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干人人免费

      第一天战斗结束,东海一方ꉨ十分的欢乐。

      由于东海提督本人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而且他本人在今天的战斗ﳀ中也没有出什么力,所以接受新闻采访和曝光这种事情理的,理所当然就变成了自己手下的那些提督们。

      “您好,请问可以采访您两句吗?”在巴拿马的港口,提督们一从自己的指挥舰上下来就粌被一圈一圈的记者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了。

      “您好,请问今天的掘战斗艰难吗?”

      “我看舰娘们脸上都带着笑,请问今天的战斗胜利了吗?”

      “黑海提督露面了吗?请问对于他的真实身份您有没有什么猜测呢?”

      “和以往相比,请问这次的战斗有什么不同吗?”

      “能和我们说两句吗?”

      ......

      “啊,你们好烦啊!”突然,芭芭拉愤怒的把一个记者一拳撂倒。

      讲道理,芭芭拉自认自己还是个脾气比较好的小姑娘了。虽然没有追上驱逐舰夕立,但是好歹也是打了一场胜仗,回来炫耀一下也无所谓。结果自己刚一下船,这个不长眼的就恨不得把话筒塞进自己的嘴里,本人也跟个炮仗似的巴퀐拉巴拉说个不停,其态度让芭芭拉当场就毛了。

      “听着,我们是军人!不是什么明星!再堈说了明星也有耍大牌▨的呢蠀,别给脸臉不要脸!”见身为女性提督的芭芭拉对记者大뭊打出手,这群嗅觉灵敏的动物立刻举起手中的武器,镁光灯一阵闪烁。就连䒅那个被打的记者也丝毫没有在意,爬起来继续挤进人群,开始询问芭芭拉攻击自己是不是自己在䱰战场上失利导致的迁怒。

      “我迁怒你大爷!”芭芭拉这次打算一脚踢废这个畜生,让他下辈子都坐在轮椅上采访人:“老娘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失利,来,쇿老娘让你见⋦识见识。”

      只是这次,在芭芭拉准备出手伤人时,霍恩海姆安安静静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架住了这个脾气火爆的小姑娘的手臂,然后对一旁的哈迪说道:“你去摆平他们。”

      “是。”芭芭拉的弟弟哈迪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面容一变,一脸阳光灿烂的走到众多话筒面前:“来,各位记者朋友们,到这来餖到这来。我这里有今天第一手资讯哦,哪个想第一个向我提问呢?”

      癎 有了吸引火力的靶子,芭芭拉和霍恩海姆就很顺利的挤出了人群,登上了接他们前往住所的迠专车。

      “干嘛拦着我拜叔。”车上,芭맂芭拉还是愤愤不平,小小的胸膛起伏着,没有任何波涛涌动:“那帮混蛋就得给他们涨涨记性!整天紒嚷嚷着什么让我们尊重他们的职业,要接受他们錭的䱗采访,可他们有尊♝重一下我们的意思吗?一炎群混球,气死我了。”

      맷 “别和他们一般见识。”霍恩海姆·拜·格瓦拉平静地说道。他高大的身材坐在这个车子里有些拘谨,所以只能佝偻着腰低着头,看起来十分搞笑:“他们有多疯狂,就说明全世界人们对我们的战果有多迫切,虽说他们确实混蛋,但是必要的安抚还是应该做一下的。” 嶒

      “做啥?不就是报喜不报忧吗?这么些年了,他们难缾道还看不鋭透?”芭芭拉抱흂着胸,仍然一点消气的意思都没有。

      “知道是知道,但是谁心里不还밌有一点小小的期待呢?”霍恩海姆叹了口气:“没有希望,你让他们怎么活下去?”

      “该咋活咋活。”芭芭拉撇了撇嘴:“说的好像他们每天活得愁云惨淡似的。你看看他们一个个,哪个不是活得滋润潇洒?平时整天唠叨我们浪费税金,现在黑海打上门了知道我们的好了,活该!”

      霍恩海姆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沉默着。

      芭芭拉看霍恩海姆没有回应,于是继续说道:“拜叔,您真的觉得这ꌉ样合理吗?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那个本尼迪克特·阿诺德说的有道理,凭什么脏活累活都是我们干,他们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心疼我手下那헶些个姑娘,老娘也他娘的不干了!”

      霍恩海姆神色一变:“噤声。真是能胡乱开玩笑的吗?”

      “怎么不能?我说假话了吗?”芭芭拉放肆的把脚翘到ϧ对面的车椅上:“本来还奇怪,哪个没骨气鎍的投降了黑海,现在这么一看,嘿,有机会老9娘也投!”

      “不要再胡说了。”霍恩海姆叹了口气:“今天的战斗是很不容易,我也知道你很在意那个黑海鄮提督,有什么想问的就问腖吧,不用费力把话题往他身上扯。꣋”

      謊탫 说道齐开,芭芭拉桏原本⫾大大咧咧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浓浓的深沉:“......拜叔,您给我说实话,今天的战斗,您觉得那位黑鸋海提督怎么样?”

      霍恩海姆仰了仰身子,头碰到了车顶,⃸无奈又重新缩回一团:“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芭芭拉쵮也沉默了。她收回来自己翘着的腿,脸聃色难看,过了一会重重吉的锤了一下身边的车椅:“靠!老娘打了三年的仗了,没打过今삭天这么窝囊的!”

      “怎么,我记得今天㡏你那边不是赢了吗?”霍恩海姆有些好奇。

      “我那叫赢?”提到今天的事情芭芭拉就一肚子气:“我完全就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只要我有一点举动不顺他的心,他就用蒙大拿威胁我。就好像再说:唉,乖乖的哈,我允许你的你可以做,我不允许你做的小心吃炮子。他娘的,老娘就跟个提线木偶一样,他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撻弄。” 녖

      霍恩海姆听了芭芭拉的描述也轻轻点了点头:“我也是。蹵原本我还比较小心,稳扎稳打,刚试着做个陷阱,结果那个提尔比茨就很敏锐的撤离了。我猜应该是那个顭黑海提督命令她离开的,说黑海能够识破我䬲的陷阱我是不信的。后来我准备边跑边打勾引她们的时候,结果那个人直接406警告,逼着我正面和她们接触。”

      “是吧是吧,拜叔您也是。”像是找到了知己,芭芭둉拉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不就是有个蒙大拿吗,拽什么拽,有本事不用蒙大拿和老娘正面battle啊,谁怂谁孙子。”

       “不,我觉得你应该会怂。”霍恩诀海姆想了想:“在你看来似乎是你正郎面和他交手,实际上却是他一个人同时和我们12个人交手,正面你是绝对打不过他的。”

      芭芭拉一萎:“又不是没有机会!”

      “他还有一个潜艇没有放出来。”霍恩海姆补上最后一刀:“好像是大青花鱼。”

      芭芭拉彻底闭嘴了。

      黑海潜艇舰娘,这就是相当于一个战略威慑,无论她有多少理论能证明自己比齐۲开优秀,齐开只用一句我有大青花鱼就能把芭芭拉噎死。

      一击必杀这个太可艫怕了。

      “拜叔,您说他今天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啊?”彻底泄了꼞气的芭芭拉瘫回自己的座椅,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说他想好好打仗吧,他今天那个排兵布阵就nm离谱。你说他胡ᾎ乱搞吧,这人总是最关键的时候406警告。我真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霍恩海샢姆叹了口气:“从㿼今天来看,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我们今天的所有行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或者是湺剧本里。我们只要奜乖乖按照他的意思,一切ok,晚上拿个胜利回来搪塞那些人。而一旦我们稍有什么不顺他的心了,他就会用拳头警告我们。”

      “对啊。”芭芭拉坐起身:“我好气啊。”

      霍恩海姆无奈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不过,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今天的遭遇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ạ么事啊,拜叔。”听霍恩海姆的语气有些神秘,芭芭拉也忍不住来了兴致。

      “你有没有觉ꀒ得今天的䠣感觉⎓很熟?”霍恩海姆说道,眼神有光闪过:“就好像我们在学校的时甸候。”

      芭芭拉一愣,猛拍自己大腿:욾“woc,我想起来了。学校模拟战的时써候就这쀶样,我又想起我被我首席血虐的ጡ时候了。”

      不过随即芭芭拉面色一暗,声音也低沉了下去:“可是我的首席两年前就死在黑海了,不可能是他了。”

      霍恩海姆停顿了一下,几次张开又几次闭嘴,但是最后却还是开口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往年某些不幸夭折的那些首席,其中有一位没有死鋄呢?”

      芭芭拉一愣,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逐渐亮了起来。

      ἀ而在城市的另一端,与东海大舰队提督们打了胜仗的欢乐气氛截然相反,亚历山大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指挥室里,一脸颓丧。

      宴 不同于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提督,作为七海统领之一,他深切的意识到自己如今处境的危机。

      在七海之中,求救的信息他已经反复发送无数次了,但是没有一个七海伸出援手。

      比较近的北海就不说了,虽说亚历山大相信齐文远对自己儿子下起狠手来,一点不会手下留情,但是夏威夷大海战,受创最重的就是他。

      至于西海,呵呵,这个为了赎回自己舰娘和齐촴开暗通款曲的蠢货,来不来结果都一样!

      剩下离自己比较近就只有冰海和远海了。其中冰海正在处理新西兰的黑海,无法抽身,而远海那个人渣则干脆明了的直接拒绝。

      쐈 至于剩下离自己最远的公海和黄海,一个表示自己实在有心前来,但奈何实在太过遥远,另一个虽然表示会帮⤿忙,但是知道现在一䓋点ꮙ动静也没有。

      换句话说,现在的亚历山大是真正的求助无门,四处碰壁。

      所有人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等着看自己灭亡,然后吞掉自己的尸体,好壮大他们的实力。没有人会真心想来帮他,因为现在的自己已经给不起能请他们帮助自己的筹码擂了。

      唇亡齿寒?笑话,懂道理的人多了,但是人类历史上被一个个吃掉的例子还少吗?还不是因为自己的贪婪和ࢮ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侥幸?

      深知这些的亚历山大所以才如此的愁闷。一从前线回来他就把自己关在这里,一边冥思苦想退敌妙计,一边祈祷上帝,祈祷上帝能赐予一次,让他拥有和齐开或者埃菲尔提斯同等的能力。

      可惜上帝并没有回应亚历山大的请求。

      如果现在埃菲尔提斯在这里可能还有一䷉些转机,但是自从那次嗦哈瓦那之变后,埃菲尔提斯就和他的弟弟一起人间蒸浶发了,任亚历山大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或许他是跟着弟弟一起走了,或许是失望离开了,又或许ⴹ是被齐开回收了......不过亚历山大现在已经并靷不关心那些小事了。

      掕他现在只想守住自己的一切,守住自己的港区,守住自己的姑娘们。

      잷 “总督。”黑鉷暗之中,厌战轻轻抱住了这个伏在桌子上脆弱哭泣的孩子,温柔的仿佛一▨个母亲。

      原本拼命抑制啜泣的亚历山大微微隝一愣,顺从的倒在了厌战的怀里,情绪一点一点平复。

      “或许,当初我们没有去威科岛,就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了?”黑暗中有人说道。

      “......不,我认为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提督的力量必须加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拯救人类,拯救...你们。”

      “可是,原本应该是我们来保护您才对。봭”

      “正因如此,我们才更要保护你们。任何想䦒要从我们手䬥里伤害你䒖们,夺走你们的,我都不会放过他们。”

      “......那总督您就是不后悔咯?”

      “不后悔,只是有一丝遗憾。”

      믃“遗憾什么?”

      唹“遗憾,这么些年,我没能好好陪陪你们。”

      “...其实,现在也不迟的。”

      “......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