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找了好几个人上我作文

      軉 张任面色一沉,走到侧面面墙上的大汉地图上,往地图上的一指:“并州雁门郡平城,陛下让我领平城县令兼骑都县尉!这就是我说的坏消息,⠓这段长城守卫不会交给我,这是长城之后Ã第二道防线,说白了就是预ር备队,只是这预备队陛下给了我一校兵ꂣ马而已,看来陛下还是汰不放心我啊!”

      “公义,我帮陛下说句话妇,这不是不放心你,而是对你的保护,你在他面前从来没表现出领军才能,他不想你出事,也不可能将你放在长葐城守将的位置上,这也是对长城百姓的负责人,才会有这姠样售的安ꏃ排!”一边的段颎说道。 㷅

      一语点破,张任当然明白,这是天子保护自己。

      ䷶ “老夫做过太尉,这一带贫苦,草原人都不屑于越过定远保障关来袭击❣,这可见陛下的苦心!”

      张任回忆了一硉下›,这馊主意估计还是自己那个老师出的,心里叹了叹。

      “未必不好,少主、段公、诸位请看!뮢”贾诩站起来,指向一旁的大汉地图,继续说道:“并州的南边边,主要是太行山和吕梁山,北边却是阴山南边支脉洪涛山和恒山山脉的夏屋山的狭长地带,平城,正好是太洪涛山和夏屋山的北出口,阴山山脉的南边,地处雁门郡的东北侧,阴山᤺长城以南,东边就是幽㼝州的代㥒郡,ا刚才段公说清楚了,那里的田地很少,资源贫褓乏멐,草原上的狼崽子们都看不上这一块地方,很少袭击这里,那么在这一块﮾最重要的就是资源保障,也就是粮草혽,按我大汉军制,少主这县令簪领骑都县尉,可带领一校兵马,还可以招最多一校预备役,平城东边的白登山,我们摩天岭众可以上山建成山寨,与平城之间成掎角之势,少主手下摩天岭有三千兵马,以我们摩天岭的兵士实ﷰ力,就算鲜卑憅扣关,来三万以内,我们都有很大机会防守胜利。而且一旦长城被突破,我们能马上补上,那么这段长城的守卫迟早就会到我们手里,那么少主手里正好可以借机证实自己,并嗔可以领两校兵ຬ马,手头上不止六千兵力了,这实力估计整个并州也没有떙几支部队可以做到,而且如果ꛪ鲜卑人没봓有主动进攻,没顕有交手,但我们可以跟着出去Ẋ,如果两千守卫,四千侮出击,长驱入草原,只要接应好,鯳震动草原未必不可能!此震谓祸福相Ӏ依也럽”妆贾诩看着地图侃侃而谈。

      武安日看着斘这个书生模样,以前少主让他成为摩天岭排第三,虽然仅岰仅䙻只在少主和自己之下,✌但武安뿘日依然觉得安排不妥当,只是武安日军人出身,对命令⪌是绝对服从的,今日看来此人领兵统御之道未必比得过自己,但智谋甚至在自己之上。 샷 ䷼

      张任仔细看了看平城㎑地图,바这㗳平城就是炬后世的鼎鼎大名的山西大同,当年汉高祖刘邦在此被围受辱,不㶢过,按贾诩所䒲说的,或许真的可以啊ᐒ!

      “最重要的事,如果未来,朝廷供应不上粮草,而平城那边大片土地不适合耕种,河东蒲子还有可以通过幽州供应上粮草,以我们的财力,粮草不会有问题,唯一是粮道的问题,并州这边的왩常用粮道要注意,但多了幽州代郡这边,多条出路总是好一些,毕竟现在的幽州刺史刘虞是皇室中人,一定不会阻拦我们的粮道,甚至在紧要关头可以帮助뤣我们。”、贾瀝诩补充了一㊾下:“如果我没有看错,并州近几任刺史好像经常是便袁家保举之人。乑”

      张任看了看,自己当然知道那边大片面积不适合耕쯳种,露天煤矿,你看过煤矿上中粮食的吗?不过,那鷼么多煤矿不用上太可惜了!自己得想想!这贾文僌和说的一点没错,这粮食是自己一方最为重要的,总不能趴下了吃草,或者啃煤矿吧,虽然都是碳元素,就算并州刺史不援助自己,那么幽州刺史刘虞那边,自己总可以找到援助,至少粮道通畅。

      “文和先生,你说的有理,你和程武文研究一下,在并州,幽州的部众誀往平歖城方向移⨱一移,多准备点粮食!”张任明显有所指,十三寨和中情镖局。

      罇 “是!”

      “那么,除了段公和牛㯋角讎大哥,其他还有谁愿意留下?”

      “少主?我为什么留下啊!”张牛角急了,破天荒叫张任为少䕪主,张牛角才四十岁,自己觉得至少还能征战二十年。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是镇山统领,顒所以没办法一定要踸有人留下的。”

      张牛角豁然起身:“你小子,我当时就觉譠得你给我镇山统领⹀就不对劲,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跉 张牛角当初觉得镇山将军是很威风的룐事,现在才知道这少䛐主早就想好让他留下了。మ

      “牛角大哥,我们都走了这헱里还有这么多山上兄弟겖的家属呢!这责任重大,而且你守开头山这么多年,镇守的活没人比你更好啊!”

      “摖你……”张牛角很郁闷,但也说不出什么,ᲀ总得有人留下,的确没人比自己合适,这对于摩天岭来说,的确是最重要的任务,总不可⊔能把家给丢了吧႗! 끓 띪 “而且伊家姐妹也㡑要留下,所以牛角大哥留下最适合!”

      “那么,其他还有谁愿意留下?”

      议事硊堂内一片寂熣静,大家瞪大眼睛卑你看我僚,我䑸看你,然后忍俊不禁,堂内发出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看来大家都不想留下,那么武安日、高顺、武安更、赵先、武安国、阎行、徐荣跟我去平城,有机会征쾑战塞外!”

      “少主?”贾诩看到自己的名字没暷有点到。

      “文和先生,京城和长安还有摩天岭需要你和张牛角打理,一旦粮道不通还需要你想办法。”

      贾诩张了张嘴,最后࠷没说什么,这事情,自己的确是最合适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