

      “不愧是逆天级的尸灵者,难怪能与我揲争锋,”

      泰猛᷽又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神情不似作假,很真诚。

      夜初顿时跟吃了个死孩子一样难受,原本他䦹白衣飘飘,很有仙气,ꁄ称得上英姿勃发,可他现在的脸色非常难看,甚至扭曲。

      为什么这货的优越感如此强?

      他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小小的王者,为何总是用一副至高无上的㳷姿态来俯瞰他这个三境真君?对他评头论足。

      你特么的到底是在夸老子呢、还是在夸你自个儿啊?

      说ᄐ实在的,夜初왯很不喜欢泰猛的姿态与反应,他觉得膈묟应、想吐,但他更想将泰猛打爆、使其彻底灰飞烟灭。榕

      “取出那两件道器吧,要舫不然你依旧不会是我的对手䮄,”

      泰猛深吸了口气,慢慢腾空而起,藐视着对方,他随后又说道;难逢遇到个像样的对手,我不希望你死得太快、能与我酣战一场,当然、若是能让我满意,我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我特么的真想一耳刮子抽死你,”

      夜初不顾形象的怒吼,紧쬱接着他深呼吸,冷笑道;你不就是⃙想知道我能不能、或者会不会动用那两件道器么,我偏不告诉你。

      “你彻底激怒了本王,你既然这么想去死,那我便成全你,”

      泰猛䢄遽然出击,틪手中的黑色大长枪被灵力包裹,携带着可怕的力道劈来,他同时覭怒喝道;

      “两件破道器、你当本王会放在心上?那你未免也太小看本王了,就算给你千八百件仙器又如何、本王杀你、依旧如屠鸡狗牛羊。”

      夜初满脑门子黑线,简直受不了,他在咬牙切齿,同时将实力彻底爆发出来,他非常迫切的想要结束这场战斗。

      因为他怕被对方恶心死。

      那样会很憋屈。

      “恶贼,在无尽的岁月里,不㦌知道有多少人因你而死,今日本王要替天行道,你且看我大枪——直捅,破你菊花,”

      泰猛脚踩在虚空中,速度快到极尽,只留下一道又一道残影,相隔不远后、他手中的黑色长抢往前直戳,可怕的力量,震得虚空都在颤䉙动,空气不断爆炸。

      侚浑身浊气滔天,滚滚汹涌的夜初,怒气燃烧,但他不语,狂猛的施展出杀招,要绝杀这个恶心阛人的ᯘ混账。

      结果泰猛手中大长枪突然改变方向,往上斜挑,撞击在他的超灵器上,强悍的力量,差点把他手中的超灵器都给挑飞。

      “礪神魔府,给我开,”

      泰猛在心中低吼一声,神魔府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八道天门纷纷打఻开,顿时就产生一股狂暴的吸力,将周围的能量都吸了进去,䏇包括缭绕在夜初周身的浊气。

      “蠢货,连能腐蚀万物的浊气都敢吞,你这是在找死,”夜初先是一惊、随后冷笑连连。

      “是吗?那你睁大狗眼看好了塼,本王到底会不会死,”泰猛撇嘴、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其实心底很震惊。

      夜初身上散发出来的浊气,在污染他的神魔府,里面的圣光与能量,都在被侵蚀、在溶解。

      不过、他的神魔府也很变态,能过够炼化这械可怕的浊气,将其转化成精粹。

      两人之间的战斗并未因此而停下,ꪉ相反,他们打得越来越猛烈,从天上打到地下,打到湖里、打到岛上。

      所过之处,满目疮痍。

      不知不좎觉间,夜幕已悄然降临,但两人还未分出胜负,不过双方都受了伤、衣衫染血,有自己的、也有对方的。

      砰的一声,夜初横飞出去,撞碎了大半个岛屿狒,坠入了腐骨틕水里面。

      腐蚀性极强的腐骨水,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砰”

      泰猛追了上来,一脚踏下,刚猛无膻比,仿佛一座太古神山降临,霸道至极,震的这里崩碎,腐骨水飞溅。

      夜初贴着湖底横移,如一⏶条蛟龙,在腐骨水中游荡,避其锋芒。

      一脚踏空后,泰猛快速跟进,他的速度迅疾如鬼魅,出现在夜初的不远处,一枪劈下,让得方圆几千里的湖泊⣷都在震荡,腐骨水不断溅入高空。

      夜初怒吼连连,双眸喷薄紫光,如同锋利无比的神兵,所过之处、都被摧枯拉朽的切割开来。

      泰猛心里发毛,퉗快速退避,躲开那两道紫色光芒。

      “ƒ这贱人的眼睛真厉害,等我瞅准时机,非给你捅烂不可,”

      泰猛头顶上的神魔府,可以规避天地规则,使得他在凌空飞行时,受到的阻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所以他的速度非常快,比修炼有速度功法的夜初还要快。

      他避开紫光,拧起大长枪从侧面迂回,逮住机会、就是一顿狂轰滥炸。

      嗡隆一声,两人再次拳掌相撞,而后皆是倒退开来æ,泰猛嘴角溢血、体内气血翻滚。

      夜初身体摇动,嘴角同样淌血,他遭受重创⥸,吃了个大亏꽜。

      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言语,似乎战斗才是永恒,碰撞随之继续,爆发出金属的声音,不绝于耳,震慑人的心魂。

      他们都如战神一般,同境之间,难以有人可以与之匹敌。

      直到天亮,胜负依旧还没分出,但他们的实力,都发挥到了极致。

      噀 “嗤!”

      血战很久,夜初被泰猛一枪ꑸ洞穿了胸膛,紫色的血液不断流淌。

      “你真的很不错,居然将我逼到了这一步,不过最后倒下的,终究싊还是你,”泰猛开口,神色冷淡,无论对方施展什么样的杀招,他都能够挡下,并给予反击。

      夜初很膈应,但他难以反驳,因为对手太强,最后、还是他败了。

      庉“结束吧!”¥ 涞

      泰猛低吼一声,狂霸的力道加持在大枪之上,一下子将夜初半边身子都给撕扯了下来。

      “什么不死不灭,在我看来就是个笑话,”

      夜初遭受重击,但并未死去,他的呼吸很重,不过他突돒然咧嘴一笑,令得泰猛眉头一挑。

      下一刻,只见他从夜初身上挑下来的那半截身子,突然飞起,伤口对伤口,而后快速还原、伤口片刻间就恢复如初,连痕迹都未曾留下。

      泰猛瞪大眼睛,满脸震撼。

      特么的,还能这样玩ꁁ?

      “你是杀不死我的,” 

      夜初咧嘴,满口紫色血液,别提有多瘆人了。

      泰猛的眸子微微一眯,杀不死?

      他不信。

      于是,他提枪而上。

      一声轻叱,两人冲向一起,再次开启了大战。

      “不死不灑灭,我倒要看看,干你千万次,你到底死不死,”

      泰猛若一头太古巨猿,攻击简单而霸道,他横空而至,一枪砸飞了夜初,他的力道太可拍了,夜初难以招架。

      关键是他的体力还很十足,反观夜初,精气神的消耗极大。

      没多久,他便被泰猛놸斩下了一条臂膀。

      结果还不等他把这条臂膀接回去,就被泰猛抢了过去,然后大嘴一张,强行吞了下去。

      以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轻易把嘴巴张到很大,吞下一个磨盘都是小事。

      夜初愣住了઺,石化在原地。

      这货连他的手臂都吃?

      쏜 尼玛的,这还是人吗?

      他的三观彻底被颠覆了,但下一秒,他的脸色剧变,因为他感觉到那条手臂与自己失去了联系。

      也就是说,对方有手段能够炼化他的身躯?

      想到此处,夜初心里发毛,前所未有的感到恐惧。

      㚖 然而泰猛却是眼前发亮,⸘眸子里绽放出刺眼的贪婪之光。

      夜初的一条手臂里面,居然提炼出了五万多的能量,这槠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嵇岳峙和巴成文这两个受重伤的皇境强者,也不过才提炼到几十㻠点能量,然부而夜初的一条手臂就有五万多点。

      Ȧ两者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

      夜初扯쀳了扯嘴角,随后傕转身就逃,非常果断,因为再战下去,他迟早会死。

      “你逃不掉的,”

      泰猛追了出去,速度之快,远超夜初。

      “噗嗤!”

      夜初又被打飞了。

      “你要如何才肯罢手?”

      夜初吐血,他不想再跟泰猛打下去了,他盯着泰猛、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想你的目的应该是秘境中的那些药材吧?你若放过我、里面的东西都归你,你看怎样?

      “你可别以为杀了我、就能获得秘境和那两件道器,我此刻虽然无法动用那两件道器,但我却有办法将它们毁掉,你若把我逼急了,那我就让你什么都得不到,”

      泰猛멧眉头一挑,相对于秘境中的东西来说,夜初的生死就不那么重要了。

      二者若装是只能选择其一,他肯定不会选择夜初。

      泰猛想了想,这样说道;“把你的所有宝物都给我,我饶你臭一命,”

      “可以,不过事先说好,那两件道器与法则世界,在这数十万年的时间里,不知为何,早就与恶魔岛融为了一体,无法取出来的,我也只能通过秘굡法、才能将其毁掉,”

      夜初话锋一转道;不过法则世界᛻里面的药材,却是ℯ可以带走。

      “那也就是说,你并没有什么价值了?”泰猛面色阴沉ꚮ。

      夜初急忙道;那两件道器虽然无法带走,但是我曾经好歹也是个至尊强者,肯定还有别的收藏啊!

      狥夜初很憋屈,有史以来,第一泋次这么憋屈。

      “䀉拿出能买你命的东西来,否则、我不建议杀了你,”泰猛撇嘴道;

      “三条残缺的、抵得上三十条中品灵脉的上品灵脉可够?ꦐ”夜初道;

      “三十条中品灵脉?”

      泰猛大惊,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姥姥、这就是至尊强者么?这么富有。

      他快速压下心中激动的情绪,道;灵脉在那里?

      夜初道;在秘境里面。

      “ᨏ真的在秘境里面,当初我死去的时候,就把身上的灵脉全部埋在了自己最强的法则世界里,看看有没有机会涅槃重生,”

      见泰猛眯眼,夜初急忙解释道;

      泰猛顿了一下、突然这样说道;“你体内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你可别否认,先前斩下你半截身子时,我察觉到一股凌驾于奥义力量之上的气息,那明显是大道法则,也就是说你身上还有一件道器,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不动用,但那是道器、应该没错,”

      他的目光凝视着珨对方、道;“先把那东西交出隌来,然后你再进入秘境,把灵脉给我挖出来,本王饶你⊶不死,”

      听闻此话,夜初如遭雷击一般,身子ᇤ剧烈颤抖,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䛟 ਣ 夜初的反应,让泰猛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敢骗我?”

      泰猛怒了,灵脉绝对就在这货的身上,结果他却说什么在秘境里面。

      “王八蛋,老子先宰了你再说,”≪泰猛在磨牙、缓缓走向夜初。

      “喂!你先等等,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

      夜初急了,连忙道;好吧、我承认,我身上是有些灵脉,䩍但是秘境里面也有啊!

      “喂喂!你先停下,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再这样,我、我把东西毁了啊!”

      “把东西拿来,这是本王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泰猛停下步伐,冷漠的看着对方。

      “东西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先发下大道誓言,放我离去,”夜初一副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跟宝物同归于尽的表情。

      “你还有什么资格与本王讨价还价?”泰猛冷笑道;

      “三十条中品灵⇙脉、三十条中品灵脉啊!”夜ᦦ初手里出现一个道器级别的紫金镯子,他一副你再敢往前习走一步,我就毁了它的姿态。

      泰猛止住身形,目光凝似对方,许久后,他答应了对方的条件,发下了大道誓言Բ,但他连夜初手里的超灵器和戴在左手上的纳戒一起要了。

      夜初也解除了与紫金镯子和纳戒的联系,将其全部扔妈给了泰猛。

      泰猛随意探查了一下,里面果然有三条残缺的上品灵脉,随后被他连镯子一起收入到神魔府里面。

      泰猛瞥了一眼慢慢远去的夜初,嘴角侖掀起了一抹冷笑,他突然暴起;

      “你可以去死了,”

      “混账,你不讲信用,居然敢违背大道誓言,”

      泰猛讥笑,道;“大道誓言?我辈武修、逆天而行,岂会在乎区区大道誓言?”

      “啊!该死,龙傲天,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的人是你!”

      “嗤!”

      一枪洞穿。

      “你可以归天了,来吧!别害怕,痛苦只是瞬间,天堂将会成为你的永恒,”

      “嚯嚓䡑!”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