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激情介绍

      此后的两个月,我已经完全忘记了那次邂逅。李梨的名字很快也忘了。只有六系还依稀记得。根据她住的楼层,〜我知道她也是八九级,餌学校就那么十几个系,六ዟ系-㙄化学工程系,是搞高爆炸药的。一个女孩去学炸药,实在搞不懂。必不是女孩窱自己选的专业。【畅游中鑧国评:草蛇灰线,伏线千㌚里】

      大二继续学高数,这个学年我们一系与六系合并上大课。换了一名讲师,北师大研究生毕业,一名大帅哥。

      帅哥讲课语言生动,妙趣横生。只带两支粉笔,别无他物。第几章、第几节、多少页,馳作业题目,准确无误。同学们不禁啧啧称奇。更妙的是,帅哥讲微积分,穿插着牛顿与莱布尼茨独自创立微积分的历史,以及英欧谁是微积分最先创立者之争,竟然能把数学,讲得象《全球通史》一样,引人入胜。聭

      于是开学之后,高数我一直听下去。

      一天下午课间,突然发现在我座位右前45度方向,一个女孩正在整理笔记,本不是我们系的,却似曾相识,不会是女神吧?定睛一看,当然不是。那是谁呢?为什么这么眼熟?

      一二年级基础课,英语、高数、制图啊什么的,基本都是几个系随机合并,阶梯教室上大课,不是本系的,彼此根本不认识。

      我走到她身边,六系的...,ꣿ我突然想起来了:“你是----小白兔?!”【畅游中国评:暗示李梨的性格】

      我记起她就是火车上遇到的那个怯生生的六系女孩,可名字实在想不起来了。忘记了女孩的芳名,是多么不礼貌的事啊。情急之下,用“小白兔”以代其名,遮掩过去。

      女孩抬起头,并没有诧异我的出现,招呼我到她身边的座位坐下,“什么小白兔?”

      “噢,没什么。”私下给女生起的外号,可不能告诉她。我伸手把后排的高数课本和一个薄薄的擗作业本拿过来,坐在女孩旁边。

      女孩本来话就极少,并不追问。却奇怪我上课,只带课本和作业本。其它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书包,“你上课只有ѷ这两样?”

      “还有支钢笔。”我从匜口袋里掏出金星笔,还是高中用的那支。其实我是舍不得买书包,于是尽可能的少带。 䘯

      我对女孩说:“我们系与六系合并上高数都两个月了,你怎么今天才来?”ꂿ

      “这儿只有我们六系半个系,另半个跟二系一起上,我在那个班。听说这个老师讲得好,过来听听。唉,高等数学可愁死我了。”女孩细声细语뛟,生怕吓到小蚂蚁似的。

      “哦,是这样啊。高数对你很难吗?”

      “好多作业题都不会做,有些题甚至同学的答案都看不懂。”女孩满面愁容。

      “哪道题?我看看----”

      两个班的作业题一样,讲课进度也槢一样。我拔开钢笔,在她的草稿纸上写下算蝖式,一道题没讲完,已经开始上课了。“等下了课,我再给你讲吧。”上课是不能说话的,每天下午最多只有两节课,有很多的时间。

      下课之后,我俩留在教室里,把她所有不会的四五道作业讲了一遍䤔。女孩艰难的听完,眉头紧锁。又翻了一会课本,问了几处课本上不甚明白的地方。我又回过头,把课本上相关的部分讲了一遍。一个小时已经过去。看得出,女孩的确对高数不擅长。“你不看我写的稿纸,自己再做一遍。就可以巩固闡了。”

      女孩拿出作业本,开始工工整整地做那四五道题。我一直在努力回忆女孩的名字。该死想不칽起来!突然,我有主意了,抢过她的作业本,装作翻看以前的作业,封面上:60893 李梨

      原来小白兔叫李梨啊,这名字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60893是班级代号,也是信箱号。6系,89级,3专业。我是108甮92

      趁此时间,我也快速的把今天的高数作业做完。而李梨还在专心致志地做那几道题。

      畏 看着李梨,灠我又想起了女神。仿佛身边坐着的就是苏雪婷。同样的衣着光鲜,同样的施以淡妆。眼睛盯着李梨的脸,脑海中出现的却是与女神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一股暖流ᮖ涌上心头,目光变得迷离而温뱥暖...【畅游中国评:是因为李梨的漂亮䆫,读者不要被瞒过了】

      李梨做完题,抬头发现我ܷ死死地盯着她看,顿时满脸红晕,娇羞无措,붱“你看什么啊?”

      “哦...”我自知失态,“我是说,你怎么会叫李梨,我一直以为是李莉呢。”我撒个慌,遮掩䮐过去,“梨树的梨,你这名字很怪啊。一般人的名字都用‘莉’。”

      李梨镽并不知道我在撒慌,“ό梨花开放的时候,妈妈生下了我。爸爸说,我出生之后,特别白净,天天哭,梨花带雨,于是爸爸给我取名李梨。”

      “你一解释,名字就有诗意了。”

      李梨很高兴,“第一次听人说我的名字有诗意。”

      我却在想,苏雪婷肌肤胜雪,亭亭玉立,名如其人,李梨哪儿象梨花呢?梨花带雨,哭擏得满面泪痕,才象梨花吧?【畅游뒒中国评:暗示谶语】

      鮈两个小时,我看得出李梨的数学并不入门。根本原因,是对微积分基础原理并不明白。我便尝试着,给她讲一些最基础的原理。

      “你思考一下,0.9999999…无限个9,与1相比,哪个大。”

      “还是1大”李梨不假思索。

      果真不出我预料。“不,正确答案是,相等。”

      “可是无论多少个9,与1相比,总是差一点啊,尽管差距越来越微小。”

      䤃“那是因为你没有理解无限这个概纽念。无限个9,数到头,就是1了”

      “可是怎么能到头呢?无限个,到不了头,能数到头,就不是无限了。”

      “你说的是哲学思维,不是数学思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哲学思维。但女孩眼䵼睛一亮,“哲学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我赶紧打住哲学思维话题,“这姓样啊,咱们先讨论无限。咱们平常接触的,都是有限,比如,这作业本多长,是一个有限的长度。目之所及,教室,课桌,日光灯管。。。全是有限。有没有无限的呢?”

      女孩右手托腮,眼睛眨半天,“没有。”

      “看窗外,看天,目光一直看过去,能不能看到头?”

      “能看到的ᒬ是大气层,之外,是宇宙空间,是真空,再往外,也许有头吧?如果说无限,不好说,还是有限的。”

      䋛 “假如,真空有头,那么,再外面是什么,比如,外头是水,那么水外面是什么?如果水外面是石头,那么石头外面是什么?如此类推。”

      女孩想了老半天,“你说的有道理。宇宙是无限的。无限的东西是存在的。”

      “开窍了,其实,咱们ф以前遇到过很多无限的东西,只是没有认真思考过。”

      “什么?”

      “比如pai ,圆周率,就是一个无限数字。”

      “对的,对的。”

      我们工科学高数,并不学数学分析,所以不大讲数学原理,学起来更加艰难。。。。。。

      校园里响起了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蓝色多倠恼河,一节奏罢,“北京---理工大学---广播站...”。每到开饭时间,就会响起广播。李梨收拾≋好书包,“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我第一次把作諥业真正搞明白了。”

      我微笑,点㴚点头。

      “还有上次,你给我让座,帮我背包,一直没有好好感谢你。”

      “还说呢,我帮你背包,你却去髨谢凶浌神恶煞的门神大妈。”

      李梨莞尔一笑,妙目婉转。

      其实,李梨何尝不是美女呢。只是我先入为ꔿ主,苏雪婷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男生就是这个毛病,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出了教学区不远一个路口,㫯向南是11号楼四灶方向,向西则是5号楼七灶方向。“李梨同学,再见。”

      “哦,等等...”李梨低下头,犹豫着。

      “请话请讲,不必客气。”

      “周四,后天,我还有高数课,晚上能不能请你还去教室,我去找你请教作业。你࿭讲的,我完全可以听Ⲳ懂。”

      我早猜到了。对于高等数学,李梨象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

      “行,没问题。我本来每周也上两三次自习。还在那个阶梯教室吧,一楼,方便。”

      “好。”

      周四晚上,我吃过晚ꉿ饭,来到阶梯教室鑗,发现李梨早早地在那里等了。还坐在那个位置,疶正对着高数课本和作业本发呆。

      我来到她身边,李梨抬漂起头,紧锁的膘眉头立即舒展开了。“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

      我很诧异,“我来得很晚吗?”

      李梨看看手表,“快8:00了呢。”

      ꘦窃“哦,我打乒乓球,洗澡,吃晚饭。不好⍱意思,我以后早嗔一点。”

      “没关系,没关系。就以你的时间为准。你要不쩆要先把你的蘯作业做完?”

      “我不急,上午上近代革命史的时候我就做完了。”

      这一次,李梨把一个月以前的习题都翻出来,甚至上学期的。其实她的高中数学底子戒并不差,只是高等数学与初等数学没有什么连续性,大学授课又太快㧚,老师又是讲一让我们自学九,李梨是囫囵吐枣,完全吃不消。

      花两个多小时给她讲完,写到稿纸上,照例,她不看,自己做一遍。

      李梨专心做题,我就在旁边仔细地观察这个女孩。李梨体态修长,肌肤白皙。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剪水双瞳映射着长长的睫毛,煞是动人。不能再紧紧地盯着她看。李梨做完作业,一扭头,还是被她发现了。李梨看看四周同学韉坐得远远的,小声说:“你怎么䘻象从来没见过女生似的?”

      我一阵尴尬,“当然见过,但只能远远的,擷用余光看。”我只好老实说。

      毜 “嘻嘻,可以看。女生都不会在意的。”李梨转过脸,正对着我。

      盯着女生看,是极不礼貌的。但如果女生愿意,就不一样밍了。

      此后,李梨仍䙋旧在另一个班上高数。因为进龿度不完全一样,作业籘一样,但交作业的时间不同,收作业的老师也不同。每到她上高数的日期,晚上总是到一系大教室找我给她讲ꬄ题。

      给她讲题,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当复䏤习了。况且,美人相伴,人生快事。既쁶已熟识,她的话就多了起来。学习累了,我덷们就聊会天。

      ৾“我们两次相遇都是巧合哈,老乡妹妹。”我们班諸(专业)30人,20多个省,一个省一两人。我和李梨当然是山东老乡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和她谁年龄大。当然李梨也不在意我是不是比她大----我直到今天也不知道我༬们俩谁大。

      “第二次相遇...”李梨低下头,声若秋蚊丑,“不是巧合...”【畅游中兲国评:读者细思】

      哦,我忽然想起,我在高数课上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并不ꨐ诧异。她看过我的学生证,当然知道我是一系的。六系其它人跟一系上大课,她自然知道能找到我。她去听高数课是真,去找我也是真吧。

      我突然深深感动,并满怀歉意。因为同是老乡,却让女孩先去联络我。我们学校,ꁥ基本每个省都有同乡会。大家在一起说说家乡话,其乐融融。

      李梨软语温存,渐渐地,苏雪婷在我心中的分量,渐行渐轻了。

      ㏫北京寒秋,来的格外早。尚未开暖气,一场秋雨过后,教室里冷气蹍袭人。

      李梨体质较弱,写一会儿作业,双手拢在嘴边,哈气取暖。

      “很冷是吧?我给你暖暖手吧”。说着,我握住她右手,哦,触手冰凉。我双手把她的小手夹在中间,很快恢复着体温。曾经那么想摸自己喜欢的女孩的手而不可得,此次却是那么自然,并没有考虑女孩是否愿意。因为此时的我ﺎ,并没有爱上这眼前这个女孩子。【畅游中国评:两次失败,K作者决定主动出击,读者不要被瞒过了】李梨下意识的往回抽,抽了两下未果,也就任我握着。略显苍白的脸上,泛起阵阵红晕,直红到耳根。身体微微颤抖,煞是良动人。

      一刹那间,好想拥她入怀,给她温暖,却是不敢。又想给她批上我的外衣,可是,我的外衣就是去年军训时发的军服,这也是我最新的衣服!

      “如果你不嫌军服难看,我给你披上?”

      李梨看我军服里面穿着毛衣,低头不语。

      ၭ 不语,就是同意。宽大的军服罩在她身上,竖起衣领,只露出俊俏的脸。眉清目秀,姣艳可人。

      我把她的两只手都握在我宽大的手掌里,四目相投,李梨眼神中透着惊恐与慌乱,以及一丝期待。

      教室的门嗞留一响,进来一群上晚自习的呙同学。李梨迅速抽回双手,继续做作业。

      结束自习,走出教室,寒风袭人。我们俩并肩走在马路上,我终于鼓足勇气,伸出右手,牵起了李梨的左手。路灯昏暗,行人稀少,李梨不再拒绝,没虮有把手抽回去。

      我先给她握暖了五个手睦指,再握暖手背。李梨也逐渐靠近我¸的身边。我明白,李梨并不拒绝跟我接近。

      我心中狂喜,心神荡漾。寒风吹在脸上,却갤如沐春风。这么眱漂亮的女孩子,难道真的喜欢我吗?我不敢去问,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这样默默地一起走。

      平时觉得漫长的马路,此时觉得怎么这么短?我몐不由得放慢脚步㚬,李梨也慢慢的走。任由晚归的同学们超过我们俩。他们一定在想,这俩神经病,这么冷的天,居然在溜马路?

      李梨想抽出手,却被㙽我握的紧紧的。李梨用双手用力,抽回左手,却绕到我左侧,将冰凉的右手塞到我左手里。我这才明白。双手将她的小手夹在中间。

      “你的手好温暖啊。”

      大二上学期,就在뇿讲题中,慢慢度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