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污文特别详细的那种

      “因为在成为绘骨者之前,他们每个人都会先承受惊人记忆力与超常智力的折磨,他们自小融入不进生活,无法与常人沟通共情,被所有人视作异类,很多人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彻底结束。”

      陆谦目光深邃,像是想起了什么,轻笑一声。

      “你以为绘骨者是一个职业,事实上那是国际上为这些不受控的天才所起的代名词,但更多的人会习惯性称呼他们为Capricorn……”

      摩羯。

      这些人,随便拎出来哪个,智商都远超220。

      他们在各个领域都能站稳位置,如入无人之地的肆意妄为,是善是恶全凭自己喜好,若是他们不想被人寻到,没有人能违背他们意愿。

      亦正亦邪。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Dark。

      无人知Dark是男是女,更何况还有被黑客界奉为神话的Zero为对方提供技术上的保驾护航,想要攻破这人信息无异于痴人说梦。

      倒是Dark所成立的以Capricorn摩羯为名的组织,在国际上的风评褒贬不一。

      这也是第一个元老成员全为高智商绘骨者的组织。

      只要你出的起价格,就没有Capricorn完成不了的任务……

      没有人开口说话。

      陆非白还是第一次在他四叔的脸上见到这样表情。

      但阿辞同桌和绘骨者?

      应该是误会吧……

      陆非白心里所想的也正是其他人所想的事,毕竟周漾看起来年纪不大,更何况自进入到大楼内她与正常人的交流也正常……

      不是说了,天才无法与常人沟通共情吗?

      所以,应该是误会吧?

      对于外界的一切,有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反应。

      周漾专心在手里的人像复原上,而沈辞……

      则在看着她。

      冷峻的少年面容有半张隐在光线交错的暗影里,令他整个人看起来冷沉沉的。

      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

      沈辞模样生的本就极好,还天生拥有一副美人骨,哪怕被模糊了棱角,依旧如最高级别的艺术雕塑,笔笔都是极致色彩。

      陆非白看到了他唇动了动,却没听清沈辞说什么。

      “你说什么?”

      他复问了一遍。

      沈辞却又抿了唇,不吭声了。

      很快,周漾停了笔。

      “是你要找的人吗?”

      她将那画像递向沈辞。

      所有人屏息看着那幅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怕是谁也无法将画纸上的小小孩童与桌面上的半个白骨联系到一起,只因为它实在是太拟真了,栩栩如生,就像是当真有个婴儿肥的小家伙儿在那安眠。

      不谙世事。

      纯白如纸。

      沈辞手指微颤,将画接过。

      所有人眼神落在他脸上。

      陆非白则时刻担心他会不会暴走。

      并不是。

      有种劫后余生的空虚感袭来,沈辞紧抿着唇,摇了摇头。

      不是小离。

      周漾懒散嗯了声,将笔扔到桌上,伸了个懒腰,黑色T恤随着她动作向上移,露出那节小蛮腰,白的晃眼。

      “剩下的就是你们的工作。”

      她累了。

      只想回去好好睡个觉。

      周漾单手抓过自己的黑色背包,朝陆谦摆了下手,朝外面走去。

      与沈辞擦肩而过的瞬间,手腕被人用力握住。

      “我送你。”

      沈辞抬头,墨黑的瞳里像融了星辰,让周漾难得晃了下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