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

      第1章带头떗大哥

      㶔九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天还没亮,淠洪城青堤镇上的河码头上已经火光点点,点亮了整个涪江两岸。

      两岸人声鼎闖沸,数百个敞着胸.口.的汉.子㧏正一边喊着号子一边将岸边的货物搬禊到船上准备顺江运送到重庆。

      说是货其实就是盐巴,在蜀中之地洪城本쁭就是食밇盐的产地之一,恰又近靠涪江所以在这个货运几乎全⹓靠水运的年代诸如像青堤这样的桗盐关小镇可谓是重要的集散之地萖,仅凭码綈头就能养活数百人之멄多。

      等货搬得差不多了,一个相貌凶悍眼角有道刀疤㶇的中年겵人便带着几个閿精壮汉子缓缓走到了码头上,不时跳上一艘船头查看,而这个时候船上的舵爷便会上前恭敬地递上一支卷烟陪着笑等候查验。

      ྒ“뎴明少,你瞧,那馷就ዤ是勇哥!”另一艘船上,戏封一죡脸艳羡的指着刀疤男人对一旁的㗪刘东明道:“勇哥人送外턻号퐶刀疤勇,真钢的袍哥头面人物,待会儿他就会来咱们船上,到时候我爹就把你引荐给他,让他当你的带头大哥,从今往后你便是我们袍哥中㪀人了。”

      说到这儿,他脸上就露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可转瞬之间又有些落寞道:“若不是你家刘二叔烂赌你家늄也不至于家道中落,到现在还在学堂里念书,将来也是当大老爷的命!”

      刘家原本也算得上士绅人家、书香门第,老大叫刘继昌也就是刘东明的便宜老汉,老二淨便是戏封口里的刘二叔刘继盛。刘继昌为人忠厚,秉承祖训耕读传家,刘家虽廡说没有更上一层捗楼但好歹也算的上兴塑旺。

      而刘继盛却恰恰相反,ͪ以前刘老太爷在世时还算安守本分,固然有时候不着调倒也还知道分寸ꡧ并未太过出格。

      只是等刘老᫠太爷一故去这刘继盛就整日里闹分家,刘继昌本着兄弟以和为贵和刘继盛平分了田产,却不料刘继盛没用着﹀半年就被他挥霍一空,更是在县城里借了印子钱……

      都说印子钱嗙,夺命躵刀,九出十三归,等刘继昌క知道的时候已经耀是刘继盛被人拿着刀绑到刘家门口的时候了。

      为了救兄弟刘继珝昌不得不将整个家业拱手相让,这嬳才救絇下了刘继盛꟢的性命,可整个刘家也从士绅之家变成了破落户以至于让刘东明这个刘鈣家少爷也不得不辍学跑码头赚生活钱。

      濧“还的感谢戏叔搭手帮忙!焴”刘东明笑着看了看已经站在了船头的戏坤,心中却是万般的无奈,这对父子不知道的是他们面前的刘东明已经不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刘东明了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来自21世㷏纪的另一个灵魂。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他早就下定了决定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재,否则的话也对不起自己脑子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东西。只是面对这即便是眹刘家早已破败却还想方设法亂帮助他的两父子,刘东明却只能摇了䘧摇头苦笑道:“至于㡫什么大老爷的命疯子你还是别说了,校还有明少这个称呼也不ఢ要喊,我现在早已经不是什么少爷了,你稒以后可漘以喊我明哥,就像喊那位勇哥一样,跟我混,保证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好姌,我以后就喊你明哥!䍹”

      戏封也非常高兴,两只眼睛已经开貚始冒金㝩光了,他和刘东明一起长大,说是冒杆朋友(一起长大的男玩伴)也不为过,只不过以⬿前因为身份팗的悬殊他想喊却不敢,现在刘东明开口了他自然非常高兴。

      然逄而戏封正在高兴,一旁的戏坤却板着脸训斥道:“没大没小!”紧接着又一脸小心的给刘东明赔不是道:“明少䵰别往心里去,戏封这腊娃子脑子里少根筋说胡话呢!”

      췻Ⳳ刘东明正想要说点什么,戏坤却眼疾手快的转身朝船头走了过去,笑呵呵的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包大前门香烟迎面就朝刚跳上船的刀疤中年递了过去,打起了招呼道:“勇哥!”

      刀疤勇也뱒不客气,伸手接过大前门香烟直接当着几人面巰拆鲺开了,先是给自己来了一只点上,然后又掏出一只递给了x戏坤,最后才连烟盒一起丢给了身后一起来的一个汉子后才看了看默䒆不作声的刘东明朝戏坤问道:楗“就是这娃子准备拜我做带囏头大哥?” ⳵

      “是,是,是!”戏坤赶㹀忙拉了啦刘东明的袖口,示意刘东明给刀疤勇见礼,一边回道:“这掆是我以前主家刘家的少爷,您也知道他们家出了点事䖚儿正准备找点儿活计,不过他没入袍哥所以我就想啊,这事儿还的找勇哥你。而且明少念过书有文化,若是码头上有什么算账之类的事儿完全可以ﺡ让他做,也不算是便宜外人嘛!”

      这个时代虽然已经越过了封建主义时代,但是余恓毒还在,在地方上虽尊国法但是乡间的地方主义色彩却훾也是非常柆严ﶏ重。

      这些规矩固然在后世看上去并不是那么人⾈道,但是正是这些所谓的地方色彩牢쳬牢地꛺管制着这个社会,让并不全面的法律之外还有可以说对错的㠱方法。

      就比如说浸猪笼,如果放在后世绝对是不行的,甚至只要一说就不知道会受到多少女拳主义者的批判。说什㚖么即使犯了错也罪不至死……甚至能瞎编出诸多理由来。

      诸如男人只知道赚钱没有给女人关爱,又或者爱情需要理解…..她们就不会想想,如果男人不赚钱吃℘啥?

      可是在现在却是再正常不过了,甚至一旦萠发现根本就不用外人动手滖,狗男女主家人就能把事情给办了。如ޣ果有那얾种女拳主义者出来挑事儿,说不得会被当成还有女.干.情一块给沉了。

      在码头上干活就有规矩,必须是袍哥中人,只有有了袍哥的身份才能在这码头上找饭吃。

      要知道在四川这个地界,根乂据后世不完全统计袍哥会发展最大的时候袍哥占了四川人的十分之七,包含了各行各业各类人哝群,甚至俨然渗透了军政两方可谓是如ᄑ日中天。(这个是真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查资料)쀆

      PS:迎从老书过来的兄弟们,请大家쉩多᫷多支持鲨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