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喂。”

      听到墨砚的声音,商呈有几分难以置信砘。

      他哥接他电话了?还是秒接?

      墨砚随意地披上浴袍,一把捞起容瓷,抱着她往外走去。

      突然腾空的容瓷惊惶半秒,缩在녇墨砚怀里不动,心跳很快恢复正常。她솻已经渐渐习惯了被墨砚突然抱起。

      “哥,你……”ꬎ对面语气迟疑,藏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说。”墨砚俊朗眉宇间透着淡淡的不耐烦。

      阉 良久,෨商呈ꚳ才缓过神,ぅ犹疑道:“哥……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騿爷໑爷和爸爸,都想见你。”

      “下辈子。”

      墨砚冷漠话语言简意赅,也在商呈的预料之中。

      看来,他还是不肯原谅他们。商呈心想。

      墨砚正欲挂ⓢ断,电话那头就传来邈急促的呼唤。

      ꫮ “还有什么事?”

      “哥,今天我葬去了她的鍘吊唁会,没有看见你。”商呈的声音带着几分努力寻找话题的旇意味。

      他希望他和哥哥能像别的兄弟那样无话不说,可是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变成那般。

      墨砚瞥了一眼怀里乖巧安分的小家伙,轻轻弯唇꟭,“嗯,我没去。”

      温柔且带着浅浅笑意。

      商呈:……?

      他哥是在跟他这个私生子弟弟打电话吧?可是他的语气为什么这样温柔?

      商呈眨眼,吞了口口水,表情依旧有些愣怔。

      直到工作人员喊他的名字。

      뉉“商昏老师!我们该出发了!”

      商呈连忙回过神,却发现墨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了电话。他훳捏紧手机的手无力地垂落,心里却滋生出一股难言的欢喜来。

      他哥对他的팪态度,好像不一样了。

      是他的错觉吗? 廖

      刚挂断商呈电话的男人蘅,想给怀里的狗子洗⛏个澡,毕竟它今天淋了雨,感冒了就不好了。㴭

      只可惜,一只腿刚迈进浴室,定制款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墨砚蹙眉,这一回是真的十分不耐烦地接起。

      “有屁快㻜放。”

      ጲ某高楼大厦执摕行长办公室中的夜辞一脸懵逼엁,他哪里惹到了这祖宗了吗?

      夜辞摇摇头,不跟他一般计较,开门㬭见山说道:“有个富婆出资一亿想请你主演一部电影,你接不接?”

       “不接。”所

      墨砚拒绝得果断。

      “同一个富婆,兊同样的价位,想让你拍个综艺,你拍不拍?”

      “不拍。”

      “……”咬夜辞疑惑挑眉,“你知道那富婆是谁么?” 觴

       齸“除了你还有谁?” 剳

      夜辞:“……” 㟎

      夜“富婆”露出了被猜中的心事时便秘一样的韲表情。

      ⟣确实是他。

      他想让墨砚回来拍戏,他不想墨砚埋没自己的演技䉝。更重要的是,以墨砚的影响貼力和号召力,他随便一部电影就是上亿的收絊益。对于一个精明强干氀的商人来说,夜辞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劳动力?

      “你缺钱了?”

      “一个켙商呈不够你赚的?”墨砚的问题規让夜辞的表情又僵硬了一秒。

      干嘛说的那么直接嘛! 棶

      帛夜辞清清嗓,沉声道:“网上都在传你要复出,我只是跟你确认一下,这只是一个谣言。”

      “另外,小眠要回国了,她说想跟你一起吃櫭顿饭。”夜辞不经意地转移话题,语气里多了些正经。

      캓 夜晚眠,夜辞的亲妹妹,夜家最受宠爱的千金。

      “ḗ不熟。”褻对面拒绝得果断。

      与此同时,电话里也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샲夜辞早就料到了他的回答,也早就委婉地回볽答自己的妹妹,至于他妹妹回国后自己打算怎么做,就是᚜她自己䐢的事情了。

      “我听薄彬说你打算对苏胧月动手了?还让公司帮你发声明。”

      薄彬打电话꟠给夜辞,让他准备一份言辞凌厉的声明,并起诉那些三年来一直造苏胧月和墨砚之间恋情谣的用굞户。

      不过,某些推波助澜的势力除外。

      䯢因为那些,都是墨砚自己的势力콮。哆

      电话ಎ那头传来低低笑声,“不是打算,是Ⴡ早就。”

       “什炈么意思?”夜辞修长白指捏着手机,墨眸微眯,有几分摸不着头脑。 眼

      但他仍能感受到墨砚话语里没有任何温度的冰冷,樱就像刺骨的凛凛寒ゞ风,吹向无边无际的高原雪地。

      酯“明天你就会知道了。”

      然而,墨砚刚퐰冷嵘冷说完,语调又顿时转变。

      “宝贝儿,离我那么远,是웓怕我吃了你吗?”

      轻佻而流里流气ꟸ。

      歷听龑得夜辞不自觉地抬眉,一动不动唯独眸子里飘过疑云。 綶

      电话里还有水流的声音,夜辞的瞳孔不自觉地张࢈大,有几分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䩸你……”夜辞顿了顿,睫羽轻眨,“在洗澡?”

      “嗯。”墨砚轻应,短短的音鈝节里透着点点不耐烦。

      “⏰和谁”两个字还没问出口,墨砚就已经挂断了电䗟话。夜辞拧眉,他话还没说完呢。蝰

      最近墨砚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他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他첍了ꉲ,神神秘秘的。而且,今天是那个女孩的忌日,他居然……

      夜辞越想,眉头就蹙得越紧᫮,最后变成一个“川”字。

      应该不会吧。墨砚不是那种人。

      他怎么可能金屋藏娇呢。

      以他的性子,金屋藏狗都不会金屋藏娇,一定是他幻听了,想多了。

      “咚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夜쑛辞迅速敛神,“进掯。”

      秘书将文Ὃ件递给夜辞,清声道:苃“夜总,《我和它的奇妙生活》策划。”

      龶“嗯。”

      靻 浴缸里的水浅浅的,蕴着一层薄薄的缥缈水雾,被四只小短腿溅起清浅的水花。

      墨砚站在这头,一手拿着电话,看着小狗扑棱着自己的小短腿朝另一头跑,跟个憨批一檪样릇。

      原因很简单——索

      狗男人!挠她痒痒!

      容瓷只能跑的离他远一点。

      䨩却不料一把又被捞了回去。

      “乖,宝儿,哥哥不挠你了。”

      “……”狗才信。

      容瓷一脸无可奈何,幸好墨砚的手指确实不再乱挠,而是轻轻抚摸她湿漉漉的容貌,௨放下手机,安❠静地给她洗起澡来。

      矉 听说狗的听力比人敏锐许多。

      鉡 这大概也是容瓷能够将刚才墨砚的两通电话都听的一清二楚的原因。

      浴室里的空气透着静谧。錏

      容瓷漆黑鞟的瞳盯着波环四散的水面,呆呆愣愣,不知在想些什么。

      鲁 墨砚的手在她身体上上下下地抚摸,沐浴露的泡ꉾ泡黏黏糊糊粘在她身上,空气中蛦弥ဩ漫着男士沐浴露的清冽䅒香味。

      容瓷只能认了。

      她明明看到薄彬买了狗狗专用的沐浴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狗男人还要给他用他自己的沐浴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