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飞车2百度影音

      第3章鲜血飞溅命将终

      鞑子将女子程按在地上,丝毫不理会女子的哭声。

      余下的鞑子,几乎是人手揽着一名女子,展露出任性最丑恶的一面。有一个女孩,稍作反抗,趴在身上的鞑子怒吼一声,双手掐住她的脖쁲子,哈哈大笑。갔

      铁墨左手抓进泥土里欯,任由冰冷的雪触碰着脸颊。寒意并没有让他冷静下来,反而那股怒謃火越烧越旺。

      眼看着那个女孩就要窒息,铁墨再也忍耐䉢不住,纵身一跃,人如猎豹一样朝坡下奔去。

      “杀.....杀鞑子.....”

      一声怒喝,仿佛平地惊雷,炸的还在玩弄女子的鞑子们晕头转向的。那个想要掐死㉞女孩的鞑子,刚刚嚦抬起头,便看到一个高塔般的光头壮汉扑了过来。

      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壮汉一脚踹过来,鞑子擦着地面落到了两丈远的地方。

      一脚之威,芍宛若重锤,鞑子咳着血,想要爬起来,这时光头壮汉跟上来,大脚板跺下来,踩中了鞑子的脖子。

      喉管断裂,无法呼吸,鞑子捂着脖子,一口口的鲜血渗出来,嗓子里只能发出痛苦的咳咳ẁ声。

      铁墨是第一个冲锋的,可是最先冲上鴨去救下那名女孩的,却是憨虎。

      씍“杀鞑子.....”

      “杀骆......”

      铁墨冲到坡下,铁枪狠狠地捅下去,将一名还趴在女子身上的鞑子刺翻在地。

      终究是第一次❛杀人,骨子里也少了一份狠劲儿,一枪下去竟然没能刺中要害。

      鞑子就地一滚,顾不得肩头伤口,捡起了地上的刀,“汉人.....偷袭.....”

      铁墨瞪大眼睛,狂吼一声:“去你娘的....杀.....”

      长枪一抖,再次朝前刺去。鞑子横刀想把枪头挑开,刀枪相击,只觉得虎口发麻⏠,枪头来势不减,竟㼲然没能拦住。

      ঈ噗的一声,鞑子眼睁睁看着枪头刺中自己的心口,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惨嚎。

      抽枪,将鞑子一脚踹姛翻在地。鞑子不甘心的看着鍎那个转身햚而去的汉人,这个⭺汉⬑人鶙力气好大。

      鞑子䬵们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措手不及之下,一个照面就死了好几个。

      其实,鞑子并不弱,敢组队南下打草谷的,那都是蒙古部落里的狠角色。这些蒙古人自小生长在马背上,放牧牛羊脎,猎杀野狼,可谓是弓马娴熟。

      如果不是毫无椎准备,断不会被十几个卫所兵杀的如此狼狈。

      只能说,这些鞑子太狂妄了。来到驼铃坡爘,休息的时候,居然一点樼戒备心都没有,还想着享乐一番ﲈ。

      狂妄,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转眼间,十五名鞑子死了七个,剩下八个鞑ᗌ子聚在领头蒙古壮汉身边。他们围城一个小㳨圈,手中䎪的弯刀像锋利的獠牙,有两瘂名卫所兵扑了上去,立刻死在了乱刀之下。

      这时,卫所兵媩跟鞑子的差距就显露了出来。

      渡过起初的慌乱,鞑子将他们的凶性发挥的淋漓尽致,反倒是卫所兵急于灭掉残余的鞑子,有好几个人死在了鞑子的刀阵之下。

      卫所兵在人数쎎方面依旧占有优势,可论战斗力和狠劲,根本无法跟鞑子相比。

      不能让剩下的鞑子聚在一起,要想办法把他们分开。

      铁墨将石虎拽过来,耳语几句,没一会儿石虎抱着一捆枯草跑了过来。取出火折子,点燃枯草,石虎大吼一声,燃火的草堆朝鞑子头顶砸去。

      闝 草堆落地,越烧越旺,鞑子哪还敢凑在一起,生怕引燃身上的衣服,顿时仓皇散开。

      看准时机,铁墨怒吼一艩声,带着余下的军户再次扑了上去。

      今夜︐,要么把这些鞑子全宰了,要么全死在鞑子手中֯。

      一돘名鞑子,怒不可遏的迎了上来,铁墨持枪迎上,将他刺翻在地后,便朝着那名身着黑甲的蒙古壮汉扑了过去。

      壮汉也看到了铁墨,一刀逼退身袽前的曺猴子,冲着铁墨杀了过来。

      壮汉看得真真的,有五名蒙古汉子死在了这名汉人手中。

      “吼.....”

      “杀.....”

      壮汉心怀怒火,手上发了狠䁪劲,刀如流星,迅速砍了下去。铁墨只能横着枪杆去挡,叮当一声,火花四溅,握枪的双手传来一阵麻痹感볆。

      好快的刀法,好大的力气。 璶

      巜铁墨丝毫不退,看准时机,倒拖长枪,朝着壮汉脑门༎扫过去。壮汉没想到铁墨不仅没退,还能发起反击劖,目虧光一凝,赶霐紧弯腰躲过。刚一低头,铁墨竟然一跃而起,屈起膝盖狠狠地撞了过去。

      壮汉心下骇然,来不及收刀,竟然身子强行一扭,将左侧让了过来,避过了要害。

      一个膝顶,疼的壮汉直抽冷气,左侧肋骨也断了两根。如墑果被顶到心口,恐怕半㣴条命就没了。

      壮汉退后两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双眼变得赤红如血。他吐口血水,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嘿.....有意思,汉人,你很能打.....不过,你死定了....”

      謑 “入你老母的,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铁墨也是心下骇然,咅这都能躲过去,这个蒙古鞑子果然是个狠角色。絞

      说话间,蒙古壮汉扯掉黑甲,露出浓黑的胸毛,舔了舔嘴角的血。

      一刀一枪,雎再次纠缠在一起。壮汉越打越生猛,铁墨虽然一身怪力,可媔终究是对阵经验太少,渐渐地被壮汉手里的弯刀压制住了。壮汉一个鞭腿,逼得铁墨只能往侧边躲,恰在此时,壮汉的弯刀从诡异的角度扫了过来。

      铁墨双目圆睁,心下叫苦。慌忙之下,长枪杵在地上,止住身形,赶紧往后躲。可即使如此,弯刀还是在肩鵶头留下一道重重的伤口。

      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入,铁墨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子,壮汉一脚踹过来,只觉得胸劉口碎裂一般,整个人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

      “汉狗.....你死定了.....你们都得死.....”

      壮汉握拳擂了擂胸口,放声怒吼。

      赤红的双目,浓郁的胸毛,他就像一头嗜血的怪兽!

      铁墨心中黯然,这就要死了么?

      眼看着壮汉冰冷的弯刀就要砍下来,这时一个身影窜过来,一把搂住了壮汉的腰。

      那是쳬一个瘦弱的身影,他叫韩牛儿,一个普普通通6的军户。

      韩牛儿抱紧壮汉的腰,厉声哭道:“憨瞎子.....快.....弄死他......磰弄死他......”

      眼看着就要杀死那个汉狗了,却突然被一只绵羊拦住了路。壮汉大怒,瞪着铜铃般的眼睛䓜,肘部一下一下撞击着韩牛儿的胸口。

      一下一下醼的肘击,仿佛千斤重锤,几乎能听到肋뀛骨断裂的声音。

      韩牛儿几乎ꈭ失去了思考能力,心下发狠,㓺张嘴咬住了壮汉的脖子。

      壮汉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놚努力倒转弯刀,想要将挂在身上的绵羊宰了。樯

      铁墨终于回ߎ过神来,捡起长枪冷,忍着身上的剧痛,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长枪狠狠地刺向壮汉的胸口,一枪,几乎耗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噗!

      壮汉不敢置信的看着插在心口的长枪,持刀的手不甘的垂了下来。他就像一座山,重重的倒了下去,将瘦弱的韩牛儿压在了身쏷下。

      铁忟墨只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般,根本没力气将抢抽出来。壮汉身下,韩牛儿不断抽搐着,嘴里不断咳着血,眼角有红色的液体流出来,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鲜血。

      努力将壮汉ޤ近两百斤的身子挪开,拍了拍韩牛儿的脸颊。

      好半晌,韩㘎牛儿聎睁开眼,凄惨无比的咧开了嘴,“咳咳.....我们把他宰了....咳咳..蒠.枊..”

      看到韩牛儿没有生命之忧,铁墨躺在韩牛儿身旁,四肢大张,双眼望着天空的繁星。

      촠 狂风席卷,浓浓的血腥味却经久不散。

      这时,哪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们,只要提刀走过来,就能把铁墨和韩牛儿宰了。

      远处,火光闪烁,ﲰ阮二狗背上插着一把刀,鲜血染红了身上的破袄,可是혉他却疯狂的叫着,握紧拳头,一拳一拳的砸着鞑子的脸。渐渐地,鞑子变得血肉模糊,没有了声息。可是,阮二狗钺依旧一拳一拳的砸着,羦直到再也抬ꘓ不起拳头,随后℠趴在鞑子的尸体上,傻傻的笑着。

      鞑子的脸烂了,阮二狗的手也烂了。

      喆 “嘿.....又杀了一个..좇...两个了.....两个了......娃有饭吃了.....咳咳......”

      此时,十五名鞑子,只剩下一个还活着。一名稚嫩而瘦弱的男子疯狂的扑向鞑子,可是每一次都被鞑子一脚踹翻在地,但是,他每一次倒下都会迅虃速爬起来,他就像一条死不了的疯狗。

      渐渐地,这名余下的鞑子有些慌了,因为他发现同伴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嘵活着。

      真想将面前的疯狗弄死,可是手里的刀不知遗落在何处。将那个汉狗踹翻后,刚想逃,那汉狗又缠了上来。

      他萼明明瘦骨如柴,可是哪里来的劲头这般抗打?

      鞑子也僴有些疯了,他放弃了逃跑,将瘦弱的汉人踹翻禃之后,欺身而上,硕大的拳头轰了下去。

      䛒“汉狗.....你去死ʕ......你去死......”

      瘦弱的男子,不断挣扎着,却终究不是鞑子韛的对手。

      ⤧ 眼看着就能旍弄死这条缠人鋐的汉狗了,耳边一声怒喝,鞑子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光头大汉冲过来。

      龤울光头壮汉拎住鞑子的腰,怒喝一声,竟然硬生生将鞑子뚝举过了头顶,随后往下一按,膝盖上顶。

      咔嚓一声,鞑子的腰以不规则的形状扭曲起来。

      石虎弄死最后一名鞑子后,⚣扶着那名瘦弱Ỹ的男子坐起来,“坷垃.....坷垃......” ㏈

      谢㛤坷垃吐了几口血,惨笑道:“大虎哥......俺夏没事.....”

      谢坷垃并롹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而是黯然ꦈ的望䩇着旁边鞑子的尸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