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2003

      单覃信挥舞着“霹雳旗”,见鬼脸虽然源源不断的被召唤,对方的点子却化解自然,而且都是火属性仙术,那些鬼脸越来越龟缩不敢逼近,姜朽禾和韩水谣也是开始防守反击,心下低喝,手握旗帜,脚划阴阳,连退八步,韩水谣和姜朽禾只觉对方动作怪异,鬼面也不见了,忽然敌方远处暗黄色光线一闪,只见单覃信霹雳旗上献出神运二字。顿时,跟前地上红土开始耸动,猛然冒出一个个头颅,接着是肩膀,接着是胸脯,上半身不多时便暴露出来,最后赫然是一个个披着练字的人偶。

      韩水谣心想,这大约就是所说的神灵附体,且看他有什么本事。姜朽禾自然知道擒贼先擒王,可是如今眼前可是一支不亚于军队数量的**,是否能够突破防线,直捣黄龙实在难以估计。

      那些**简直有如神助,无论姜朽禾和韩水谣怎么斩杀就是安之若素的对二人进行凶猛的扑杀,二人背靠背的抵挡对方不死人的神经式杀戮,根本不知道有何解决的办法,如此持久战,最后只是徒然累死。

      忽然一声凄厉的哀号,天光忽然破云,韩水谣只觉得身边的不死兵团好像失去了灵韵,逐渐萎缩,混入土中,韩水谣和姜朽禾见到远处的单覃信不可置信的瞪着眼前的女子,那女子抽出匕首,单覃信缓缓的倒下。

      “疏绵?”

      那女子正是黎疏绵,她到了二人跟前,一脸无奈道:“子华中了毒。”

      话说那日,黎疏绵和子华往东南而去,正好路过红村,也就是下庞村,红村结界已然消失,变婆再无踪影,村落已是荒废,那守村老头也是不知去向,便想去井底看看,却发现所有的井水无一不被封死,用了不少方法依然纹丝不动,也就不再追究,往上庞村去了。

      上庞村后来改名为尚神村,可能是村民日夜叩拜,老天爷终于派给他们一个活神仙,能够超渡亡魂,村中死后的灵魂居然被具象化,重新回到村中生活,因此这活神仙瞬间成为村人膜拜的对象。只是这活神仙有个癖好,喜欢换牙的男童子和初潮的女童子,村中老少对此已是忙活得够呛了,毕竟是一个小村落,哪里寻得如此多的童子和处女祭奠神仙。

      子华和黎疏绵自然明白此事和神仙没有半点关系,便装作信徒入宿村民家中,在祭典大会和那活神仙厮杀,那活神仙看来也非泛泛之辈,双方法宝频出,虽然赢了活神仙……

      “谁料到,那只是那位邪魔外道的影分身。”

      “什么?一个影分身。”

      “子华身受重伤,我听得柴山有名医,过去一打听,估计那童子口中所说的年轻眷侣便是你们……”

      韩水谣好奇道:“疏绵,你刚才那招是什么?”

      “那是我和流鴸的招式,名曰‘妙单杀’,没想到第一次祭出便有得手了。”

      “看来我们得多采些烟草才是。”

      “呵呵,要采烟草,还得问问我们。”

      三人抬眼一看,只见又是炼魂团的爪牙,虽然两人也是穿着炼字标志的披风,胸前却一个写着“風”,一个写着“雨”,看来这座山不止一处炼魂团的据点,如此斗下去也不是办法。

      “你们居然杀得了单覃信,也算是有点本事。”

      韩水谣客气道:“纯属意外,还请两位风雨英雄赏些烟草,我们这就下山,这就下山。”

      “算你们懂些礼数……”绣着风字的汉子说了半句那绣着雨字的汉子便接话道:“只是我们兄弟俩放你下山,还给你烟草……”绣着风字的说道:“怕是不好和上峰交代。”

      韩水谣笑道:“你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彼此也交个朋友不是。”

      绣着风字的汉子说道:“算的妙,算的妙,”绣着雨字的汉子继续道:“只是有些为难,上峰可是不好惹的……”绣着风字的汉子说道:“怕是倒头来有钱没命花。”

      韩水谣问道:“那是非打不可了?”

      绣着风的汉子说道:“算来只能是如此了……”绣着雨字的汉子道:“只是不能让你们到时候去阎王爷地藏菩萨那会报道都不知根由,”绣着风字的汉子道:“怕是要怪罪我等。”

      绣着风的汉子又跺了跺脚,趾高气扬道:“算是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绣着雨字的汉子也换了腔调接着说道:“我二人乃是天罡星坐下排行老五的天勇星风雨双帅,”绣着风字的汉子道:“怕是你们死后忘记我等厉害……”话音刚落二人已是利刃出鞘,刀剑挥舞,只见云淡天青的环境下,风雨从刀剑之中批来,韩水谣和姜朽禾躲避不及,而黎疏绵已是身陷囹囵,看来是刚才用尽全力,如今还有些酥软,中了不少伶俐的风剑,血迹横飞。

      “不好,雨点有毒。”

      又是一个艰难的局面的,对面都是远距离攻击的狠角色,一个手持长剑劈出剑风,一个手挽弯刀卷出毒雨,二者本来便是极具攻击性的兵刃,如今风雨交加,连绵不断,比起先前的人偶攻击更加密不透风,防不胜防,韩水谣让姜朽禾带着黎疏绵战略性撤退,自己断后,忽然对方的攻击陡然减弱,风雨兄弟面面相觑,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黎疏绵看着一旁的农民夫妇虽然吓得屁滚尿流瘫倒在地却依然劳作不止,有些明白的猜测道:“看来,这烟草是他们的软肋。”

      韩水谣心下一喜怒喝:“风雨两位英雄,若肯让我们带上三麻袋,我们就此在无干系,若是不然,可别怪我手中火器,不留情面。”

      二人看来是被抓住命门,面色铁青,看起来就像手足无措的三岁小孩,不知道如何是好,等待着大人的敦敦指导,循循善诱。

      “算你狠,”那风汉子总算吐出一句话,雨汉子道:“只是还得请示下上峰,”风汉子道:“怕是要诸位稍等片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