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18boss

      “不够…不够……还是뚦不够…………”

      ช 呼呼呼!

      拳风不绝于耳阻,安言神情专注,不ꅜ断地挥动双拳。他全身早就純湿透,豆大的汗珠沿着他的脸颊流淌而下,滑至下巴,滴落在脚下土壤上。

      ࡉ 出拳、出拳、出ᗥ拳……还是出拳!

      湉 每一拳都是全力以赴,毫不间断的挥舞,鸿让安言双臂都传出了撕裂般的痛楚,但ᇡ他依旧没有停下。

      虽塗说身体素质是一切的基础,但与憹云雀的一战,让安言清晰的认팂识到强大的战斗技巧,在实战中究竟有多重要。식

      嗡!

      劲风停歇,从极动到极静的突然转变,让持续近万拳所堆积、连绵不绝的劲力轰然炸裂。

      卷起的劲风,将安言一头偏金色橘发吹得狂舞。

      儝 “到底是哪里不对?”

      ﷭ 安言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叧,神色阴沉无比。

      这些天里,他每天的修炼都极其刻苦,修炼的量远超一般人的想象,可无论他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去修蜚行,他的体术都没办法突破‘F’级的瓶颈。

      “ꖲ到底还缺少什么!?”

      接连不断的修行,哪怕在避免去磨炼体魄的情况下,安言廏还是在修行的状态下加了两徵点体质与三点力量。

      对于这点,安言并没有感到意外,在如此疯狂、如此高强度的修行下,他的身体素质如果一点都不进贗步,反而更加奇怪。

      但这种技巧上毫无进步,只有身体素质在变强的情况,却不是安言想要的结果。

      就在这时,一阵咕噜噜的声音突然从安言肚子中传出。

      揉了揉肚子,安言抬头看了眼天色。

      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望着远方落日的红霞,安言眉头一皱。

      “这个时间,纲吉应该已经到家了吧?”

      安言沉吟了一下윿,迈步向着山下冲去퇔,虽然想继续修炼一阵,但如果自己太晚没有回去,一定会让奈奈妈妈担心的,反正等回去家里꓃也可以进入奖励空间继续修行。

      来到山脚,ੵ踏上街道后,安言放慢了脚步끀。

      不过董,当来到岔路ᨲ口时,篾他看了眼河U道边的道路,果断向着商业街的方向而去。

      商业街,一如既往的热闹。

      不同于白天的冷清,黄昏下的商业街上布满了行人,这些大多都是在下班回家途中准备买些食材的人。

      “果然我还是不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啊。袦”

      安言撇了撇嘴,如果不是害怕被云雀恭弥那个麻烦家伙纠缠住,安言是绝对不䵯会㑼走商业街这条路的。

      他倒不是畏惧云雀恭弥,只不过……

      以那家伙暴戾无比的性格,安言觉得自脛己无论打败他多少次,那个家伙都会以一副凶残的面容再次壧找上自己,哪⎦怕是頂一遇见就直接将其打晕也是一样。

      至于故意输给云雀恭弥……

      那更不可能,那货绝对属于那願种你敢故意输,我就敢失手干掉你的类型。

      Ḁ 再加上云雀以后会拯救、帮助阿纲很多次,安言也没办法对其쭂下杀手。

      不能打死打残的前提下……

      赢了会被缠上,输了会勾被打死。

      “老子惹不起你,躲还不霓行嘛。”

      ꖷ 嘟囔了一声,安言左镛右寻觅了一番后,向着一个卖包子的小摊位走了过去。

      쑼 坟 “给我十个包子。”

      安言说着将钱ེ递了过去ꊒ,随即被一个袖子接了下来。

      没错,并不是手,而是袖子。

      扠这双手的⦺主人胳膊很短,长长的衣袖㹿前半截完全耷拉了下去,只有后半截才被撑了起来,而从袖子中间那接钱的手掌轮廊来看,其手掌应该也是极小。

      眼前的一幕,让安言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摊位老板。

      映入眼帘的人让他微微愣了一下。

      믺 因为他面薷前这个摊位老板竟是穿着一身紫色唐装,而且是极为标准的斜襟立式领唐装。而在他的头上,同䰟样带着一款紫色的圆帽,那张脸则是被大墨㈻镜遮掩住氋,让人看不清其到底长什么样。

      这幅奇怪的模样让安言忍不剮住多看了两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这幅打쐷扮号让他有些眼熟,但仔细想想的攣话,他又感觉好像自己并没有见ᆄ过这个人。

      “闺你的十个包子。”

      摊位老板将包子大包完毕,递给了安言。

      他的声㑎音极为稚嫩,但语气中却又给人一种沉稳有力的感觉,让퀏安言不由想起了曾经见过的里包恩。

      稯嗯……

      里包恩?

      安言瞳孔微微一缩,➶猛地抬起头,注헇视着隔着摊位与自己相望的摊位老板,双眸中渐渐迸射出狂喜之色。

      刀是他!!

      “你的包子。”

      摊位老板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隔着大墨镜看不出其神色,但其语气中却隐隐带着些疑惑。

      安言没有去接๬,而是突ᇟ然从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直接按着1号键拨了出去,然后就这么直貝勾勾的盯着摊位老板,等待电话的接通。 

      那模样就仿佛生怕摊位老板跑了一般。옠 渕

      “喂,小言嘛?”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奈奈妈妈温和的声音。鹪

      “妈妈,我今天晚上想去同学家一起玩,顺便过夜可以嘛?”

      安言说罢神色有些紧张,如果奈奈妈妈不ꏡ同意的话,那哪怕错过这次机会,安言也会选择回去,大不了明天开始天天在商业街蹲守崉就可以了。

      电话对헤面沉默了半响,随即奈奈妈妈那无比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诶?小言交朋友了吗?居然会有人会跟你交朋友,看来他一᳁定㥮也很喜欢游戏吧……”

      “额…嗯……”

      “实在太好了,妈妈ኣ一直都很枩担心小言会一直交不到朋友呢。” 㼉

      “……”安言。

      衲“可以哦,想玩多久都可以,但晚上Dž一绡定要记得给毗妈妈打电话,不然妈妈会在电话旁守一整夜的哦。”

      “嗯。”

      ꖀ安言脸上不由露出温和的笑容:“我知道了,妈妈……嗯,晚上睡觉前,我一定会给您打电话的。”

      挂断电话,安言看着摊位老板,脑海中急速的思索该如何去开口。

      “小朋友……”

      摊位老板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安言,墨镜下的双眸中露出一抹异色,饶有兴趣的道:“有什䵘么需要帮助的嘛?릡”

      在这目光的注视下,安言只感觉身体一寒,仿佛自己所有的辥一切,都被那墨镜后的双眸所看透。

      这种感觉,让安言脸上䂳露出一抹迟疑,但最终还是狠狠咬了咬牙,用汉语道:

      “可以请您跟我打一架嘛?”

      ……

      版----------------------------

      PS:要死…一个星期没出门了,宅在家里居然还感冒了……偏偏这个时候感冒,脑袋晕晕的[,嗓子也难受的EP,白ᓚ天躺྇了軕一天늫,晚上才爬起来…㑃…

      偏偏黑龙江这边正是疫情严重的时候……小区封闭了,出去费劲,就算能出去药店趏也不卖感冒药ᛛ……这就很让人难受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