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与3个壮汉宾馆4p

      赵德柱那边,⤋车没卖掉。

      其实路上他就已经有点降低心理预期,只要给㔫到五十万以上。

      哪怕亏了二十万,也卖。

      甚至再少点,他也愿意出手。

      因为这辆车的每个特点,都不支持销售。

      这次他把Z4开到二手车交易市场的时候,确实带来了轰动。

      㪽那些见惯了两三万块小面包,捷达王、时代超人都算是好车婂的时代,后来那一系列进入千家万户的懛家轿主力还没开始上市,或者没进入二手车市场的03年。

      这种跑车在江淲州就是凤毛麟角。

      可只要看过的车商都会忍不住说:“这是什么色啊……넦不好卖。” 砖

      “居然真꯺的有人买布篷篷车?谁买啊。”

      这特么可是珠光紫,非常艳丽的紫红色,女孩子䉉喜欢得很!

      而且有钱人会在乎布篷?

      人家都有停车库。

      蕮 姀布篷能比硬顶窌节省后备厢空间,也让敞篷更浪漫。

       嚄 这种欧美设计理念肯定在江䯛州没ꮾ法交流。

      赵德柱把车停在人家展厅以后,看一堆工作人员上去再擦拭修饰。

       自己滴滴,摁开遥控车门,拿엁下球包,却把钥匙揣兜里,坐角落空调办公室里喝茶了。

      这边괍想要钥匙去试试车,他摇头:“放六十万压ォ在这里,不然车开幘走了,我到哪里去找?”

      他接触下三滥的阴暗面⽎,比直辖市商会这种正面场合多得多。

      再说他那些无端端消失ཫ的财富中,有很多都是被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骗走。 㭶

      人贪婪起来是没有底线的。

      望车商看眼那高大的红白两色精美高尔夫球包,估计还是把他当成什么不得了的有钱人家公子哥。

      不敢再要求:“实在是太难给这车找到买家了,这是标准的女性车或者䧥泡妞车,可男的很难选这个颜色,女的不愿买二手,而且能买得起这个价位的二手车,您还不愿大减价,那都不如加点钱买新车了,您说是这个理儿吗?”

      漖赵德柱心头一阵乱烦,玛德!那会儿怎么就什么都要听她的呢䌉?

      졂还是嘴硬:“关我屁事,卖蘱不掉我放那看着玩儿。”

      这种一等一的纨绔姿态,让车商都不敢说什么。

      탊等了大概半小时吧,赵德柱倒是没有不耐烦,喜滋滋的把整套球具挨个儿拿出来擦拭把玩。

      听见车商接了읗个电话起身:“来了,老板,规矩븗你懂吧,你们双方不见面的。”

      赵德柱点头:“懂,我还是那句话,钱放在桌子上ޏ,随便怎么试,别玩儿花的,我现在也有各种人手关系了,懒得搭理麻烦,你们赚你们的。”

      人家就赚个中介费,要是两您头见了面,撇开中介费不就白忙活了?

      赵德柱还是认可,该让人家赚的,才不会铤而走险。

      可是随着外面忽然人影晃动,七八个人走进来,刿抬眼的赵ᯟ德柱一下就把头埋下来了。

      居然是那个鲍总监!

      絚 一身领口打开的衬衫挺有年少多金的派头,周围几个人跟他一起的言行神情,都让赵德柱熟悉得要命。

      这特么不就是自己当初身边围着那些狐朋狗友寄生虫吗?

      谟 躲在开了空调的玻璃办公ࡧ室里,赵德柱从发财树绿化盆叶子璼里面观察这家伙。

      车况确实没得说。

      车商口若悬河的推广,鲍云雷还坐到驾驶座ㆿ里面感受了下,从这时候起,赵德柱心里就有点莫名的不舒服了。

      所以等车商装模뛃作样的给他打电话说四十五万车价,赵德柱一口回绝:“我净㯲收六十万,他给不了就滚蛋。”

      给谁也不能给这孙子䙿占了二三十万的便宜。

      О而且赵德柱很清楚,这特么未来是要开到03高尔夫的女生们面前来炫耀的。

      无论特么谁坐在那上面呻吟,他都会很不쇺舒䄜服。

      谐差点要七十万原价了。

      但显然六十万就击退了ﶊ鲍云雷。

      ⫤ 鲍云雷满带着不屑的表情,却实际上很有点依依不舍的⽰被簇拥着走了。

      赵德柱很清楚,泡妞,这车简直꾕就是回本利器。

      更贵的那就是保时捷、法拉利那个百万级别以上的档次,完全没必要。

      往下就只有奥迪TT,可妞儿不认奔驰宝马以外的ힱ牌子,奥ꥭ迪官味太重。

      奔폹驰几十万的平民跑车还得有几年才介入,Z⎚4几乎是这个阶段性价比最高的美女杀手。

      ➢这也是他一直藏着掖着的最大原因。

      住个万豪标间就能开心得要命的姑娘们,给她们坐这车,还不疯了似的飞蛾扑火啊。

      赵德柱是真不愿再这样了。

      鞣但便宜谁,也不能便宜这家伙。

      所以面对车商满脸沮丧的进来抱怨,他都摆摆手:“别家我就不找了,你继擿续卖吧,有人问就给我打电话,但这种不地道的家伙免谈。”

      车商费了这么多力气,得了这个独家授权,还是挤出笑容来把纨绔少爷送走。

      赵德柱打着车走的时候还调侃他:“下回最好是找个美女买,我就少点价钱。”

      頛车商连忙说好的好的。

      等跑车都开上了高速公路,赵德柱才默默的摸自己下崴巴,思忖鲍总监这个富二代也不怎么厚实嘛。

      想少二十多万来捡漏,简直有辱咱们二代威名。

      一点都不阔气。

      这时候电话响了,不出意外的是龙芷羽:됕“㿇你跑哪里去ㇺ了?俱乐部出来很难打车的,回到뚒学校你也不在。”

      赵德柱调笑:“你这有点老婆问老公的语气了啊。”

      班主任严肃的呸:“找你说事情呢。”

      赵德柱惊恐:“ꢈ不会是夏姐要包켻养我麠了吧?!”

      龙芷羽再呸,语气都带笑了:“你想得美!”

      然后迅速调整疑惑:“怎么,你想被包养吗?”凹

      赵德柱哀叹一声:“做梦都在想啊,我真的不想再努力了……要不你把ꚤ我包了吧。”

      䉰龙芷羽当然不知道这已经是后世著名罹的梗了,还严肃:“你怎么能这样想!你ⷌ好手好脚的完全能凭借自己努力去奋斗!你焲今天踯表现这么好……”

      辏 赵德柱笑眯眯崂的听着,车速都放缓下来ꉚ,温暖。

      父母也温暖,陭可他们不知道怎么教导孩子,特别是家里有一大堆钱,他们从长辈那里得来的经验都没办法用,只能溺⠭爱的给钱。귷

      其他人呢?

      싽 全都是从赵德柱这里竭᭺尽所能的骗钱,尽可能的买买买。

      这是第一个,在他终于想学好明白道理的时候,对他淿苦口婆心的人。

      㟃 况且脑海里面ዤ映射出来的身影还那么诱人。

      赵⨭德柱脱口而出:“我们一起吃돐个饭慢慢聊吧?”

      箔龙芷羽楞了下,她绝对听懂了潜台词,干净利落的斩断:“不用,我还要回家辅导孩子功뀍课,我想뮬跟你说的是关于这个俱乐部训槉练的事情,我给你争取到了每小时130元的工作费用,以后班级实践,你都一起去,好吗?”

      赵德柱嘿的笑出声来:“我到会所夜场点钟,起码也是上千块那种,你这是醆不㯎是太看不起我了。”

      台费这么便宜,老子不要脸的吗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