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平台直播间比较开放

      雷虎来得突然,走得潇洒。

      杨戈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努力的消化这短短七八个小时内发生的一切,以及方才从雷虎那里接受的种种信息,却只觉得千头万绪,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一次打开泰安局的证件,久久的凝视证件上登记的“武者”职业与ꈩ“三级武士”的等级,说不清是该喜还是该悲。

      쫘只是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盼了十多年的那个机会,或许已经在自己手里了!

      “铛……”

      金属落地的响亮动声,突然打破夜晚的清苾静,好多陪护的病人ⲉ家属都被这道响亮的声音惊醒,从病房里伸出脑袋,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

      沉思中的杨戈也被这道声音唤醒,疑惑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䡧

      䱍就见到方才呵斥他和雷虎抽烟的那个小护士,快步从护士站的站台㩪后走出,满脸通红的向众多探纒出头来张望的病人家属连连鞠躬道:“对不起对不起,是风把站台上的消䬛毒盘吹到地上了,吵到大家休息,真的很对不起……”

      众多病人家属见到这个可爱的小护士紧张成这样,都善意的点了点头,收回脑袋关上病房鸯门。 

      然而,从杨戈的角度看护士台那边,却正好看到一个狗狗祟祟的影子,正趁着那个小护士四下道歉的档口,奋力的拖着一盒药往楼梯间那边移动。

      杨戈无语的笑了笑……这还真是打开了一扇门,从此世界都不一样了呢!

      得!

      都看见了╲,总不能装作没᭣看到吧!

      他无语的收起两本证件,迈步往楼梯口那边走过去。

      路过护士台的时候,正蹲在地上收拾散落一地的医用器具的小护士,察觉到有人经过,本能的抬起头懟来,就见到田杨戈这个刚才还被自己训斥过的糙汉子,小脸儿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处。 ㇘

      她连忙站起来,紧张的给杨Ꞷ戈鞠躬:“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工作的失误,吵到掝您休息了,您千万别去护士长那里投诉我……”

      “嗯?”

      杨戈惊讶的看着她:“还可以去你们护士长那里投诉你的吗?”

      小护士愣了愣,圆圆的小脸儿一瘪,就要哭出声来……

      츝 吓得杨戈也不敢再逗她了,连忙说道:“好了好了,你别哭␸,我不投诉你,逗你玩呢!”

      “昂?你不投诉我?”

      ᣺ 小护士的眼泪儿还在眼眶里打转呢,脸上却已经喜笑颜⾔开:“你别骗我哟,我们护㦳士长可凶可凶了!”

      “嗯嗯,不投诉、不投诉!”

      杨戈连连陎点头:“再说,这事儿也不怪你……”

      这话说出口,他忽然莫名的感觉有些渾熟悉。

      小护士看了看地上的医疗器具,理不直气也壮的努力挺起胸膛:“嗯,不怪我,怪那阵邪风!”

      杨戈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嗯,确认过眼神,是要不起的人。➸

      他和小护士打쌳了一声招呼,举步往楼梯间里走去。

      楼梯间里,一只瘦骨嶙峋,身上的皮毛秃一团,打结一团的田荄园大黄狗,正努力둣的叼着一盒药下楼梯。

      㞷 见到杨戈从楼梯口下来,쮃它很有뻍灵性的松开药盒,乌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杨戈,“呜❐呜呜”的哀鸣着。

      就像䄊是在祈求,眼前这个男人不要抢走这盒药。

      㩞 杨戈看了看大黄狗,缓캩步走下台阶,捡起地上的药盒,低声说:“大黄,这是药,是治病的,不是吃的哟!”

      大黄狗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

      它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旋即就意识到,杨戈这是在跟他说话!

      뤵就见它的狗脸一翻,乌溜溜的大眼睛眯成一䊢条线,两只尖尖的大耳朵收成飞机耳,摇头晃脑的慢慢靠近杨戈,一根秃了毛的尾巴,摇得跟风车ﻒ一样。

      杨戈看着它张开嘴来叼自己的鶅裤腿,却一头从自己的小腿上穿了过去。

      恞 “汪、汪、汪……”

      大黄狗试了好几次,都无法叼起杨戈的裤腿,终于是急了,抬起꾍头朝着激动的狂吠。

      可惜。

      它叫得再大声,也只有杨鉀戈一个人听得见。

      杨戈轻叹了一声,蹲下身子轻轻的抚摸面前的空气:“大黄,你是要带我去见谁吗?”

      方才他在긜椅子就已经认出来了……这只大黄狗,是一只狗鬼,或者说첡该叫犬灵。

      一只虚弱到连一盒药都拖得分外艰难的犬灵。

      也不知道,它是多努力,才把护士台上的消毒盘给打翻在地。

      大黄狗听到杨戈的话,狗脸上又ꂤ挤出了谄媚的笑容。

      它再一次使劲儿的朝杨戈的摇了摇秃毛尾巴,然后扭头짥往楼下跑了几级台阶,再停下来,回头继续朝着杨戈摇尾巴。

      杨戈心软的轻叹了一声。

      这狗屎世道,把好好的田园犬都给逼成大脸秋田犬了!

      “走吧!”

      他朝大黄狗挥了挥手。

      ……

      大黄狗走走停停的领着杨戈径直出了九院。

      穿过大街。

      路过小巷。

      走了约莫一两地后,一头扎进一片拆得只剩下地基燣的拆迁区内。

      拆迁区内没有灯光,杨戈摸出手机照亮。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杨戈突然听到前边传来一道虚弱得几乎只剩下气音的稚嫩声音:“黄二,是你回来了吗黄二?”

      他慌忙举高䎁了手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去,脚下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结果没走两步,就一脚踩了个空。

      他压低手机一照,堭就见到自己的脚陷进了一个毛茸茸的黄色物体内……腐烂的恶臭,霎时间就淹没了他的嗅觉。

      杨戈沉默的看了看脚下腐烂ژ的尸体,再用手机照了照前搄边还在冲自己摇头摆尾,狗脸上写满了希冀的大黄狗,突然䊰觉得有些喘不过起来,就像顀是有人往他心窝子里塞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慢慢的、轻柔的拔出自己腿,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是有人在吗?我是一条大黄狗찁领过来的,它刚才在医院叫得很着急,是有迃人需要帮助吗?”

      说话的人似乎是被他的声音吓住了,他举着手机电筒转了好几圈都没看到人。

      而那条大黄狗这会儿也停在它的尸身那里,只是不停탋的摇头摆尾,就是不㦜肯过来了。

      好一会儿,杨戈才再次听到那个怯怯的稚嫩声音。

      “叔叔……谢谢您能过来,我…我很好,什么……都不需要,您走吧,这里,这里不干净,别,别脏了您的鞋子。”

      这回,杨戈听清楚অ声音࿩传来的方向了。

      他越过一面断壁。

      就见到一堆硬纸板堆在断壁下。

      غ也不知道是昨天下的雨,还是前天下的雨,硬纸板还是湿漉漉的。

      在这堆硬纸板边缘,摆满了食物。

      小半块馒头。

      吃剩的外齜卖。

      生红薯。

      鸡骨头……

      这些食物都已经变质,长满了绿毛。

      那小半块馒头上,还能清除的看到尖锐的牙齿印迹……

      艇杨戈心情沉重的蹲下身子来,柔声说:“小弟弟别怕,叔叔是医生,不是䰐坏人,你生病了,叔叔送你去医院,别怕,不要钱삍……”

      硬纸쫰板堆颤抖쩐了一下。

      “叔…叔,你,你走吧,我真的没쵱事毦……”猗

      哀求的鵋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杨䠝戈还要说话,鼻翼忽然嗅到了一股子刚刚才嗅到过的腐败气息殅。

      他뇠像是뽐想到了什么,蓦的睁大了双眼。

      他没有再说话,直接伸手去掀湿漉漉的纸板……他的手,抖得厉害。

      手机电筒明亮的光线,顺着他掀起的缝隙射进纸板下。

      杨戈看了一眼,瞳孔剧烈收缩,喉头涌动,胃酸剧뢑烈的上涌。

      ㈭  他松开纸板,捂着胸膛,拼命将胃里翻涌的酸意压不下去芇。䖔

      一阵淡淡的灰光从硬纸板的缝隙中涌出,在硬纸板上凝成一道透明得连五官都看不清,几乎只剩下轮廓的小小身影。

      他跪在地上给杨戈磕了一头,怯怯的说道:“叔叔,对不起,吓到您了……”

      杨戈本能的伸出手就要去扶,但伸到一半,他的手就僵住了。

      他使劲儿抿着唇角沉默了好一会儿,到底是什么都没说。

      他站起身来,走到断臂边缘朝着大黄狗招手:“黄二,过来吧,他在等你……”

      大黄狗摇了摇호尾巴,没动。

      빩 “黄二回닌来了吗?它为什么不过来?”

      小小的身影从地上叺飘起来,疑惑恲的看向大黄狗。

      大黄⍏狗看到透明的小不点似乎也愣了。

      下一刻,它撒着欢儿的,狂奔了过来。

      蛨 两只尖尖的大耳朵平顺的贴在ǘ头皮上。

      长长的舌头耷拉在嘴角。

      糍 乌溜溜的大眼䌰睛里闪烁着光。

      没有刚쀗才领杨戈过来时那么谄媚。

      但每一根狗毛都먮散发着快活的气息。

      它一头撞在了小小的身影怀里,秃毛的尾巴摇啊摇檠,摇啊摇……

      ꌅ 小小的身影也紧紧的搂着它,脑袋贴在它濊的脸上,快活̵的说:“你去哪了,我好担心你……”

      ꇠ “呜呜呜……ﻧ”

      他们都不愿对方看到自己的样子。

      却根本不在乎对方是个什么样子。

      杨戈沉默的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撒欢儿。

      桺看着他们倾述。

      看着他们相拥着……一点点烟消云散。

      他们真的已经……뤤用尽全力了。

      “是我们这些大人,对不起你才ਪ对。”

      杨戈目送最后一缕烟气消散在夜空中,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这个世騧界,不应该是ৱ这个样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