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伊人

      在天台看了一会儿风景,两人回到车上,直接回家。

      礍光天떌化日修空调这种事,楚尧还是干不出来的。

      主要是真的不舒服。

      ᵝ等自己入驻这座大厦,在顶楼搞个办公室,或者把天台全部封闭起来,妥妥布置一番,那才是真正的享受。

      回去的路上。

      楚尧在通讯录里翻了半練天,翻出李律师的电话。

      这货,之前在自己身上赚了一笔钱,那会儿䕯自己初出江湖,还没现在这么老道,算ꢧ是便宜他了。

      现在该用就得用起来。

      狠狠用。

      “楚总,您ꨉ好。”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响起李律师的声音。

      ๡ “嗯,大律师,之前调查的那个虹姐老公的资料,你还记촬得吗?”

      楚尧直截了当开口问。

      ᐻ正在开车的高婧,听鐴到他打电话问这个,心中ꬥ就是一甜。

      很有安全感。锳

      倒也不是记仇。

      只是她相信楚尧处理事情的尺度。

      ◃ 老爸那个打打杀杀的年代,已经过去텠了‭。

      这个社会,就算和人撕破脸皮,要搞㶲人,也不榚是非要明火执仗的。

      随便坑你一下,就能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甚至都ⳤ不知道是谁出的手。

      李律师:“当然记得,您找他有事?”

      Ὤ他还是谨慎的,先鰊问动机ꢝ。

      楚尧:“先别问那么多,把详细情况告诉我,做什么生意摥,在哪里。”

      楚尧显得很强势。

      李律师沉默一下,沉声道:“好,᠁她老公叫溘徐子明홾,做……算是偏ర门ᣝ生意,按摩会㥾所,不过只是擦边球,规模也不大。另外还投资有其它两家公司,一家卖茶郞叶,一家做电子商务,卖成人用品消和保健品之类的。”

      会所?

      楚尧心中微微一动。

      不是叫“云端科技”吗?

      怎么会是会所?

      “他公司在哪儿?”

      楚尧又问,没有暴露自己已经知⤾道“云端科技”这个消息。

      ㈍“我记得是在瑞信大厦,他租了两层,一层做正规生意,另一层开按摩会所,会所那家,他应该是做了股份代持샴,明面上显示的股东是他小姨子,人在国外呢。”

      李律师电话那边响起翻纸的声音,应该又看了一下资料,详细说道。

      股份代持?

      ꝯ 人在国外?

      这种操作,楚尧还是酉第一次听说。

      不过很快也是䊞想明白其中原理。

      平心而论,有钱人,可以规避规则和弜逃脱惩罚的办法,还是太多了。

      而规避规则这个行为本身,就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

      “楚总是有什么想法吗?”

      李律师略显小心的追问道。

      죴 “没事,我就问问。对了,你顺便帮我调查一下瑞信掼大厦的那些公司都是干嘛的,公司业务,法人代表,底细,弄份资料出来吧,越详细越ﴯ好,这个你们是专业的ષ。”

      ﴉ 瀿 姜灵韵那边会去做调查。

      这边也安排一个。

      倒不是不相信姜灵韵。

      主要是各有各的信息来源渠道和思维模式。

      姜灵韵更多的考虑,应该是商业方쏼面的,他们做什么业务,如何赚钱。

      李律师考虑更多的,或许是公司存在什么问题,法律上零的合规性,是否有诉讼案件,法人代表䲔是㗜否有前科或者失信之类的。

      等两份资料都出来后,对照一番,可以参考的维度更多。

      “燝好的,楚总,大概需敲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李律师那边很快箩给出答复。

      턊 “可以,等你。”

      挂掉电话,楚尧点上支烟,默默想着心事。

      高婧开了空调,道:“买了个车载的烟灰缸,在鶛前面储物盒里。”

      楚尧点点톧头,伸手豶拿出来。

      不锈钢的,还带LED灯,看上去和整车内饰很搭。

      㼊“如果只是为了帮我出气的话,我觉得不需要考虑太多,咱就不搞他了,费神。毕竟事情都过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那个必要。”

      “真要把人逼虣急了,不定匡出什么事儿呢。”

      “当然,如果你有另外的考虑,杀鸡儆猴,或者是立威什么的,那你自己决定。”

      高婧稳稳开着车,轻声说道。

      楚尧不由看了她一眼,心中真心感慨。

      既知分寸,又聪明。

      ㍒ 绝了啊。

      䤪 “先不想这个了,回头再说吧,我现在就想……嘿嘿嘿嘿,开快点。”

      高婧:……

      “其实……我大姨妈来了。”

      她开玩笑的语气。

      楚尧微微一愣,旋即战术后仰,躺ꖬ倒,长长松口气,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那我就放心了,放假了放假了。”

      高婧:!!!

      知道他在싅调侃。

      ꣨哎……

      男人。

      “其实没有啦,它不是来了,它是没厍来。”

      “本来日子䨼该是两天前的,向来很稳定。”

      ƜȾ“也可能是我这两天情绪不太稳定吧,推迟了。”

      絯 楚尧:???

      我去? 痶

      问:女朋友来了大姨妈和没来大姨妈,哪个更可怕? 

      深吸꒦口气,楚尧身体ꡌ朝她倾斜,眼中满是柔光,语气也温柔的说道:“真要怀了就生吧,你现在这个年纪,生完,产后恢复的快,到时候,家里就有两个宝贝㲹了。”

      听到这话,高婧彻底沉默下来。

      她本来是想逗一下楚尧,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的,没想到,却ࣞ听到这样一番话。

      从進楚尧的话里,她听出了一种态度。

      是如何“对待老婆”和“对待孩子”的态度。

      大部分男人,说白了,㻭事实上,客观上,都会把孩子看的比老婆更重要。

      脏 只听说过换老婆的,谁听说过换孩子的?

      这是᳏基因本能。

      不然的话,那个“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也不会和“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先救谁”并列。

       其实高婧自己也觉得无可찘厚非。

      站在母爱的角度上考虑䜛,돓她也觉得,섒如果生孩子时真面临保大뜊保小的二选一危局,뻸她会选择保小。

      因为那也是自蜋己的孩子啊。

      人类面对死亡的态度,应该是——强者慷慨赴死,保护弱者得以求⪴生。

      而刚才楚尧的话……

      则是把“老婆”放在了“孩子”之羮前。

      ⋌ 或者至少㧙是同等重要뷟的。

      鵧 뒖 虽然,楚尧没有࿱明说。

      ൪但“产后恢复”、“两个宝贝”,这种话显露出来的思维角度,毫无疑问,就是。

      高婧没有再说什么。

      心中默默品똬味着这些。

      此时此刻,当真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也是最쯴幸福的女人了。

      ……

      车子开回家。

      进了停车场。

      下车的时忎候,刚拉开车门,高婧似乎感觉到什襑么,胳膊顿时僵在半空中。

      匆匆翻佔包。

      “怎么了?”

      楚尧一愣,问。

      高婧脸红盔,羞耻,又气又笑,幽怨,无语,无助且可怜쳝。

      想哭。

      “它来了……”

      “真鑙的来了……”

      ꃝ“早不来晚不来,它偏偏这个时候来。”

      她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峝 咖……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