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点视频无广告

      三渊晴员还真没삃相信义银在幕府中说的话。

      哪有男孩子䉝上战场搏杀的道理,这武家上千年也就出了个巴御前而已。身上⎼那些伤估计是灭门时候留下的吧,也是个可怜的娃。

      想着踿义银在幕府中一言不合就脱衣,额角青筋抽动。

      这义统怎么教孩子的,随意暴露身体以后可如何嫁人。

      又看义银容貌英秀,想着他在幕府露出的身굞材,不由得点头。

      这孩子本钱是不碔错,斯波家既然都败了,不如留在京都,给她寻个如意妻姬,也算对得起和义统多年的交情。

      要是斯波义银是ᛷ个女丁,三渊晴员绝不会起这般心思。武家看重家名高于性命,斯波家再败落也得咬着牙坚持。

      可义银是个英俊的少年,我见犹怜。大可不必为了武家间的争斗毁了自己一生,女翴人的事何必牵连男人。

      想着幕ལ府里有为的姬武士,心里끅一动。她是细川家的血脉,自己的次女藤孝又过继回了细川家。

      縴 这冠斯波义银容颜身材都是上上之选,又出身名门。与其便宜了外人,不如留给自己的女儿。

      想着,看向义银的眼神又多硰了几分欣赏和枧慈祥。

      义银不知㭠道三渊晴员已经把他内定为自己的次女婿,슂脑子里还㿟在琢磨这次六角战事。

      说起来也是无妄之灾,要不是他不懂规홦矩,也不会被将军惩罚前去助战。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公方大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而且尾张守护代已经赏出,他现在拒绝,失了代官的信长也裲不会放过他。

      怪只怪自螠己傻。

       볭 这贿赂上官,求取官职哪有大摇大摆上门的道理。暗箱操作四个字你不认识吗?还춟现代人呢,丢人!呜呼哀哉之间已经认命。得,打仗去吧。

      “三渊大人,这近江我去。但请您替我向公方大人求求情,赐予一件物件。”

      “恩?你想要什么?”

      虽然不解义银去当个吉祥物还需要带什么东西,但越看义银越顺眼的三渊晴员没෿有睼拒绝。

      “我想求ッ一面白旗。”

      三渊晴员有些吃惊,不过想了想也是。战场上刀剑无荊眼,遇上不知浴道你代表足利家的莽夫,先砍再说死了也冤枉。 텠

      但有了足利白旗在,只要不襓是眼瞎的姬武士,下手前都会考티虑考虑。不愧是在尾둕张做了多年傀儡的斯波家,想的就是周ﲡ到。

      “这个輠没㼙问题,䖟包在我身上。”

      义银大喜。虽然这次近幾之行出了意外,还得上阵搏杀,猊可弄回一面足利白旗也是ꢽ不错。

      自古以来翊源氏尚白,源氏武家以白旗为指物,最有名的就是三面源氏御白旗。

      第一面是当初源氏先祖八胏幡太郎征战关东,驱뻯逐虾夷人时候所使用的御白䒪旗。

      第二面是初代幕府将军源赖朝起兵,与平氏进行源平大战时使用的御白旗。

      第三面是一럣代足利将军尊氏疪举⾛兵,所使用的御白旗。

      当初足利尊氏与朝廷对抗,战事不利,单骑逃窜九州岛。

      以骡源氏长者,武家栋梁的名头,手举御白旗。仅凭一人一骑,壵数月就聚集八万御簴家人,那可都是姬武魦士!数十万人马出西国,打ꛅ下这足利天下。

      这三面御白旗都是武家至宝弮,当然不可轻动,义银求取的是足利家赐予臣下讨伐四方的白旗。

      中国古代是皇帝集权,将领出兵依靠皇帝赐予的虎符为凭证调动兵马。

      而这里却是分封制度,髤各武家自有兵马在〓手。但出兵打仗还是需要有依有据,这足利白旗就是足利家给予的名分。

      不说其他武家,斯波家֎势力最强是在斯波高经与斯波义将母女时,她们先后得白旗出战,打下越俻前与尾张两个富庶的领地齌,造就了斯波家的基础。

      现在足利家衰败,但足利将军的颜面尚在,白旗可不是随便赐予的物件。

      好在义银是男儿ꢷ身,没什么尾大不掉的威胁,又是被将军置气逼去的战场,求一面白旗セ护身,三渊晴员自问还是有把握的。

      事情说了七七八八,三渊晴员让义银就住在府邸。

      京都大,居不礬易。义银也乐得住在这里,뱌省下不少食宿费,而且还能维护斯波家在京都的关系。

      因为他是男儿身,之前母亲也没有将这些和他讲过。现在郕有了三渊晴员这个世交在,正好梳理一下,这可都是自己以后混日子的依仗。 螈

      “我和你母亲是自幼的手Ѐ帕交,以后叫我一声叔뮣母即可,三渊大人听着见外。”

      最后瞪了义银一眼,三渊晴员回御所替Ɒ义孾银求白旗߃去了。战事在即,早点准备好总没错。

      御所内,足利义辉已뿃经散了幕府议Ѵ事,只留下和田惟政商议。

      虽然之前被义银气得够呛霽,一时冲动做下˪了决定。可回头想想,足利义辉又觉得这主意的确不错。

      ൛ 졢 六角家一心想逼着将军站队,上自甄己的贼船。足利家想回绝又仉担心三好侵袭,暂时还需要拉住六角家这强力武家。

      派斯波义银去充个场面的确不错。斯波家ぷ是赫赫有名的三管领之一,义银又是家中现在唯一的血脉。

      派出他,至少说明幕府是站在六角家一边的,六角家也说不出什么来。

      而斯波义银只죠是个少年。这世界重女轻男,一个男子又很难说明什么。

      浅井家也不想站在将军的对立面,在政治上太被动,所以绝不会过度解读,反而明白足利家不愿介ן入的立场。

      这样看来,义银出战虽然没法让六角与浅井任何一家满意,却也没有得罪任何一家,是步好棋。

      和田惟政也认同足利义辉的想法,两人敲定擨着细节,然后她将出使六角家,把将军的这个决定传达过ﳟ去礧。

      这时,̏三早渊晴员求见。

      “怎么讲,那少年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因为问题解决得不错䠓,足利义辉莿不像之前那么郁闷,说话缓和了许多。

      멑三渊晴员明显感觉到了这点,点头称是。

      “我쉟把他带回府邸狠狠责备了一番,他认识到了ᥪ自己的孟浪,ꇘ懊悔不已。我来之前,还恳求我向公方大人求情呢。”

      “哈哈哈哈,这混小子。算了,只要他好好办事就算了。”

      虽然不觉得义银会像三渊晴员说得那么软,不过这话渹听着舒服,足利䔝义辉也不想和个小男人计较。㣢

      回想起这小男人的身材,没想到男人也会有六块腹肌,真是╽。。Ꝯ呸呸呸,不守夫道。

      足利义辉直身正坐,不怒自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