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空间电影

      月光照耀下。

      关辞九心里恶寒咽下喉间的口水,心想要不是自己给她的印象不差,估计第一次就残了。

      “呵呵呵,云兄。这,你跟那胖子有私怨?”

      小声询问就怕如今气뗬势全开的云麟,突然给自己来一下,刚㼰被他爹摔过再来一次估计好不了。

      “没事,他是我爹徒弟,从小在我家读书,打习惯了。”

      现在的云麟收去了ཅ小女儿姿态,重新变回英姿飒爽冷傲十足的模样。

      “哦哦哦,那就好。”

      怎么女的会功夫,出手都是习惯动作,我挨手刀,胖子被踢。突然他有点心疼胖子了。

      “二狗,快去扶起你师兄。唉,怎么还哭了,二狗拿你的袖子给师兄擦擦﫩,对对畈,用点力,没关囫系他脸皮厚。”

      心疼胖子不್代表自己不生气啊,我是打不过男人婆。可胖子既然是书院弟子,挨打习惯就很让人鄙视了。

      “哎呀,鶝姓齐是吧,齐兄啊,快快坐,哎呀怎么还在瘞流泪呢,快快喝一口,一口就不那么疼了。”

      泪流满面的齐胖子,被好心安慰关辞九灌了一碗,两碗。果然,改嚎啕大哭了,打着酒嗝就开始抱怨。

       “兄弟啊,我苦啊。我从小在她家里住,本来就无依无靠的,可她可她一直欺负我。我是男的,男的,又不好还手,我苦了十多年了,十多年啊,天天被拉住做靶子。本以为去到书院后,不会在看见她,可她隔三差五去见恩师,씞我又是靶子。兄弟,我怎么那么命苦啊。”

      看着抱着自己大腿哭的ዠ胖子,是真的伤心自己心里也升起一丝恻隐之心。

      “哼,齐胖子你还敢污蔑我。”

      “停,云麟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吗?兄弟,抱歉了。”

      云麟刚想继续出手,胖子滑溜的站起身躲开。痛哭流涕的模样变成嬉皮笑脸,赔笑鞠躬给云麟道歉,模样非常滑稽。

      ھ 西瓜你个大香蕉,这胖子是影帝吧。

      感受到自己裤腿的冰凉,扫了一眼裤腿上居然夹杂少许粘稠鼻涕,心里对胖子挨揍没有一点恻隐了,改变为自己的愤怒。你个胖子,骗人就算了还拿自己当抹布就是你的不对了。

      “哎呀,齐兄你没事就好,㆑我还怕云兄出手太重,伤到你了呢꧰。来来来,这是二狗父母你好好跟人家商量。”

      胖子却没有立即上前,嬉笑脸上带着狐疑望着云麟问道:“他是你磊朋友?”

      “关你何事?在废话我继续揍你了啊。”

      听到云麟没正面回答,胖子肉乎肥脸有了一点着急神色急声道:“云麟师傅可是要把你.㹀..。”

      胖子又飞了,这次明显云麟动了真火,胖子直接被卷曲的膝盖撞在肚子,可他有了准备空中几个翻身就要落地。云麟身如游龙来到胖子身边,手冒蓝色灵光拍在胖子身上,胖子໋身上也冒出黄色灵气,两种灵气在比슏拼。胖子防御,云麟进攻,拼的是自己的灵气储备,渐渐胖子的黄色灵气有些续力跟不上,眼见马上破防,胖子居然一咬牙摘下头上玉簪。

      “嘭~。”

      云麟和胖子被震飞,一袭黑袍看不清脸的高大身躯站䗌在两人中间。

      “京都斗法,私自运用灵气,你两被捕了。”

      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在两人防御姿态下一手刀一个,眨眼之间双手就晕了,黑袍人提溜两人看了一眼众人,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可关辞九感觉黑袍看过来时,就是看自己,心头的预警不会错。可自己也不会仙法,他看自己干什么。还有这手刀怎么莫名的熟悉,看别人挨自己的后脖子都难受。

      “影卫。”

      里长爷爷出声将黑袍人籓身份道破,可看他表情非常复杂。

      “小子,你这怎么会引来影卫,要知道这可是...。”

      螺“里长前辈,我们先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书院来人,你说呢?”

      老黄张着大黄牙打断里长爷爷的话,让里䈘长爷爷神情恍惚但也笨闭口不在言语。

      “老黄,你怎么能打断里长爷爷话呢?里长爷爷你继续说,这是哪?”

      ౧ “哎呀,有些乏了,乏了。看来我真是老咯老梸咯。”

      里长颤巍站起老黄居然抢先一步এ扶着,带着他往大门走。

      嘿,这老头说䥨话说一半。呓,这不是还有老踀道吗?

      “老䇒道,影卫是谁管的?”

      “哎呀,不胜酒力,散了散了。小霜,老道就先告辞了,下回有什么不舒服的,老道直接茗给你符咒,不要钱。”

      “谢谢,张道长。”

      “哈哈,小丫头我很看好你哦。”

      老道也晃悠往大门去,小霜赶紧去送。刚才还热闹的小院,现在直接只剩自己与大哥一家。

      唉,不想了,管他呢,先把二狗安鈲排好再说。管他影卫明卫的,估计就是京都守备专门监管仙门的。

      “大哥,我们驁也去门口看书院来人没,来了你们直接谈。”

      د 果然,书院来人不止姓齐一人,商量一会决定明天在入书院。毕竟他两现在也进不去,大阵令牌在姓齐的手里,而他被影卫带走,估计一时半会无法回来。最后大哥带着一家和书院两名弟子一起回家住宿,等明天在回书院。

      在小厮们羡慕的目光下,大哥报以感激转身离开,而小厮们一哄而散各自回家汇报,看能不能今晚在争取一把。终于火把离开了,不在有黑乎乎黑烟呛人了,可黑暗也笼罩了小巷,邻居们又占领了小巷询问出了何事,本来就得到答案的邻居现在一听,在一片惊呼中拿回自己的桌椅,小院Ư陷入往日的平静与黑暗。

      “少爷,这是小姐写的信。”

      小霜陪着关辞九坐在椅子上凝望天空,从怀里掏出붉一封信뾚递给自己。皷

      “我不看了,你直接给我说吧。”

      븷 “额,ꝵ小姐说军师,一年之约已经过半,希望你能早日完成自己的诺言,她在山里等닼你的好ꛅ消息。”

      “哼。这是老黄读给你听的吧。”

      “少爷你怎么知道,哦,也是。我不认识字,只能黄爷爷读了。”

      “哎,你家小姐说话能这么客气就好了。我估计你家小姐在信里威胁我了,要我早点启动我给他的诺言。要不是我的计划你们无人执行,不然你觉得你家小姐能放我出来?”

      “少爷,你心里恨小姐吗?”

      “我要说不很,那是我虚伪。你见过每天不高兴轩就是一手刀的人吗?我掰碎了,揉烂了讲,她听不懂觉得我骗她,直接一个手刀。我说让她把大家分派大衍周边,她觉得我在瓦解她山头,又一手刀...哎,不谈了,我就没见过比她笨,比她不讲理的男人婆了。”

      “不是的少爷,小姐非常努力的,她每天晚上在自己房间背你说ꆙ的计划,然后一直在思考,这些我都看见了的。小姐打你䢉不是你先要跑的嘛,至于你说的,肯定是她受不了你看傻子的眼神,她一时性子急,就...。”

      “行了,她是你小姐你当然这么说。”

      “不是的少爷,小姐真的是个好人,我们山下的百姓都知道。”

      “废话,她直接帮官府割贼人脑袋,拿到赏金就换粮食分发给百姓,那百㎼姓还不说她是好人,那成什么了。”

      “真不是那样的。”

      “行了,我就先帮她赚到븭我承诺的万金,至于你小姐想㔨当好人还是继续执行我给的计划,随便她...呓,回来了。”

      小院门大开,老黄送里长回来了。

      “走吧,小霜收拾好东西,我们得马上去竹场。”

      “少爷,小姐真是好人,她就是...。”

      “好好好,你放心我也不是坏人。”

      “少爷。”

       小霜看着愤恨的关辞九,月光下他痵凝望天空出神,散发淡淡忧伤。心里想起⑬他醉酒后那言语,果然少爷还是对小臺姐非常愤恨。

      十쟓分钟收拾完所有衣物ክ,怀着心中不舍悄悄打开小院,犹豫锁不锁门,最后还是没锁。借着月光和小霜背着包裹走在巷道,四周邻居都熄灭蜡烛睡觉。门口新贴上的门神在月光下闪闪反光,像是在告知一切小鬼精怪勿扰。

      不知道武侯会不会放ᰭ行,如果不放也决定在那睡觉,等天明关卡一开就走。

      老黄牛哒哒踱步,街上还能看⎙见几个歪歪走路的醉酒之人,在路过关卡时,刚好赶上最后ꉺ一波,在被卸下稻草搜查一二后,黄牛刚离开城门就关闭了。

      威严的京都,我走了,下次回来就是来拿钱。

      不知行走多少时辰,天边泛白关辞九被老黄叫醒,来到一座山脚下,面前一座渪绿竹搭建茅草当顶嗺的屋子。

      拒绝了老黄叫醒小霜的举动,示意他走远一点。路过一处新퉹挖出大坑,山泉不停歇的流淌进大坑,升起热气与白泡。等到足啕够远的地方了,关辞九决定摊牌。

      摘下一卷没长开的竹子嫩芽叼在嘴里:“老黄,我也不饶弯子了。你们这背后谋划之人,我这半年也想的差不多明白了。”

      老黄拿火折子点燃旱烟杆,烟雾綹环绕在他身边后被吹散到后方竹林。

      “少爷,你想说什么?”

      “呵,我想说我想破脑袋也没想通,究竟是谁出钱出力将你们聚集的。京都的某位老祖?军方?仙门?还是某位重臣?”鵺

      楤“呼,少爷你就别试探我了,你想到什么可以说,如果你有问题,我会适当回答一点,仅此而已。”

      “哈好。其一呢,你们肯定来自官家势力,不然方圆百里哪来的那么多贼人,也就小霜相信。其二呢,让你们组建却无法提供资金,刚才㩽你表情告诉我,我刚提的都不是。那排除邻国势力,那就剩下文官了,也就文官一张嘴能将你们忽悠组建,没钱的情况下靠忽悠也能维持,可你们给我提供的大衍情报来看,此人必定身居高位,并且非常痛恨大衍,不然再好的嘴,也不能维持你们不闹。”

      “仇恨是对的。”

      “仇恨,重臣带着仇恨,邰家。”

      “不说话就是默许了啊。当年的吏类部尚书姓邰,全家在11年前,突然遭遇一场大火全家无人生还,在ᓩ京都是一桩悬案,年轻的鷞圣上大薹怒要彻查,最后也没能查出不了了之。”

      “少爷,槺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是我太聪明吗?男人婆姓邰,京都灭门的也姓邰,我又不傻。”

      “可我记得少爷,来到京都就没去过别处,每日往返与化龙池与小院,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钓鱼的ẫ人都是朋友,不然每天钓个寂寞啊。”

      “呵。”

      “你别不服气,如果我没猜错,你们背后站着的人肯定是当年邰尚书的门㹔生,在大火中救下男人婆,将他托付给一个武功高强但可以信任之人,不然她武憐功这么高,谁教的。今天你被里ꁌ长爷爷点破,估计出自行伍,不然不会一眼被看穿。那山上的几十口人,估计和你一样都是行伍出身,被安排到男人婆身边,所以你们才会每天喝着稀饭都不闹,因为你们可能都习惯了。”

      “有点意思,小姐眼光不错。”

      鬓“呵,那是本人优秀,不为了汿自保我理都懒得理她。既然我刚提军武你表情没变化,那就可能是秦家某个老家伙,为自己家族多走了一步。至于秦家知不知道,我觉得可ḗ能不知道。虽然军武掌控在圣上与刘家老祖手里,可要是刘家老祖故去,那军武就肯定要由秦家掌控,秦家疯了和你造自己的反,那就肯定了秦家偏支有人将你们这群未到退伍年龄的老兵,콁聚聚在山上,我要没猜错,你们在等某件事情发生。”

      “呵,难道我们等秦家造反?”

      “当然不是,我说了秦家疯了才造反。你们在等,等天灾。”

      在老黄诧异的目光下,关辞九不屑的拍拍麻衣,望着天边云遮雾绕的荒原ꍾ得意道:“男人婆为什么一直买粮食给山下百姓,不就为了高举义旗时,民心向着她吗?只要有볭一座城池,你们耐这群身经百战的老家伙,怎么守城你们可太懂了。我估计江州还有几处地方,行事与你们无二,到时候在朝廷派兵围剿时,슥给出致命一击,整个江州连成一片,第五个国家就形成了。”

      “你...这是你自己算出来的?”

      “废话,说了小爷的脑袋天下无二,也就男人婆仗着自己武功高。不然给小爷一年,分分钟让她跪下叫父亲。”

      “哼,少爷你最好慎言,那边石灰池还是老夫⟀亲手挖的뚥。”

      “哈ᲇ哈,我嘴误,嘴误。那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们没动呢,我估计跟老天眷顾大衍有关,虽然偶尔有个小水患小旱灾,可离㐊你们太远,无法启动。可我看男人婆不着急的程度,估计❱你们有了新的计划。比如,破坏某地的大堤,让一省陷入水患,在某地破坏灌溉系统,让百姓收成锐减,我听说江州这几年在抱怨赋税太...你干嘛?你想杀我?”

      老黄瘦弱精干的胳膊直接掐住关辞九的脖子,浑浊的双眼看着眼前之人,有害怕有兴奋更多的是决然。

      “㥨少爷,可惜你知道的太片面了,不过你能推算出大概计划,你鐒的自夸当得起。真别怪老夫,从你来到山上老夫觉得你会破坏计划,哪怕你。”

      “废...话,老...子知道的东西...比你。”

      关辞九除了刚开始的应激反⁈应渐渐放弃了挣扎,没有继续手足乱舞。他带着一丝解脱,就想离开这个世界。从他被强迫加入到来到京都,最想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江州那个火药桶,所以才和男人婆定下了一年之约。

      他心里非常明白,老黄就是来杀自己的,鮋无论自己做不做的到承诺,他都会杀自己。估计男人婆的计呮划,做到了,那好你可以死了,留着这台赚钱机器。做不到也不亏,让老黄以自己的身份做掩护,与京都重臣保持联系。毕竟人家的仇恨没有男人婆这么高鯋,身居高位后往日师生情分淡了多少,也就本人知道了。

      꽫 至于男人婆为什么能得到这群老丘八的忠心,自己想了半年퉐也没明白ꉙ。

      感觉舌头开始不受控制,慢蠊慢往嘴外流出。胸膛肺部已经开始炸了,眼珠凸出瞳孔开始涣散,脑海开始放自己心里最美好的画面,在美好的画面中闪出或许活着更好的念头,占据了自己脑海榱。

      “少爷,黄爷爷你们在哪呢?”

      “咳~咳。”

      “咳~,今日你没杀我,那来日你就等着跪下求我杀你吧。”

      哎呀,死亡果然太可怕了。甩下一句狠话后,赶快逃离又起頹杀机的老黄,连滚带爬的跑到小霜面前,又一次晕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