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小?子在钱播放小7

      潘斌是个跑长途的货车΅司机,一뵹年三百六十五ꬫ天有三百天在往黑风要塞运送物资。

      燢 一开颓始,他觉得这项工作很危险,毕竟要塞的另一边就是凶猛可怕的妖兽,筡每次从黑风要塞离开,他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浑칢身湿透,整个人都虚脱了。

      后来,去的次数多了,就没有那么敏感了,变得习以为常췒,甚至还有一点麻、木…… 듆

      黑风要塞是一座无法攻破的堡垒,亲眼见过这座要塞的人都会产生这种想法。ꁫ 㖺

       潘걌斌甚至觉得黑꠴风要塞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ᔂ他打算把物质空间位置转移这项枯燥乏味的工作重复几十年,直到退休,然而,半个月前发生的一件大事让他坠入深渊,他的生命即将因此终结。

      那晚,他一路高速前进ꙡ,意外撞“死骹”了一个孕妇。

      看到路上没有监控,他恶向胆边生,将孕妇扔进车厢,踩死油门把车开到了乱葬岗……

      他挖好坑,陷入昏迷的孕郺妇清醒了。

      可是,她伤的太重,进쌮医院花销太大,他就是一个普焋普通通的货车司机,根本负担不起。

      넖 因此,他一不做二不休,把孕妇活埋了。

      后悔吗?

      肯定是后悔的。

      耹一旦查到他的☸头上,就要被判处死刑。

      是的,刍他与大多数罪犯一样,后悔的是即将遭受的处罚,而不是犯罪的本身。

      为了苟延残喘,他去了一趟黑市,从那里买到了一瓶基因药剂。

      注射进心脏,就能拥有无法想象的力量。

      ……

      캃花山小区。

      地ᐞ处老城区和新城区的中间地带,所有房子都是对外出租的,到处乱搭乱建,混乱䊝不堪。

      高飞等人徒步走进小区,来到一栋出租楼的楼下。

      “与大多数罪犯一样,这个犯罪嫌疑人犯罪之后,第一时间选择了搬家,他以为用这种粗陋的手段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真是可笑!”

      张鹏ꌠ冷笑一声,“8楼801,上去抓嶉人!”

      警员们神色一肃,端起手枪缓慢上楼。嬱

      到了801门外,豿门缝里没有光透出来,耳朵贴到门上,寂静无声,仿佛无人居住。

      张鹏把捻目光投向一名警员,⿀查到犯罪嫌疑人的住址之后,这ດ名警员一直在花山小区盯梢,留意着犯罪嫌疑人的风吹草动。

      “鹏哥,他就在里面蚺,5点多钟他去买了菜,就再没出门。”瞈

      “好。”

      张ꋶ鹏点点头,然后敲门道:“你好,蟧我是顺通快递的快递员,这里有你的包裹,你中了远传智能仪表科技有限公司的幸运大奖,是价值两千元的智能水表。”

      “嗯?”

      高飞忍不住看过去。

      张鹏非常清楚,用这种方法是叫不开门的,他就是开个玩笑,这是他抓捕犯人的习惯,ễ简单粗暴的撞门才是他最刷常用的手段。

      “张猛,你来撞门。”

      “是。”

      一个身材壮硕的警员后退两步,步声隆隆地向门撞过去鍔,一声巨响,㌞灰尘簌簌而落,防盗门没有被撞开。 䥦

      警局里的工唣作人员都是没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他们的职责是约束像他们一样的普通人。

      连撞了五次,门都纹丝不动,门后应该是用什么东西顶㽧住了ꀃ。

      高飞看得捉急,走上前道:“让我来吧。”

      张鹏怔了两秒,使劲拍了一下脑门,明明有个人形凶兽,怎么就没想到用呢?

      “麻烦你了。”

      “小事,不用客气。”

       高飞笑笑,抓住⽋门把手,轻轻往外泇一拽,텛整个门从墙里脱离了出来。

      门后堆着衣柜、沙发、床、冰箱、电视机……

      “你们还是找到我了。”

      潘斌坐在屋子中央的一张椅子上,低垂着头,整个人被黑暗覆盖。

      众人合力移开家具౱电器,张鹏走上前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从你犯罪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想到这一天的到来!”

      “我有什么错?쎕

      如果不是医疗费用太贵,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是这个社会出了问题!

      是这个社会出了问题啊!!”

      说到激动的时候,潘斌还站起来挥舞着双手,面容狰狞扭曲。

      张鹏皱起眉头,犯人他见得多了,这样令人媂厌恶的犯人永远层出不穷。

      “我来,不是听你拙劣的为自己申辩,而是让你认罪伏法。”

      “把他抓혉起来!”

      张鹏手一挥,众警员端枪接近。

      曏潘斌걮的头猛地转向껙张鹏,血红的眼睛透露着疯狂。

      “我没有뮁错븩!是곑这个社会!是这个社会把我逼上뢐了绝路!!”

      ာ 他狠狠地把金属注射器扎进自己的心脏,将血红色的液体推了进去。

       “啊!‵!”

      潘斌仰天发出野兽般的吼叫,根根血管暴起,满脸扭曲痛苦。

      他那瘦⵮弱的身鄚躯在刹那间急剧膨胀,长出了浓密的黑色毛发,嘴巴撕裂到耳根,满嘴的尖牙利齿,双手指甲也变得非常尖锐,成了可怕的怪物。

      “开枪!快开枪!!”

      张鹏大喊,灼热的弹雨便向潘斌倾泻而去。

      大片大片的血花在潘斌身上迸溅,他怒吼连连,被打得连连后退。

      然而,子弹给他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不足以致命,仅是看起来凄惨䡡。

      张鹏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巨大的绝望袭上心头。

      他们是普通人,遇到超Ⴔ凡力量根本没有活䮚下来的可能。믂

      他凄然一笑,对高飞道:“对不起,我们没有调查清楚,把你卷进来了,趁我们现在还能压制住它,你快逃吧。”

      在他看来,高飞是ꔁ对付不了眼前这个怪物的。읐

      一个连自搊身力ᘠ量都掌ର控不了的修行者,能指望他有多大的本事?

      “吼!!”

      惊天动地的咆哮,整栋楼都仿㲵佛在颤抖。

      潘斌不顾枪林弹雨,向警员们冲了过ꎁ来,那高举的利爪闪烁锋锐的寒光,狠렅狠挥下。

      张鹏痛苦的闭ꌊ上䵆眼睛,不忍看到悲惨的一鄌幕。

      絛“嘭䝩!”

      血腥味在房间里漫散,葸张鹏隐约觉得有液体溅到了他的脸上。

      怀 他颓然跌坐在地,深深的无力㮪感在心底蔓延。

      他多么希望自己是个修行者,这样就不会有人被怪物杀害。

      临死之际,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张鹏脑中浮녖现,这沍一生有很多快乐,也有太多太多뼡的遗憾,欐都到此为止了。

      㵹“来吧!”

      “想要我哭圙着离开这⦷个世界是不可能的,我只会笑着迎接死亡的到来!!”

      张鹏张开双臂,脸上满是快意的笑容。

      只是……

      他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撕裂身躯的利爪。

      䡍 好奇怪。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众人歪着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那可怕的怪物脑袋炸碎,像个红ܒ酒瓶一样倒在地上汨汨流血。

      “……”

      英勇就义的笑容凝固在了张鹏뻐的脸上,张开툙的手臂不知道是不是该放下。

      “鹏哥,你刚才的表演太精彩了,以一种英勇无畏的姿态,充分展现出了你的勇气与力量。”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鹏哥一疔直闭着眼睛,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的内心一定是矛盾重重!

      但是。 

      他没뽯有在脸上宬表现出来,而是始终面带笑容。

      他采用一种思㮏潮起伏的表演手法㸦,明明很害怕死亡,却绝不向邪恶势个力屈服,从内而外表现出砳他的坚贞不屈,真是自然浑成而不露痕迹。”

      房间里옷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휃

      㑅张鹏一张老脸越来越红……

      “我艹你妈!”

      他猛扑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