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人间道

      肖恩之前在同化女巫之月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场景——安妮被一阵风切割得体无完肤。

      她倒在地上,远处那对男女渐行渐远……

      䍜 在她身后的黑暗中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安妮生前最后一眼,看见了那男人穿着一双黄賝绿色的鳄鱼皮鞋。

      “探秘者?!”刚刚神秘男人袭击安妮的时候,月光本能地抬起了手,但是他们此时经历的只是往日的幻象,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

      ビ“他没戴面具,不一定是探秘者。”肖恩看着那个被夜色阴影遮住脸的男人——看不清面部细节,只能根据轮廓判断他没戴面具,“可能是民间能够使ﮐ用神术的人……

      “鳄鱼皮鞋,武器像是看不见的刀刃……应该很好辨认。”肖恩的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确认安妮已经死亡之后,男人没有处理她痘的尸体,只是转身走入了夜色之中。

      凅 ῴ 和月光并肩站着,肖恩低声说道:“ቯ事实已经很明显了……”两人可以隐约听见不远处的哀嚎,”洛克菲尔的手下,监督巫术审判团烧死了凯特和她的妈妈。

      “某个有着特殊能力的男人,杀死了跑出来的安妮。”

      卯 惨象剧还在发生窳着鄠,肖恩和月光无心再进入那个炼狱。

      ͪ神根有了一些变化。女巫之月微微颤动着,带上了一点晶莹的血色,肖恩心有所感:“如果我能帮安妮报仇,帮助凯特和女工们申冤,女巫之月将会有巨大的飞跃……”

      肖恩闭上了眼睛:“即使女巫之月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也要揭发这一恦切,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쎵不过,不是现在。”肖恩并没有被眼前发生的惨剧冲昏头脑。

      巫术审判团本来就是一个狂热的极嵒端组织,而洛克菲尔是纽国势力最大的资本̾家……如果肖恩选择现在披露真相,他将遭遇巨大的危险。

      “等到我有足够的实力和资⪷源,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全世界的。

      “安妮、凯特……以及所有女工们,请安息吧。襫”

      女巫瑱之屔月的颤动停止了,那一抹晶莹的红色留了下来。

      终于,夜色之中传来了急促的哨声——不过肖恩和月光知道,凯特和所有女工已经不在人世了。

      灵间正在慢慢消散。

      쪢月光脸上带着很少露出的严肃表情:﫬“肖恩,有件事情很奇怪쉹——犹大环为什么会得到安妮的尸体,并做成对付你的武器?

      “难道洛克菲尔跟犹大环有关?”

      肖恩摇了摇头䔿:“洛噐克菲尔在纽兰德尔的力量,应徉该仅次于神廷了。

      “⟡他っ甚至控股了最有实力的探왁秘者公司,动用Ace级探秘者㴇都不成问题。

      ⋑ “另一方面,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犹大环在新约城人手不足,影响力有限。

      “如果洛푟克菲尔是犹大环的首脑或者成员,局面不会是现在这样,而且我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厯 “那犹大环是怎么知道安妮的ꖐ存在,还知道她有特殊之处?”

      灵⹨间的一切都在慢慢淡去。

      月光的问话像是一道闪电划破了肖恩思维中的盲区,他眼睛猛然睁大:“请先不要结束,푡我还要确认一件事!”

      灵间遵循濫肖恩的意愿,暂时没有消散。

      “怎么了?”月光问道。

      “安妮年龄ꡖ不大,而且有特殊之处,也许犹大环想要培养和吸纳她!”

      顺着肖恩的思路,月光手指不自觉地在空气中敲击着:“所以犹大环的人之前接触过安妮。”

      肖恩点了点头ꮡ:“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戴高礼帽的男人,也许就是犹大环的人,我们去确认一䆜下!”

      걜 经历了几个灵间之后,肖恩已经掌握了一些诀窍,可以在灵间的回忆场景中穿梭。

      很快,他们来到了之前安妮和高礼帽男人沟通的场景。

      那男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有着一张长脸,眼窝格外深邃,蓄着八字胡,嘴角稍嶴翘,有着一种神秘的气质。

      即使是对待地位卑微的女工,他也显得谦和有礼,自称是神廷的工作人员챜,来了解安妮的特殊之处,并提出会定期拜访,今后有可能会将安妮送去开发僑特殊潜能的学校硌……

      最重要的是,他自称“金先生”。

      肖恩咬着牙,腮帮鼓起,呼吸也不自觉变得急促:“之前调查艾莉雅被掁软禁的房间,那个租房的人就自称金先生!

      “这个男人,应该就騋是艾ౄ莉雅所说的肯尼迪!”

      肖恩看난见了肯尼迪的面容——调查竟然在无意间取得了关键性的进展!

      肖恩和月光看清了男人的面目之后,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这片灵间只是凯特的回忆,톥就如同电影一般,퍰只是往日的一段记录,在其中的所有人都不过是䦹幻象而已。

      䜃 但是,金先生却朝着肖恩的和月光的方向望了一眼,他的脸上浮起一抹浅笑,一抹挑衅的浅笑。

      联想到篡改记忆的诡异能力,肖恩担心生变,赶紧丬带着月光退出了灵间。

      站在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工厂三楼,肖恩和月光的心中仍残留着刚刚目睹惨剧的震惊和悲愤。

      ̏在这里,肖恩的灵质已经感受不到灼伤的痛楚——残留在此地的往日意志,因为已Ἳ经将自己的故事传达出去,所以消散了。

      “金先生,或者说肯尼迪,应该是在那件事发生后不久,将安妮的尸体偷走,并借着她藖原本的力量,将她改造成了烈性亡骸。”两人脚步匆匆地离开三楼,往楼顶走去,肖恩低声分析着,“他们之前还利用了雨中汤姆——犹大环倍好像特别賭热衷于动用恶灵和邪术的力量,从他们的行事风格来看,确实是邪教无疑了。”

      䤿“接下来怎么办?”

      “我要找个画师,让他根据我的描述ᅫ将肯尼迪的画像复原出来。”

      좗㏧月光转过头:“交给我Ӷ吧——在船上的时候,我不是弹琴就是在画画。”

      “你的才艺还挺多。”

      “打发时间而已。”

      两人沿原路回到了地面,在走出无人巷道之前摘下了面具,看上去跟普퇓通的路淐人没有区别。

      找到一家咖啡店,两人坐了进去,月光借来铅笔和纸,噘着嘴皱着眉,手下沙沙直﶑响。

      庙 很快,他将手中的画调转过来给肖恩看:“怎样?”

      纸上的痛男人戴着ᙑ高帽,蓄着八字胡,长长的脸上眼窝深ㆺ邃……简直就像肯尼迪本人的照片一样,月光的水平超出了肖恩的想象。

      “没想到你还是个画家。”肖恩看着脸上微微有些得意之情的月光说道。

      月光咬着铅笔头,耸了耸肩:“钢琴家都是画家。”

      肖恩又ϩ拿了几张纸:“那么,钢琴家先生,麻烦扣你再多画几张。”

      月光饶有兴味地接过了纸,又开始沙沙地画了起来。

      肖恩嘬饮了一口杯中微烫的咖啡,眼睛往橱窗外看去,见到街对面↭有个身上罩着麻布的人拿着一皇块牌子,牌子上写着:릓这里是圣父的国度,턞绞鸃死女巫和萨满!

      是雿巫术焻审判团㙣的人。

      “他们不敢写绞死探秘者。”肖恩放칢下了咖啡,“因为探秘者会找他们姻的麻烦。

      “实际上,㬯保护他们不被邪异侵害的,就是我们这帮‘女巫’和‘萨满’。”

      짂 斗 ┳忙着画画的月光看见肖恩起身,疑惑地望了两眼。

      肖恩走出咖啡傘店,沿着街走到了月光看不见的地方。

      月光停下手中的铅笔,望着橱窗外。不一会之后,戴着未明之海的肖恩,走䳧到了那个麻布衣的人面前,一脚直接踢碎了那人手中的ꁜ牌子。

      月光邪笑:“嘿嘿,有人要倒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