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诸葛大力ai换脸

      得“这个我就不管了…”冷筱柔摇了摇头,跷了跷二郎腿,轻轻挑动眉꧌头:“不过,뺫我手上的东西,应该足够你程大……”

      “我做!”

      魅冷筱柔有些意外的看了看程天勇,她还不知道后鸞面怎么说才釶不会露馅呢,他居然就这么答应幌了?

      ㄷ这家伙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心虚成这样?

      甚至他连问都不问一下,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就承认了他的罪行?

      “应该是唐林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吧!”

      只能是如此了…

      “不过,你手上最好真的有我的把柄,否则……”

      “废话别那么多,程大队ҏ长쳲。你做的事情,你我心知肚明,有些事情你确定要톴在这里说出来吗?”

      冷筱柔越来越觉㶈得有趣了,ꁷ这程天勇的脑子几乎跟小헯学生无异,他这个位置,应该花了不少代价吧?

      他的头上,难不成还有更大的ꪽ势力?

      不过,未来穿越的时间应该还很多,冷筱柔也⫣不担心他们会做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大不了……

      只是……

      戓 能成么?

      程天勇气冲冲的离开,而张律师也很快进来了,有关取保候审的相关材料已经办齐,这就可以随时离开。

      冷筱柔一刻也不想再굾待在这里了,谢过张糕律䏔师后,与他一起⻪离开审讯室。

      也不知道程天勇之前是否真的撒谎了,在两人刚要离开刑侦部门时,他叫住了冷筱柔。

      ﷝因为张律师是唐林的辩᫱护律师,程天寐勇并没有刻意去躲开他,直接将冷筱柔需要的东西全部交到她手上。

      ﵆ “东西给你了,我的东西呢?”

      ℉“别急呀程大队长,我这刚离开不是?就算我身边䢠有律师,万一东西交给你,你再反水,ꂖ告我一个偷盗证物,那我不是罪上加罪?”

      毊“你……”程天勇气的直瞪眼,眼前这꟤个“唐林”,哪里还是一个十九岁的样子?简直比活了几十年的老狐狸还要精明。

      虽然他没有这么想过,却也觉得“唐林”说的很有道理。

      一旁的张律师更是惊讶的看了看两人,尤其“唐林”手中的东西,他猜到了一些,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不过,他最终干咳了一声,不再过问他俩的事情。ꭜ

      有些事情,犃当事人做完了,他的麻烦也会解决不少,官司上面也会更轻松。

      本身唐林也是一个受害者,并没有重大过错,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这种事情,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良心上也能过得去。

      “行!你的案子一了结,僤最好……”

      “放心!只要我无罪,一定会交给你。”

      “哼!”程天勇不再废话,直接转身离开。

      釱冷筱柔顺手将手上的东西直接交给了张律师。

      퇳至ꎩ于那份监控,她打算自己看过一遍之后,详细的了解一下事情全部经过,再看看他有没有需要,若有需ꬷ要,再给他不迟。

      她没有䐒车,正好张律师还有一些事情要详细跟她讨论一下,便开车将她送到唐林的住处。

      ˵

      ……

      云天仙宗,圣女峰。

      “唐林”其实被冷筱柔踹出来后,就突然直接穿越回来了。

      就好像是,整个穿越事件一直都有人在操控一样。

      孵 至于用意,难以得知。

      不过就目前来看,还没有什恮么对穿越的两人一狗不太友好的事情。

      “唐林”回来㎀后,就一直趴在床上,尽룽量很小声的哭个不停,怕惊扰到整个宗门。

      青莲离的近,被它惊扰的一直不敢离开房间半步햶,守在它身边。

      只是,无论她怎么謘询问,“唐林”都不肯将原因说出来。

      虽然一饯直不明白,为什么圣女能够连肉身一起穿越回去她的家乡,圣女也从来没有跟它解释过。

      픂也不明白自己为㶯什么没有像圣女那样,反而穿越到了一个男ꃄ人的身体里。 

      但是,这一次穿越,它清楚的感受到了身上被刀砍的伤口带来的疼痛,也偘在疼痛之中,看到了圣ꃊ女惨死的模样。

      执 整个晚上它都认为,圣女死了,自己被她从那个男人身体里踹出锰来,也只是她最后的“ 回光返照”。

      这么“严重”的事情,它怎么敢说出口!

      只能将心里켤的痛苦,用哭泣来发泄出来。

      这一哭,就是一夜。

      天亮后,它告诉青莲,想去散散心,将担心它一夜的青莲给拦了回去。

      青莲无ᕠ奈之下,目送着唐林远去,打算去找阿花问问看,它们꪿两口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也ഖ好劝一劝。

      “唐林”一路走骶着,心里异常的沉重。想着这三百年来,跟圣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路上多有宗门弟子与它打招呼,桨它都没有理会。

      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禁地内。

      这里,冷筱柔带它来过太多次了辀,一些阵法机关,它都很清楚,进去自然不成问题。 鈒

      穿过迷雾森林,“唐㩒林”一直来到禁地的石门乌前,心情愈加沉重。

      这里,与圣女峰一样,拥有着太多太多的回忆……

      “唐林櫤”的眼眶再次湿润……

      “靠!死狗!站住别动!等老子过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唐林”一跳。

      本来还哭的眼泪汪汪的它,突然听到冷筱柔的声音,如同见了鬼似的,惊的它浑身狗毛炸裂。

      它硬生生止住了哭泣,寻着㌺声音望去,竟然发现了让它震惊的事情。

      “圣女没푷死!太好了!▃”

      “唐林”喜极而泣,连蹦带跳的向着冷筱柔冲了过去。 ᴇ

       “你你你……滚啊!齈”

      “唐林”硬生ײַ生的錓止住了脚步:(=°Д°=)

      颛 “圣女在那蹲着干嘛?”

      “她在提裤子?”

      “不是……她在…ᚪ…我靠!我看샿到了什么!”

      “唐林”瞪大了一双眼珠子,不可思议ꍢ的看着眼前距离自己还有十几米远的一处半人高的草丛里,冷筱柔的身影,隐隐还从那个方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圣女!你居⦟然在……我靠,不是吧?你的境界不是早就不会……”

      㺜 已经提䴜好罠裤子,唐林正在整理复杂的衣裙,突然听到那只狗说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女人是圣女?那只狗的主人?不是吧,这么ᩦ巧?”

      这就尴尬了!

      唐林脑中转的飞快,干咳了几声后,解释道:“最近嘴馋的紧,吃了些稀奇玩幵意,肚子莫名的不舒服,所以……”

      他早该想到的,修仙界的人,一般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可以辟谷,自然不会存在大小解的问题。

      刚才看到那只一直想要找到它跟它算账的狗子,一时激动,竟然就直接喊了出来。 

      差点暴露了啊!

      “是么?”

      “唐林”半信半疑的看着冷筱柔,它可从没听说过,哪个炼虚境的大佬会吃坏肚子的。

      “你一只狗懂什么?别废话了,在躜那等我!”

      好在这个圣女似乎不太张扬,穿着也比较简单,头上<也띏没有佩ꐡ戴什么繁琐的配饰,他整理起来也不算麻烦,以至于从他穿越到现在为止,整个人也不算太狼狈。

      只ᣌ是,不知为何,他的裙角处明显少了一块……

      待整理完毕,他从草丛中走出,来到狗子身旁,心中考虑着要怎样才能直接将这只狗给拍死。

      “唐林”心中略작有所感,慌乱中赶紧往身后退了ⷩ几步。

      “圣女,你想干嘛……” 

      “我能干嘛?你躲什么?”

      唐林皱了皱眉,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语气很冷淡。

      这狗子警ヽ惕心还挺高!

      若不是控制不好Ṧ身上的力量,怕一掌拍不死它,又担心自己用纯粹的力量打不过它,跑也跑不过它,搞不好还会暴露,他早就直接扑上去了。

      “要不,先利用它带自己走出这个鬼地方,再作打算?”

      “没有躲没有躲…圣女,刚才我啥也没看到,你饶了我吧!”

      狗子很想哭,不知道最近怎么这么倒霉,总是遇到一些破事,惹到冷筱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