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小说

      “你平时给你的提督都鯰做法餐吗?”

      “嗯,偶尔啦其实。我家那位你知道的,德意志人,还是喜欢吃德餐。”

      “嚎,好羡慕...吾爱是东洲人,他的舓口味好刁钻,而且还会自己做饭。”

      “你提督自己做饭不好么?我还想尝一尝我们家那位的手䩗艺呢,可惜吃不到刞,吃到了也难吃的要命。”

      “哪有你说的这么好,一次两次吾爱请我吃饭我也高쫙兴,但是次数多了就显楄得我很뼄没붑用唉。”

      “也是,这么一想,如果我们家那位也졶会做饭,我也会很头疼吧,感觉我的存在感又减少了一分。”

      “是吧是吧,就是这个感觉!”

      ......

      齐开皱着眉头忍受着黎塞留和蒙大拿“已婚妇女”的牢骚会,明明要开这种会也是萨拉托加开,怎么整的好像你是女主人一样?

      “所以,这种时候要多多注意敌军的配置吗?”

      “嗯,以我的经验来说,敌人的军力配置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的时候从出现在我面前的配置上,我就能看髎出他的意图。”

      풷 “哦?比如?”

      “很简单啊,如果驱逐舰很多那么这支部队很可能就是一支侦查部队或者反潜部队,如果在这个时候队伍中有一到两艘轻型航母,则就可以确定是▂侦查部队。”

      “嗯嗯鷂...还有么?”

      ....夻..

      另一边,本应参加女子会的萨拉托加则向长门拼命请教着各种在齐开眼里,小孩子过家家般的简单战术常识。

      竄你想请教来问我啊,我又不是不会告诉你,而且肯定还会比她讲得好,你问她干什么?看不起你提督?

      訴 齐开气愤的在椅子཮上转了个圈,不看身后这俩“偷渡客”。

      읍他到现在还记得早晨自己起来看到这썒俩厚颜无耻,对着自己傻笑的家伙时的场面,他那叫个气啊。可还没等他发火,彼得那边的通讯就打过来了。

      齐开发誓,他这辈子没这么屈辱过,就算是有栖川都不敢像彼得那匛样指着鼻子吼自己。不是齐开吹批牛皮,如果还在学校那会儿,谁敢这么对齐开说话,齐开当场就能从肉体到精神上,㊴把他里里外外都给扬了。

      可这次齐开却一点反驳的底气都没有。

      你把人家大老婆和小老婆都拐走了,你还有脸在这嚷嚷?什么,不是你拐走的,是人家自愿跟着你走的?你这话说井出来有人信吗?天底下谁不知道舰娘忠贞不屈,绝对不会给自己提督戴帽子?

      所以这事齐开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你想发火吧,萨拉托加这个妖精又把齐ꚤ开吃的死死的,有力使不出,就突出一个憋屈,所以还是眼不见为净,眼不쇟见为净吧......Ⴁ

      跂齐开捏捏眉心,准备跑路,躲不起还惹不起닗么?溜䨖了溜了。

      走到船舱外,齐开吹着悠扬的海갾风,感受着黑色海水的波涛汹涌,眺望大海,天高海阔,云淡风轻,心驰神往,令人不禁...想吐。

      不行,晕船又犯了...药呢......

      就在齐开捂着嘴转身的功夫,一只温和的手掌已经握뭜住了齐开的手,丝滑的手套触感下,两粒晶莹的药丸落到齐开手中。

      齐开一仰脖㷕子,手还没伸出去,一个水杯就已经来到了齐开嘴浫边。轻轻一仰脖子将淡㊫水喝光,水杯后提䇢尔比茨的脸就露了出来。

      “谢谢......”吃完敒了药,齐开锤了锤额头,缓缓靠着船舷坐在了甲板上。

      提尔比茨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转身将身后的黑色军大衣脱了下来,披在齐开的憼身上,为他遮蔽海风。

      黑海的体温是普遍偏低的,这点齐开也是,而提尔比茨的体温似乎比其他人更低,身上总是穿着厚实的,带着浓密绒边的军氅。

      提尔比茨一头雪ᅖ白的长屢发平时就放在这军大氅里面,和那些雪白的绒边纠缠在一起。久而久䐠之这些绒边上,也就有了提尔比茨的味道。

      你很难去形容那种味道,她既不像什么花的味道,也不是什么香水的味道,如果非要去形容,应该是某种时节的味道。

      就像夏天皔炙热的阳光下马路散发的气息,就像雨后清晨泥土独有的芳香...嶷...提尔比茨身上的味道,就是冬天里那凌冽的娞寒风夹杂着大海淡淡的咸腥的味道。

      你不能说她好闻,也不能说她㸶难闻,她就是那个样子,独一无二,只是齐开很喜欢罢了。

      头轻轻在绒愥边上摩挲愈了一下,齐开伸手握住提尔比茨带着手套的手掌,微微笑了一下。仿佛知道齐开是什么心思᳁,提尔比茨就缓缓挨着齐开坐下,伸长自己修长笔直的双腿,让齐开能够칞安稳的枕在上面。

      摘下了贵族和将军象征的手套,提尔比茨温柔的抚摸着齐开零星的碎发。뽹海风一遍一遍将他吹乱,提尔比茨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将他们理顺,脸上永远挂着恬静的微笑。

      这样的日常不常有,因为即使工作已经巨幅减轻的现在,齐鏕开大部分的时间也依然要呆在办公室里办公,很少有时间像这样和提尔比茨互动。

      所以双方像是都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一般,彼此一言不发,就这么默默地,体会着时间温柔的抚摸着她们,缓缓流逝地感觉。

      恶心和呕吐的欲望逐渐减轻,困倦缓缓舄涌了上来,枕着柔软舒适的大腿,齐开也就很平静的进入了梦乡。

      퐇而在指挥室里,似乎才意识到齐开已经离去,屋里的几个舰娘缓缓结伴走了出来,刚到门口就看到阿尔及利亚对着她们轻轻竖起一根食指,比划了一个静音的手势。

      “吾爱......”见到这一幕,蒙大拿的脸上立瀁马浮现出各种神情,萨拉托加反倒好些ฉ,只是看提尔比茨的眼神有妐些不对。

      作为齐开当初,第一次决定指挥黑海的契机,提̃尔比茨一直在齐开心㓣中有着特殊的地䨈位。不仅仅因为她是那个会为了齐开开心,冒着枪林樟弹雨将主炮还回去的傻姑娘,更是因为那顶象征着彼此信赖的军帽。

      ↓ 严格意义上来说,䕟当提尔比茨将自己的帽子,戴到齐开头顶的那一刻起,黑海提督就已经诞生了。

      如果没有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如果......

      想到这里,萨拉托加心里隐旬隐产生一些不好的感觉。

      ﱋ 等下得好好和黎塞留交流一下了。关于怎么当大老婆这点,自己还是个彻彻底底的新手。

      平静的旅程还在继续,当时间来到下午的时候ᚣ,从极ڽ远处传来的一声沉闷的响声,将齐开从睡梦中惊醒。

      他缓缓睁开眼,本能地在脸颊下方柔软滑嫩的地方蹭了蹭,才撑起上半身。这一撑不得了,一群姑娘跟着一起醒了。 녘

      没错,顆因为齐开睡着了,姑娘们太过无聊,有不少就这么或靠꺯着,或依偎着,或干脆直接枕在齐开的身上睡着了。这下齐开一动,这些本就不需要睡眠的舰娘们立刻就醒了。

      轻轻揉了揉眼,齐开的意识刚刚恢复清明,远远地天边就再次传来一声低闷沉重的响声。

      那听着...似乎是...爆炸声。

      찥“瓦良格。”r齐开皱皱眉,立刻喊道。

      “是的,指挥官。”就在齐开在甲板上睡觉的不远处,瓦良格张开背后洁白的双翼,定定地立于船头:“㨿已经,抵Ⓥ达战场了。”

      齐开转过头,崰朝着还칊什么都看不到的海面轻轻眯ꏻ了眯眼睛,缓缓站起身。

      在他身后,一众舰娘跟着一起站了起来,神情严峻。

      作为战场宿将,黎塞留竟然很䜖少见的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见到,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黎塞留皱着眉死死地按住颤抖的手掌,转过头却发现长门整个人都在抖。

      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氛围,就连海中窀的游鱼,都不愿意靠近这片海域。

      战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齐开轻叹一声,缓缓清了清嗓子:“姑娘们,该干活了。”

      齐开身后,一众舰娘齐齐应道:“是。”

      顿时,原本还风平浪静的大海瞬间波涛翻涌。无数狰狞扭曲的低级黑海从海底缓缓上浮,破开脕原本平静的海面,ꑻ留下大片大片分散的水花。

      她ೃ们有的是驱逐舰,有的是巡洋舰,小小的麕身子像是长在黑色的海洋生物上一样,伴뗖随着各种大号的海螺、贝壳、珊瑚出现。而战列舰和航母,则像是背负着ࡀ一座小型的海洋生态圈,有的इ坐在巨大章鱼的腕足之中,有的脚踩狰狞可怖的鲨鱼,有的或者她本身就是ᣀ一片珊瑚。

      砱这群黑色的生物就ꄓ仿佛整片大海的化身,带着海洋独有的气息,从海底上浮至水面,宛如一片黑色的森林。

      퇄几个呼吸之后,这片漆黑↓的钢铁森林便长满了整个海面。

      “大青花鱼。”

      “有!”海水中,坐在石贝中的黑色少女应声越出水面。

      “去摸清她们指挥官的所在地。” 貦 덪

      “是!”大青花鱼一个跳跃,带着自己的两个狼崽子学生就潜入了羕海底。

      “翔鹤。”

      “在哦,提督。”

      “侦查敌军数量、位置。”

      “明白!”

       “萨拉뺅托加。”

      “提督。”

      ಩“做好我们周边的制空和反媈潜,雪风。”

      “在,提督!”

      “你和夕立留在这里保护我,希尔曼。”

      “我在。”

      “你带着你的畽两个妹妹,去试探一下战况。亚特兰᝷大,你带着你的妹妹跟过去,我会让瓦怦良格给你们空中支援的。”

      “明白(知道了,boss)!”

      “蒙大拿、威尔士䞳、约克。”

      “吾爱(吾皇)。”

      “给她们远程炮火支援坖。”

      Ⰼ ......

      目光锁定在远方的海面,齐开的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熊熊燃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