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莫愁地铁海报吓乘客

      黑影根本曭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低头轻轻抚摸龙骨:“你们说賒的是公平的游戏,但杀戮不是,它不是游戏쥯,不好玩。在握着权与Ѝ力的人面前,根本没有势均力敌的战斗,你们这样的弱者只能蝼蚁般死去!”

      “呦,狼人是要一晚上杀所有人的意思啊。”酒德麻衣说着,离张夜近了些,来之前老板提醒过,她可以让张夜顶在前面。

      “你唱歌很好,我很쾬喜㊝欢。‘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Ꞛ追逐幻影。’”黑衣夏弥轻声说,“你们这些可悲的꾳、追求幻影的人啊。”

      她的话音落定,丧钟齐鸣!藏品中一架两层楼高的管风琴忽然奏响,那是一架以炼金机械为内核的杰作。

      它演奏的是弥䃓撒也是招魂,那是一千쵍一万个死神聚在一起吼叫!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来自黑影的冲击,不是风压或者高热,而是威严!就像一座山峰在你面前缓缓倾倒,即将压在你的身上!

      一层肉眼可见的透明领域以黑影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发散,气幕温润轻柔地覆ﭰ盖了龙王的骨骸,骨骸甚至没有一丝震动,ᛇ但金属地面开始龟裂,无数金属屑在领域中缓缓升起,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磁化的现象,金属屑互相吸附,围绕着黑影旋转,仿佛持镰的死神围绕神座飞翔。

      五米,十米、十五米、二十米…倫…领域迅速囱扩张,没人知扖道这个言灵的效果,但샲被它笼罩结局无疑只有死亡。

      但威力如此惊人的言灵怎么能同时具有ओ那么大的领域?这几乎颠覆了现有言灵学的规则!二十五米、三十米、三十五米……领域继续扩大,领域中的空气被忽闪忽灭的电流ય击(穿,电流把悬浮的金属屑烧得通红。

      肯德基的芬格尔把重三吨的棺材和把贤者苭之石꿮当普通子弹用的馣帕西出招后,气幕距离他只剩下几米远,他背后酒德麻衣被屠那韥巨大的威严震慑,微微战栗。但她依然站的笔直似乎是想给路明泽撑面子

      愨张夜依然平静,不管是夏弥把那重达三吨的青铜棺材一拳打的粉碎,还是那致命的言灵已经快到面前,他手里一直看着他的手机,他手机刚刚震动,一个未知联系人给他发了个消息:

      斊“吾ᡯ的好友哦,你想找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ꄸ但我真的没办法抽空去找你,䦲你想问的问题吧我也不是太赭清楚,䲛但有点眉目,过段时间有结果了我会뷡告诉你的,现在请保护好我的漂亮手下吧。” 숣

      ps:“凌空星今天好像也是要来的,但我暂时把她拖进了梦里,不ᛡ过快醒了,要快哦,她似乎是来找你的。”

      “呸,这家伙还真就不出来了,还有点眉目?你丫的也就是知道不告诉我,下次见面我一定要你叫我哥”张夜愤愤的说着,眼中黄金瞳猛地눪大亮,

      他脚七下金属地面也罇开始龟裂,与之前黑影夏弥释放时一模一样,只不过释放的更加快速,一个和她同样的领域被他释放。

      他轻轻退后到麻衣身边,防止这个言灵伤到她,毕竟他可不能向夏弥一样可以精准掌控言灵的效果。

      酒德麻衣看着跑到自己身边的张夜,他原本修长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利爪代替,上面扶着青灰色的鳞片,面具和之⬆前比显得有些突出,那是面骨突出的原因,张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启了二度暴血。

      “镜瞳?居然可以复制我的这个言灵?你因该是用了暴血吧,那种禁忌之术就是用寿命换实力。”黑影夏弥说

      “⑅暴血。”帕西喃喃了两声,他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个禁忌之术,䷏可亲眼目睹这能力的效果,他觉뵷得这能力炞被称为是禁忌之术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现在这位狐狸的슃外貌还能勉强称为人。

      他们之间的领域不停的碰撞,暗红的电光和金属组成的镰刀不停的撞击着,边缘全是火花和ᨵ金属碎免末,但她的领域在不断压缩着张夜的领域。

      ʘ张夜笑ѥ了笑露出㛯大白牙道:“是啊,我没有你对力有特别厉害的掌控,即使同样的言灵,你也可以通过你的权力把它击破,虽然我也Ꞽ可以凭借我的镜瞳去找破绽,但那一定没你的动作㟧快。”

      “狐狸果然都很聪明,那我挺不明白的,死亡逼近,你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黑影夏弥说着言灵有压近了几分

      张夜笑了笑撤掉ﴯ已经只有暴一米的言抒灵,他已经把上衣脱掉,露出柔和且线条分明的肌肉和之前芬格尔的完全相反,他的肌肉ꏍ充满了柔和美൤,就像个只是坚持锻炼,身材壮硕的少年,酒苀德䙨麻衣拿着衣服有些愣,张夜还有战前裸奔的爱好嘛?

      张夜看着自己对友那奇怪的目光燄解释道:“我只是拖一下时间,毕竟这衣服不是我买的,撑破了挺不好的。”猕

      㜺 说完,他的身体被漆黑的龙鳞覆盖,一双漆黑的膜翼从他背后突出,他的黄金瞳仿佛被点燃般,狐狸面具下是熊熊燃烧的泃金色火焰充斥双瞳,骨刺穿破皮肤探出,黑色的骨骼向体表生长,化为骨质的利刃,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领域靠近张夜,他手中暗黑的青铜剑,轻轻直刺在领域上,领域如同被什么巨大뫻的东西挡住不能在前㷛进一步,剑身的黑暗仿佛蚂蚁,从剑身飞快爬到了无形的领域上,很快,无形的领域上全是黑色蚂蚁遍布,张夜变成利⟫爪的手在半空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领域内的电磁现象最先消失,金属巨镰变回金属屑零零散散的落下,像是下雨一样,只是这雨中全是金属屑,那巨大的威压瞬间消失,无声的风也消失,领域内变得如同死一样的寂静。安静的所有人呼吸声都显得那き么明显。

      곿“神寂?是你!你没有失忆!”黑衣的夏弥出声咆哮,她之前可是有机会杀了他㪾的,刚才没说话也是在观察他,开始她就觉得这只狐狸特别熟悉,特别是那脱线的性格,直到现在,即使隔着面具她也能轻松认얛出这个人。

      张夜甩了甩青铜剑,刚刚一直举着有些发酸,轻声道“我说我到底是谁?你那么激动,真是的一䪕个个都喜欢打哑迷。”他的声音如同魔鬼低语在井中回荡。

      回答他的是黑影夏弥的作战服裂开,青灰色鳞片覆盖着她姣好的身躯。身躯猛地膨胀,鳞片⸡竖起如一片钢铁荆棘!骨刺穿破皮肤探出,那是歡她黑色的骨骼向体表生长,化为骨质的利刃,熔化的金属屑附着上去就开始冷凝敘,在骨刃밹表面析出金属结晶。

      “龙化现象。”肯德基先生舔了舔嘴唇。

      “我去,作弊啊,怎么还自带金属甲的”张夜说着手中的青铜剑变得暗红,神寂完全释放。

      黑影手中再次凝结出扭曲的金属苲武器。双方正面对冲,像是流星瑜碰撞。

      金属交击的声音不断回荡在湮没之井,火花四散飞溅,金属交接时的光芒每次交接都会短暂照亮两人,地面震动,空中有碎裂的混凝土结构砸落ᅆ四周,第一次冲击떻就把湮没之井的出口给毁了。

      帕西冲进黑色的通道中,背后的巨响追逐而来,就像是世界毁灭的丧钟!他在㣬双方对冲之前就开햗始了撤退。

      忽然一道横生的烈火照亮了他的眼睛,剧烈的气流把貅他推飞出去,烈火中武器相交的两个影子一闪而过,把这个以混凝土构建的通道冲毁了!

      帕西调鯻头重新跑回湮没之井。他潜入之前研究了这里的地图,各种逃生方案都考虑过,但现在只有一条通道还可用퉵。

      肯德基先生正跳着脚猛按电梯上行键,看见帕西狂奔过来愣了一下:“襝你也等电梯?”这是逃生电梯,只有在湮没之井濒临毁灭的时候才能刷卡启用,帕西手里捏着那张白卡。而ꖪ肯德基先生……他什么也没有拿,他就像一个害怕迟到的上班族那样猛摁上行键而已,但是电梯真的在下降。

      这是……刷脸么?

      又一次碰撞结束,张夜收回破S碎不坎的青铜剑,又抽鬒空看了眼挤电梯的两人,他其实一直在下风,一是有要保护的人,二是芬格尔在他不能拿出绝血剑再暴一次血。

      他深吸口气嗫,身上刚被洞穿的血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他强撑着身体站起,他身上的鳞片在数次碰撞中被击落,手中的青铜剑被夏弥打的如同一把砍瘸了的菜刀。

      龙化后的夏弥看着他,眼中黄金瞳冷冽的如同在看死人,却又有些放松,她身上并没有太多伤,表面的金属甲只是被张夜青铜剑划开微微刺破皮肤,풌那点神寂根本对她造不成任何一点麻烦,因为她对力的掌控嚥,神寂刚进入体内就被她调动的力量毁灭。

      她带着冷冽的声音说:“原来你真的닃没恢复记忆,不然我根本伤不了你。” 겚

      张夜笑了笑,把绝血剑摸出,手捏在剑上暗红的鲜血流淌在剑上,被剑䬅身上的龙诡异吸收,这一刻它仿佛活了一样,它的虚影脱离剑身,在张夜身边转出完美的圆弧,以圆弧为界,领域自然而生。ꃎ

      领域内充满了寂静,黑雾和红雾两种雾在领域内游走。张夜轻声道:“我一㪴直不喜欢用这个领域财,因为太安静了,又像是生杀៭予夺,黑雾剥权,红雾蚀身,领域内每分每秒都会侵蚀你。”

      “你还真是贴心,居然把炼金领域效果告诉敌人。”夏弥警惕的看着他,随时准备冲上。

      “我只是想劝你,不要过度信奉权与力而已,那东西和毒药一样,多少帝王为了那东西,忽略了ᠬ亲人,朋友,甚至喜欢的人,那样的王座很孤独,孤独到绝望,因为所有人都怕你!”

      躲在哺远处的麻衣听的毛骨悚然,背后一阵恶寒,因为张夜之前把血抹在剑上的时候,平时ﴥ那不着调的笑消脨失了!说这话的时候,仿佛真的经历过那样的孤独一样,眼中黄金瞳望着湮没之井上空,话횳语中充满了绝望和孤独,仿佛៬他曾经就是这样的一个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