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 视频

      店内的时钟又嬄转ᕾ了⷗半圈左右,成员们才陆錖陆续续吃完准备离开。賕

      鲺 当然,临别前她们也亅没有忘记与袗店长銦打声招呼和对白云山表示一下感谢之情濥,毕竟这顿饭好歹也花了둔他不少大洋。

      要知道,这还是在店长的照拂下勉强打了个八折才有的成果,别看这群人身材瘦小,但论吃,特别是不用自己花钱时的吃,绝对能将人眼球惊掉。白云山只后悔没窮有在之前问一下承包盒饭的生活组组长川景艾,要不然쵽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田地。

       叹了口气表示无语,店内只剩下寥寥几位食客,白云山索性便在柜台边上与店长继续闲聊。

      “怎么样,有感觉工作上有什么难点吗?”䗾店长瞥了他一眼䙁,发问道。粙

      白云山摇摇头,要说难点,他还真没感觉到太多,毕竟整天一群ㆉ颜值不错的妹子们围在旁边,还抱怨什么工作太辛苦,难度太大了之类的,未免也太矫情了。而且说빬实话,他感觉自己虽然名义上是经纪人,但因为临时委员的身份,一般经纪人需要干的活都由其他经䗖纪人或者staff代劳了,他反絝而觉得䯭自己好像学ꁿ校里的老师一样,手底下的学生就是这群小偶像们。

      工作虽然有时会比㛊较繁忙,但都是可以接䍡受的范围,甚至某些程度上还没有这群小偶像们ឹ忙ᆆ碌。

      ⺦ 唯一要说难点的话,或许就只有一件事了。

      他管不过来。

      是的,现在的乃木坂46统共33名成员,哪怕繶他精力旺盛天天爆肝,但也不可ꀘ能照顾到所有成员。就比如刚才吃饭时的情况,角落里的西野七濑显然与不太熟悉的人交流还是比较困难,大ᓪ多数的时间都比较沉蒜默,白云山想要引导她讲话却也一时找不到什么理由。

      生驹里奈却是比镜头前活泼了许多,䈣这点倒是让白云山宽慰了不少,觉得至少不是因为自己被讨厌了。

      툭而七名成员尚且如此,三十三名可想而知。

      有不少成员到现在앏为止他也都只与其见洳过一面,打匒声招呼而已,特别是under组的成员쎫,本来的活㄁动就不多,见面的时逐间就更少了,他有心也无处使໺。

      店长摇摇头擦了擦杯子:“别想那么多孔,一切随遇而安就行了。你只是一个经纪人,要什么都由你来做,那还要其他人做什么?人都恎有远近亲疏,这是无可避免的兩,춳做好你本职工作就成了,尽自己力所能及,照顾不到的,也不怪你。”

      白云山下意识的点点头,但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诧异道:“店长,你什么时候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了,这不᥏像你啊?”

      店长缓声逗趣道:“那说什么话才算是我的语气呢?难不成要我天天骂你,你才觉得舒服?”说着,他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 白云山也跟着笑了笑。

      店长放下手里擦拭好的杯子,看着门前的水色帘子,望⓿着那群离去的背影感慨道:“즢而且啊人老了,对这些朝气蓬勃的孩꥽子们就会越来越喜欢的,一看到她们就会忍不住想到菜菜子和静子她们,她们现在差不糆多也这么大了啊。”꣕

      菜菜子和静子是店长的两位女儿。

      白ꌔ云山注意到店长眼中的怀念与眷恋没有说话,他叉了叉手,捏了捏自己的指节,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时间,快到了啊......

      .ﳯ...⹏..

      待到白云山回到家里,已是晚上八点半。

      他照例在床上躺了獚一会儿闭着眼睛装死,接着起来坐在了书桌前。

      打开抽屉,往下翻了翻,然后抽出了一本压在底下的日记本摊开放在桌上。

      是的,尽管前文没有提及,但是白云山是有写日记的习惯的。

      之所以촴前文没有提及㭗,是因⩋为白云山并非一天天的记流碦水账,只有这一天发生过某些令他感到重要难忘的事,他才会将其记录下来。而今天,用脚想都ಫ可以知道,那件难忘的印象深刻的事情究츫竟是什么。

      “我见到鬼了。”

      “缱或者可以訦称呼为怨灵,就好像咒矽怨里的伽椰子一样,但称呼如何都无所谓,值得记忆的是,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鬼。”

      “难得的是,恐惧的情绪并没有占据太多,许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异常的冷静,甚峭至有心思去开玩笑。我不꧖知道这是否是因为系统뫂觉圻醒后带来的效果,以及正面或者负面,但在当时那种情境下,这对我而言还是挺不错的。”

      﫯 “如果不是因磮为足손够冷静,或者我会漏掉许多细节,也不会在最后发现那位Ȩ叫做藤原秋石的怨灵的意图。好在,我最终消灭了ၦ她,不仅是她,还包括漢那座废校里的所有怨灵。马家的驱魔龙ࡩ符居然有这么厉害,我倒还是第懋一次知道。当然,在我的印象里,驱魔龙族与马小玲都只是电视剧里虚构出来的而已,以爺前也无从验昹证其威力......”

      “事情虽然完结,但还有一个疑点未曾解惑,那就是那本侦探都小说的밧作者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我以前还以为他只是结合搜集来的素材编造出来烘托气氛用的,但现在看来,他能够知道的那么控清楚,显然是十分了解铜山高中鬼꒳域里的情况的,他是如何得知的?”

      “那位名为森村的洤小说作家,我想我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去拜访他的。他是否是知情者?又是否,就是当年事件的参与者,那位被怨灵咬牙切齿怨恨着ॆ恐惧着,名为刀一郎的男人?我突然很有兴趣。”

      “2012年1月둹6日。”

      裿 写完之后,白云山长呼了口气,放下了笔。

      日记是蚹用中文写的,这是因为白云䧇山以防쀧万一有人不小心看到了日记的内容,哪怕没有这些奇异的经历,他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隐私。

      写完之后,他重新将日记本压在了抽曏屉物什的底下,然后起身走到了一旁挂在墙上的日历旁。

      看着日历下方安排的活动,白云山沉吟了会,自言自语道:“唔~今天的活动是恐怖电影接力赛吗?倒还玐真是符合目前的氛围呢,刚才不久就亲自去了趟鬼门关,还灭了几个猛鬼,代入感满满啊——”

      捍 “——个屁啊!”还닚没说完白云廹山就忍不住自己吐槽了起来:“这算什么鬼,看完真鬼看假鬼,自己吓自己?有没有搞错,今天我就層和这些妖魔鬼ౖ怪过不去了?这是日常小说,不是恐怖小说或啊喂!”

      但吐槽归吐槽,白云山也没有䳝更改活动的意思,这些活动本身就是虾他打发时间用的,无簼聊的人做什么无聊的事都是可以ꎀ理解的。

      駂当然䂏,做不做就是他的事了。

      不过与往常不曟同的是,这次他看完了日历上标注的行程之后却并未离开,反而视线移了移,转到了右下角的一个位置。

      那里用代表着喜庆的红色印刷出来了几个文字,下方理应标注的活动却是一片空白——

      1月22日,除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