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男人揉胸

      不周山,群峰绵延,重峦〯叠嶂。

      黑煞肆虐过后的影响已然渐渐地的消退,原本为了保命将生机潜藏在根部的灵根仙草纷纷开始抽枝发큼芽,荒凉孤寂的山ᵈ峰上逐渐蒙上了一层绿意。

      躲藏了数万年的灵禽瑞兽们褏也纷纷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欢快的在山林検间飞翔跳跃……

      一架华丽的飞车迅速在云༟霄中穿行,车身金光闪耀,由两只红冠白羽的仙鹤拉着,车辕上插着一杆宝旗,宝旗눪上毫光万丈,瑞气千条,散发‡着先天灵宝独有献的不朽神韵。

      ㄔ行不多朂时,金᥈车缓缓地下降,在一座山腰间죹落下。

      ⡒ 骽空明神君领着彩凤从车中缓步走下来。

      麒“懚母亲,就是这里了!”彩凤指着不远处断崖前⼸的一片空地섓道。

      “甚好!”

      空明神君颔鉼首,神念在轠虚空一扫,已经⟐确定了魝洞天秘境的位置。

      她扶了扶发髻,然后又整了整裙角,迈着优雅的步伐朝洞天走去。

      蓦地,前方的空间肉眼可见的荡了一圈,一个明眸皓齿的㙃少女突然从虚空中现身出来,冲着空明神君微一施礼,“小妖一元见过神君前辈!”

      줾 空明神君善意的一笑,“不必多礼。”

      “尊神算到神君前辈到来,特命小妖前来迎接。”一元笑靥如花的道。

      “善!”

      空明神君嘴上说得痛快,心下有些不悦。

      她身后的彩凤£也嘟起了嘴,暗道:这蓬莱ᆘ散人好大的架子,吾母何等身份,前来䣂拜访,他竟然녥不亲自出迎……这是看不起谁呢……

      在一元的引领下,母女收起云车后进入了洞天,远远的蝾就见到东王公早已等候在秴了道观前。

      双方见面客气了两句,东王公将空明神君让进了殿中,而一元则领着彩凤去别处游玩。

      双方分宾主落座,东王公亲手奉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灵果仙露。

      དྷ 而空明神君也拿出了礼物。

       东王公目光一转,见除了一些珍稀罕见的灵根宝材外,还有一件铜镜舀模样的灵宝,虽属下品却也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现在羴这个时间段,数遍整个洪荒,出世的先天灵宝加起来也未必有一千之数。

      空明神君能送给他一件先天灵宝,显然已经是下了血本了。 즊

      东王公心中暗穩笑:看来这女人对三光神水是势在必得了……

      “道友,这……这实在太贵重了艩,本神好像承受不起,还请快快收回吧。”东王公推拒道。

      帏 空明神君秀眉微蹙,眼中眸光流转,在东王公脸上扫过,发觉面对先天灵宝的诱惑,他竟然神色淡然,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

      这是昋装的呢?还是真的不在乎……

      空明神君压下了心中的疑惑,淡淡地道:“道友,不必推辞,囁你若是不收的话,接下来我又该如何开口相求呢?”

      “这沆样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东王公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宝物当前,他若再三推辞的话,那鹇也不免显得太过虚伪了。

      东王公伸手一拂,一众宝物纷纷消失不见,显然쳒是被他收入了乾坤珠中……

      空明神君脸上这才浮嗚现了一抹笑意,又寒暄了几句,终于进入了正题:“道友,想来我这次过来的目的㎌,你早已猜到了。”

      ㋧侹 “哦。”东王公颔首,貿伸手一指,光䛢华一闪,一只偮黄皮葫芦出现壢在了空明神君身前的桌案上,轻笑道:“道友所需ᕑ要的东西就在里面,想要拿走也行,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道瞜友需答Ꟗ应本神,欠本神一个因果。”

      “因果吗?”空明神君脸色微变。

      遒 作为一个修士,因果二字却不是츭那么好接的,今日她要是承矏接下了这份因果,将来定要还回去,否则的话,他日必会连累自身修行。

      人可欺,而道与心不可欺,由不得她不慎重…… 㲞

      可是冰凤一族的灾厄非三光神水不能解决,她难道还有拒绝的余地?

      要是换Ⱋ了一般人,别说是让她这么客气了,她不明抢就不错了,可面䊓对一个连她都看不透的大神通者,一些强硬的朿手段终是无法使出。

      实在让她感到憋闷……

      㙷“也罢!这个因果㳩本神君接下了!”空明神君咬牙答应了下来,伸手一把将黄皮葫芦抓在了手中。

      ᤜ东王公目光在空明神君脸上扫过,见她搶仿佛有些郁闷,不禁笑道:“道友莫要感到不甘心,也不要觉着䌕本神过分,想来你本人也应该清楚,当今世上除了我这里,你再也无㍂法从ៃ别处寻到这么多的三光神水了。”钣

      ꪤ 記“呼……”

      空明神君长出了一口气,深知东王公굛说的一点都没错,鈉按照道理헝来讲,她确实不该心生怨怼。

      否则遇到个不好说话的,区区一个口头上的因果,又岂能换回此等重宝……

      钟“道友所言甚是,这次本神君算是承情了。”空明神君想开后,슴拱手谢过,脸上换了一副真诚的笑容。

      Ⴕ 㓟东王公微微一笑,重新为空明神君斟了一杯仙露,“神君,请慢用。᳤”

      空明神君刚刚端起杯子,正Ĺ待说些什么,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洞天上空响了起来。

      “蓬莱散人!快些出来受死!”

      空明神君ၒ微微一愣,放下了杯子,柳眉一挑,若有所思的扫了东王公一眼顟,⚗轻声道:“看到道友好像有麻烦了啊!”

      ˻ 而且,她隐约感觉这个声音好生燃熟悉。

      ꏫ东王公也是微感错愕,心道: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原来,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败于他手下的孟章神君敖真。

      莫非龙族中还有推演天机的高手?

      礕 不应该啊!

      此时天道不全,天机混乱,推演天机哪那么容易!

      ῇ再者说,无论是太极图还是鯢量天尺,都有遮掩天机之能,别说是区区一个敖真了,便是祖龙亲自出手,也休想推算到他的位置才是。

      뫃然而不管他心中如何㯎疑惑,人家都已经找上肽门来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再想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

      扺 在空明神君的注视下,东王公掸了掸衣袖,站起身来,轻描淡写的道:“还请道友稍等片刻,待本神将那恶客打发了,再来与神君叙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