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水道女孩

      方睿有点迫不及待了。

      先前他并不知道,东头市还有玉石店兼营赌石。

      现在有人引路,当然求之不得。

      正好可以再接再厉,再赚它几百万。

      老章笑道:“那个店的老板,跟我打了多年交道,昨天引他打电话说直接从缅典帕敢收了一批“高料”,估计밓今天下午晚点会到货。”

      方睿知道老章说的“高料”大概就是上等货色的意思,因此有些心急地看了看时间,賖问道:“那㱫现在应该到了吧?”

      “别急嘛,我先前本来也想直接去他那,但经ᵝ过公园时,就想在地摊上先试试今天运气襊。

      虽然没听你的劝,弄得空欢喜一场,但也得到一块好料。

      不过,我有点不太明白,你真的是靠直觉,还是有什希么别的门道?

      竟然能看出我那젔块料是个靠皮绿?”

      老章显然意识到眼前的小伙并不简单。至于啥“直觉”,他认为这些玄乎的东西,不可不信,྿也ⵋ不可全信。

      就在上前딂年,ұ他就是因为一时心血来潮,太过相信直觉,在腾冲一次赌石私盘中豪赌,输了将近八个亿。

      也因此弄得自家公司,周转资金都出现了困难。돳

      剹 以致于这几年,他都不太敢大赌了。

      方睿听到老章这묳样问,想了想,就含糊其词地敷衍道넵:潳“一半鲆一半吧,但主要还是看直觉,不过,我这直觉,也是时准时不꣏准的。” 墤

      “哈~”老章爽朗一笑。

      “你小子就继续装吧멤!我可以肯定,你一定有什么特别窍떵门。

      当然了,这是你的看家本事,不便透露,也可以理解。”軨

      方✱睿挠了挠头皮:“看您说的,我真的没骗您!”

      “行了,我们走吧,那边十字路口往右拐几百米就०到了,等ꥍ下赌到心仪的毛料ꣲ,就一起去我公司解石,解出的翡翠我保证高价收购。

      不过䕓,等下看赌石的时候,可要多多指点一下哦~” ퟖ

      “哦,指אַ点錚还谈不上,但有好感觉,一定如实相告,只是不能保证,我的感觉是不是错觉。”方睿虚虚实实地打起了太极。

      “你小子,还ꡤ挺滑头~䶷”

      燢老章笑着回头,给他的美女Ƌ保镖交待几句,响美女就抱着那件翡翠,往公园停车场方向去了。

      然后对方睿说:“我酉们走着过去,没多远㾀。”

      方睿便同老章穿过人行道,闲聊着往不远处的十字路口走去。

      忽然听到翎儿的尖叫声,扭头一看。

      原来是她骑着她的肉球哥哥,正在车流中穿行。

      左闪右窜的,躲不开就干脆直接穿过夝车身。

      方睿≫笑ஶ笑,也懒得管这兄妹俩。

      噂拐过十字路口走了没多远,就是几家大型珠宝店。

      芀看䏴起来挺正规的样子。

      走过这几츧家珠宝店,一家门面上挂着“翡翠殿堂”几个非常气派㺪的大字,果然是家专营翡翠的店铺。

      跟着老章走进店内,第一眼就看见一对冰种飘翠精工手镯,在玻璃柜中的灯光照射下,加上白色丝料馳的衬혱托,显得光彩盎然。

      聜 方睿凑过去细看标签,上面ꆳ写着一百六十八万。

      当即便在心里盘算,先前他那块⛘料是不是卖亏了?

      砫 按肁理说,那块料方थ方正正,利用率很高,下六付手镯料和七八枚满绿蛋面料,完ꊙ全没问题。

      ⯹ 另外还有那么多边角料,应该可以做十来只耳坠、小挂件什么꽧的。

      虽说翡翠的种地,要比这柜中手镯略次些,但水头看上去,要比这个好,绿带花也很是鲜艳。

      所ᇈ以,那件料做出来的手埬镯,其价值应该䲥不比箔眼前手镯差儖多少。

      就算一百二十万一付,六付也是七百二十万。七八个戒面就算一百万,再加上十来个聨小件算八十万,一共九百万,应该差不多。

      䋎 而老章从他手里买过去,才四百八十万。

      除去做工和经营成本,至少能赚연三百万。

      想不到,这行当还真是赚钱!

      雙 老章看到方睿对着柜中手镯发呆,马上知道他在想什么쁧。

      笑道:“实话对你说吧,那块料,至少能给我带来三百万利润。不过,中高档翡翠毛利润虽高,⋕但销售周期比较长,门面成本自然也就高了。

      而且现在市场上,好玉难求,价䅟格也是不断攀升,一般充门面的好货卖掉,竟争力立马就大大下降。所쾿以只要有好货,不怕卖不到高价。

      你那块料也算是中上等料子,买≖四百八謰十万也差不多了。

      門当然,如果在大型公盘上出手,也是可以多卖几十万的。如果拿去正规拍卖行拍卖,有很多行家竟价的话,或许还可卖到五百多万。

      앫但是,拍卖行可是要收取很高拥金的喔~”

      方睿见老章说的实诚,连鷜忙解释篈:“没촄事듚,没事,我就是学着进一步了解一下鹦行情。其实多个几十万,少个几十万ᝎ也无所谓。反正又没投什么本钱,只要⛨省事方便就行,何必计较那么多⾜!”

      “嗯,小伙子心态确实不错!不过你放心,等下如果弄到好料,我肯定会出最高价,走吧!带你去见冯老板。”

      老章说完,就带着方睿走进一个大房间。

      里面还挺热闹,几排铺着红布的不锈钢货架,上面摆着大概五六十件赌石,有七八个人正在货架旁仔细研究分析,小声讨论着什么。

      一个大约四五十岁暴年纪,红光满面,富态十着足的男人,看见老章和方睿进来,连忙迎过来打招呼。

      “章老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货刚刚上架没一会。뫔

      请븦坐请坐,来人,泡好茶!这位是……”慊

      韵“我的一个表駪侄,也想来试试手。”老章回道。

      봩 “欢迎,欢迎,请问怎么称呼?”冯老板主动ꁕ与方睿握手。

      “冯老板叫我方睿就行,请多关照!”

      뉣“客气客气!”冯老板点㤚了点头,看着老章。

      “老章啊,这次我从帕敢龙山坑口,☼搞来几十件表现上好的毛料,估计每件切涨的机率都很大,两位去货架那边慢慢看。

      刚才有人挑中一件,我先鄛过去招呼一下。愋”

      꽷“老冯你忙你的,我们先随便看看。”

      ഴ 老章叫上方睿跟了过⢵去。

      冯老板走到一个中年男人那边。

      中年㒌男人正在仔细查看一件灰黑相间,重约十多公掎斤的料子。

      旁边有个女人,似乎同那男人是一对,此时也正拿着强光手电⥎,对着尖头处擦开的一扇小窗口,仔细打灯研究。

      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